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台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外媒:Facebook的存在還不如互聯網泡沫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4月16日 00:56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4月16日上午消息,20年零1個月以前,時任微軟公司總裁兼CEO的比爾·蓋茲(Bill Gates)第一次前往美國國會進行作證。在給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提供的證詞中,他否認了微軟是一家壟斷企業的指控。

  那個時候,對微軟進行的反壟斷調查已經持續將近10年的時間,一切都開始於喬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總統的上台。起初引起人們注意的,是無處不在的微軟Windows作業系統。隨后,微軟進軍了網頁瀏覽器市場,推出了Internet Explorer(IE)瀏覽器,正是這個瀏覽器加深了人們對微軟的擔憂,監管機構開始擔心他們有可能形成壟斷。那時,微軟的Windows系統佔據了90%的市場份額,政府以及整個行業都擔心他們會憑藉自己的領先地位對服務進行收費,或是控制互聯網的接入。那個時候,互聯網已經成為了個人用戶和企業用戶的一個重要的新工具。

  微軟的聽證會對日后形成的技術時代産生了重要的影響,直到現在,那次聽證會依然值得我們去回顧。來自猶他州的參議員奧林·哈奇(Orrin Hatch)是當時的委員會主席,他主持了微軟的聽證會。20年之后,哈奇又質詢了Facebook公司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哈奇詢問了該公司的商業模式。他的這個問題引出了扎克伯格的那個無奈的回答:“參議員,我們通過投放廣告盈利。”

  從1998年到現在,很多東西都已經發生了改變。那個時候,軟件公司的壟斷力量還不是那麼強大。而如今軟件公司的壟斷足以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因為他們泄露出去的用戶個人數據甚至有可能暗中顛覆民主。其實那個時候,國會對微軟進行調查,並不僅僅是為了防止壟斷,更是為了確保計算技術的未來不會被某一家企業所統制,尤其是不能讓這家企業掌控互聯網對每一個人日常生活的影響。

  但是從蓋茲提供了證詞之后,計算技術的角色已經悄然發生了改變。計算機不再是人們生活中的仆人,轉而成為了人們生活的目的。這就是當今技術行業所面臨的問題的核心。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僅僅依靠數據隱私監管無法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那時候,對於微軟感到不滿的不僅是國會成員,其他一些企業的領導人也對微軟的規模感到了不滿。網景通信公司(Netscape Communications)是第一個著名瀏覽器的開發商,他們就是指控微軟存在壟斷行為的企業之一。除了網景之外,對微軟心存不滿的還有Sun Microsystems,這是一家計算機伺服器企業,該公司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開發了Java平台。該公司CEO斯科特·麥克尼裏(Scott McNealy)在他給國會提供的證詞中表示:

  我們認為,但是尚未核實,微軟目前擁有壟斷地位,他們可以使用這個優勢來按照自己的意願利用銀行系統、報紙系統、電視系統、廣播系統、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程序、瀏覽器數據等衆多領域。

  麥克尼裏想要鞏固自己在科技行業中的地位,這一點他並沒有做錯,但是他給自己選錯了對手,他不應該將微軟視為自己的競爭對手。

  20年之后,扎克伯格也被問到了類似的問題:Facebook是媒體企業嗎?Facebook是財務服務企業嗎?Facebook是程序開發企業嗎?20年前蓋茲在國會面前作證的時候,谷歌還只是斯坦福大學實驗室中的一個小項目,而如今他們已經成為了科技界的巨頭,提供着網絡寬頻服務,還擁有着新形式的廣播服務:YouTube。相比之下,Sun Microsystems已經不復存在。2009年,該公司被甲骨文所收購。而Facebook同谷歌一樣,也成為了科技巨頭。

