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BAT、車企智能汽車拼生態:車聯網快速迭代延展邊界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8日 09:44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BAT、車企智能汽車拼生態:車聯網快速迭代延展邊界

  “斑馬所走的模式,絕對不是一個只提供車聯網整體解決方案的公司,一定是面向智能網聯汽車這個領域的平臺型公司,我們要構建的是數字化生態平臺。”7月5日,斑馬網絡CEO郝飛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

  當天,斑馬網絡在上海發佈了“情境智能驅動服務找人”的全新產品理念,並宣佈開放包括AliOS 2.0、機器視覺等在內九大核心能力。

  兩天前的7月3日上午,在北京舉行的百度AI開發者大會上,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宣佈,從吉利博越PRO開始,吉利汽車將開始搭載全面融合小度車載交互系統的GKUI19吉客智能生態系統。當天下午,吉利又召開了GKUI生態大會。在會上,吉利宣佈,將爲開發者提供三項服務、119個API接口和118個整車傳感器接口。

  三年前,榮威RX5上的“你好,斑馬”,開啓了中國自主品牌“互聯網汽車”時代,經過逐年的迭代和升級,車聯網站到了汽車產業發展的制高點。在車聯網產業升級的過程中,車企必須與科技巨頭合作,只是合作的方式與深度有所不同。不過,車聯網發展到今天,無論是互聯網公司還是車企主導的智能汽車生態,開放都是主旋律。

  BAT主導車聯網生態?

  2013年前後,以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爲代表的“汽車新四化”開始在全球汽車行業興起。其中,智能網聯化帶有明顯的跨界融合屬性,中國車聯網產業從互聯網巨頭入局汽車業率先開始。

  阿里巴巴是最早從車聯網進入汽車行業的互聯網巨頭。早在2014年7月23日,阿里巴巴便和上汽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決定共同打造互聯網汽車及其生態圈。次年,雙方成立合資公司斑馬網絡。

  2016年7月,搭載斑馬網絡智能網聯繫統的上汽榮威RX5正式上市,這款車被上汽稱爲中國首款“互聯網汽車”。該車搭載了阿里的YunOS系統(後更名爲AliOS),實現了通過語音控制導航、音樂、空調等功能,並利用阿里的互聯網數據和生態資源,與支付寶和淘寶實現了賬號綁定。

  榮威RX5在市場的成功,讓上汽嚐到了甜頭。此後,上汽旗下的榮威和名爵推出的多款車型,均宣佈推出互聯網版本車型。這也讓互聯網企業看到了汽車行業巨大的商機。騰訊和百度先後宣佈,打造車聯網開放平臺系統。

  2017年11月,騰訊正式推出了AI in car系統,該系統包含了騰訊社交、娛樂、出行等各方面的應用,集合成一個龐大的生態。廣汽、長安、吉利、比亞迪、東風柳汽五家車企成爲了AI in Car的首批合作伙伴。2018年11月,騰訊車聯宣佈啓動品牌升級和產品能力升級,發佈全新的TAI汽車智能系統,並面向汽車產業鏈推出開放平臺。此外,騰訊還與長安汽車成立合資公司梧桐車聯,專注於汽車智能網聯領域的產品和服務研發,梧桐車聯的TINNOVE汽車智能系統第一代產品已經搭載在長安今年上市的CS85 COUPE車型上。

  百度將人工智能和自動駕駛作爲了發展方向,車聯網是自動駕駛的基礎。通過自動駕駛切入汽車業的百度,實際上卻是BAT中最晚進入車聯網行業的。2017年7月,百度發佈了DuerOS,開放式的操作系統能夠支持手機、電視、音箱、汽車、機器人等多種硬件設備,同時支持第三方開發者的能力接入。2018年7月4日,百度在AI開發者大會上發佈了人工智能車聯網系統解決方案——小度車載OS。

  至此,車聯網產業集齊了阿里、騰訊、百度三大玩家。在此期間,車企也開始與三大互聯網公司展開密切的合作,但車企卻有各自不同的戰略。

  部分車企直接採用互聯網公司的整套方案;上汽和長安通過分別與阿里、騰訊成立合資公司,深度捆綁的同時實現共同研發;蔚來、小鵬等造車新勢力則在內部成立專門的團隊,自我開發車聯網系統,同樣採取這種方案的還有比亞迪打造的DiLink智能網聯繫統;另外一種,則是通過創辦車聯網子公司,吉利的億咖通便是這種模式。

