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蘋果三星關係為何這麼奇特?是死敵也是商業伙伴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07月08日 00:32   北京新浪網

  來源:鈦媒體

  波波夫 

  一

  2010年3月,喬布斯對他授權的傳記作者沃爾特·艾薩克森親口说到:“我會用盡最后一口氣和蘋果200億現金儲備中的每一分錢來糾正這個錯誤。我要摧毀Android,因為這是偷來的産品。我要對它發動一場熱核戰爭。”

  喬布斯未能如願。

  七年后,在三星實際控制人李在鎔身陷囹圄的情況下,作為Android陣營的優秀代表的三星創下了全新的利潤紀錄。 三星披露的2017年二季度財報顯示,三星電子該季度運營利潤高達121億美元,比蘋果同期利潤還多了16億美元,三星取代蘋果成為全球最賺錢的公司。

  作為智能手機裏的兩大巨頭,三星與蘋果多年來一直處於一種複雜而又奇特的競爭合作關係的糾纏之中:作為上游供應商,三星為蘋果代工晶片生産、顯示屏及內存等關鍵手機零部件,但在終端市場,從沒完沒了的侵權訴訟到每一年度新機型的營銷大戰,兩家公司時刻都在准備兵戎相見。

  這段奇特的關係,既與三星在智能手機全産業鏈佈局有很大關係。

  比如OLED屏,三星佔據了整個市場出貨量的90%以上,其他供應商比如LG無法滿足蘋果龐大的需求,使得蘋果只能選擇蘋果作為供應商。三星也可以選擇不向蘋果出售最新一代的OLED屏,但這也意味着巨大的産能浪費,還把市場拱手相讓給日本、台灣地區及中國大陸的同行,這同樣也不是三星所樂見的結局。

  三星之所以成為蘋果最為重要的關鍵零部件上游供應商——從晶片代工到顯示屏,並非僅僅只是一種‘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商業權衡,更是重要的原因在於,李在鎔和喬布斯在早年間建立的友誼,這種友誼推動了兩家公司的合作。這也是科技公司之間難得一見的溫情脈脈。

  二

  2011年10月16日,在斯坦福大學舉辦的喬布斯追思會上,李在鎔成為為數不多獲邀嘉賓。

  在這之前,三星剛剛輸掉了對蘋果的一場官司,三星的一款平板電腦被判禁止在德國和澳大利亞銷售。為了表示對喬布斯的尊重,三星依然取消了原定在當天舉辦的一場産品發布會,三星對外發文稱:‘當全世界都在表達對喬布斯的哀思時,我認為這並不是一個適合新品發布的日子。’

  在這次追思會后,李在鎔還與喬布斯的繼任者庫克進行了一場會談,李明確表示,蘋果仍然是三星最為重要的客戶(當時來自蘋果的訂單占三星總收入的5%左右,為第一大海外客戶),不僅會如約完成2012年合約期前對蘋果的所有供貨,同時還提出如何在隨后的2013、2014年為蘋果提供更好的零部件。李在鎔的表態為蘋果的平穩過渡提供了一粒定心丸。

  李在鎔和喬布斯的私人關係,被認為是兩家公司合作的關鍵所在。多元文化的求學經歷,塑造了李在鎔迥異於其父親的性格和做派,使得相比老李,小李更容易獲得喬布斯的接納。

  李在鎔常常獨自旅行並不帶保鏢隨從;他衣着隨意,甚少西裝革履、正襟危坐;他還曾指示三星總部大樓的保安不必向他行90度鞠躬,據说這樣會讓他感到不自在;李在鎔几乎不接受媒體的正式採訪,不過早年,他倒是常常把放在私人轎車后備箱的三星新款手機贈送給記者,私底下也談笑風生。

  在追思會上,人們知道了李和喬布斯交往的一些細節:在遭遇困難時他最先接到了喬布斯的電話,兩人還曾一同在喬布斯家中共進晚餐。當然,在這段友誼萌芽之初,三星和蘋果的業務看起來還是井水不犯河水,前者剛剛取代松下、索尼在黑色家電的市場地位,而后者主要是一家IT消費品公司。

  喬布斯年長李在鎔十三歲,兩人成長背景截然不同。

  喬布斯在六七歲時就被告知領養身份。被遺棄與被選擇成為喬布斯人生當中的兩大主題,甚至他一手創立的蘋果公司的管理也曾將其驅逐。喬布斯好友格雷格曾透露,被親生父母遺棄以及被造成的傷害,形成了他獨立的性格,他遵循着他另外一套行為方式,這是因為他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裏——與他生長環境截然不同的世界。

  作為韓國最大財團三星集團創始人李健熙的獨子,李在鎔在此前49年的人生中,相當一部分時間都是為了接班做准備,他人生的腳本就早為他老子所寫就。他本科畢業於韓國首爾大學東南亞歷史系,又赴日本慶應大學就讀MBA,最后在哈佛大學商學院修完博士課程,雖然並未獲得博士學位。

  美國讀書期間,在家人的安排下,1998年李健熙與大象集團名譽總裁林昌郁的長女林世玲相戀結婚,並育有一雙兒女,這段婚姻維繫了十年。同一時期,喬布斯則二度入主蘋果,不久推出了全新的Mac OS X和iPod數碼音樂播放器,巨大的成功與聲望滾滾而來。

  喬布斯去世三年后,2014年,李健熙心臟病突發住院,此后,李在鎔成為三星集團的實際掌舵者。當時,他面臨兩大挑戰:首先是如何簡化這家跨國公司讓人眼花繚亂的管理架構,另一大挑戰則是如何保持創造力和繼續全球化。

