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問題頻現 學習類App面臨監管趨嚴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10:48   中國經營報

  問題頻現 學習類App面臨監管趨嚴

  李向磊、蔣政

  近日,教育部辦公廳官網發佈《關於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指出近期一些含有色情暴力、網絡遊戲、商業廣告及違背教學規律等內容的App進入部分中小學校園,影響學生身心健康和正常學習,引發社會各界高度關注,並要求各地立即採取有效措施,堅決防止有害App進校園。

  全面排查並禁止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背後是近年來學習類App出現層出不窮的問題。先是“互動作業”“納米盒”含有低俗涉黃信息被全國掃黃打非辦查處,此後老師向學生推薦的“一起小學學生”App被爆含有遊戲入口。北京教科院信息中心副主任唐亮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學習類App頻頻出現不良信息,反映出相關企業過於追求市場規模和經濟利益,忽視了企業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另一方面,學習類App是隨着移動互聯網發展起來的新事物,監管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滯後性。

  伴隨着移動互聯網的蓬勃發展,各種學習類App相繼出現,並在資本的助推下成爲風口。2018年末,學習類App猿輔導獲得3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而此前,和猿輔導同屬於北京貞觀雨科技有限公司的小猿搜題也被曝出含有涉黃等問題。針對《通知》會給企業帶來怎樣的影響等問題,記者致電猿輔導併發去採訪函,但截至發稿仍未收到回覆。

  不良信息頻現

  “我們下載和使用的App有五六個,其中老師推薦的App就有三個,比如‘一起做作業’,2018年上學期老師會通過這款App留作業,不得不使用。”北京東城的李女士向記者提到。伴隨移動互聯網快速發展,學習類App迅速涌現並獲得大量用戶,然而,隨着學習類App的快速興起,市場競爭進入白熱化,頻頻被爆出含有色情暴力內容、網絡遊戲和商業廣告等問題。

  2018年10月,央視新聞頻道曝光第三方學習類App內含有遊戲、追星、打賞等與學習無關的內容,以及其他違法違規和不適應中小學生的內容。此後,學習類App納米盒因含有色情等低俗信息被上海文化執法部門查處;“互動作業”官方微信內存有大量網絡遊戲並含有色情低俗信息被相關部門責令停止運營;“一起小學學生”內設置闖關付費遊戲,引發家長擔憂。2017年年中,小猿搜題和作業幫涉黃互撕也引發社會對學習類App領域亂象的關注。

  對此,唐亮對記者分析指出,部分學習類App頻頻出現問題根源在於相關企業過於追求經濟利益,漠視青少年身心健康,觸碰法律紅線和道德底線。另一方面,學習類App是伴隨移動互聯網快速發展出現的新事物新業態,監管措施雖然在不斷改進完善,但相對存在一定的滯後性。此外,具有自律、評價、評估等方面作用的行業組織和評價體系尚未建立健全。

  在互聯網教育行業資深人士朱培元看來,小猿搜題、納米盒等學習類App頻頻含有色情暴力等不良信息的主要原因是相關企業在內容審覈與發佈方面的把關不嚴。“企業鼓勵用戶發佈內容,以提高App的用戶活躍度和停留時長,但企業在內容把關方面投入的人力和精力不夠,而企業以App用戶的活躍度、下載量等業績指標考覈相關人員,又爲低俗信息的出現留下了空間。”朱培元說。

  記者注意到,在一些學習類App裏除了有相關課程內容之外,還開設具有社交功能的模塊來吸引用戶。以納米盒爲例,該產品主要爲小學生提供全科課本磁帶錄音在線點讀,只需要簡單註冊無需實名審覈即可使用,在其產品內曾開設含有社交功能的成長圈、藝術秀等模塊,而在這些模塊裏有大量與學習無關的低俗內容。另一個同樣只需要簡單註冊的學習類App“一起小學學生”此前也被家長反映內含闖關遊戲。

  對此,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資深人士表示,像納米盒等工具型App,學生使用完之後並不會在上面過多停留,而社交功能可以引發學生的興趣,進而提升App使用時長,企業也實現了提高用戶黏性的目的。App內含有大量低俗信息,也反映出其審覈機制有待強化和完善。