  7月3日下午,吉利汽車第二代智能網聯繫統GKUI 19正式發佈,由吉利戰略投資、獨立運營科技企業億咖通也浮出水面。億咖通成立於2016年,去年3月,吉利首款智能網聯繫統GKUI正式發佈,並應用到吉利的全系車型當中。在億咖通科技CEO沈子瑜看來,億咖通不只是一家車聯網公司。

  除了傳統的車載智能系統之外,億咖通還在開發智能車載芯片,並且向硬件延展,推出智能手錶,以實現吉利智能汽車生態的全面延伸。“吉利是最懂智能網聯的汽車企業、最懂汽車的科技企業。”吉利控股集團總裁安聰慧表示,“智能網聯”將成爲吉利產品的DNA和硬核競爭優勢。

  走向開放

  儘管無論是互聯網公司還是車企都已經形成了各自的車聯網戰略,但各種模式利弊明顯,開放的戰略成爲普遍選擇。

  從一定程度上來看,互聯網企業更希望將產品“打包”賣給車企,但這存在一定的排他性,車企無法自由地選擇應用生態。這也會導致車企的智能系統同質化,車企無法藉此形成產品核心競爭力,用戶體驗難以提升。

  作爲獨立運營的公司,上汽絕不是斑馬唯一的客戶。如何滿足其他車企的需求,體現出車企的差異化,是斑馬將業務範疇做廣的前提。

  開放包括AliOS2.0、情境交互框架、多模態交互、機器視覺、語音多引擎框架、AR-Driving2.0、360全景增強輔助駕駛、自運營自定義工作臺和斑馬“車+互聯開放平臺”在內的九大核心能力,是斑馬網絡邁出“全面開放”戰略的關鍵一步。

  “斑馬真正開放的是我們的底層基礎能力。真正的開放,一定是能讓別人去集成應用你的底層能力。我們會在合適的時候宣佈,真正開放源代碼,讓產業、生態能基於我們開放的底層技術構建自己的能力。”郝飛表示。

  開放底層技術的能力,對車企而言,最大的吸引力在於數據的獲取。此前,針對車聯網的數據由誰來掌控頗具爭議。對於車企而言,掌握汽車和用戶的數據,是其在智能網聯汽車領域長期發力的重要手段。爲了確保將數據掌握在自己手中,更好地瞭解需求的變化,並通過迭代來完善體驗效果,是車企自己打造智能生態系統的重要目的。

  快速迭代是互聯網的特性,這也體現在智能網聯汽車上,在過去數年間,多數主要的車聯網玩家,都已經至少完成了一次以上的迭代。

  2018年,吉利發佈的第一代GKUI系統,由“雲、桌面、賬號、應用生態”四個部分組成。一年後,迭代後的GKUI19系統中,億咖通將“人工智能”嵌入車聯網系統中,將其視作GUKI的第五個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億咖通“一個生態系統”升級爲“開發者平臺”,將手機上的應用植入到系統內,融入更豐富的互聯網生態服務。可以看到的是,在這一系統內的玩家中,並不侷限於部分互聯網巨頭自己的生態。比如,在搭載GKUI19的吉利博越PRO上,有百度的語音助手、騰訊的影音和音樂、高德地圖、唱吧等諸多應用。吉利可以通過數據來分析用戶在車內的行爲。

  硬件方面, GKUI19通過與小米的小愛同學、百度小度、京東京魚座等智能硬件夥伴合作,來實現智能車家互聯場景的應用。與此同時,吉利還推出了中國汽車行業首款智能出行手錶X WATCH Limited Edition,通過手錶可以遠程操縱開關門、開關車內空調等事項。可以看到的是,吉利試圖打造一個包括AI雲、車、家、手機、手錶的生態閉環。

  在過去的一年內,億咖通已經在吉利22個產品上應用其GKUI智能網聯繫統,今年年底,這一系統還將應用在領克品牌上。吉利希望通過龐大的用戶羣,通過車聯網將服務重心從“車”到針對“人”,從簡單的出行需求到滿足移動互聯網時代與車相關的任何實際場景需要。

  通過智能系統底層和應用、軟件和硬件的深度融合與迭代,智能網聯汽車的潛力與能力還將進一步釋放。

  “未來的車聯網,或者網聯的競爭,並不應該是BAT之間的競爭。不會因爲有不同的互聯網生態的存在,而去強制用戶選擇哪個生態。如果沒辦法實現真正的開放,就沒辦法滿足用戶對於真正的開放生態的要求。”郝飛表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