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扎克伯格投的小學進中國 但它能修中國孩子的Bug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0月12日 01:36   北京新浪網

  來源:PingWest

中國的學校正在像批量生産機器人一樣,試圖把我們的孩子打造成一摸一樣的産品。但這樣的教育到底是在誨人不倦還是毀人不倦呢?

  舊金山有這樣一所不起眼的學校——沒有圍牆、沒有年級、沒有教學大綱、甚至沒有統一考試。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這所最初只有100多名學生的小學已經拿到超過1.73億美金融資,其中大部分來自兩位被硅谷普遍認為“最懂教育的人”——扎克伯格和喬布斯的遺孀勞倫娜·鮑威爾·喬布斯。

  而這個紀錄很快會被它自己打破。建校4年不到,這所全球理念最超前的學校AltSchool正在進行8000萬美金的C輪融資。算上新融資,這個新式學校融資總額將有望打破2.5億美金。

  創始人Max Ventilla對硅星人獨家表示C輪融資中“投資大戶”部分來自中國。而在短暫可預期的未來,AltSchool將和它的中國投資方一起,把這所硅谷學校或者至少是它的精髓和模式轉搬進中國。

  AltSchool到底藏着什麼奧秘值得扎克伯格重金支持,值得硅谷大佬和億萬富翁紛紛把自家二代萌娃送進這片還看不到最終結果的試驗田當“小白鼠”?它又將以什麼形式打破中國教育壁壘?距離上一次專訪兩年后,在科技盛會 HYSTA 年會上,我們和它的創始人Max Ventilla又一次重新坐到一起聊了聊。

  學校不是強迫孩子們去的地方

  對比兩年前,37歲的Ventilla蓄起了鬍子,從當時的工程師形象一下子看起來成熟了不少。而相對那時,他更願意主動談論關於他的孩子的成長,也像大多數父親一樣,忍不住闲談間向硅星人炫耀自家女兒各種過人的天賦。

  “我的女兒現在才一年級,但她的閲讀能力早已經超過三年級的水平。我們家還添了一個兒子。”

  Ventilla毫不掩飾自己對於孩子的喜愛和驕傲。在上一次採訪中,Ventilla曾經表示對於AltSchool這一次創業最滿意的一點,就是可以每天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陪他們成長。而他的孩子就是他曾經決定徹底“顛覆”學校教育的最初動力。

  這位當時在Google +擔任管理層職務的男人,在有了孩子以后,驚訝的發現雖然時代進步了,美國的教育系統卻跟30年前他讀書的時候沒有兩樣。“這是不對的。”他質疑道。

  如果時代和科技繼續發展,教育卻跟不上,20年后,當這批孩子長大, 可能根本無法應對那時的社會問題。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顛覆教育系統,並重新定義它,來培養適合未來社會的人才。

  所以,當時僅僅30出頭的他,因為給自己女兒找不到滿意的學校,決定自己創建一所全新模式的小學。好在,在美國創立一所私立小學並沒有那麼難。

  AltSchool的理念中,孩子們要被培養自我意識,要從小明白“人不應該只做被別人要求做的事情,而應該懂得選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就包括從小就引導他們學會了解自己的興趣和需求,從而選擇自己想學習什麼。“2030年,人們會面臨更多機會和選擇,但不會有人告訴他們怎麼選擇或者應該做什麼,他們需要自己找到答案。”Ventilla繼續道。

  這所學校的工程師和教師團隊人數相等——60位曾供職於Google,Uber的工程師對60位經驗豐富的教師團隊進行1對1的技術支持;此外,還有60人的商業團隊為整個學校進行商業策劃、融資以及再投資。這樣看來,它更像是一個初創企業。

  而現在,AltSchool已經開始有了Ventilla心目中的樣子:

  這所學校想要打造真正的因材施教的個性化教育——提倡以學生為中心,學生可以自己決定自己想要學什麼。在校園裏,你很可能能看到一些小學生在編程或者正在……拆電腦;

  這所學校沒有統一的教學大綱:班裏每個學生的教學計劃、課程表、作業都不同;

  這所學校沒有年級,沒有傳統意義上的分班:一個小孩兒可能上午在5年級學數學,下午去3年級學語文。學校只是在教學過程中把進度相同、興趣相同的學生聚集在一起上課;