  監管持續加碼

  針對問題層出的學習類App,1月2日,教育部官網發佈《通知》要求全面排查,凡發現包含色情暴力、網絡遊戲、商業廣告以及違背教育教學規律等內容的App要立即停止使用;按照“凡進必審”“誰選用誰負責”“誰主管誰負責”的原則嚴格審查進入校園的學習類App,教師不得隨意向學生推薦使用任何App以及要求進入校園的學習類App不得向學生收費或者由學生支付相關費用。

  記者瞭解到,當前市面上中小學使用較多的學習類App主要包括小猿搜題、作業幫,以及由老師推薦的一起做作業、一起小學學生等,這些產品大都屬於免費使用。

  “孩子反映對學習幫助一般,不是學校老師要求就不會用了。”北京海淀區的齊先生告訴記者,他家孩子使用的是一款名爲“一起小學學生”的App,老師會通過這個App來佈置一些作業,但App內沒有什麼廣告或者遊戲鏈接之類的內容,“還可以接受”。

  事實上,在此之前,各地教育行政部門相繼出臺文件治理學習類App。2018年10月25日,寧夏教育廳發佈的《關於嚴禁有害學習類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明確提出,禁止未經審批的App進入校園,不得給師生和家長增加額外負擔。與此同時,北京市教委面向各中小學下發通知,要求學校調查時重點關注瞭解第三方學習類App存在內含遊戲、追星、打賞等與學習無關內容。

  “以前學校或老師通常可以自主決定是否推薦學習類App,按照教育部通知要求,現在相關產品進入校園之前必須經過學校和教育主管部門的審查備案。”唐亮表示,在App使用方面,《通知》並沒有禁止學習類App進入校園,符合政策要求的學習類App履行完審查備案後,可以進入校園。

  記者瞭解到,在《通知》下發之前,對於學習類App進入校園的監管基本屬於空白地帶,對於進入校園的學習類App的要求並無明文規定和要求。河南一位老師告訴記者,一般都是學校推薦,然後老師推薦給學生使用,老師可以通過App檢查學生作業,瞭解學生學習中的薄弱環節,但學習類App只是輔助教學的一個工具。

  家長吳先生對記者表示,《通知》出發點是好的,但還需要在幫助學生識別有害信息,從管理機構到校園如何執行以及家長如何配合等方面配套相應的實施細則。

  而對於工具性質的學習類App,他態度鮮明:“我們家孩子現在使用的學習類App多是一些興趣拓展類型的,沒有小猿搜題、作業幫這些輔導工具,因爲我擔心孩子形成依賴,用它們來抄作業,那樣(對學習)意義就不大了。”

  行業競爭激烈

  《通知》的發佈也立即引來教育行業的關注。一家學習類App的負責人告訴記者,在接到相關文件之後,其就開始準備材料,走內部流程,並向相關的教育部門進行備案。而業務面向中小學的教育企業一起科技在《通知》發佈當天即通過其官方微信公衆號發文稱,“堅定不移貫徹執行《通知》要求,並表示,經與教育部、各省教育廳充分溝通,目前“一起小學”“一起中學”積極在各省級教育行政部門進行備案。

  朱培元告訴記者,此前學習類App進入校園並不需要備案,一些主攻中小學市場的教育機構只要找到願意與其合作的學校即可,但這一賽道競爭也十分激烈,不僅要有優秀的產品,和合作學校建立牢固的關係也十分重要。

  一位要求匿名的在線教育資深從業者對記者表示,學習類App市場上產品衆多,而學校資源有限,企業在市場推廣方面往往使用與學校關係比較“硬”的人,這就使得企業市場推廣等方面的運營成本增加,而企業做的是商業,這就需要從其他方面來獲取收益,比如對其產品積累的大數據進行二次商業開發。

  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將市場目標定位爲公立學校時部分主打學習類App機構的發展策略,但由於進入校園的門檻高、難度大,因此最終能夠進入校園的學習類App一起小學學生、作業盒子、納米盒等少數App產品,而《通知》的到來無疑讓有公立業務的教育機構產生壓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