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探營金華:青年汽車“還魂記”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27日 11:24   21世紀經濟報道

  21世紀經濟報道 彭蘇平 金華,上海報道

  “水氫汽車”迅速火遍全國,南陽市政府的支持才是龐青年和青年汽車真正的“還魂”時刻。

  5月25日上午,河南南陽一片半舊廠區中,龐青年在全國各地媒體的圍攏之下,一遍遍講解着他的“水氫汽車”項目。烈日當空,他身着西裝,並搭配了最愛的一套紅白條襯衫和領帶,以最爲正式的姿態回應各方質疑。

  這是龐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車久違的“高光時刻”。兩年以前,青年汽車曾邀請幾十家媒體去金華總部,向他們展示“全球首輛水氫燃料汽車”,儘管聲勢不小,龐青年還拉來了光大金控的領導站臺,但一場熱鬧過後,那次發出的報道並未引起多大波瀾。

  彼時,龐青年的汽車“帝國”已經坍塌。前幾年在全國多個地區鋪開的汽車項目早已停滯,項目用地被政府收回,乘用車資質被收購,青年汽車陷入大量的訴訟糾紛之中,人和公司都被列爲“失信被執行人”。

  龐青年曾經佈局的三大業務,客車、卡車、乘用車,近幾年來僅剩客車還在苦苦維持。雖然青年的客車仍在運營,但已經在市場競爭中掉隊,十年前與它規模相差無幾的宇通客車已經躋身行業龍頭,青年卻從未在銷量排行榜前十中露過面。

  2017年,也就是青年汽車正式推出水氫燃料車的那年,其在杭州蕭山區的乘用車項目主體被法院宣告破產清算。偌大一個汽車製造項目,被法院認定的可清償金額只有1673萬餘元,而成立之初,青年方面的股東出資都有2.6億元。

  這只是“大廈將傾”的一個側面。除了杭州乘用車及相關項目破產清算之外,青年汽車乘用車集團、青年汽車集團都被多個債權人申請破產重整。但由於種種原因,這些申請並未得到法院同意,截至目前,相關訴訟還在“調解協商”之中。

  在金華,青年汽車已經成爲一家“僵而不死”的企業,人們對它的認知也多集中在“依靠政府採購”“工人沒有活兒幹”等層面。提及青年,當地一位出租車司機甚至條件反射地問:“你是來要債的吧?”

  龐青年則仍在多地政府之間遊走。在去南陽之前,他已經藉着發展氫能源汽車的名義接洽了南通如皋,不僅入股了一家燃料電池企業,還在當地成立了一家氫燃料發動機企業。但如皋的業務並不全面:青年沒能在當地拿下工廠。

  這正是南陽項目的關鍵之處。據南陽市政府方面的信息,青年汽車將在南陽建立綜合生產基地,且產品覆蓋了氫能源商用車、氫燃料發動機和新能源乘用車等多個方面。而新華社的報道稱,在土地配套層面,南陽洛特斯工廠將首先在中州西路的一處廠區租用3年,新廠房建好之後將再移址。所謂的“新廠房”,是南陽市政府剛開始爲青年汽車規劃的項目,佔地高達1000多畝。

  相比於”水氫汽車”迅速火遍全國,南陽市政府的支持才是龐青年和青年汽車真正的“還魂”時刻。儘管此前媒體報道的40億政府投資並未開啓,但潛在的土地資源可能會成爲青年汽車更強大的籌碼及槓桿。

  在這樣的支持下,龐青年還曾向南陽市政府表示,未來達到一定規模後,將在南陽設立集團總部。這種辭令是“有心”還是“無意”已難以查考,但21世紀經濟報道在金華工廠瞭解到,不久之前,已經有大約200多工人調至南陽工廠,進行“生產支持”。

