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對手來勢洶洶 巨頭“圍剿”微信小程序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11:18   中國經營報

  巨頭“圍剿”微信小程序

  馬秀嵐,張靖超

  “對於小程序和用戶之間的黏性,還是未完成的狀態,我們也會再去想辦法,但一定不會用比較粗暴的消息推送的方式。”1月10日,在微信公開課上,“微信之父”張小龍承認小程序存在用戶黏性問題。

  小程序誕生之初,張小龍強調“用完即走”的特性,而現在一些創業者和商家卻面臨着用戶留存的問題。

  “目前來說,我們與微信共同面臨的一個難題就是中長尾商家的活躍度不夠以及流量導入困難。”小程序服務商即速應用產品總監孫旭東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如今,支付寶在2018年9月推出小程序服務並在2019年1月7日開放了首頁的下拉頁收藏入口,百度也在2018年年底聯合了12個App推出了小程序開源聯盟,頭條系也在佈局小程序。圍繞着小程序各家開始了新階段的競爭。

  半條命是微信的?

  在1月5日的阿拉丁小程序年會上,在包括清科集團董事長倪正東、IDG資本合夥人李驍軍、啓明創投主管合夥人甘劍平等投資人的交流論壇上,倪正東直言:“小程序至少有半條命是在微信的。”甘劍平則更直接地表示:“甚至大於半條吧,這是微信建立的一個長城。”

  實際上,這樣的討論從小程序誕生之初就存在。作爲微信投資的蘑菇街、拼多多等項目在微信是否得到更多的流量支持?而也有一些項目在微信小程序獲得了新用戶之後,最終選擇將用戶導流至自己的App。

  此前,遠望資本創始人程浩曾對本報記者表示了他的擔心,在小遊戲方面,他認爲:“遊戲本身是騰訊的核心賽道,如果有一個小遊戲做得比王者榮耀還火,你說騰訊會怎麼想?最好的結果是騰訊把你收編了,不好的結果是讓你下架。甚至騰訊自己做一個你就沒辦法。”但是他也指出,在電商層面來講,騰訊更多是以扶持和賦能爲主,投了京東、唯品會,還扶持拼多多,所以這方面跟騰訊沒有衝突,但是遊戲這塊有衝突。

  而在孫旭東看來,“在微信裏做一個小微信是不行的,但是對於其他一些商業模型微信是不會對你做重點打擊的。”他認爲純社交向的產品在微信生態可能會存在風險。

  李驍軍在上述論壇上指出,某種意義上,社交關係、支付體系、賬號體系全都是微信的。

  而在近期刷屏的文章《我如何成了騰訊架構調整的炮灰》中,她拍(她face+)創始人王宏達則曝出她拍在使用騰訊雲的技術時出現問題,因爲騰訊的架構調整而一時無法協調,導致其用戶數短期內下滑。在王宏達的控訴中,騰訊雲提供給他們的人臉融合服務是天天P圖提供的技術支持和維護,他認爲天天P圖能看到他們的所有數據,甚至可以擅自更改他們的產品引擎。“技術升級沒有提前告知我們,加上同一時間天天P圖狂推它的另一款產品‘瘋狂變臉’。這讓我並不能接受‘融合引擎升級誤傷她face+’的說法,甚至懷疑這是天天P圖針對我們的惡意技術變動,一次爲打擊對手的惡性競爭。”他在虎嗅的自述文章中說道。

  她拍在2018年7月開始投入做小程序,上線後不久就升至阿拉丁小程序排行榜圖片類第1名。

  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王宏達透露她拍與騰訊的官司將在近期開庭審理。王宏達指出:“與騰訊之間的矛盾是因爲騰訊在由to C向to B戰略轉型時遇到的問題,騰訊戰略轉型要面向B端,那就必須解決它在to C和to B方面的衝突的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會不斷出現像我這樣的案例。而且其實創業者和開發者不敢放開了在騰訊平臺上做投入,這個並不是說是因爲小程序這個生態的問題,或者說小程序的趨勢和未來有問題,而核心問題就是騰訊的to B和to C業務有衝突的問題。

  王宏達表示,當創業者所做的項目和騰訊的C端業務有衝突的時候,可能在騰訊系體系會受到牽連,會受到騰訊C端產品的打擊。在騰訊的賽馬機制下,其內部孵化的項目不少,如果一個小程序產品設計出來以後跟騰訊的產品比較相似,發展大了以後可能會受到威脅,對騰訊而言也是一種危險。

  騰訊方面並未對記者的相關採訪做出回覆,但是投資人依然在上述問題上保持着審慎的態度。甘劍平指出,對於所有的互聯網公司,不管是已經有很大規模的BAT還是獨角獸以及初創公司,小程序是必須利用好的工具,這些公司也在小程序上獲得了一些流量紅利。但最終要成爲一個偉大的公司,還是要跳出小程序,或者不能僅僅依賴於小程序作爲它唯一的渠道,或者是營銷手段,最終必須要爲用戶提供有價值的產品、服務,必須要在多渠道、多平臺贏得用戶。

