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接吻的時候腦袋為何基本都向右歪?吻來吻去還是個吻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1日 18:01   北京新浪網

  來源:利維坦公衆號

  利維坦按:我只有一個問題,如果我是兩手同利的人,接吻的時候難道左右都不歪麼……

  我們人類的大腦實在是太過複雜,雖然現在知道左右腦區的功能差別,也了解了胼胝體的重要性,但顯然左右半腦的謎團依舊很多,這在研究裂腦人的時候就有所體現。左右腦分離后,左右半腦會分別處理知覺、形成概念和對刺激産生反應,相當於有兩個腦在一個身體運作,會造成一些有趣的難題。例如,當一個裂腦患者更衣時,他有時會一隻手將褲子拉起,卻另一隻手將褲子往下脫。又或是,他用左手抓住他的太太准備打她,卻用右手抓住自己的左手制止(簡直就像Dr。 Strangelove)。但以上左右腦的衝突是罕見的,當衝突産生時,通常會有一半腦凌駕於另一半腦。

  文/Michael J。 Proulx、A.K.M。 Rezaul Karim、Alexandra A。 de Sousa

  譯/$ecret

  校對/兔子的凌波微步

  原文/theconversation.com/why-most-of-us-lean-to-the-right-when-we-kiss-81347

  本文基於創作共同協議(BY-NC),由$ecret在利維坦發布

圖源:Tenor圖源:Tenor

  大腦是個一分為二的器官——左半邊和右半邊。大腦決定了很多功能,例如語言技能或者你用哪只手寫的字,這些功能絶大多數都是由大腦的一邊或另一邊決定的。 

  通過簡單的行為測試,我們現在已經可以知道,當我們感知世界、互相往來時,大腦是如何經常在我們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具有針對性地實踐這些功能。

  通過對人類如何感知不同導向的直線和角的圖形的檢測,我們發現,人們對按順時針方向排列的事物有潛意識的感知傾向。

  (www.ncbi.nlm.nih.gov/pubmed/21228922)

  我們隨后便意識到,這可能也與人類所擁有的許多身體本能有關,例如頭朝哪邊轉。在閲覽視覺心理物理學和視覺神經科學的近期研究后,我們發現了各種人類帶有方向性傾向的感知和行為現象。

  (www.ncbi.nlm.nih.gov/pubmed/27350096)

Spinning Dancer是一個更普遍的旋轉輪廓錯覺。這個形象並不是客觀地在一個方向或另一個方向上“旋轉”。這是一個簡單地來回移動的二維圖像。但是我們的大腦並沒有演變為解釋世界的二維表征,而是腦補實際的三維世界。所以我們的視覺處理假設我們正在看一個三維圖像,並用線索來解釋它。或者,沒有足夠的線索,它可能會隨意決定一個最合適的——順時針或逆時針旋轉。而一旦選擇了這個適合度,錯覺就完成了:我們看到了一個3D旋轉的圖像。圖源:維基共享資源  Spinning Dancer是一個更普遍的旋轉輪廓錯覺。這個形象並不是客觀地在一個方向或另一個方向上“旋轉”。這是一個簡單地來回移動的二維圖像。但是我們的大腦並沒有演變為解釋世界的二維表征,而是腦補實際的三維世界。所以我們的視覺處理假設我們正在看一個三維圖像,並用線索來解釋它。或者,沒有足夠的線索,它可能會隨意決定一個最合適的——順時針或逆時針旋轉。而一旦選擇了這個適合度,錯覺就完成了:我們看到了一個3D旋轉的圖像。圖源:維基共享資源

  在初生時就有很多這種轉向行為。例如,嬰兒最初就有頭朝右的傾向(結果為了配合這個動作,他們左胳膊就會朝外伸展)。

  之前的一些研究發現,這種本能地朝右傾行為會延續至成年——當成年人與另一個人接吻時,他們的頭會自動傾向右側。但這種傾向的延續是人類與生俱來的,還是用這種方式接吻,僅僅只是人們後天習得的?

