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輸給阿爾法狗又如何!柯潔期待憑“人機共生體”復仇

http://finance.sina.com   2017年11月14日 10:09   第一財經日報

  自谷歌的AlphaGo(“阿爾法狗”)屢屢擊敗人類頂尖棋手后,“鋼鐵俠”埃隆·馬斯克創建的非營利性人工智能組織OpenAI又完虐電子競技游戲Dota2的人類玩家。人工智能的強大讓人擔心一種新的物種將會統治現在的人類。

  馬斯克是人工智能最大的懷疑論者。他曾聯名116名全球人工智能和機器人領域的專家發表公開信,呼籲聯合國採取行動禁止“殺手機器人”。信中说道:“一旦這個潘多拉的魔盒被打開,就很難再次關上。”

  馬斯克還公開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如果你不想對人工智能的安全性感到擔憂,那麼你必須從現在開始這麼做。”

  上周,物理學家霍金也再次警告稱:“人工智能可能是我們這個時代最糟糕的事件,它的崛起將是人類文明的終結。”

  對此,最有發言權的是切身感受到人工智能強大的人類圍棋冠軍柯潔。近日柯潔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已經確信再也贏不了AlphaGo。“確實,當它(AlphaGo)剛戰勝李世石的一剎那,我對圍棋的信仰發生了崩塌。”

  來自棋王的敬畏

  10月中旬,AlphaGo新版本AlphaGoZero“無師自通”研究結果的發布,再次引爆了人工智能“是否應該”或“能否”具有意識的話題。如果未來人工智能可以誕生自我意識,這是否就意味着它會不受人類控制,或反過來控制人類?

  因為經歷過,柯潔對人工智能有無奈,也有敬畏。

  在烏鎮舉行的關於人工智能助力智能金融和“知識圖譜”的主題論壇上,柯潔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圍棋比賽一直是崇拜強者的,以前只會想到是和我們一樣的人類。但現在發現你要崇拜的,是一個讓自己感到毛骨悚然的機器。和它下棋太痛苦了,我當時都流淚了。”

  “再和機器比賽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已經完全不在一個維度上。以前我們還抱有希望,看看能不能找一些漏洞。但是現在AlphaGo又出現了新的版本(AlphaGoZero),我們確定已經贏不了它了。我們就一個大腦,搜索沒有它快,也沒有它那麼深的神經網絡。”

  不過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計算機教授王強看來,AlphaGo並沒有那麼厲害。王強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人工智能發展要經歷一個過程:第一步是機器的感知;第二步是機器的認知;第三步,機器的交互和感情的加入;第四步,完全的感知。現在人工智能還處在第二步。”

  王強教授進一步解釋道,AlphaGoZero的發展趨勢應該引起人們的重視。“柯潔下棋,會從棋盤裏找出來五個點,分析哪個才最有可能贏。但是當柯潔算到20步的時候,AlphaGo的深度已經可以達到1000步了,而且它自己可以和自己下棋,邏輯思維能力也是人類所做不到的。”

  王強認為這一方面是好事,“網絡速度越深,計算能力越強,將來會給大家帶來人臉識別、知識圖譜等各方面更強的知識搜索能力和計算能力。”

  他還舉了熱門的數據分析交易員和“智能投顧”為例,他認為,最難分析的並不是資産組合分析,難的是看投資者的風險偏好,並且如何把這些算法統籌到一個平台裏。“包括百度阿波羅計劃、微軟研究院,它們都做了一些平台,把最新的算法放入平台裏。這需要理性及大量邏輯運算,替代人類的可能性很大。”

  正如柯潔所言,身處這個時代,有不幸,也有幸。“不幸是因為贏不了它的挫敗感,有幸是因為它的強大,讓我們見所未見,我們甚至可以提前感受到人和機器的對抗。”

  柯潔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未來90%行業會受到人工智能的衝擊,面臨失業和轉型,未來當人類遇到與機器對抗時,可以看看圍棋界現在的狀況。”

  人腦融入“人工智能腦”

  不過,最可怕的並不是機器人會取代人類,而是機器人可能會統治人類。這樣的擔憂並非不存在。科學家認為,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的飛速發展過程中,很有可能會誕生出一種“像上帝一樣的新人類”來統治現在的人類。但人類也可以通過在自身的大腦中融入新的人工智能大腦層,從而抵禦未來機器人的侵襲。

  馬斯克提到過一種“人工智能和人類的共生體”(AI-humansymbiote)。在他看來,人類和機器最好是以“我們是人工智能”(WearetheAI)的生活方式共同存在。在這樣的場景下,所有人都是“人工智能”,不存在一個邪惡的“人工智能的獨裁者”,而是讓每一個想要參與人工智能的人變成一個“人機共生體”。