  上世紀90年代,麥克尼裏本以為微軟會形成壟斷,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所擔心的事情日后並沒有發生在微軟身上,而是發生在了當時還沒有出現的一些企業身上。1994年,美國司法部門責令微軟不可以利用其優勢地位排擠競爭。當時在微軟的一些競爭對手看來,監管機構的這個禁令對於微軟來说只是一次不痛不癢的小懲戒,但是日后政府部門卻頒佈了更嚴格的措施:微軟想要在各版本的Windows系統中整合自家的互聯網服務軟件,包括IE瀏覽器,但是政府出手干預了微軟的這個計劃。在多年的裁定和上訴博弈后——包括以失敗告終的對微軟進行拆分的嘗試——美國政府與微軟在2001年達成了協議,但是直到2004年,美國各州才逐步開始接受這個協議。

  在那幾年中,還發生了其它一些事情。1994年到2001年間,商用互聯網開始興起。1994年12月,網景領航員(Netscape Navigator)瀏覽器面世。到了1999年,成百上千家科技企業完成了上市,其中一些公司在上市第一天就迎來了股價大漲。到2000年3月,泡沫開始破滅,當年底科技行業總體蒸發了1.7萬億美元的市值。之后又相繼爆發了911事件、安然醜聞以及世通醜聞。到了2002年12月,納斯達克從2000年最高點突然下降了將近77%,而納斯達克正是大多數科技企業上市時所選擇的交易所。

  少數幾家企業在這場泡沫中存活了下來,例如亞馬遜、eBay和雅虎。但是在這幾年中,大多數互聯網企業都沒能堅持下來。例如Pets.com和eToy.com等電子商務網站,為了在網上賣東西,他們獲得了大量的融資,並且很快就燒光了所獲得的融資。Lycos、GeoCities和Broadcast.com等做內容的門戶被收購離場。Webvan和Kozmo.com等線上雜貨零售企業也以破産告終。這些.com企業們肆意揮霍資金,他們花費數百萬美元辦派對、租用昂貴的辦公室、在超級碗比賽期間購買廣告,但是這些付出並沒有換來回報,而只是帶回了巨額的營業虧損。

  除了臭名昭著的無節制揮霍之外,.com泡沫其實也帶來了積極的一面。在那些年中,企業、組織、政府和各類社區都搬到了線上。電子商務現在來看並不是什麼新鮮東西,但是在那段時間裏,利用計算機在網上買東西讓人感到無比新奇,也正是在這段時間裏,電子商務站穩了腳跟。人們發現,自己在家裏就能夠獲得有關商務、文化或是公民活動的各類信息;人們足不出戶就能在網上繳費、訂機票、訂酒店。要想實現這一切,大型機構需要將其複雜的遺留系統與運行網絡的新伺服器以及瀏覽器基礎設施進行配對與兼容。

  對於那段時間的從業者來说,當時尋求以及搭建解決方案的方法,與今天打造並且維護應用或網站的方法大相徑庭。那個時候,我們大多數的工作,都是在解決這樣的問題:如何讓互聯網為人們提供服務,以及如何打造出這樣的系統。

  在出版業完成數字化之前,報紙和雜誌企業所使用內容管理軟件在進行複製和排版的時候,必須依靠老舊的系統,但是這些系統卻無法被新出現的網站所兼容。預定系統、保修系統和倉儲系統必須要與運行在主機上的服務共同使用,而一些主機上運行的是已經使用了數十年的老舊軟件。就連那些佈局最簡單的網站,也需要將印刷標準進行重新編譯。

  當Web服務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互聯網不再僅僅以頁面的形式呈現的時候,從業人員開始從.com的美夢中漸漸醒來,他們的工作開始變得越來越像技術諮詢人員。資料庫Schema不得不要和內部管理員進行協商。管理員的網站設計可能在流量較低的時候能夠工作的很好,例如在僅供內部使用的時候。但是在實時高流量訪問的情況下,他們的網站設計開始變得力不從心。財務系統必須要重新進行加固才能提供安全、穩定的訪問。一頭霧水的企業高管、中層管理人員、區域運營商以及用戶都開始需求互聯網從業人員的幫助。自此開始,他們的工作變成了確保計算機能夠與世界上已存的基礎設施兼容。Razorfish等Web諮詢企業燒錢的速度並不亞於Ptes.com,但是他們卻實實在在的為企業、政府和組織解決了一些問題。互聯網工作開始變成了服務行業。