  多年以後,龐青年再次如願以償駐紮到了外地。他常在集團內部宣揚一種“以發展促發展”的理念,意思是說,不能消極地待在家裏,而是要想辦法把訂單做出去。

  他的征程即將再度開啓。只是他沒有想到,這一次的低調遷移卻受到如此高度地關注,而這個規模同樣不小的項目今後如何開展、如何融資,都將被密切關注。

  “僵而不死”

  來自浙江金華的青年汽車,曾經被視爲民族汽車工業追求高端的“孤膽英雄”。

  早年,青年汽車從英國跑車品牌蓮花汽車的母公司處收購了相關乘用車技術,後來又試圖收購瑞典品牌薩博而不得,龐青年抱憾之餘,最終買下薩博母公司,得到了鳳凰平臺的圖紙。

  除了蓮花之外,其餘收購不但浪費了大量資源和精力,而且對青年汽車的作用微乎甚微。更爲關鍵的是,在熱衷海外收購的那幾年,青年汽車在國內做得最多的並不是造車、賣車,而是激進地建廠。

  2009年,青年蓮花首款轎車在貴州下線的第二年,青年汽車就急切地拋出400億元的計劃,擬在全國建立十大生產基地,除了原有的浙江金華等基地之外,青年汽車還將擴張步伐伸至浙江杭州、寧夏石嘴山等多個地區。

  龐青年最初的邏輯的以擴張帶動規模,但他高估了自身主營業務的實力,銷量平平的情況下,資金未能形成正向流動,很快資金鍊斷開。2012年左右,他在全國各地建設的項目相繼停產,地方政府則收回了土地和項目。

  青年汽車陷入大規模的訴訟糾紛,有工廠員工前來討薪,有供應商、建築方前來討要貨款和工程款,更有地方銀行和資管平臺來討債。青年汽車處於崩潰的邊緣,而龐青年也飽受“圈地圈資源”的質疑。

  乘用車業務在這次衝擊中停產。青年蓮花具體什麼徹底停產沒有人能說清,但其在杭州蕭山區的項目主體已經被當地法院破產清算,如今,青年蓮花的轎車在集團總部偶爾出現,成爲這個品牌的最後的見證。

  青年汽車的客車業務仍在運營之中,但公司的資金面卻更爲緊張。據一位離職員工介紹,2013年後,隨着資金不足、訂單萎靡,青年汽車開始拖欠工人工資,經常三四個月發不出來。

  在這種情況下,客車經營也每況愈下。“原來一年還能賣四五百臺,後來一年只有幾百臺,在這些年的發展中,同行業的宇通客車已經做到了年銷幾萬輛的規模。”上述員工表示。

  事實上,青年汽車工廠關停後,曾有多家銀行向其提供借款支持,以一家國有銀行金華分行爲例,其在2015年到2016年3月期間向青年汽車提供了共計約3.3億元的借款,但青年汽車並未轉危爲安,這些借款未能按時歸還,對方也將其告上了法庭。

  有知情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當時借款主要還是用於企業的生產經營。但顯然青年的資金窟窿已經相當大,儘管還有零散的客車訂單,但遠遠無法維繫生存。

  據瞭解,目前僅公開的訴訟文件中,青年汽車集團的債務規模就至少有50餘億。在此情況下,有部分債權人曾提出青年汽車集團、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破產的申請,但當地法院並未准許。

  法院裁判文書顯示,青年汽車相關公司以生產新能源汽車爲主,屬於國家扶持行業,公司部分核心資源也具備營運價值,相關公司仍在繼續經營,存在通過自行協商、政府幫扶、引入投資等方式解決債務清償問題的可能。

  走出金華

  法院提到的新能源汽車業務,是青年汽車2014年左右重新聚焦的領域。

  那時,青年汽車的乘用車業務萎靡,連雲港、海寧等多地項目被政府收回,青年汽車被輿論質疑。龐青年屢次表示,希望藉助客車這根“獨苗”上市融資,而他打出的旗號便是新能源客車。

