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扎克伯格二次“過堂” 稱對一切負責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12日 14:25   新京報

  4月11日,在美國華盛頓,美社交媒體平台臉書公司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前中)出席衆議院聽證會。新華社發

  “你們的用戶協議爛透了”、“你們在用手機麥克風監聽用戶?”……

  在出席參議院聽證會10個小時后,Facebook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在參加第二場衆議院聽證會時,44位國會議員輪番提出一個個尖鋭而不留情面的問題。

  讓Facebook和扎克伯格本人陷入輿論風暴的,是3月17日一位爆料人向媒體的爆料。爆料人稱,幫助特朗普贏得美國總統大選的數據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劍橋分析)在2013年從facebook違規獲得了5000萬Facebook用戶的信息,facebook早在2015年就已知曉此事卻並未妥善處理也並未將信息公開。

  扎克伯格作為唯一證人,於美國當地時間周二開始,在國會為期兩天的聽證會上作證,一個人面對44名議員,試圖化解facebook成立以來遇到的最大危機。

  被稱着“道歉裝”過堂,頻提道歉和責任

  聽證會上,扎克伯格一改平時“永遠不變”的T恤加牛仔褲的衣着,換上了深藍色西裝。這一身裝束被外界稱為“道歉裝”,讓扎克伯格看上去嚴肅而真誠。

  記者從直播中看到,他走進大廳后,獨自坐在大廳的中央,面對半圓形排列的數十位國會議員和近二十余台專業單反相機的鏡頭時,表情略帶緊張。他還在座位上放置了一個20余厘米厚的坐墊。

  聽證會上,扎克伯格一遍一遍地用“議員”作為回答的開頭,以顯示鄭重。在回答議員或尖鋭或複雜的一次次提問中,他说的最多的兩個詞就是道歉(Apologize)和責任(Responsibility)。

  他表示,“我們對於自己責任的認識不夠寬泛,這是一個大錯誤。這是我的錯誤,對不起。我創立了Facebook,並負責運營,我要為這裏發生的一切負責。”

  據紐約時報報導,為了讓扎克伯格能夠在聽證會上表現完美,Facebook專門為扎克伯格聘請了一組專家,專業的律師團隊以及顧問教練,一起研究可能會被問到的問題,以及如何回答、反應速度、如何中斷等,還事先模擬了聽證會。他們的目標是讓扎克伯格顯得謙遜、隨和、直率。

  扎克伯格的尷尬時刻

  雖然准備充分,在聽證會上,扎克伯格仍數次陷入尷尬時刻。參議員哈里斯質疑Facebook為什麼沒有在2015年時向公衆解釋劍橋分析存在的問題,而是拖到了現在。這令扎克伯格一時語塞。

  而在被問及“你是否知道臉書領導層中,有誰在談話中做出了不通知用戶的決定,你認為這樣的談話是否存在?”時,扎克伯格也只是回應稱,“我不確定是否有這樣的談話。”

  參議員Dick Durbin試圖讓更多人關注隱私問題時提問到“能不能告訴我們,你昨晚睡在哪個酒店?”面對這一問題,扎克伯格一度陷入不知如何回答的尷尬,停頓了數秒后回答道“不行。”

  對於用戶信息的保護問題,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已經引入了超過兩萬人參與信息安全和內容審核工作。而在未來,無論是仇恨言論、假新聞,還是恐怖分子的網絡攻擊、平台內容的審核等問題都可以通過AI來解決。

  當民主黨衆議員弗蘭克·帕洛尼質問扎克伯格稱,Facebook是否願意改變該平台的預設設置並收集盡可能少的用戶數據?扎克伯格回答稱:“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一句話解釋不清。”對此帕洛尼回應稱:“這令我感到失望。”

  在連續兩日的聽證會同期,Facebook股價首日上漲4.5%,創2年來單日最佳,次日上漲0.9%后,兩日市值累計上漲250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1600億元。扎克伯格的個人財富也增加28億美元,達660億美元,位列全球第七。

  此前用戶信息泄露醜聞爆發后,Facebook股價3月19日、3月20日連續大跌,兩日市值蒸發500億美元;據測算,扎克伯格兩日財富蒸發超80億美元,他也因此跌出福布斯富豪榜前五位。 新京報記者 楊勵

