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京東金融CEO陳生強:數據是一切應用技術的最大公約數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8日 10:21   21世紀經濟報道

  記者 包慧 浙江烏鎮報道

  京東金融爲什麼要籌備改名爲京東數科?改名之後的組織架構是怎樣的,金融業務將處於什麼地位?

  11月7日,京東金融CEO陳生強在烏鎮參加互聯網大會期間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即使在未來,改名爲京東數字科技之後,整體金融業務仍然將是最重要的板塊。

  五年前,陳生強帶着原京東財務部做供應鏈金融和數據的20多號人,在北京北辰世紀大廈A座12層的西北角租了一間200平米的辦公室,開創了京東金融。五年後,京東金融已經有了6000多人,辦公室也分佈在全球各地。

  陳生強對於創業的過程回憶稱,“我可能一開始做這家公司的時候,我就當成自己的事來做,而不是說我要去完成一個老劉(劉強東)交代的任務,因爲一旦要完成老劉交代的任務,這事就很容易走偏,因爲你會想辦法去取悅老劉。”

  如今的京東金融已累計服務涵蓋城市和農村的4億個人用戶、800萬線上線下小微企業、700多家各類金融機構、12000家創業創新公司。2017年,京東金融淨收入超過100億。2018年7月,京東完成B輪融資130億元人民幣融資,投後估值約1330億人民幣,約合200億美元。2018年9月,實現全年盈利。

  縱觀京東金融成立五年以來戰略的演進,畫出了中國金融科技企業的典型發展軌跡。

  從最初聚焦於京東龐大用戶羣做金融業務,到向金融機構輸出技術能力與服務,再到現在通過數字科技爲金融和非金融行業提供企業級服務。

  也即,不以擴張資產負債表爲盈利模式,而是專注於賺技術服務的錢。但與其他的技術服務商不同的是,京東數科先用數據和技術去解決金融的問題,並幫助金融機構去做數字化;然後,利用所積累的數據技術,通過學習新的行業知識、引入新的行業人才,積累產業理解能力,爲更多的產業提供數字化和智能化服務。

  獨生子和兄弟們的關係

  “此前京東金融已經做了大量非金融類業務,但並沒有對外過多宣傳,比如說智能城市、智能農業等等,所以僅用‘京東金融’已經hold不住整個所有業務了,所以我們纔打算成立京東數字科技這麼一個母公司。後面我們還會進入不同的產業,整個公司是用數字技術實現產業跟金融的結合。”對於籌備改名的邏輯,陳生強解釋到。他強調,改名完成後,京東金融仍將是京東數科最重要的板塊。

  對於未來京東數科旗下京東金融與其它業務板塊的關係,陳生強形象地比喻道,金融業務原來是獨生子,現在有了二胎三胎,但金融始終是整個集團發展的基礎業務。

  “金融是我們的基礎業務,也是所有新業務的核心能力基礎。金融是一個對數據要求以及數據技術要求最高的產業,因爲其他產業都可以錯,這個產業不能錯,錯了你錢就收不回來了。實際上在這一塊的積累,是真正最深的一個積累,你再衍生到其他地方去,反而可能還稍微簡單一點。”陳生強稱。

  那麼,新業務又意味着什麼呢?

  陳生強是一個很有危機感的人,“我會永遠去想如果這個公司會死,會是怎麼一個死法,會在哪個地方死掉。”所以爲了避免死掉和突破發展的天花板,京東金融進軍的新領域有些是爲了未來兩三年儲備的,有些是爲了更長遠的發展需要做儲備的。

  比如說智能城市和智能農業等,不僅建立了這些產業的數字化能力,也給金融業務和這些產業的結合提供了場景,更好的助力金融業務的發展。透過對產業數字化的洞察,和金融機構共同開發新的產品,獲得金融服務的收益,實現金融業務和非金融業務的會師。

  數據是基礎

  陳生強認爲,只有數字化才能給各個行業真正帶來革命跟變化,所以數據是最大公約數,誰都逃不過數據。

  他舉例稱,產業互聯網實際上就是產業的互聯網化跟數字化,有了數字化,人工智能的技術才能進去,人工智能基礎是數據。人工智能像一個小孩,數據是它吃的東西。所以但凡號稱人工智能的公司,要沒數據,這個小孩是不太好長大的。所以數據是未來一切技術的、實際上大量應用技術的基礎。

  陳生強表示,京東金融從金融科技到數字科技的邏輯在於,如果想把金融科技做到更極致,就需要能夠服務更多的產業。而產業只有數字化纔可以更好去跟金融結合,所以才進入產業。

  比如說京東數科做智能城市,首先把城市智能的方案、智能操作系統給做到極致。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就可以很好去做整個信用評估,可以聯合銀行給這些機構去做信貸服務、市場服務、資金服務,甚至幫他們去做物流服務、電商服務、零售服務。

  陳生強認爲,京東金融業務擴展的底層邏輯在於,並非想把產品賣給別人,而是真的從他需求的角度幫他把問題解決掉。“我覺得TO B的業務應該是我真的去解決了你的問題,而不是我有什麼要賣給你。我對內部所有的要求就是,你真的可以給這個產業帶來價值,帶不來就別做,我不要這個生意。”

  京東數科評估是否要進入產業,必須跟數字科技相關,並要符合三個標準,一是給產業帶去價值,提升效率或降低成本或增加收入,這是前提條件。二是技術和產品要有獨創性,三是市場容量和規模夠大。

  談到與金融機構的合作與邊界,陳生強表示金融科技已經進入深水區,“不再像以前那種我幫銀行放一個貸款或者給銀行引流一個客戶,已經不是那個邏輯了。所以我們今年實際上很少會講我們又跟哪些銀行合作了,可能更多是與金融機構合作開發產品。”

  在他看來,真正的金融科技核心能力就是到底怎麼樣定義資產,有沒有能力形成資產,有沒有能力去看資產的風險,實際上就是做資產數字化。

  比如京東金融一個新的產品北斗七星,就是針對個人信貸的一個全流程產品。還有FIQS,就是一個固定收益產品的基本面分析管理系統,裏面包括了債券、ABS,怎麼去看它的風險,包括爲金融機構提供整個信用分析和投資組合的管理系統。

  “例如最近債券一直都在爆雷。在我們的系統裏面,這些爆雷的債券在整個評分裏面都排在最後面,我們幫機構選出來最符合機構風險偏好的產品。現在實際上幾個銀行已經在試用了,包括交易員的交互系統。”陳生強表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