  千年蟲(Y2K)事件與.com時代在時間上有所重疊, 千年蟲事件進一步放大了互聯網諮詢企業的價值。在過去幾年的新年前夕夜中,一些Twitter用戶開起了一個玩笑,他們重新提起了那一年發生的一個荒誕的事情:1999年Best Buy出售的電腦上都有一個警告貼紙,上面寫着“務必記住在新年午夜前關閉計算機”。在今天看來,這樣的警告實在愚蠢,然而在1999年的時候,千年蟲事件卻讓許多軟件開發商傷透了腦筋。几乎所有的軟件廠商都有可能受到千年蟲的影響,使得軟件産生資料流失、系統死機、程序紊亂、控制失靈等問題。這些廠商開始瘋狂招聘技術人員,希望避免自己的軟件成為千年蟲事件的受害者。千年蟲事件是否是互聯網諮詢企業發展的催化劑?也許是,但是它並不是互聯網諮詢企業崛起的唯一因素。那時人們針對千年蟲事件所使用的應對方法(大量的計劃、投資與擔憂),與今天人們對全球性技術事件(例如Facebook在其平台上處理個人數據的方式)所採用的應對方法並沒有太大區別。如果千年蟲事件在今天再度重演,人們會將其視為拋棄過去愚蠢工作方式的機會,而不會將其視為是翻新現行服務與安全性的機會。

  當然,此前的工作方式我們現在依然在使用。你使用的銀行、電力公司以及航空公司依然需要讓他們的內部系統與網站和應用進行整合,從而保證用戶能夠順利使用。老舊的主機依然需要升級才能兼容新系統。然而在當今的技術圈,這種工作已經不再是從業人員的工作核心了,做這些工作的人也不再像從前一樣受人尊敬,他們的地位出現了降低,也無法像那時一樣獲得巨大的財富。我們不再使用老舊的方法進行技術部署和替換,新的方式出現了,那就是很多情況下,技術會自己完成這些工作。Facebook、谷歌、Instagram和Uber等公司的業務和服務都很複雜,打造和維護這樣的公司是一個極其複雜的工程,但是它們對人力的需求相比.com時代卻有所降低。

  Facebook公司最近爆發的醜聞事件是一次數據信任與正直性危機。但是從一個更廣泛的角度來看,這次事件更是一次自我保護危機。該公司沒有正確的估計到他們的服務會被別人如何利用,這次事件的嚴重性超過了他們的預期,他們此前並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因此沒有能夠有針對性的對系統進行防禦性設計。

  當老一輩互聯網人哀悼1990年代和2000年代互聯網的巨大損失時,他們總是會提到一點:互聯網分散性基礎設施本應該能夠給人們帶來開放性、自由性以及個人獨特性。沒有監管者!沒有中間人!任何一個人都能夠通過伺服器成為自己所在行業的重要人士。就連蓋茲本人也曾經提到過這一點,在1998年提交給參議院的證詞中蓋茲就曾經提到:“互聯網的開發性是其架構中固有的特點。”

  然而這種看似美好的理想卻也有着嚴重的缺陷,當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接觸其他人的時候,危險、欺詐以及剝削也會隨之而來。從某種程度上來看,正是這種錯誤導致了Facebook當前的危機,因為他們是一家只看到了互聯網明亮面的企業,他們以“連接所有人”為己任,但是這種理想主義讓他們忽視了互聯網的陰暗面,他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美好的意願會給自己招來傷害。

