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PC終結衝刺移動,陰霾之下百度謀變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04日 16: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陰霾之下百度謀變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清清 北京報道

  曾經PC搜索時代的功臣向海龍卸任,負責百度App等移動業務掌門人沈抖上位,曾經的搜索公司也搖身一變,轉型爲移動生態事業羣組,一切都是百度全力衝刺移動端的信號。

  百度的股價仍在下跌。

  截至北京時間4日凌晨收盤,百度最新一個交易日收盤價爲107.78美元,跌幅2.02%,創下自2015年8月24日以來的股價新低。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百度股價從今年4月8日186.22美元的高位,到如今折損近半,市值縮水至337億美元。

  這意味着,當前百度股價已經擊穿了曾經諸多輿論危機事件纏身時的表現。2016年1月11日,百度貼吧“血友病吧被賣”事件曝出,此後百度股價一路走跌,於2月9日下探至139.61美元。同年5月初,“魏則西事件”引爆輿論,百度股價從4月29日的201美元高位,跳水至5月12日的158.38美元。

  如今的股價低迷,是對百度當前及未來業績前景的迴應。百度在今年一季度出現上市以來的首次季度虧損,Q2收入指引亦低於預期。作爲百度核心的搜索服務與交易服務業務,一季度運營利潤爲11億元,同比下降8成。

  不過,伴隨業績不振,百度內部也在持續變化。財報公佈的同時,百度宣佈向海龍辭去百度高級副總裁、搜索公司總裁職務,百度搜索公司亦轉型爲移動生態事業羣組(MEG),沈抖晉升並全權負責。此後兩週內,百度智能生活事業羣組總經理景鯤、百度技術體系負責人王海峯分別晉升爲副總裁及CTO。

  謀變的百度,會有怎樣的未來?

  PC搜索時代終結

  向海龍的離職,對於百度內外而言,幾乎都是意外。“我竟然是刷朋友圈才知道的這件事。”一位百度搜索公司內部員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感慨道。在他看來,向海龍的離開標誌着“一個時代過去了”,即以Web頁面爲主的PC搜索時代。

  這個時代的逝去裹挾着其他人。今年3月底,百度核心搜索部執行總監孫雯玉即將離職的消息不脛而走。隨後不久,有百度內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證實了該消息,“具體原因只能猜測,也許有(沈)抖的原因。”

  這個猜測或非毫無根據。今年2月26日,百度宣佈對三位副總裁沈抖、吳海鋒、鄭子斌進行幹部輪崗調整。其中,沈抖全面負責搜索公司用戶產品,吳海鋒全面負責搜索公司商業產品,鄭子斌全面負責以CRM爲基礎的創新業務並繼續擔任搜索公司CTO。

  輪崗實行一個月後,孫雯玉被傳離職。與孫雯玉同期傳出離職的,還有她的彙報上級吳海鋒,後者的彙報上級正是向海龍。“這麼覆盤來看的話,向海龍要走,還真是有些端倪。”有接近百度的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另一些參與了2019百度聯盟生態合作伙伴大會的人士則回憶道,向海龍在這次大會上的主題演講有失水準、乾貨較少,“現在想想也覺得,可能他的心態變了,只是走走過場。”向海龍出席該大會的時間,與百度官宣其辭職時間僅相隔一週。

  據報道,除了向海龍、吳海鋒和孫雯玉之外,搜索公司管理層老將中出走的還有顧國棟,離職前直接負責百度搜索公司銷售體系。這些人中,向海龍在百度工作14年,吳海鋒13年,孫雯玉12年,顧國棟5年,換言之,出走的幾乎都是早年跟隨向海龍“打江山”的人物。

  有分析認爲,這些人士尤其是向海龍的離開,將對百度積累多年的銷售及渠道體系造成挑戰。不過,6月2日消息,百度已召回初創團隊成員之一史有才,出任MEG銷售體系負責人。

  多位百度內部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百度大搜內部不乏能人,問題在於,如何從Web搜索生態和feed流在內的端業務生態出發,進行權衡取捨。

  “現在大搜的變天,只是因爲生態和賽道變了。”前述百度搜索公司內部員工表示,“走的高管應該還是不適合現在的發展趨勢,最近商業這塊的業績也做得並不好,公司這樣做算是主動動刀了。”

2016年1月11日,百度貼吧“血友病吧被賣”事件曝出,此後百度股價一路走跌,於2月9日下探至139.61美元。(甘俊)  2016年1月11日,百度貼吧“血友病吧被賣”事件曝出,此後百度股價一路走跌,於2月9日下探至139.61美元。(甘俊)

  衝刺移動業務

  曾經PC搜索時代的功臣向海龍卸任,負責百度App等移動業務掌門人沈抖上位,曾經的搜索公司也搖身一變,轉型爲移動生態事業羣組,一切都是百度全力衝刺移動端的信號。

  事實上,在頗具陰霾的新一季財報中,百度在移動業務的表現還是有些看點。財報顯示,一季度百度App的DAU達到1.74億,同比增長28%;好看視頻DAU達到2200萬,同比增長768%;智能小程序的MAU達到1.81億,環比增長23%,信息流的用戶使用時長也有大幅增長。

  不過總體而言,第一季度百度核心業務營收增速爲8%,預計下一季度營收增速爲-2%至4%之間。相較之下,去年Q1和Q2百度核心的營收增速分別爲26%和28%——留待MEG去撐起百度營收的壓力不小。

  “百度其實很多年前就在走下坡路,”一位不願具名的金融機構分析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如今鑑於宏觀不確定性、廣告庫存上升、監管收緊和人事變動,我們對百度廣告復甦和營收增長的中短期前景持保守態度。”

  宏觀不確定性體現在整個中國互聯網廣告市場上。據CTR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廣告市場整體下滑11.2%,其中互聯網廣告收入同比下跌5.6%。受此影響,百度一季度廣告收入176.6億元,同比微增2.8%。

  除整體廣告市場放緩之外,百度廣告收入下滑還與行業競爭加劇有關,即廣告主正在將預算分撥給包括阿里、騰訊及今日頭條等相關移動端產品。爲了應對競爭,百度不得不增加內容支出,以吸引用戶使用其移動端業務,因而導致其利潤及利潤率水平的萎縮。

  數據顯示,百度一季度GAAP淨虧損3.3億元,百度方面將虧損的主要原因歸爲春節聯歡晚會期間所投放的營銷費用。在流量獲取成本方面,百度一季度投入32億元,同比增長41%。除了市場本身之外,百度廣告業務收入隨時還在面臨政策和輿論風險。

  不過,也有中信證券研究團隊人員認爲,百度移動端及信息流內容正在持續優化,有望爲市場好轉後的收入增長積累動能。

  百度未來的挑戰,還體現在包括智能硬件、無人車等業務在內,短期仍處於高投入低迴報的階段。“商業化目前在我們的計劃之中。”新晉百度副總裁的景鯤近日在接受採訪時對外表示,但他同時也表示,整個智能音箱業務現在仍處於投入期,“目前最關注的還是規模和口碑。”

  這無疑意味着,百度還將持續經歷投入的陣痛期。“個人工作還是照常,但面對當前人事變動、內部變革,心裏總會有一些不確定性,”前述百度內部員工向記者表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