  ■ 焦點

  如何監管Facebook等科技巨頭

  聽證會進入第二天,扎克伯格剛一落座,美國衆議院能源商業委員會格雷格·沃爾登就直接發問,“Facebook是一家電視公司嗎?”因為格雷格認為,Facebook充斥着越來越多的直播原創電視內容,但這個問題實際上是在問,有着巨大內容資源並以此向廣告主銷售的Facebook是不是一家傳媒公司。

  扎克伯格乾淨利落地回應,我認為我們是一個科技公司。

  對此,互聯網專家洪波告訴記者,今天的很多科技公司都具備媒體的能力,包括國內的今日頭條等,他們都有這樣的能力,但他們與傳統媒體不同。傳統媒體比如報紙、廣播和電視,是以內容為核心,監管規則是經過長時間、針對媒體自身産品形態形成的,但科技公司本身是代碼,內容並非是核心,而是平台上産生傳播,他們並不是創造者。

  有觀點認為,如臉書、谷歌等單一科技巨頭的業務範圍已經超過了單一國家政府的管理範圍,這意味着科技公司需要更多地自主摸索監管規則。對Facebook這類平台型科技公司,在發展中需要不斷完善自我監管的手段。

  洪波認為,人工智能或者付費版並不能解決監管的問題,因為代碼總是存在漏洞,這是不可能被根除的。

  暢銷書《社交紅利》作者徐志斌表示,需要從技術、産品和企業意識上升級,企業應該明確告知用戶,他們會使用什麼數據,以什麼限度使用數據,用戶就可以清楚地知道數據流向了哪裏。

  徐志斌表示,今天,互聯網公司大平台數據都很豐富,行業使用數據都有一個默契,即在現有法律框架下,互聯網公司都會小心地通過黑盒子的形式研究和使用。所謂“黑盒子”,就是互聯網公司知道用戶購買了什麼,但並不會使用這個數據本身,而是知道購買這類産品的用戶,其他關聯的行為,比如愛去哪裏旅遊。換句話说,互聯網公司並不知道你是誰,也不需要知道你是誰。

  Facebook也是遵照這樣的模式應用數據,而今天發生的事件是因為早年數據泄露。徐志斌表示,這需要還原到社交網絡剛開始開放時,業界對於開放程度的討論。是開放支持業界,還是收縮保護平台和用戶?業界當時多數是支持開放。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Facebook並不是刻意造成數據濫用,但之前的確相信使用者會正確使用數據,所以隱私政策過於寬鬆。

  徐志斌告訴記者,這在中國也曾被討論。騰訊當年曾一度並不願意開放,就是因為擔心灰色産業過大,導致數據被濫用,而這也是今天Facebook所遇到的問題。今天Facebook遇到的問題,你可以理解為大平台發展中,必須要交的學費,因為之前誰也沒遇到過。

  因此,要想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數據豐富的公司要將其數據應用在可控的限度內,重新構建使用數據的規則,另一方面,需要政府不斷完善和升級現有的法律法規。 新京報記者 梁辰

  ■ 延展

  扎克伯格否認臉書過於強大

  Facebook作為社交巨頭的龐大體量也引來議員的關注,有參議員問到:“你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是誰?”扎克伯格並未給出明確的回答。對於Facebook是否太過強大這一問題,也讓扎克伯格非常警惕:“我覺得並不是這樣。”

  有評論認為,“是否太過強大”問題的背后是監管部門對於facebook龐大體量的擔憂。

  數據顯示,Facebook全球活躍用戶超過20億人,在美國活躍用戶接近2億人。而且Facebook旗下還囊括了Instagram、WhatsApp、Messenger等廣受歡迎的社交應用。

  從社交網絡應用規模來看,擁有月活超過20億用戶的Facebook顯然已成為龐然大物,洪波表示,與傳統企業的長期壟斷不同,科技公司都是階段性壟斷,而且瞬間就會失去優勢,雅虎的衰落和微軟的轉型就是最好的案例。

  暢銷書《社交紅利》作者徐志斌告訴記者,判斷Facebook是否壟斷,並不是從用戶的感知,而是從Facebook對自己的定位。目前來看,如果定位為廣告公司,那麼它的競爭對手包括谷歌等多個平台;如果定義為社交網絡,其競爭對手則包括領英、推特等。(梁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