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喬布斯最正確的用人?庫克:萬億美元市值公司締造者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8月06日 15:02   第一財經日報

蒂姆-庫克蒂姆-庫克

  錢童心

  【“你需要很努力地工作,工作時間非常長,你還要爲成千上萬名員工做出決策。”庫克在一篇長篇專訪中這樣表示,“你必須承認自己是有盲區的,你需要有人來指引你,包括鼓勵你的人和與你互補的人。”】

  【截至去年,蘋果的銷售量達到2290億美元,而淨收入增速更是增長了20多倍,達到484億美元,也成爲美股上市公司中利潤最高的企業。】

  蘋果市值破萬億,CEO蒂姆-庫克也成爲造就這一偉大時刻的英雄。

  美股上週四(8月2日)見證了首個市值超過1萬億美元的美國公司的誕生,蘋果股價開盤後一舉突破207美元,並且將漲勢保持到了收盤。最終,蘋果市值收在1萬億美元上方。

  這位一度遭受質疑的CEO,在蘋果公司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之後,正用自己的方式續寫着蘋果公司的輝煌歷史,外表並不那麼強硬的庫克悄無聲息地帶領蘋果走向了下一階段的發展。

  在市值突破萬億美元后,庫克向蘋果全球的12300名員工發送祝賀郵件,並提醒員工不要爲眼前的成績所動,稱“這並不是衡量成功最主要的標準”。

  “我們必須朝前看,這也是喬布斯所奉行的,蘋果還有更加宏大的未來要等待我們一起創造。”庫克表示。

  遵從內心的非產品型領導者

  作爲一名職業經理人,庫克的工作應該能打滿分。他巧妙地建立起一套偉大的商業模式;雖然在創新上無法和喬布斯媲美,但是他不僅建立起投資人對於蘋果的忠誠度,也大大地吸引了用戶對於蘋果生態圈的黏性,並將用戶黏性成功地變現。

  喬布斯生前也曾評價庫克稱:“蒂姆不是一個產品型的人。”但是喬布斯仍然堅持選用庫克作爲繼任者,事實證明,這也是喬布斯最成功的一次用人。

  蘋果的前CEOJohnSculley在評價庫克時說得非常中肯。Sculley表示:“庫克最大的功勞是讓華爾街愛上了喬布斯所建造起來的一切。可以說,沒有庫克,就沒有蘋果的今天。”Sculley在1983年至1993年間擔任了蘋果公司十年CEO。

  Sculley認爲,庫克不需要非得擁有非常創新的思維,他已經將蘋果公司精準地定位了,只需要觀察市場的規模大小,並判斷哪些是重要的,然後去做就行了。

  與喬布斯用個人魅力吸引全世界千萬果粉不同,庫克儘管也是工程師背景出身,但他更像是一個商人,而不是一個極客。在員工眼裏,這位CEO也沒有顯著的特徵。“他只是一個職業的商人而已。”一位蘋果公司員工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說道。

  庫克的職業經歷非常簡單。在加入蘋果前,他曾在三家公司任職,最長的一份工作經歷是剛畢業後在IBM工作了長達12年,後來又在IntelligentElectronics公司待了四年,喬布斯試圖挖他的時候,他剛到康柏公司任職不到一年。

  他還激勵年輕人在做關鍵決策時一定要遵從內心,當然後期的準備、努力和執行力也對成功起着決定性作用。

  2011年,庫克曾在給本科母校奧本大學(AuburnUniversity)的開學典禮的致辭上回憶了自己第一次見到喬布斯時的心情。他說道:“從純理性的考慮代價和收益的話,我肯定站在康柏這邊。但是1998年初的那天,我靈魂出竅,遵從了內心的直覺,沒有聽從大腦的理性,也沒有聽取最瞭解我的人的意見。我和史蒂夫的面試聊到大約5分鐘時,我就已經把所有謹小慎微的邏輯拋到腦後了,我決定加入蘋果。因爲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是一生中可能唯一的機會,爲了這個富有創造力的天才工作,加入他的管理層團隊,實現這家美國公司的偉大復興。”

  1998年,喬布斯剛剛回歸蘋果公司不久,當時蘋果公司瀕臨破產,股價只有不到1美元。喬布斯從競爭對手微軟那裏借到1.5億美元現金,開始了對這家公司長達十年的復興。2007年,蘋果公司推出第一款iPhone,實現了市值從2001年的60億美元到2007年的1060億美元的突破。

  1998年庫克剛進蘋果的第一份工作是負責全球運營的高級副總裁。他總是時刻讓自己保持危機感。他曾把蘋果的管理與奶製品行業做對比:“如果過了新鮮期,那麼你的產品就有問題了。”

  也正是在那時,他選擇關閉蘋果自建的工廠廠房以及倉庫,轉而使用富士康這樣的代工廠,這令公司的庫存量從幾個月大幅降低到幾天。2005年起,他主張蘋果投資閃存芯片業務,以保證當時的產品iPodNano以及後來的iPhone和iPad的零部件供應。那時開始,庫克就以控制成本而聞名,加之蘋果的設計和市場的專長,公司很快就產生了巨大的利潤。

  2007年,庫克升任蘋果公司的首席運營官,2009年,喬布斯因健康問題無法繼續進行公司日常管理,庫克成爲代理CEO,2011年8月24日,庫克被任命爲蘋果新CEO,喬布斯在六週後去世。

  福布斯評論員RobinFerracone當時寫道:“喬布斯和庫克已經形成了強大的合作關係,並且在公司最危難的時候拯救了它。”2012年,庫克入選《時代》雜誌世界最具影響力的100個人物。