  對手來勢洶洶

  在記者的調查中,2018年下半年越來越多的品牌商家開始從觀望變爲接受並且投入爲自己的品牌開發小程序。

  小程序開發者吳彥君對記者表示:“在2018年春天時對小程序不信任的客戶,冬天時又找到了我們,還是希望我們給他們開發小程序。”吳彥君的公司北京一潤一達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給客戶開發小程序項目,他向記者透露過去一年憑藉小程序項目公司的收益翻了不止一倍。孫旭東也向記者證實,在接近2018年年底之時,更多的線下傳統零售品牌找到他們合作。

  而在支付寶、百度等其他平臺切入小程序後,吳彥君也開始研究其他平臺小程序,併爲客戶開發。

  支付寶在2018年9月正式發佈了小程序,支付寶強調其金融能力和信用體系,以及依託整個阿里經濟體。據支付寶方面介紹,以信用能力爲例,開發者可以應用芝麻信用能力,降低用戶使用門檻,提高成交轉化。比如街電小程序、哈羅單車等推出了信用免押服務。

  而百度在2018年年底與包括愛奇藝、快手等在內的12家企業正式簽約成立”開源聯盟“。同時,百度智能小遊戲也將於2019年3月開源。

  對手來勢洶洶,微信小程序依然被一些觀察人士認爲“不溫不火”,在張小龍強調“不打擾用戶”“用完即走”的特性的同時,也被人認爲微信小程序過於“剋制”。上海帥醒科技負責人張俊撰文指出,微信有最大的流量池,但是釋放給開發者的流量紅利卻最保守;在線下,張小龍在小程序最初發布時設想的交易場景,支付寶小程序正在快速推進。張俊甚至直言:“張小龍懂用戶,但不懂創業者。”

  程浩曾對記者指出:“我覺得張小龍當時做小程序的初衷跟現在已經有了很大不同,當時的初衷是從線下做入口比如摩拜單車是最典型的應用,但是現在主要的小程序不是線下的,還是線上的。社交電商、遊戲、工具都跟線下沒有關係。”他認爲小程序當時設計的初衷確實是希望從線上往線下導用戶,但是現在看線下佔的比例太少。

  記者統計阿拉丁的12月小程序榜單發現,在排名前20的小程序中5款是小遊戲,3款是旅遊,2款是網絡購物,2款是社交,1款是餐飲,1款是圖片攝影,2款是內容資訊,1款是工具,1款是視頻,1款是生活服務,1款是出行服務。

  接近支付寶的人士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微信小程序的社交裂變拉新能力很強大,但它整體的留存率較低,尤其是7日留存率。

  在1月5日的第二屆阿拉丁小程序年會上,甘劍平在接受包括《中國經營報》在內的媒體採訪時說道:“小程序有個很大的問題怎麼留住用戶,(對於初創公司而言)最關鍵的是怎樣把品牌和名字刻在用戶腦子裏。比如知乎、馬蜂窩這些產品要用的時候就會想起,但如果是初創型公司,還未形成品牌。”

  在回覆本報記者的採訪中支付寶小程序團隊認爲,小程序作爲當下線下商業互聯網化、數據化最重要的技術載體之一,有望重構線下商業價值,這是小程序真正的想象空間所在。

  上述接近支付寶的人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支付寶注重商業閉環的形成,注重拉新留存促進活躍完整的商業運營體系。但到目前爲止,微信小程序確實沒有看到在留存上花了多少精力,怎麼樣在龐大的信息裏面把某個小程序找出來(依然存在困難)。”

  梅花創投創始合夥人吳世春在上述阿拉丁年會後接受本報記者採訪向記者解釋了他們投資小程序賽道的邏輯,也強調了商業閉環的問題。他認爲場景越垂直用戶就越精準,也更能獲取用戶心智。“還是會有些項目叫好不叫座,可能短期內獲得很大的用戶量, 但是最後沒賺到錢,用戶也慢慢地就消失了。一個好的商業一定是一個完整的閉環,是用戶增長和用戶變現兩不誤的,纔是可持續的。”

  一些包括享物說、糖豆廣場舞在內的頭部項目,憑藉微信的巨大社交生態獲得了短期的高速增長,成爲投資人追捧的標的,且活躍至今,但一些火爆一時的項目如今的使用頻率也在下降,如何扶持長尾部分的小程序也成爲微信面臨的挑戰。

  吳世春認爲小程序的大的生意邏輯還是移動互聯網賺錢的邏輯。就是在原來移動互聯網賺到過錢的這些賽道在小程序上依然是這些賽道能夠賺錢。“從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可能有10%左右的生意是完全的新生意,然後從移動互聯網到小程序的可能會有5%到10%的完全的新生意,但是絕大部分的生意還是原來的老生意。”吳世春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