  多年過去,上市未成,但藉着新能源汽車的招牌,青年汽車再一次走出了金華。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政策層面正大力推廣新能源汽車,推出了更詳細、更廣泛的新能源補貼方案,當年補貼政策出臺後,次年新能源汽車銷量立竿見影地達到60萬輛,暴漲20倍。

  龐青年當時還向媒體介紹了青年汽車研發的納米碳鋰電池純電動公交車,他表示,相比於常規鋰電池,他的納米鋰電池不但可以“不起火不爆炸”,而且能“5分鐘快速充滿電,壽命長達10年以上”。

  不過,青年汽車內部一位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現在青年汽車電動車的電池主要是由寧德時代等主流電池供應商供應,並沒有採取自研技術。

  實際上,沒有公開資料顯示青年汽車有任何動力電池的技術積累,而從公司整體情況來看,電動車也並未將公司“脫離苦海”。在上述人士看來,大力做新能源汽車的重要目的就是“拿補貼”。戲劇的是,據他介紹,在公司大量離職員工的訴訟之下,不少補貼是直接通過政府和法院給前員工補發工資的。

  不僅如此,青年汽車還捲入了“騙補”風波,曾因“實際安裝電池容量小於公告容量”被工信部下發行政處罰決定書。

  隨着電動車補貼的退坡,青年汽車也順勢而爲將目光投在了氫燃料電池汽車領域。根據龐青年的說法,青年汽車2014年就開始佈局氫燃料電池的研發。而正是氫能汽車的“投資熱情”讓青年汽車重新成爲了地方政府的“座上賓”。

  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青年汽車以45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南通百應能源60%股權,並在如皋成立了氫燃料發動機企業。但青年汽車資金情況還是捉襟見肘,它在如皋的投資到此爲止,而作爲支持,如皋市政府則將政府下屬一家公司作爲採購平臺,用以支持氫能汽車的訂單生產。

  據悉,目前交付如皋的數輛氫能公交便是由百應能源提供的氫燃料電池,但據到當地探訪的媒體表示,由於氫能轉換慢且噪音較大,氫能公交早已停運。

  而在南陽的項目則在去年年底正式簽訂。與如皋相比,南陽市政府拿出了更爲實惠的條件,大規模承諾訂單之外,還給予了青年汽車土地和廠房支持。

  在前三年,青年汽車南陽工廠將在一處廠區租用,與此同時,正在規劃的還有一項佔地高達1000多畝的“新廠房”,據瞭解,目前徵地已經完成了一半多。

  此外,青年汽車在南陽的項目主體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由青年汽車和南陽高新區管委會共同出資成立,其中南陽方面認繳9800萬元,佔股49%。這批資金尚未到位,按照其他項目經驗,南陽方面很可能以土地出資。

  南陽政府的強力支持與當地大力發展氫能源汽車產業有關,南陽也是政策倡導之下氫能源投資“熱潮”的一個縮影。當地官員曾表示,“力爭培育出千億級的氫能源汽車產業集羣”,並要求相關部門“以釘釘子的精神加快推進氫能源汽車項目和園區建設”。

  在這樣的決心之下,南陽政府積極引進氫能源汽車項目。據南陽市高新區投資公司負責人尹召翼透露,在合資之前公司已經調查到,青年汽車集團共負債50多億元,當時也覺得有風險不能做,後來要求對方提供了一個沒有負面影響的公司,項目才展開。

  他提及的“沒有負面影響的公司”便是洛特斯新能源汽車佔比51%的股東:金華市青動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其註冊資金僅5000萬元人民幣,由青年汽車內部一系列管理人員共同持股。

  從一系列投資來看,龐青年將它打造成了一個全新的新能源汽車投資平臺,但它後續能否順利運行還有待觀察。顯然,龐青年欲藉此重組青年汽車並“東山再起”,但“水氫汽車”事件之後,該項目能否獲得更多實際支持,不得而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