  然而更值得我們哀悼的,或許是計算技術不再是人類的仆人,而變成了人類的主人。在1998年蓋茲前往國會進行作證到2008年扎克伯格前往國會作證這20年間,這正是計算技術最大的改變。1998年的時候,計算機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被各種世俗事件纏身,人們意識到計算機有可能會給我們帶來一個更加強大的互聯網。那個時候,通過鼓勵競爭來為創新鋪路是一個很好的想法,盡管反壟斷調查讓微軟受到了一些影響,而且未來出現的創新企業比微軟變得更危險、變得與微軟一樣反競爭。如今的科技世界依然很依賴微軟,然而微軟輝煌的日子已經過去,在當今科技界眼中,他們只是一個老邁的軟件和企業服務提供商。

  同時,很多在.com時代遭遇滑鐵盧的創業模式(包括一些當時看上去很滑稽的模式)卻在20年后以成功者的姿態重新活躍了起來。Webvan倒下,Instacart站了起來;Kozmo倒下,Uber Eats站了起來。當然還有谷歌,他們替代了Lycos、Inktomo和AltaVista等企業,甚至還取代了雅虎。Spotify、Pandora等網絡電台使用的其實就是Broadcast.com的最初創意。著名投資人馬克·庫班(Mark Cuban)正是憑藉Broadcast.com成為了.com時代催生出的億萬富翁之一。MySpace和Friendster在進入墳墓之后,驚喜的發現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媒體接過了他們的旗幟。

  在回顧那些在.com時代以失敗告終的企業時,一些人認為這些公司的創意本身並沒有錯,只是他們有些生不逢時,出現的太早了。不可否認的是,20年前運營這樣的服務時,企業面臨着難度更高的技術障礙,也許當時的技術發展水平讓他們無法成功運營這樣的服務。但是盡管如此,我們依然能夠得出一個結論:用計算機代替人類工作,無論是部分代替還是全部代替,其實都無法起到預期中的效果。人們以為所有人類工作最終都會被計算機所替代,而人類除了讓位給計算機之外沒有其他選擇。如果像網景公司聯合創始人、著名投資人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说的“軟件正在吞噬整個世界”那樣,那麼軟件取代人類應該被視為是一件好事,軟件將能夠創造財富、力量以及進步。但是事實真的如此嗎?

  至少美國國會並不這麼認為。扎克伯格的兩場聽證會暗示了一件事:立法者們可能會考慮對Facebook和谷歌等企業進行消費者數據隱私方面的監管。這是一件好事,事實上美國在這方面已經落后了。但是這個想法也折射出了另一件事:Facebook對於美國人們甚至是世界人民來说已經變得不可或缺,這家公司的規模已經大到不能讓它倒閉,他們現在最佳的選擇就是繼續獲得增長,並且完善他們的自我防禦手段。誰能想象沒有Facebook、谷歌、亞馬遜和Uber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對於計算技術來说,它現在的目標已經不再是將人們連接起來。如今,它的目標是用計算機來替代整個世界。

  諷刺的是,如今無論是Facebook還是谷歌,都還在嘗試讓混亂、離線的世界與整潔、在綫的世界完成合併。然而為了完成這個目標,他們的做法是為普通人提供給了一塊小小棲息地,人們在這裏無助地與技術進行對抗,同時這些人互相之間也在進行競爭。正如扎克伯格所言,他們通過投放廣告獲得盈利。他們通過自己的服務、衆多應用商店和伺服器銷售廣告,從而獲得利益,而現在的人們正是在這些地方開展着自己的生活。同時,在科技行業的陰暗處,有大量家庭、企業、城市以及機場卻正在承受技術帶來的看不見的影響,他們使用着手機、伺服器等設備,但是這些設備卻在偷偷的出賣着他們的數據。

  很長一段時間以前,我們就已經不再將這個地球稱為“真實世界”了。真實世界與虛擬計算世界的邊界似乎已經變得模糊,也許這是一個錯誤。(月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點新聞

新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