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劉強東湘潭尋祖遇阻:最有希望的線索剛被小偷偷走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04日 18:24   北京新浪網

湖南省劉氏聯誼會一行人在排頭鄉黃荊坪村劉本超家詢問族譜情況。湖南省劉氏聯誼會一行人在排頭鄉黃荊坪村劉本超家詢問族譜情況。

  兩撥人幫劉強東在湘潭尋祖,“最有希望的線索”剛被小偷偷走

  劉璇/紅網

  劉強東尋祖一事經網絡發布,引起了湖南人的關注,特別是家門“劉姓”人士的積極參與。大家要麼翻箱倒櫃拿出家譜對照,要麼詢問父輩祖輩有關家族的歷史,看是否能跟如今的電商大鰐沾上點親戚關係。

  1月4日,紅網時刻記者根據劉強東在尋祖公告裏提到的只言片語,來到湘潭縣尋找劉氏族人,希望能找到與之相關聯的族譜。可惜的是,一份可能記載有線索的《湘潭純塘劉氏五修族譜》,之前不久剛被小偷從收藏的村民家偷走。

此書裏的記載可能是尋祖的重要線索。此書裏的記載可能是尋祖的重要線索。

  “劉氏宗親”試圖通過派出所尋找未果

  自從劉強東在微博發布尋祖公告以來,引起了各界網友的關注。其中,有位特別上心的微博網友——“夕陽@弘揚”,多次跟紅網微博發來私信透露,可能已經找到了劉強東的家譜。他推測,劉強東宗親屬於湘潭純塘劉氏分支脈,劉氏鐘靈堂位於湘潭縣花石鎮的茅屋灣。

  此網友系在北京工作的劉姓人士,名叫劉吉權,一直活躍在“湖南劉氏宗親聯誼會”群裏。他向記者推薦了一個叫劉冠凡的劉姓人士,稱他是“湖南劉氏協會會長”。“讓他帶你去,他知道情況。”

劉冠凡在翻閲劉氏族譜。劉冠凡在翻閲劉氏族譜。

  1月4日一早,記者聯繫上了劉冠凡,並與其同行來到湘潭縣的花石鎮。網友根據劉強東發布的公告裏提到的“鐘靈堂”,推測出祠堂有可能在花石鎮往西南邊三公里處的茅屋灣。

  劉強東發布的尋祖公告裏還提到,太爺爺在湘潭縣出生,后因故移居江蘇。並列出已知的家族輩分:忠義志強,福玉安詳。劉冠凡認為,可以初步推斷劉強東家族一脈是從其太爺爺處失傳的。那麼,先找到此地“忠”字輩的族人,才有可能找到其支脈。

劉冠凡試圖通過派出所查找劉氏族人,遭拒。劉冠凡試圖通過派出所查找劉氏族人,遭拒。

  劉冠凡抱着一疊劉氏家譜走進了花石鎮派出所的戶籍室,想從這裏打開突破口,查找此地所有的名叫“劉忠某”的人員信息。但被工作人員制止。該派出所副所長陳康為表示,公民的個人信息屬於隱私,不能隨意透露。如果涉及到個別案件,須出具司法機關或法院的相關證明,才能獲查。

  兩撥宗親相遇,尋祖均未有突破

  與此同時,記者也在花石鎮黨政辦文化站主任蔡超處得知,網友所说的茅屋灣處根本沒有所謂的“劉氏鐘靈堂”。上午,他已陪同另一撥“湖南省劉氏聯誼會” 的劉氏宗親,去此地找尋祠堂未果。

  而此時,劉冠凡這邊也趁熱打鐵,通過跟村民聊天,得知在離鎮政府不到三公里的馬壠村裏有一位叫劉輝漢的老人,有收藏家譜的可能。

  當我們踩着鄉間的泥濘小路來到劉輝漢家時,並未找到家譜。繼而把希望寄托於住在坡下的劉輝漢大兒子劉雲階家中,到頭來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但劉雲階提供了一條線索,鹽埠涓江村的劉四高和劉建明父子有可能收藏有劉氏家譜。

