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朱嘯虎:賺不到10億的公司不投 摩拜ofo合併待觀察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0月01日 15:26   21世紀經濟報導

 

  本報記者 陶力 上海報導

  導讀

  朱嘯虎直言,“我們只投好的賽道裏最優秀的選手。當然,它的市場要足夠大,如果判斷它賺不到10億美元,我就不會去投。這是一個硬性指標。另外,創業者和做的項目要匹配,必須要有核心技能和學習能力。”

  在互聯網江湖裏,除了BAT之外,橫空出世的獨角獸們,已成長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餓了麼、滴滴出行、ofo、映客……一方面社會蘊藏的潛在需求催生了市場,另一方面資本的推手,使得行業的競爭空前激烈。這些熱門應用背后,都站着共同的投資人——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他曾投中過滴滴這樣的超級獨角獸,也遭遇過拉手網的夭折,在業內被稱為“獨角獸捕手”。

  皮膚黝黑、語速極快、性格果斷是他留給大多數人的印象。與其他投資人的低調寡言不同的是,他常常敢於直言。為了給ofo站台,甚至不吝與摩拜投資人馬化騰在朋友圈“互懟”。滴滴出行創始人兼CEO程維評價他是“可以做一輩子兄弟的人。”

  朱嘯虎第一次與程維見面時,滴滴的A輪融資並不順利,程維前后談了二十多個人都無人接手。朱嘯虎在滴滴辦公室外的一個沙發上等了半個多小時,這種怠慢並沒影響他的判斷。在與程維不到一個小時的交談中,他便決定投給滴滴200萬美元。果敢的行事作風一度讓程維有點膽怯,“這個人不會是騙子吧?”

  對此,朱嘯虎有一套鮮明的投資邏輯。日前,他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獨家專訪時直言,“我們只投好的賽道裏最優秀的選手。當然,它的市場要足夠大,如果判斷它賺不到10億美元,我就不會去投。這是一個硬性指標。另外,創業者和做的項目要匹配,必須要有核心技能和學習能力。”

  衆所周知,風險投資業的極致在於“二八”法則。只有冒足夠大的風險,才能獲得上百倍千倍的收益。有過成功也有過失敗,朱嘯虎認為這是職業投資人必須要面對的現實。

  外賣O2O:雙寡頭爭霸

  迄今為止,朱嘯虎仍然覺得餓了麼CEO張旭豪是他見過最有商業天分的年輕人之一。

  張旭豪在上海交通大學讀研期間,曾參加過一場大學生創業比賽。湊巧朱嘯虎擔任評委,並給了他第一名。比賽結束后,朱嘯虎給了張旭豪一張名片,叮囑他畢業以后可以來談談。

  但是張旭豪並沒有去找他,反而花了一年時間寫畢業論文。2008年,在創立餓了麼之初,張旭豪去找美國Uber的A輪投資人尋求投資,但那家機構並不投中國公司,不過他們把張旭豪的商業計劃書轉給了一直關係不錯的朱嘯虎。2011年3月,餓了麼獲得朱嘯虎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在之后的四年裏,餓了麼一共獲得六輪融資,金額約為25億美元,估值超60億美元。

  因此,朱嘯虎一直覺得和張旭豪是“有緣分”的。“投他的時候,他也是剛剛畢業沒多久,主要在校園裏送外賣,但是他的商業敏感性很強。應該怎麼執行推廣?收佣金還是年費?怎麼獲取用戶?雖然他沒有工作過,但是這些問題都想得非常清楚,邏輯思維縝密。這是一種商業天分。”

  目前,餓了麼已經從每天成交幾千單的平台,成長為日交易訂單過千萬的O2O獨角獸。在收購百度外賣之后,餓了麼與美團點評形成了雙寡頭爭霸的格局。然而短期內,兩家公司因為競爭激烈和高企的運營成本,至今未能全面盈利。行業內,對於誰是老大誰是老二的爭論也陷入膠着。

