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共享單車運維眼中的單車之變:做久了能感覺行業變化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01日 14:20   新聞晨報

  世紀公園地鐵站的出口,龐斌搓着雙手和自己的搭檔站在幾十輛ofo小黃車前面,他負責世紀公園這一片區的小黃車運維工作,剛剛過去的早高峰給了龐斌一絲歇息的機會,等待幾分鐘確定周邊單車都整理完畢后,他就要騎上自己的小電驢開始上午的巡檢工作,“都说天冷了,騎車的少了,但也不會一下子少太多。”龐斌说,接下去他要前往附近的一處寫字樓聚集園區,“白領都在那邊上班,早上下了地鐵,好多人都會把車子騎過去,多的時候車子起碼有上千輛。”

  2016年11月,ofo小黃車正式進入上海,龐斌也順勢進入ofo的運維團隊,最初的時候,他和自己的同伴必須在寒風中走着去尋找停放在各地的小黃車,“相比以前,現在先進多了。”不過龐斌不願说自己是共享單車發展的見證人,“行業的東西我們不懂,就是做得久了,這行有多少變化,我們能感覺得到。”

  “那時候,得一步一步走着去找車”

  早上9點,從世紀公園的地鐵口出來,一排排ofo小黃車已經被整整齊齊擺放在邊上的白綫內,偶爾有幾輛沒有停正的單車,龐斌彎下腰再將它們輕輕抬起。而僅僅是整理單車這件事,就需要他從早上7點開始開工。考慮到早高峰帶來的“潮汐現象”,如果不及時進行調度,不但單車數量與實際需求不相符,更多會因為無序停放而讓單車成為通行障礙,這是龐斌一年多時間工作下來的經驗之談。

  2016年11月,龐斌從原來的超市辭職,恰逢ofo小黃車正式進入上海,“自行車這東西,誰小時候沒有碰過。”在成為小黃車的運維之前,龐斌就有着修自行車的基本功,“所以我很早就開始做小黃的運維工作了。”

  會一點修車技術,吃得起苦,耐得下性子……龐斌告訴筆者,因為運維是一項注定接受風吹日曬雨淋的工作,要將亂停亂放的單車進行有序擺放,要隨時協調調度車輛,看到壞車要及時進行修理……所以在他看來,這些,都是成為一名運維人員的必備要素。

  據龐斌回憶,剛開始,小黃在上海的投放數量並不多,“我們都知道,那個時候的小黃車都是機械鎖,沒有定位。”在這樣的基礎之上,一旦有用戶亂停亂放單車,運維人員也無法憑藉任何技術去及時找到這些單車,“你相信嘛?我們那時候都是一步步走着去找車。”龐斌笑道,把時間退回到一年前,“也是大約這種時候,天很冷,但那個時候人手不多。”龐斌記得,在每個工作的日子裏,相同的道路自己耐着性子可以來來回回走上好幾遍,“反復兜去找,總會看到一些單車零零散散停放在一些地方。”

  “現在,依然會一次次彎腰去試車”

  機械鎖讓龐斌和自己運維伙伴的工作量大幅增加,直到小黃開始用新一代的智能鎖逐漸取代最初的機械鎖,他才突然感受到技術對新生物的重要性。

  龐斌告訴筆者,當市民對共享單車的需求量越來越大,小黃在上海投放的數量也變得越來越多,據了解,一直到現在,ofo在上海的每一個區都安排了人數不等的運維小隊,有時候碰到用車高峰期還會根據實際情況再增加人手,而到了17年6月,小黃車正式向外宣佈,將用新一代配備智能鎖的單車慢慢取代原來機械鎖的單車,而配備智能鎖的單車同時也搭載了北斗定位系統。龐斌拿出一部智能機,“后來我們的單車都有了定位,公司還給我們每個人都配了這樣一部手機,會有人告訴我們哪裏的車輛出現了什麼問題,用這部手機可以輕鬆檢測出故障車輛。”

  有了新技術作依托,龐斌明顯感到自己的運維工作變得輕鬆不少,龐斌點開手機頁面,向筆者進行着演示,除了用戶舉報故障車之外,“我自己掃描自己負責片區的車子也是找到故障車的一種方式。”他彎下腰,車子的好壞在幾秒之間便可以得知,“技術有了,但是還是需要我們一輛車一輛車去掃,才可以保證精準找到每一輛故障車。”

  “朋友圈”不斷擴大

  龐斌告訴筆者,自己加入小黃的運維工作一年多,而在這一年多的發展時間中,小黃在技術上的改變最是明顯,“我們都知道,剛開始小黃就是幾個大學生創業,沒想到后來發展得這麼大。”

