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行業痛點凸顯 用戶簡歷倒賣產業鏈浮出水面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23日 17:08   中國經營報

  原標題:互聯網招聘迭變:創新與亂象並存

  作者:李甜

  隨着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招聘行業也在利用更多的技術手段對自身進行着“改造”。《中國經營報》記者瞭解到,產品的多元化、AI技術的運用,使這一領域釋放出新的活力,擁有革新的機會。

  與此同時,與此行業有關的暗影仍在浮動。其中,倒賣簡歷現象時有發生,給行業的健康發展造成了一定的“陰影”。記者在暗訪時發現,以5元的單價,便可輕易拿到50位招聘網站用戶的個人簡歷。值得注意的是,記者發現,在法律文書檢索網站“無訟”鍵入不同的招聘平臺名稱顯示,在2019年所審判的詐騙、傳銷等刑事案件中,招聘平臺作爲作案工具的現象依然存在。

  行業更迭

  招聘是國內最早涉網的領域之一,因強需求的工具屬性,它從門戶階段走到社交網絡階段,又跟隨技術變革,進入移動互聯網階段,發展至今。

  2000年左右,互聯網招聘行業起步。在這之前的20世紀90年代,綜合類的招聘網站智聯招聘、中華英才網、前程無憂先後成立,2004~2005年,魅力91、58同城、趕集網等不同分類招聘網站相對集中地出現,顯露出市場的需求。它們充當了互聯網招聘早期的舞者,舞臺中心是三大綜合性招聘網站。

  第一次洗牌發生在2008年左右。金融危機震盪了網絡招聘行業,中華英才網慢慢滑出舞臺中心。智聯招聘與前程無憂度過此劫。

  在這之後,隨着人們上網習慣往移動端轉化,更迭出了新的模式,2011年,獵聘成立,2013年,垂直招聘網站拉勾網成立。而同一年上線的Boss直聘被認爲代表了行業新階段,將招聘和社交結合起來。與此同時,來自國外的領英,仍在希望進入中國大陸市場,努力克服水土不服的情況。

  艾媒諮詢認爲,目前,互聯網招聘行業形成了綜合招聘、分類信息招聘、垂直招聘、社交招聘、新興招聘幾種主要模式。

  經歷20多年的發展,智聯招聘、前程無憂兩大招聘網站的綜合性招聘的地位確立了下來。

  與此同時,資本運作也在這個市場上發生着。2015年,58同城、趕集網合併,爲國內互聯網領域貢獻了前兩名合併的經典案例。2017年,智聯招聘戰略投資脈脈、前程無憂控股拉勾網,爲各自拉來以“中高端”用戶爲主的戰友。

  一位從業十年的HR對記者說,目前仍然沒有哪一家能夠基本覆蓋住市場需求。

  “賣簡歷”的方式,仍然是行業的核心收費方式,但是現在也不僅僅如此。通過簡歷現在已經引申出很多產品,比如置頂廣告位發佈、職位刷新等效果類產品被設計出來,以滿足一些着急招人的企業。還有人才測評、作爲外包方承接HR職責內部分工作等。總之,在圍繞人的領域做變現方式的延伸。

  老牌招聘網站也得跟着改變。“這些其實都是消費者的生活習慣發生了變化,這些老牌的互聯網招聘渠道,其實也在發生變化。”上述HR說道。

  老牌招聘平臺也在發力移動端產品建設。在APP產品優化上,走向更加透明化。用戶的簡歷如果被HR查看了,用戶會知道自己的簡歷被納進了人才庫。“我們做的每一步其實他都能夠看到,現在應聘者雖然不能看到是哪家公司查看了簡歷,但他能看到有企業的HR查看、收藏了自己的簡歷,對自己比較感興趣。”該HR表示。

  爲何會走向信息更對稱,上述HR告訴記者,“我認爲他們是應對現在新出的移動招聘和社交招聘這些新的招聘平臺,他們也怕自己被替代被取代掉,所以他們也在不斷地投入去做這些改革。” 其表示Boss直聘吸引了一些新生代的求職者,適合創業型的互聯網公司,門檻低,招聘流程也更簡化。

  變數仍在發生,AI或被視作一個突圍之點。

  信息匹配之役

  記者注意到,Boss直聘首席科學家薛延波牽頭組建的職業發展實驗室,研究方向之一就是企業與人才之間的匹配度。

  薛延波曾對《燃財經》表示,技術型的解決方式要靠數據說話,而傳統招聘網站收集的簡歷是非結構化數據,再通過姓名、聯繫方式等信息把數據逐漸結構化,這樣的結果很容易形成一個個“紙片人”。所謂“紙片人”,即每個應聘者數據都是靜態的,企業無法通過性格、喜好等動態數據對應聘者有更多瞭解,從而縮短面試的匹配時間。

  艾媒諮詢認爲,未來,互聯網招聘平臺將更趨向專業化、精細化,向技能培訓延申,盈利模式將加速向C端拓展,AI在其中將扮演重要角色。互聯網招聘行業將是最早實現AI技術應用的行業之一,衆多互聯網招聘平臺積累了大量的數據資源,而依靠傳統的人力檢索模式顯然不能適應社會快速發展的需求。從業企業利用AI技術可實現精準推薦和匹配,有效提升招聘速率,提升用戶體驗,從而將推動整個行業升級發展,也爲後來者提供了彎道超車的機會。

