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電子處方共享平臺啓用 “因藥就醫”時代終結?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9月10日 11:57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電子處方共享平臺啓用 “因藥就醫”時代終結?

  近日,全國第一個省級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臺在甘肅省啓用。

  這個平臺由甘肅省衛健委牽頭,聯合第三方處方共享平臺技術搭建方易複診共同建設。它意味着甘肅省、市、縣、鄉(鎮)、村五級醫療機構信息網絡已經打通,患者可以通過線下藥店等更多渠道獲得處方藥。 據瞭解,有處方藥售賣資格的大批藥店都將在短期內改造完畢。

  9月10日,鼎臣醫藥諮詢創始人史立臣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電子信息共享平臺的建立是未來醫藥行業發展的大趨勢。這次在甘肅啓用如果可以取得成功,對所有患者來說都是重大利好。對中國醫藥環境、營銷模式,也將產生深遠影響。”

  對患者,尤其是慢性病患者而言,頻繁複診一直都是麻煩事。當次就診開具的藥量只夠維持14天,然後就需要去醫院重新掛號、複診、拿藥,儘管每次病情和處方基本沒有變化。

  因此共享平臺帶來的便利就體現出來了:醫生開具的電子處方存入一個巨大的流轉平臺,兩週後患者在家裏通過App進行遠程問診,調出平臺中的電子處方,再讓線上的醫生遠程隨診、續方,線上付費後,藥物就會在當天送達。在這個模式下,除非病情有了新的變化,否則就不用再多次往返醫院。

  甘肅省衛健委相關負責人在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臺啓動暨培訓會上透露:該平臺目前在省級8家公立醫院、各市州三級公立醫院、全省區域綜合醫改試點縣(區)部分二級公立醫院已經開展試點,2020年將在全省二級以上公立醫院推廣應用。

  電子處方流轉

  2017年起,北京、天津、重慶、福州、西安等地先後頒佈推行電子處方的政策,進行電子處方流轉試點,希望公立醫療機構和零售藥店信息互聯互通。

  但由於各級醫療機構的信息共享平臺未能完全建立起來,大多數試點地區只停留在醫院和藥店之間的流轉,並且只能從醫院單向流轉到藥店。 而省級處方流轉意味着從單向流轉到多向流轉的階段。

  中國醫藥商業協會副祕書長、易複診總經理馬光磊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原來只要能共享電子處方就行,現在不僅共享,還要流轉。角度不一樣導致需要的技術也不一樣。原來你只要把接口都打通就完了,現在你拿過來的處方數據,得先進行相應的審覈,審覈過程中,可能還要做控費干預。” 也就是說,在這個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臺上,省衛健委隨時能看到每一個患者的就醫信息,及時發現和監管不合理的診療行爲及處方。

  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臺需要在各個醫院之間建立統一的接口和編碼,前期需要投入大量資金,而且這筆投入後期並不會產生什麼收益。因此醫院的積極性並不高。

  據行業估算,到2020年處方外流市場將達到4000億元。接連而來的新問題則是,院內處方能真正大規模流向市場嗎?

  “處方外流是一件操作難度很大的事情,因爲涉及醫院的利益。醫院可能會做到部分處方共享,可所有處方被共享出來目前可能不太現實。”史立臣指出,“如果院內處方流轉不能確保安全合規,那麼在市場紅利變現之前,諸如出現電子處方和紙質處方兩個版本的尷尬局面,就與建立平臺的初衷背道而馳。”

  馬光磊認爲,處方流轉高效性與安全性的平衡是關鍵點之一。“處方真實性是藥品零售過程中最重要的基本原則,如這個原則被打破,患者安全用藥將無法被保證。”

  近期修訂的《藥品管理法》一定程度上對此進行了正本清源。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網售處方藥確立了“線上線下要一致”的主要原則,藥品銷售必須和醫院信息互聯互通,確保處方來源真實。

  與此同時,處方外流還牽涉到藥企、醫藥流通企業、醫院、醫生、藥店等多方利益的重新分配。

  史立臣認爲:“之前大多數試點,例如上海,都是有條件對接幾家藥店。現在要在整個行業鏈中,協同各方利益,重新達到新平衡,在省衛健委牽頭的情況下也不容易辦到。”

  爲何甘肅?

  2018年4月28日國務院發佈《關於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自此,各地開始通過搭建處方流轉平臺推動醫藥分家、處方外流。在多地政策起跑的情況下,爲何首個省級平臺最終落戶甘肅呢?

  “2016年的時候,甘肅就開始做全民健康信息系統平臺。現在,我們省、市、縣、鄉、村五級醫療衛生機構已經互聯互通。”甘肅省衛健委統計信息中心副主任路傑曾公開介紹,“我們將健康檔案系統、研究規劃系統、電子病例系統等各類業務,通過全民健康信息系統打通。”換言之,在甘肅現有全民健康信息平臺網絡拓補的基礎上,只需進行小幅擴展,即可滿足電子處方信息共享系統中網絡上的需求。

  在醫療資源匱乏、分佈不均而貧困人口居多的甘肅省,慢性病患者基數不容小覷,例如需要長期複診服藥的糖尿病患者有200萬人以上,其中87萬人爲貧困患者。高血壓羣體人數更是遠遠超過糖尿病患者人數。方便患者複診、同時大幅降低患者的醫療衛生服務費用,是亟需解決的問題。

  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甘肅省各級醫療機構平均藥品收入佔總收入的25.47%,其中醫院藥品收入佔總收入的27.11%。 電子處方流轉能夠實現“醫藥分開”,斬斷公立醫院利益鏈條。

  對於人們最關心的醫保支付問題,路傑表示:“我們現在正在積極協調醫保部門,下一步需要和我們對接的系統不僅僅是電子處方流轉系統,還有互聯網監管平臺,它們都要和醫保進行對接。所以我們和醫保的對接工作正在進行。”

  解決“因病就醫”只是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臺建立後的第一步,後期該平臺還將在互聯網+藥品供應保障、慢病便捷化管理和處方信息統一監管上進一步發揮更大的作用。

  “一旦這個平臺取得成功,在全國範圍內推廣也是具有可複製性的。”史立臣表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