  三星電子員工超過30萬人,占三星集團總營收的三分之二以上,貢獻了絶大部分利潤,而智能手機業務在三星電子的地位更是舉足輕重。三星的管理層會議上多次提到索尼和惠普的垮台教訓需要牢記,特別是Note 7手機電池爆炸事件發生之后,三星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下滑進一步加劇了李在鎔的憂患意識。

  三

  李在鎔在三星的辦公室,四面都是透明玻璃,十多年前,員工們可以看到這間辦公室裏堆滿了索尼的産品,那時候,李覺得三星的産品做得還不夠好。今天,在消費電子領域,三星的最大競爭對手已經從索尼變成了蘋果。李在鎔面對的最大商業伙伴和最大競爭對手也從喬布斯變成了庫克。

  但很難说清楚,三星和蘋果,到底是誰成就了誰。iPhone4上市之后,三星很快推出的了自己的智能手機,成為蘋果最大模仿者的同時,來自蘋果源源不斷的手機零部件訂單又催肥了三星電子的晶片、存儲器、高清液晶屏的製造,從這裏看,三星才是iPhone紅利的最大受益者。

  庫克在1998年加入蘋果時,主要負責的就是蘋果的製造業務。他是個名副其實的供應鏈管理大師,此前曾負責IBM的PC部門在北美和拉美的製造和銷售。庫克比任何一個蘋果高管更懂得供應鏈的風險。

  因此,蘋果也從未放棄供應鏈多元化的努力。以iPhone7為例,晶片的代工廠商有三星、台積電和英特爾三家;顯示器的面板供應商多達五家,包括三星、LG、夏普、日立、JDI;存儲器的供應商也有四家。另據媒體報導,iPhone8中,原先由應美盛公司獨家供應的運動感測器組件,將會新加入德國博世公司。

  但三星依然是整個智能手機供應鏈的頂級玩家:在晶片、存儲器、顯示屏等核心部件,三星已經全球數一數二的供應商:野村證券預計到今年底,三星晶片的銷售額即將超越英特爾,位列全球第一;三星電子同時在全球OLED市場一家獨大,出貨量長期占市場90%以上;在手機存儲器上,三星亦長期佔領市場一半以上的份額。

  隨着蘋果進一步把供應鏈的重點從三星轉向中國大陸、台灣和日本,三星與蘋果這段戀情的糾結程度有望進一步降低。

  四

  如果说三星賺取的是上游零部件的毛利,那麼蘋果依然是當之無愧的終端之王。

  數據機構Canaccord Genuity發布報告稱,2016年四季度,iPhone獨占了整個智能手機産業利潤的92%,盡管它的全球市場份額只有18%,而蘋果公司的現金儲備超過了2400億美元,大約是喬布斯去世時的十倍。

  這一成績同樣證明了喬布斯挑選繼任者的絶佳眼光,庫克不僅僅是一個合格的CEO,簡直堪稱卓越。

  但是蘋果手機在外觀設計和高科技應用上不再引領潮流,這一點從iPhone6s起就已初現端倪。無論是曲面屏、無限充電還是雙攝像頭,iPhone均不是第一個嘗新者,多年不變的設計,也讓消費者感受到審美疲勞。iPhone7的銷售無力證實了這一點。

  三星手機則開始走向潮流的浪尖。三星在今年4月推出的Galaxy S8,憑藉全新的革命式設計(極窄邊框、全視曲面屏、虹膜識別),正在收割新一波的換機紅利。

  美國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前不久發布的最新報告稱,Galaxy S8在美國成為消費者評價最高的智能手機。據海外媒體透露,新一代的iPhone也將追隨Galaxy S8的設計,推出OLED顯示屏、金屬中框+玻璃后蓋、無線充電、雙電芯、 HOME實體鍵取消等。

  當然,果粉們還在期待iPhone8能夠帶來驚喜。但是從上游供應鏈的反饋情況看,硬件配置的秘密基本已經被劇透得所剩無幾,瑞士信貸的一份報告認為,採用3D感應顯示屏將是iPhone8較之iPhone7的最大變化。

  五

  李在鎔和庫克還面臨一個共同的挑戰:政府監管。

  李在鎔在今年二月被韓國檢方拘捕。韓國檢方稱,三星曾在兩年前簽署一項金額1860萬美元的馬術協議,為崔順實掌控的一家德國公司提供資金,資助崔順實女兒的馬術訓練,作為交換條件,崔順實和朴槿惠合謀,讓當時還是韓國總統的朴槿惠指示韓國國民年金公團投票支持2015年兩家三星附屬公司的合併交易。

  李在鎔之父李健熙此前也曾遭到指控和調查,最近一次是在2008年李健熙涉嫌違任和逃稅等嫌疑,被韓國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但被時任總統李明博施以特赦。

  三星對韓國經濟的影響逐漸下降,如今三星營收占韓國的GDP已從鼎盛時期的20%下降到5%,而且三星7成以上的銷售來自海外市場。但三星依然是韓國最大的一張經濟名片。從目前的情況等看,三星電子的經營似乎並未受此影響。前不久,三星電子還首次在實際控制人缺席的情況下舉辦了2017年上半年的全球戰略會議。

  在美國,蘋果與政府的關係亦不輕鬆。美國聯邦調查局認為,蘋果應當專門編寫一個程序,為iOS系統創建一個后門,從而方便調查人員獲取手機內存儲的信息。但蘋果公司表示堅決反對,雙方為之展開了長達數月的拉鋸戰,僵持不下。

  特朗普因此呼籲抵制蘋果公司産品。而庫克則回應稱,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要求是危險的,代表了美國政府權力的過度延伸。特朗普卻認為,“他不過是想搞一個大新聞,以此來顯示蘋果有多自由。”

  李在鎔在接受審訊時候曾哽咽:總統強迫出資,我是受害者。誰能拒絶總統的要求?(本文首發鈦媒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