  馬斯克把這種情形比作是邊緣系統和人腦中樞系統的合作。所謂邊緣系統是指中樞神經系統中由古皮層演化而成的大腦組織,邊緣系統參與調節本能和情感行為,其中的海馬結構還對學習和記憶發揮重要作用。

  他認為,邊緣系統和中樞系統分別控制着人類的“本能”和“思想”,而且能夠通過融入人工智能來改善中樞神經和人腦數字化擴展外部設備之間的神經連接。這樣一來,數字化的頻寬問題也不存在了,人類就能變成一個更加有效的“人機共生體”。而且由於這種技術能夠普及,因此也不存在“誰控制誰”的問題了。

  根據馬斯克的設想,在人腦中植入能夠上傳下載信息的微型晶片,就能夠讓人腦變得更加強大。他的計劃是,未來4年能夠通過一種叫做“神經織網”的新的大腦電子層,幫助人們治療嚴重的腦損傷。未來八年,黑客帝國中所说的“母體”(Matrix)技術就能為所有人所用。

  中國頂尖的人工智能晶片公司寒武紀創始人陳天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興信息技術飛速發展,被定義為‘腦機介面的機器人’或者‘腦機介面的人和機器的混合體’這樣的‘新人類’一定會出現。”

  不過,在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陳雲霽看來,馬斯克所憧憬的這種“人腦的數字化擴展”的外部設備現在還很難做到。他此前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在技術上還非常難,現在人類只能複製大腦中一些比較粗淺的信息。”但是展望未來十年腦機介面的發展,他表示:“這倒有可能,現在很多人都在做這方面的嘗試。”

  柯潔的“復仇”

  一直宣揚“人工智能威脅論”的馬斯克認為,他所創造的這種“神經織網”的腦機介面(BMI,Brain-MachineInterface)一旦實現,將是能夠對抗未來所謂的統治人類的“上帝一樣的新人類”的最好方式。

  馬斯克提出的這種技術的原理是,人類大腦中有很多想法,這些想法會壓縮成非常低頻的數據輸出,也就是说出來或變成書面文字。而如果你有兩個大腦的界面,大腦就無需壓縮這些想法,而使得它們能夠直接傳輸給其他人,也就是所謂的“心電感應”。

  對於這種“心電感應”,人工智能大牛、卡內基梅隆大學計算機科學學院機器學習系主任米歇爾(TomMitchell)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電腦和人腦可以有相似的思考過程,準確率能達到90%以上,但是要教會機器如何觀察大腦,現在還做不到,馬斯克的神經織網會是一個不錯的開端。”

  目前人類科學家能夠做的是盡快構建出人類的大腦模型。近期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斯坦福大學教授、2013年諾貝爾化學奬獲得者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Levitt)就對人腦研究表達出濃厚興趣。萊維特正在與復旦大學類腦研究團隊就多尺度腦模型構建及多尺度數據分析共同開展了深入的研討,並期待未來在這一領域有新的重要突破。

  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上海生科院神經科學研究所研究員郭愛克上個月在一場“中國腦計劃序曲”的內部分享會上表示:“人腦是一個演化的過程,雖然無法複製,但是完全有整合的可能性。大腦的可塑性與自然的演化和選擇之間有驚人的相似性,適用於所有生命和智能系統的各個層次。”

  然而,關於上述科學家設想的“人機共生體”的未來,科幻作家劉慈欣在其小说中《時間移民》中描述了1000年后的一個“無形時代”。他寫道,在那個時代,人類和晶片已經一體化,每個人可以在無形世界裏隨心所欲創造自己想要的一切,甚至為自己創造一個有上億個星系的宇宙。在無形世界裏,想像與現實是一個東西,當然,是量子晶片內的現實。那時,人類連身體也不需要了。

柯潔(右)在烏鎮參加田間勞作柯潔(右)在烏鎮參加田間勞作

  “雖然我不太想再和人工智能下棋,因為這太痛苦了,但如果大家喜歡看我繼續被AI虐,我很願意再痛苦一次。”柯潔最后和記者開起了玩笑。

  但是對於“人機共同體”,柯潔抱有期待。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也有幻想過,如果有一天超強晶片能夠讓人腦的計算能力爆炸式增長,我會毫不猶豫選擇植入晶片,和AlphaGo對戰,以報一箭之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409.4707
-30.2300
NASDAQ6737.8720
-19.7233
S&P 5002578.8701
-5.97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