劉冠凡在馬壠村劉雲階家中。劉冠凡在馬壠村劉雲階家中。

  中午,在花石鎮湘蓮市場的一個小飯館裏,“湖南省劉氏聯誼會” 的劉氏宗親和“湖南劉氏協會”會長劉冠凡碰了面,但雙方都不買對方的賬。

  此次“湖南省劉氏聯誼會”一行共6人,分別是湖南漢文化研究會兼湖南省劉氏聯誼總會會長劉繼德,湘潭漢文化研究會兼湘潭市劉氏聯誼會常務副會長、秘書長劉含敏,湘潭縣劉氏聯誼會會長劉湘賢,以及同行的工作人員。

  劉繼德拿出了協會的證書,這是由省文化廳蓋章獲批的民間文化組織。他表示,據他所知,湖南省並沒有一個叫做“劉氏協會”的組織。之前,劉冠凡曾經確實和他在一起工作過,但時間僅為一個月。

  劉繼德说,上午他們也去了茅屋灣尋找劉氏宗親查看族譜,90多歲的劉姓老人侃侃而談,思路很清晰。接下來,還去了花石鎮的涓江村找到了劉氏宗親劉雲鏢、中華村的劉氏宗親劉德富,遺憾的是,由於這些人的班輩都不合,由此判斷並不是劉強東家族的那一支脈。

  歷史學家何光岳的着作《中國姓氏源流史》和湖南圖書館編著、岳麓書社出版的《湖南氏族源流》裏對於湘潭姓氏源流都有提到:【湘潭純塘劉氏五修族譜】(民國)劉杞枬、劉建文等纂修。民國三十一年(1942年)篤本堂刊活字本。藏湘潭縣排頭鄉黃荊坪村劉本超家。

書中記載湘潭純塘劉氏五修族譜藏於湘潭縣排頭鄉黃荊坪村劉本超家。書中記載湘潭純塘劉氏五修族譜藏於湘潭縣排頭鄉黃荊坪村劉本超家。

  根據這條線索,下午記者跟隨湖南省劉氏聯誼會一行人繼續尋祖之旅。這次驅車來到了15公里外的排頭鄉。

  在黃荊坪村的劉本超家,他已是70多歲的老者了。他遺憾地告訴大家,就在不久前,家裏來了賊老倌。這賊老倌倒是奇怪,別的沒偷,偏偏把他裝有家譜的小樟木箱子偷走了。

  大家聽后,紛紛扼腕嘆息。“連最有希望的線索也斷了。”

  信息提供恐有誤,劉強東尋祖遇阻

  劉繼德说,從目前劉強東尋祖公告裏的線索來看,要找到家族先人的困難很大。“現在網上出來的消息,很多是不對的。這還需要時間,但我們相信一定會有找到的那一天。”

  劉含敏則分析,劉強東的父輩可能也沒看到過家譜,所得知的只言片語也是從爺爺、太爺爺傳過來的。遷到江蘇之后,他們的口音可能入鄉隨俗發生了變化,人名、地名傳達錯誤都有可能。劉姓又是個大姓,支脈太多,給尋找增加了一定的困難。

  此時,紅網網友劉吉權的“湖南劉氏宗親聯誼會”的群裏也沒停止過熱烈的討論。管理員劉本坤说,自己的祖先都先后分支4個堂,所以劉強東所給信息不明的話,很難查下去。湘潭純塘劉氏也紛紛發言,表示按照信息看來,劉強東並非跟自己同一支脈宗親。

  “梓溪劉氏探源群”裏的劉士彧查看了五修的族譜,也沒有發現劉強東祖父的記載。湖南耒陽的劉愛軍則給出建議:“強東宗親,查詢一下這些資料看看。一、你提供的“鐘靈堂”堂號錯誤。應該是“忠定堂”;二、忠定堂劉氏在湘潭、長沙形成於宋,開基祖劉武德,遠祖劉器之。民國二十六年已修譜;三、請告知祖父、曾祖父名字和出生年月,沒有姓名無法考證。”

  紅網網友劉吉權感慨道:“看來強東老闆認祖宗困難,有錢也不一定能找到祖宗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075.1309
+152.4500
NASDAQ7077.9146
+12.3841
S&P 5002723.9900
+10.9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