  這所學校錄取率17比1,家裏有金山銀山也不一定能被錄取;

  這所小學更強調孩子的思考,而不是填鴨式的教學——他們可能正在頭頂一桶水體會非洲女人要每天行走6公里去打回來一桶乾淨的水有多辛苦,從而激發他們熱烈討論非營利組織應該如何合理地解決非洲缺水的問題;

  這所學校的數學課可能尤其奇葩。當硅谷當地的政府為了順利舉辦橄欖球年度冠軍賽超級碗而驅趕城市內的流浪漢,孩子們就需要通過簡單的統計學去研究流浪漢的數量和量化受到的影響,從而去思考自己的立場——支持或者反對。

  這所學校除了學習知識外,更加強調學生的自我意識,讓他們學會了解併合理表達自己的情感和控制自己的情緒。哪怕是年齡最小的孩子也需要每天通過貼紙的形式表達自己的感覺——例如,當學生说我在紅色區域,就意味着他們感覺到緊張或者憤怒;黃色區域則表示自己情緒不好但可以控制等等。而老師則會引導孩子們從負面情緒調節到輕鬆的狀態中。

  這所學校的動手課程多到嚇人——學生每天都會産生各種想法,並需要通過剪切、組裝這些材料把想法變成一個真實的模型,並且不斷完善自己的設計。這樣看起來,這更像是一個創業的早教。

  這所學校講求“沒有墻”的學習空間,模糊校園和校外社區的界限,很多課程都在學校周圍的公園中進行,而校外的一些專家,甚至是公園的講解員都會成為孩子的老師。

  這所學校有一套高端“奇葩”的高科技教育系統,讓老師和家長能夠每天無縫對接,甚至通過iPad對學生進行實時監控,簡直是天天都開家長會的趕腳;

  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獨特的教學方式,才會有AltSchool的小學生對着鏡頭说出這樣的話:

  “學校不該是一個你被強迫着去的地方,而是一個你自己想去的地方(School should not be a place you were forced to go,but a place you want to go )。”

  而這些,對於Ventilla現在帶領的180人團隊來说,已經不夠酷了。在過去的兩年間,他和他的團隊做了更多的挑戰性教育實驗,並且有了更多顛覆式的進展。

  粉碎工廠式教育

  目前教育制度的最大bug就是我們像批量生産機器人一樣,試圖把我們的孩子打造成一摸一樣的産品。更糟糕的是,我們正在教他們的內容就連工廠生産的機器人都早已經會了。

  等這批孩子長大后,如果他們只能做機器人會做的事情,而不會創造出新的東西,又憑什麼獲得高額工資,改變世界呢?Ventilla说。

  Ventilla不只是硅谷唯一一個抨擊傳統教育的人,但是卻是實踐走得最遠的一個“戰士”。在他眼裏,發現並激發每個孩子的潛力,推行個性化教育,讓他們成為他們真正該和想成為的人,才是粉碎工廠式教育的唯一途徑。

  “AltSchool想用技術改變這一切。”他说。AltSchool的辦公室更像是一個巨大的工廠車間,而老師和工程師們則在同一個空間內混坐在一起協同合作。

  “每天,老師可能合作的更多的不是其他老師,而是坐在他們前后左右的工程師。”Ventilla告訴我说AltSchool為學生們研發的個性化教學電子平台My.AltSchool就是教師和工程師零距離合作的結果。例如,平台中的肖像功能就能幫助老師記錄並了解每一個孩子“是誰”。

  而記錄的內容則包括對孩子的能力、興趣、長處、短處的描述。例如他們在某一項學科和技能的練習時間、進度、提出的問題和取得的成果。

  更重要的是,這種長時間的記錄比傳統教育中通過學期末的一次統考成績來定義學生的能力要準確和有意義的多。

  另外,每周老師都會和每個學生聊天,通過了解他們的興趣和強弱項在學生個人的My.AltSchool賬戶中制定下一周的學習計劃,即25個新任務卡。

  而學生可以用 iPad 查看任務,完成任務后在綫提交文檔。利用系統中內置拍照功能,學生可以拍下自己的作品提交到教師端。

  而根據在綫了解學生的完成情況,老師可以一對一進行輔導並在下次制定任務卡時對學生個人的薄弱項加以強調。而Playlist裏老師給出的作業評語回饋將被實時更新在前面提到的肖像功能裏,利於重新調整下一步課程計劃。

