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比爾·蓋茨:中美AI技術並非零和博弈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9日 11:19   21世紀經濟報道

比爾·蓋茨比爾·蓋茨

  記者 和佳 北京報道

  “中國的研發規模僅次於美國,這十分獨特。沒有一個城市能像北京一樣,從政府到學術機構,對藥物研究創新投入如此之多。”見到蓋茨基金會聯席主席比爾·蓋茨時,他剛從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GHDDI)的入駐儀式上趕來。

  11月初,蓋茨出席完上海舉辦的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便馬不停蹄地奔赴北京,參加 “新世代廁所”博覽會。在開幕式上他手持一罐“糞便”強調糞污危害,成爲熱議的話題。

  “我一直通過創新的角度看這個世界。”11月7日,蓋茨在接受包括21世紀經濟報道在內的媒體採訪時稱。他幽默地說,成爲自學成才的“糞便專家”後,自己在這一領域瞭解頗深,任何問題都能回答。“糞便能否燃燒,能量如何實現轉換,怎樣進行分離,很多都是有趣的工程問題。”

  在蓋茨看來,廁所領域正在進行一場堪比從“大型計算機”到“個人電腦”的革命,現有的水沖廁所、污水收集加處理站體系須實現“跨越”,採用新的方案和產品,才能解決全球面臨的衛生危機。蓋茨基金會已爲此先後投資逾2億美元。“這是我們第一次展出具體產品,雖然還比較貴,但已讓我們向前邁出了一大步。”在博覽會上,蓋茨再次作出2億美元的投資承諾。

  這位一手打造了微軟帝國的科技奇才,多年來不斷探索以“創新”來改變全世界成百上千萬最貧窮人口生活。在蓋茨眼中,中國大力支持蓋茨基金會所關注領域的創新研發,同時也承諾爲其他國家提供發展援助資金,是蓋茨基金會重要的合作伙伴。

  推動中國疫苗走出去

  投身基金會事業以來,蓋茨與其夫人致力於改善全球健康和發展狀況。從全球兒童死亡數據來看,每年5歲以下兒童的死亡人數,已從上世紀90年代的1100萬減少至500萬,表明世界已取得巨大進步。

  “我們希望到2030年,全球5歲以下兒童死亡人數能再減少一半。”談及基金會的目標時,蓋茨這樣說,這一數字意味着需將瘧疾致死人數減少一半。今天,中國提供的抗瘧藥品數量已超過印度和美國,復星醫藥是最大的抗瘧藥物提供商之一。在新一代抗瘧藥物的供給上,中國可發揮重要作用。

  此外,每年有大量全球兒童死於本可通過接種疫苗就可以預防的疾病。“我們一直希望能獲得低成本的疫苗,並把這些疫苗提供給最貧困的國家。”蓋茨說。

  2000年,蓋茨基金會和許多合作伙伴一起成立了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我們爲Gavi爭取到很多捐贈資金,Gavi通過談判來降低價格。幸運的是,富裕國家的疫苗製造商同意階梯定價,對富裕國家、中等收入國家和貧困國家的疫苗制定不同的售價。”蓋茨說。

  儘管中國在疫苗研發和低成本製造方面具有優勢,但“中國疫苗”走出去仍面臨挑戰。世界衛生組織(WHO)預認證是爲保證疫苗產品的質量、安全性和有效性而進行的一項評估認證工作,當前中國生產的疫苗和藥品在WHO預認證的產品中佔比不足4%,而印度的這一比例高達67.5%。

  多年來,蓋茨基金會致力於幫助中國疫苗產品達到WHO預認證資格標準。在其支持下,2013年,中國生物的乙腦減毒活疫苗成爲首個通過WHO預認證的中國疫苗。目前,該疫苗出口已超過4億劑,惠及全球近3億兒童。2017年底,中國生物的二價減毒脊髓灰質炎疫苗(bOPV)也通過了WHO預認證。這在蓋茨看來,是“里程碑式的進展”,基金會希望在全球範圍消除脊髓灰質炎,而中國企業能夠確保提供足夠的疫苗供應。

  蓋茨稱,當前基金會正在與中國藥監局開展合作,分享專業知識,幫助中國提高藥品監管標準。這將有助於快速提高中國藥品的標準、改善中國民衆的健康,同時也能促進中國製造的高質量疫苗輸出到貧困國家。

  在他看來,中國生物科技在過去十年間的跨越式發展令人驚歎。基於中國的生物醫學研發實力和突出的人才優勢,蓋茨基金會與清華大學和北京市政府聯合建立了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打造新藥研發和轉化的創新平臺。

  中美AI技術並非零和博弈

  談及生物科技、能源、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剛剛度過63歲生日的蓋茨,眼神仍如20 歲出頭、創建IT帝國時那般,透着熱情。“對於自己熱愛科學並擁有一定天賦,我感到很幸運。我本以爲自己會成爲一個數學家,但是微處理器出現了。”在人們尚未意識到時,蓋茨已看到發展趨勢,從而使微軟成爲第一家“爲這些神奇的芯片”做軟件的公司,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進化迭代。“下一階段,人工智能非常重要。人們都渴望參與到變革中來,而科學是實現的途徑。”

  中美在人工智能領域的角力,一直是中外媒體討論的焦點。前谷歌(Google)中國區總裁李開復在《紐約時報》上撰文稱,人工智能技術已由“發現”向“實現”轉變,標誌着人工智能的重心從美國轉向中國,原因在於中國的商業環境、資本推動以及在獲取海量數據等方面的優勢。

  “當人們在比較中國和美國的AI實力到底誰更強時,我不確定他們是如何定義的,比如微軟亞洲研究院應該算中國的,還是美國的?很難界定。”蓋茨稱。

  這是因爲,全球創新領域如今十分開放,科研成果和科研項目大多是公開的,微軟和谷歌等科技巨頭也樂於將技術開源。“這就好比要比較北京和上海的AI實力,你當然可以就此寫篇文章,但並沒有意義。因爲技術發展的前沿基本相同,沒有什麼大祕密。”

  相較競爭,蓋茨更傾向於從合作角度來看待AI技術發展。他認爲,中美的AI技術發展並非“零和博弈”,不像足球比賽,總會產生輸贏,利用AI 開發武器除外。若能將AI應用到研發新型藥品、治療癌症和阿爾茨海默症,或開發教育軟件讓貧困家庭的學生也能學習,那麼此類創新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作出的,都是益事。

  中國在數字化領域的創新也獲得蓋茨的稱讚,他認爲,阿里巴巴、騰訊、螞蟻金服等中國本土企業可躋身全球最優秀的企業之列。“如果說哪個經濟體的數字化發展最先進,那一定是中國。”對於數字支付的普及,中國人已習以爲常,但事實上中國是目前唯一做到這點的國家。蓋茨基金會也在幫助貧困國家發展數字金融,以降低存款、貸款的交易成本。

  11月8日,微軟亞洲研究院迎來建院二十週年,蓋茨稱,研究院獲得兩國政府的支持,目前並未看到中美在軟件或者生物研究領域的合作受到貿易摩擦影響。“中美之間應保持積極的關係,我從不避諱這樣說,這會(給彼此)帶來很大的益處。”在他看來,美中關係內涵豐富,貿易問題只是其中一個方面,矛盾是能夠化解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