  這一局面朱嘯虎看得十分清楚。“這個市場競爭短時間很難分出個一二,相當長的時間裏,這兩家可能會並存。從長遠來看,餓了麼可以向其他方向延伸,找到一些突破口。外賣只是一部分,還有其他業務可以做,像餐飲、咖啡、到家的業務都會包含在外賣商品裏。”

  另外,由於阿里巴巴已經成為餓了麼最大的機構股東,一系列資源也在導入餓了麼,例如口碑和手機淘寶兩大平台的外賣入口,盒馬鮮生也將開放與餓了麼合作。

  “雙方股東的資源可能不一樣,比如说餓了麼會和盒馬鮮生合作,美團可以和微信合作。這個就是比較長遠化的東西,差異化是必然的。”朱嘯虎進一步補充道。

  在餓了麼宣佈合併百度外賣之前,后者也數度傳出各種真真假假的緋聞,包括作價24億美元併入美團最終談判破裂等等。據悉,百度外賣與餓了麼的談判,雙方接洽了幾個月,也多次來回談判,最終談定目前公開的方案。對此,朱嘯虎表示,餓了麼收購百度外賣是一個對雙方都有價值的事情,“百度本身有相當多的資源,也並沒有完全退出,他們持有餓了麼股份。”關於價格,朱嘯虎表示,“20億還是5億,都是由市場決定的。這筆交易還是非常劃算的,我們作為投資人非常支持。”

  共享單車:“打過量”再談和平

  除了早年捕獲的餓了麼和滴滴出行兩大“獨角獸”以外,朱嘯虎最近的一次出手是共享單車平台ofo。

  朱嘯虎回憶投資初衷,是發現它和滴滴的互補性很強,自行車基本上騎行一到三公里,滴滴出行是在三公里以上,兩個平台互補性非常強,完全解決了用戶出行的需求。

  與O2O行業類似,ofo也存在強勁的對手摩拜單車,二者常常為了誰是第一爭得不可開交。今年6月,為了這個問題,摩拜的投資人馬化騰和朱嘯虎在朋友圈展開了爭論。矛盾的源頭來自艾瑞諮詢的一份報告。報告顯示,2017年5月,共享單車行業新增活躍用戶近3200萬,其中ofo月度活躍用戶增長至6272萬,摩拜月度活躍用戶增長至5838萬。

  朱嘯虎見此報告后轉發朋友圈,並附評論稱“和街頭實際數量一致”。馬化騰産生了質疑,在留言中稱微信支付數據裏,摩拜高出一倍多,並表示智能鎖和非智能鎖的未來價值和潛力完全不同。朱嘯虎回復,“ofo現在也是智能鎖,性價比最優的方案才是好方案。”

  馬化騰則對ofo的智能鎖不以為然,認為必須雙向通信才算,性價比再高的功能機,在智能化浪潮下也是不堪一擊。

  目前,ofo也開始升級換代,推出了帶智能鎖的單車,是否也是一種妥協?朱嘯虎坦言,正在測算最優方案。一套解決方案能否啟動,判斷標準是它的性價比是不是最優。“说實話,我們一直都有嘗試,我們也想在便宜低成本的情況下,做最優的解決方案。我覺得這是必然的選擇。但是總體來看,還是覺得性價比很重要。

  隨着越來越多資本的加入,共享單車的焦點開始轉移到城市管理,以及市場飽和的爭議中來。這個風口上的創業項目,也在呈現它並不為人樂道的另一面。

  有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7月,全國共享單車累計投放量超過1600萬輛,用戶規模達1.06億。由於平台都集中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大城市投放,導致一些城市市場呈現飽和,管理部門緊急叫停了平台的新增投放。暫停的理由包括過度投放、亂停亂放、疏於管理等等。

  對於這一問題,各個平台並未能給出明確的解決方案。朱嘯虎則認為這是短期的問題。“開始競爭會過度投放,長期肯定會進行優化,資本都是講究效率的,而且講究效率的時間會越來越短。估計6-10個月之內就會得到優化。”

  他一針見血地指出,共享單車要打過量才能分結果,不打過量是分不出結果的。“你想在三八線上談和平,這是談不了的。至少打到三七綫,三六綫才能談和平,不打過量大家肯定不會坐下來談。”