  在制定學習計劃時,這所小學每個孩子的學習內容都不相同——老師會根據每個孩子的特點、興趣進行有針對性地制定。如果這個學生在某一學科上學習速度很快,AltSchool會讓他跟着高年級同學一起學習這門強項學科。

  “但我們反對家長強迫5歲的孩子學習10歲的知識的做法。”Ventilla说。

  而技術平台對於AltSchool的意義並不僅限於實驗學校內部的個性化教育,而是可以更加輕易地將AltSchool的模式和技術后台應用到更多願意推行個性化教育的合作學校中。而主動和AltSchool尋求合作的學校就不乏提供免費教育、曾經對教育改革相對保守的美國公立學校,而其中就包括San Diego市一個有着2萬5000名學生的公立學區。

  “過去兩年,我的經歷告訴我,其實公立學校想要改變的慾望完全不輸給私立學校。”Ventilla说。

  修中國的Bug去

  如果對比美國有些刻板的公立教育,那中國的教育模式則稱得上是老古板——看看你侄子侄女的小學課堂,你會發現和你20年前上小學的時候也沒什麼差別。

  他們仍然被要求學習需要大量死記硬背的標準化課程,因為升學壓力被變相鼓勵利用大量課外時間補習課內知識,以及學習幾項自己完全不感興趣的“興趣班”。而那些被掛在嘴邊的教育改革、減負、不准課外輔導過了20年也大多隻是換湯不換藥,並沒有被哪所學校真的實現。

  更糟糕的是,我們的孩子仍然需要被一場或幾場全省甚至是全國統一的考試去界定成敗,而不是他們的創造力、性格和改變現狀的慾望。

  盡管這種批量統一化的教育模式讓中國學生在小學期間比其他發達國家小孩算數算得準確(這多少讓中國家長沾沾自喜),但這些“會考試的機器”一旦走上社會后,他們的創造力和主動學習能力一下子就掣肘了他們的未來發展。有不少人都評論说,美國,尤其硅谷很多創業公司總是有各種改變世界的偉大想法,但中國不少創業者則只是照搬國外的樣板,修整出一個“中國化”的産品,並沒有什麼偉大的創新,就是輸在了這種刻板教育上。

  但中國家長卻又是全世界最捨得為孩子的教育砸錢的。這讓Ventilla看到了希望。他想用新的教育方法和AltOS系統給中國孩子帶來一些改變。

  和兩年前採訪時對於“中國”問題的迴避,已經接受來自中國資金支持的Ventilla現在對於去中國這件事兒已經有了一個相對成熟的規劃。

在過去兩年間,Ventilla也曾多次去往中國在過去兩年間,Ventilla也曾多次去往中國

  “我們和戰略合作投資人已經達成協議,有意把這種個性化教育模式帶到中國去,甚至可能在中國建立一家類似於AltSchool的,但更符合中國教育體制的小學。”Ventilla拒絶提前公佈投資方是誰,但明確表示是一家在中國教育界舉足輕重的公司。

  過去幾年的實驗證明,AltSchool的學生盡管接受了一種和傳統教育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但並不妨礙他們在標準考試中仍然領先。

  Ventilla在採訪中也對一些中國教育現象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並不完全贊同中國家庭把錢和時間投資在用以提高課內成績的大量課外輔導班。如果AltSchool進入中國,這所學校很可能會大量刪減“重覆性、沒有意義的過多的課后作業”,而是要根據每個孩子的能力和特點為他們定製合理的學習計劃。

  除了開設新的學校外,Ventilla更期待將AltSchool早已在美國實驗多年的AltOS教育系統“中國化”,並將它運用在更多已有的中國學校裏,用以追蹤每個學生的表現、特點,並且有針對性地制定個性化課程,挖掘他們的自身潛力。更重要的是,在整個過程中保留孩子的想象力。

  這樣看來,也許用不了幾年,不用花上大價錢,中國在教育上吃慣了大鍋飯的學生們也有機會好好體會一把這種小灶式的個人定製化教育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DJIA17773.64
-57.12
NASDAQ4775.36
-29.93
S&P 5002065.30
-10.51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