  關注智聯招聘的行業人士對記者表示,智能算法主要圍繞求職者跟招聘企業的職位需求實現標籤化匹配且精度越來越高,既減輕HR篩選簡歷的工作壓力,又能夠幫助求職者減輕找工作的困難度。對於傳統招聘網站與新生力量進行競爭,“這肯定是有好處的,也就是說,有利於平臺的客戶與用戶均不流失。”

  “所有的招聘網站都離不開一個環節,那就是簡歷量。然後還會有一些增值的產品,隨着消費模式轉變,目前在移動端,其實我們看到,接下來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會是互聯網招聘今後能夠持續健康發展下去的一個必要因素了。”上述HR人員認爲,接下來互聯網招聘的重點產品會放在搜索匹配算法和用戶體驗上。

  “包括我們企業在發佈一個職位的時候,我們所塑造出來的人物是人物畫像模型,比如說候選人的教育、工作經歷、年齡,對他的專業要求等,這些數據通過系統的分析之後,能夠推薦更符合我們企業需求的數據,這才是我們需要的東西。”該HR現身說法。“現在我們看到明顯的趨勢,就是2010年以前可能還是人找工作,那時候人口紅利還沒有完全過去,這些年完全是企業在找人的狀態。”上述行業人士談及市場的變化。智能算法有助於企業降低招聘難度。

  行業亂象仍存

  行業在變,也有不變的現象。

  “長期出售全國最新簡歷,大量數據企業HR,價格實惠,有需要的朋友聯繫我。”QQ上,不少HR羣中存在散佈賣簡歷信息的的現象。

  記者以獵頭的身份諮詢,從一名售賣簡歷的人員那裏得知,一位用戶的簡歷被售賣爲5元錢,包含智聯招聘、前程無憂等多個招聘平臺。買方向其提供崗位、區域等具體要求之後,其將據此爲買方篩選簡歷。記者稱先買50份,大約1個小時之後,該人員便提供給記者50份word格式的個人簡歷,內容詳細,姓名、電話、郵箱、年齡,工作經歷等一應俱全。

  “小夥伴們,智聯、前程、獵聘多餘的簡歷下載量,不要浪費了哦,隨時小窗我,有償使用。” 在QQ羣中,還活躍着另一類羣體,進行賬號交易。

  也有內部人員轉出賬號。一家最近在地鐵裏打廣告的招聘公司,其一名員工手裏有一個二手賬號。

  爲了說服記者購買,該內部人員談道,“平臺最近廣告覆蓋非常大,流量也一直在持續增長,簡歷是先溝通後消耗,這樣給咱們節省了招聘資源。你這邊可以先打電話聯繫求職者,求職者接了電話才扣簡歷點,不接不扣。一個二手賬號,可以便宜賣給你,能發佈400個職位,下載簡歷300份,每天能跟40個在線求職者交流,這個可以用11個月的,一個月就能聊1200個求職者。”

  “(我們的招聘產品)現在知名度上來了,流量增加了,但是競爭力還沒那麼大,現在(反而)是跟我們合作的最好時機。58剛開始的時候免費信息效果都非常好,就是因爲那會兒沒那麼大的競爭力,現在你(跟他們)合作都不敢保證效果好。”該內部人員表示。記者進一步詢問得知,該賬號系該公司工作人員爲了衝業績,而自行購買,如今便宜數百元希望找接盤者。

  而據記者瞭解,市場上企業進行購買的成本並不低。

  上述HR表示,招聘網站基本是套餐式年付費模式,簡歷下載數與職位發佈數是核心賣點。該內部人員所在公司買了5萬元左右、可購買發佈900個職位、100份簡歷下載的套餐。企業HR需要對簡歷進行下載之後,才能夠看到用戶的聯繫方式。她表示,智聯招聘相比前程無憂會便宜三成左右。

  某企業負責人力資源方面工作的員工張黎(化名)告訴記者,不同招聘網站的付費產品正在多樣化,但是總體上,“一份簡歷的單價大概在50元到80元。發佈一個職位在二三十元左右。”

  記者拿到的某企業的套餐價格表顯示,年費3888元,可以買到下載300份簡歷的權限,平均一份的成本超過10元。

  “是內部流出去的,不可能是企業方把它買下來,然後再轉賣出去,因爲我們買下來的成本那麼貴,賣出去就幾塊錢一份,這是不可能的。”該HR表達了她的猜測。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可能存在一種現象是,企業在大量招人之後,留存了用戶信息,然後企業的HR爲個人利益而進行轉賣,這種情況平臺難以控制。淘寶等平臺上存在的一些售賣企業賬號的商家,很可能最初是用營業執照合法取得招聘平臺簡歷套餐,之後做轉賣。

  該行業人士認爲,對買賣賬號行爲的管控,需要淘寶等一些外部品牌的介入,大家一起進行抵制,才有可能切斷灰色鏈條。

  另一方面,“無訟”顯示,企業發佈虛假招聘信息進行詐騙與從事傳銷行爲,發生在招聘網站上。上述人士表示,離開了招聘平臺的行爲,企業難以控制。如今,行業中開始出現電子營業執照、虛擬號碼等服務,或能一定程度上消散一些此類行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