  不過,眼見國內市場飽和,摩拜和ofo又雙雙出海,開始佈局歐洲、美國、日本等市場。朱嘯虎認為,往國外市場投小黃車只是一個補充,不是核心,核心仍然在中國本土市場。“海外收入高一些,賺錢途徑也多。國外市場本來就講究規則和秩序,需要運營的人反而沒有國內多。”

  無人零售:賬太難算

  朱嘯虎的微博和朋友圈中,大量內容都與自己投的公司相關。或許是因為大多是從A輪介入,這些公司都處在初創或激戰階段。

  他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強勢的投資人,而程維對他的評價也還有“仗義”和“單純”。在回憶起與快的合併過程時,程維透露,第一次與快的談合併可能性的時候,朱嘯虎一進門喊了句,“如果滴滴和快的合併,怎麼也得是十比一的比例吧?”對方氣得差點拂袖而去。

  看似對投資的公司操心很多,但是朱嘯虎说自己對公司的運營不會進行干涉。“怎麼運營是CEO的事,如果你連這個都想不清楚,還談什麼創業。”

  在他的投資邏輯裏,創業者一定要先拼長板,再補短板,要搶先獲得融資,把業務優勢轉化成融資優勢。關鍵是速度,不要過分糾結估值和金額,要充分發揮團隊長板。到B輪再補齊自己的短板,把融資優勢再轉化為業務優勢,從而走向正向循環。

  朱嘯虎語速極快,回答問題直切要害。在他看來,投資的公司如果出現涉及原則和業務本質的狀況,后面就不會再投了。“互聯網公司的數據都很明顯,要麼做強要麼不行。是好學生還是差學生,看幾個月就知道了。如果是差學生,前期投的錢就算了,千萬不要用后面更多的錢去救前面那些錢,救不回來的,互聯網的錢很少有救回來的。”

  目前,除了出行、共享單車之外,朱嘯虎把目光還瞄準了共享租衣平台衣二三、共享充電寶小電科技等其他共享經濟模式。到底如何分辨真風口還是僞風口?在朱嘯虎看來,風口最終還是用戶需求和市場規模。

  共享充電寶的商業模式是,充電一小時收一塊錢,鋪一個點大概用兩三個月的時間即可收回成本。朱嘯虎認為,小電科技至少能做到十億美元估值,公司成立一年不到的時間,每天的交易額已經做到了二十幾萬單。“不管未來有沒有無線充電,也不要害怕蘋果做無線充電。所有人都需要充電,只是看採用哪種形式而已。這個市場才剛剛開始,還沒有獨角獸出來,不要急。”

  在沖向這些領域的時候,朱嘯虎几乎不會有絲毫的猶豫。他傾向於年輕的創業者,一次投入能獲得爆炸式盈利,且在大公司面前有能力守得住。即使是外界公認的風口,如果不具備上述條件,他也不會貿然進入。比如無人零售。

  朱嘯虎坦言, 無人便利店的模式很難單獨成立,巨頭優勢明顯,創業公司要做起來難度很高,是不是真風口,一年后再看看。“我覺得無人零售的賬很難算清楚,所以就沒有出手。零售最終要回到商業本質上,便利店和零售超市有幾個核心指標,日銷多少?平效多少?核心指標是,你能不能比全家和7-11做得更強。如果做不到,你是沒有核心競爭力的。反正就是沒有讓我看到賺錢的可能性。”

  不過,對於賦能傳統零售,使得傳統零售獲得互聯網基因的模式,他表現出了興趣。

  “過兩個月吧,過兩個月我們會宣佈在新零售和賦能傳統零售的佈局。”

  朱嘯虎相信,自由把握時間是前提,不把時間浪費在無益的項目上,是對投融資雙方的負責任。“最寶貴的是時間而不是錢,你給一個企業的時間是有限的,所以必須堅持原則,只投最有希望成功的企業。”

  (編輯:張偉賢,如有意見建議請聯繫:zhangwx@21jingji.com)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