  (www.nature.com/articles/421711a)

  在西方社會裏,電視上和電影裏人們在公共場合接吻是屢見不鮮的。但這些銀幕之吻是反映了社會現象,還是預先影響了人們行為?在這個話題上對接吻的主要研究都來自“怪異”(W.E.I.R.D。)社會——西方的、受教育的、發達的、富裕的、民主的(Western, Educated, Industrialized, Rich and Democratic)社會進行的。

  孟加拉國(Bangladesh)似乎是個對此進行研究的有趣的“非怪異”國家。孟加拉是個保守穆斯林國家,公衆場合接吻在那裏是被禁止的,甚至會在電視和電影上設限。所以,盡管在“怪異”國所得到的相似的調研結果可以歸因於社會習得或者社會文化因素, 但在孟加拉國,就不能那麼簡單地说是如此了。

  在我們的研究中,我們請了衆多孟加拉國已婚夫婦在自己家裏私下接吻。之后每一位伴侶都會獨立地在分開的房間裏對接吻的各個方面進行報告。

  吻來吻去還是個吻

圖源:Gfycat圖源:Gfycat

  調查結果表明,多於三分之二的接吻個體有頭偏向右側的傾向。當開始接吻“行動”時(男性主動接吻的可能性是女性的15倍),右利手傾向右側,左利手傾向左側。

  (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17-04942-9)

(a)親吻發起人左右傾斜頭部的比例圖;(b)被吻者左右傾斜頭部的比例圖。圖源:nature(a)親吻發起人左右傾斜頭部的比例圖;(b)被吻者左右傾斜頭部的比例圖。圖源:nature

  被親吻的人,無論是左撇子還是右撇子,都會通過迎合伴侶的傾斜方向而做出回應。 據我們研究中絶大多數親吻接受者和親吻發起者的報告所述,傾向另外一邊會讓他們覺得很奇怪。

  結果證明,即使我們所處之地的的社會觀和習慣有所不同,人類都是相似的。在接吻中的傾向性行為很可能是天生的,並且是由大腦中不同半腦分開執行的功能所決定的,無論對右利手還是左利手來说都一樣。這可能與位於左半腦掌控情緒和做決策的功能區域有關。

1950年代由神經生理學家羅傑·斯佩里(Roger Sperry)及其研究團隊所做的裂腦實驗:在實驗中發現,在裂腦病人的左右邊分別放不同的字卡,病人不能從口頭说出由右眼看到左視野是什麼,但可以以其他的非語言的表達方式表達。由左眼看到右視野的東西則可以正常说出該字詞。這項研究發現大腦的左右半球負責不同的任務,大腦左半球主要負責分析和口語表達,右半球負責處理空間訊息還有音樂相關的資訊。圖源:Physics  1950年代由神經生理學家羅傑·斯佩里(Roger Sperry)及其研究團隊所做的裂腦實驗:在實驗中發現,在裂腦病人的左右邊分別放不同的字卡,病人不能從口頭说出由右眼看到左視野是什麼,但可以以其他的非語言的表達方式表達。由左眼看到右視野的東西則可以正常说出該字詞。這項研究發現大腦的左右半球負責不同的任務,大腦左半球主要負責分析和口語表達,右半球負責處理空間訊息還有音樂相關的資訊。圖源:Physics

  兩個半腦的激素水平(如睪丸素)和神經遞質可能在分配不均(例如涉及到獎勵行為時的多巴胺),並且在傾向性右轉時增加分泌。

  如果你接吻時是朝左側傾斜的話,你可能是少數人。但別擔心——如果你親吻的人也想被親的話,他們也會向左傾的。

圖源:Wattpad圖源:Wattpad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5574.7305
+205.6000
NASDAQ7211.7771
+58.2054
S&P 5002767.5601
+19.3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