  對龐斌來说,給他小黃車“發展得大”這種感受的,最直觀的表現便是在2017年,龐斌從原來的小陸家嘴片區調到負責世紀公園一帶片區,“節假日的時候,人們會騎車來這邊的公園。”他指指世紀公園門口的前方的人行步道,“你看那幾百米長的地方,高峰期的時候車都是排滿的。”除此之外,龐斌告訴筆者,在世紀公園的不遠處,有一片工作園區,“白領都在那邊上班,早上下了地鐵,好多人都會把車子騎過去,多的時候車子起碼有上千輛。”每天應對完早高峰帶來的潮汐現象后,龐斌就和自己的同伴一起,向那片工作園區走去。

  運維的生活不是在整理單車就是在去整理單車的路上,龐斌表示,自己每天早上7點上班,到晚上7點下班,期間匆忙解決一頓中飯,但是手機總是會響個不停,在管理單車這件事情上,除了企業的運維人員之外,當地街道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也一同加入了管理單車的大部隊,“我微信加了好幾個群,這些群裏有當地街道的人,也有其他單車公司的人。”龐斌的“朋友圈”也因此開始慢慢擴大,“和管理部門的人、公司負責運營的同事、負責調度的同事都要聯繫,一旦有什麼問題,大家都好通氣。”龐斌说道,一旦接到通知某一處地方的單車出現了問題,他們要根據具體情況進行處理,通常30分鐘內要解決。

  單車的破壞率已經變低

  除了技術的改變之外,還讓龐斌深切感受到的便是小黃車的破壞率日益減少。在共享單車最火爆的那段時間,龐斌的運維工作也遭遇到不少“奇葩”的經歷,“什麼牆上、樹上、河裏,什麼地方都會有單車被破壞的事情發生。”龐斌指指世紀公園一排單車中的其中一輛,“你看那輛車頭是紅色的車。”在十多輛黑色車頭的小黃車中,紅色車頭的單車變得分外顯眼,“這輛車被潑了紅油漆。”沒有人可以理解這些對單車的破壞舉動,“誰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小黃車被破壞的情況總是不少,各種各樣。”

  據龐斌回憶,最無奈的一次,是自己在早高峰之后好不容易將一排單車整理完畢,一名帶着孩子的父親想要從自行車之間直接穿過走上台階,“其實旁邊就有一個入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走。”龐斌搖搖頭说道,“就這樣一把,把整排單車都推倒了。”面對剛整理好又再度變為凌亂的單車,龐斌無奈嘆口氣,只好重新開始整理,“我又不能朝他發火,说白了,所有的市民都是我們的顧客。”

  但是令龐斌感到欣慰的事情是,近幾個月,損壞的單車數量有了明顯的減少,“巡檢的過程中能感覺得出來,壞的車子越來越少了。”而此前出現的卸下單車手把或坐墊;毀壞車輪;隨意拋擲單車等情況也基本不再能看得到,龐斌说道,“一年多了,真的感覺大家素質變高了不少,變化真的很多。”

  又到新一年,“還是選擇了加班”

  2017年可以说是對共享單車企業影響最大的一年,多個城市叫停共享單車新增投放,不少二三梯隊的單車企業紛紛向市場倒戈,ofo小黃車和摩拜成了上海街頭最常見的單車,“不新增投放了也好,我們的工作量也就基本上固定了。”龐斌说道,他經歷過單車數量從少變多的巨大轉變,不新增投放后,即便會受到潮汐現象的影響,但是自己負責片區的單車或多或少自己都能估摸出一個大致的範圍。

  據了解,目前全上海範圍內,像龐斌一樣的ofo小黃車綫下運維人員共有2500名,他們按照區域網格化,重點點位分配在城市的各個角落,確保綫下停放的有序。

  “不要看現在冬天,逢年過節單車的需求量還是很大的。在剛剛過去的元旦小長假,龐斌沒有休息,在12月31日當晚,他還和其他運維同事一起,參與了和政府部門聯動的元旦跨年保障行動。據了解,為了營造一個良好的假日交通出行環境,跨年當晚,ofo小黃車和政府部門聯動在外灘等跨年熱門地增強運維力量,特設跨年運維小分隊通宵服務保障市民及遊客的出行安全。

  去年春節龐斌沒有回家過年,而是選擇留在上海加班。如今,龐斌的手機裏又再度收到是否願意春節加班的詢問信息,“總需要人留下來的,春節大家都還是要騎車的。”龐斌说,今年春節,他打算把在四川念高中的女兒接到上海一起過年。“她在四川也騎過小黃車,她也是我的用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4719.2207
-118.2900
NASDAQ6903.3887
-46.7717
S&P 5002673.6101
-13.9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