  儘管庫克上任後重組高管團隊,建立起新的企業發展策略,提倡環保和可持續發展,但蘋果在創新方面的停滯讓庫克頗受微詞。一些市場分析師把庫克與微軟前CEO鮑爾默相提並論,認爲蘋果的現狀就好像是微軟在比爾·蓋茨離職後一度缺乏創新的情況一樣。

  但比起創新,資本市場可能更關注利益。庫克雖然沒能像喬布斯一樣設計出一款改變人們生活方式的炫酷科技新品,iPhone的銷量也遭遇瓶頸,不過他成功地將蘋果公司的利潤實現翻番。

  2006年,蘋果的年銷售額只有不到200億美元,淨利潤不到20億美元。但是截至去年,蘋果的銷售增長了約11倍,達到2290億美元,這是標普500公司中排名第四高的,而淨收入增速更是增長了20多倍,達到484億美元,也成爲美股上市公司中利潤最高的企業。

  拒絕孤獨主動詢問

  庫克的領導風格是典型的美國企業領導風格,聚焦“人、策略和執行”。這三點在他看來對於企業的治理至關重要。據蘋果員工透露,他一天的生活通常從清晨4點半發郵件開始,還經常在週日晚上召開員工的電話會議,爲下一週的工作做準備。

  但在個人生活方面,庫克非常低調,人們除了知道他保持良好身材的祕訣是熱愛運動,他喜歡登山、騎自行車,經常去健身房以外,庫克的生活狀態非常神祕,在硅谷,也許能夠在餐廳偶遇他,他並不是一個很愛社交的人,就連健身房也選在離公司較遠的地方。他曾表示,自己試圖尋求保證“最基本的私人空間”,而不希望受到公衆的過度關注。

  庫克曾在去年接受外媒專訪時坦言,經營一家像蘋果這樣的大公司是非常孤獨的事,爲此,他曾向美國前總統克林頓、高盛銀行CEO布蘭克費恩以及投資大亨巴菲特討教經驗。在庫克看來,這些人經歷過自己正在經歷的事情。包括在國會面前作證,公司已經如何分紅、分多少等等。

  “你需要很努力地工作,工作時間非常長,你還要爲成千上萬名員工做出決策。”庫克在一篇長篇專訪中這樣表示,“你必須承認自己是有盲區的,你需要有人來指引你,包括鼓勵你的人和與你互補的人。”

  庫克表示:“當我需要考慮給股東多少現金回報才比較公平時,我會想到巴菲特,因爲他是保持中立的,所以我打電話給他。”他說自己不僅要傾聽,而且要主動徵詢意見是不想被孤立,“如果你不去問別人,就好像一直待在一個迴音壁裏面,只聽得到自己的聲音。”

  過去兩年巴菲特是蘋果激進的投資人。他表示:“蘋果是全球利潤最高的企業,它的利潤幾乎是美國排名第二公司的兩倍。”巴菲特最初投資了蘋果10億美元的股票。到了今年第一季度,巴菲特又增持7500萬股蘋果股票,截至目前,巴菲特持有蘋果股票2.4億股,總價值高達425億美元。

  2013年,美國參議院曾出具質疑報告,稱蘋果公司利用美國稅法中的漏洞,通過設在海外低稅率國家、地區的子公司,將利潤轉移到避稅天堂。在此之前,庫克從來沒有在國會作過證詞。他就開始找有哪些人以前做過,於是他通過已經退休的蘋果前CFO、現任高盛董事會總監之一的PeterOppenheimer找到了高盛CEO布蘭克費恩。

  “我知道他會對我誠實。”庫克說,“我還找到前總統克林頓,他有着豐富的政治經驗。雖然我們不是在政治場合上見面的,是通過他的基金會見面的。”此外,庫克還找到喬布斯的太太Laurene。“Laurene對蘋果非常瞭解,也很瞭解我。”庫克說道。

  對於庫克而言,能夠“頂住外界的壓力,讓別人去說”成爲他堅持這份工作到現在的關鍵。庫克開玩笑說道:“自從當了CEO以後,皮就變得越來越厚,這並不是一件壞事。我變得鐵石心腸和毫無顧忌,我更喜歡現在的自己。可以把很多事情的界限劃分清楚,不是把所有事情都攬給自己。”

  在庫克的帶領下,蘋果公司加大了慈善的力度。從2013年起,他就聘請了美國前環境保護機構主管LisaJackson負責新能源和可持續發展相關業務。

  早年的庫克的一段經歷改變了他對世界和人生的看法。1996年,庫克被誤診斷爲多發性硬化症,這是一種神經系統疾病。但後來他自己在奧本大學的同學會雜誌上調侃稱,被誤診是因爲自己“經常拖很重的箱子”。在這以後,庫克開始爲慈善機構籌款,比如通過騎行比賽爲抗擊疾病捐款。

  喬布斯病重期間,庫克甚至表示自己希望捐出部分肝臟來挽救他的生命,因爲他們的血型同樣都是一種罕見的血型。結果庫克的提議遭到拒絕。喬布斯向庫克大叫道:“我不會讓你這麼做的,永遠不會,我自己也不會這麼做。”

  庫克是同性戀者。2014年10月30日,庫克發佈了一個震驚全世界的消息,公開自己的性取向,也成爲財富500強公司中首位公開自己同性戀身份的CEO。

  他發表文章稱:“我爲同性戀感到驕傲,這是上天賜予我的最大的禮物。”他同時表示,不希望蘋果內部員工過多地關注自己的私生活,而是應該把精力集中在開發更好的產品和用戶體驗上。他還在文章最後寫道:“讓我們一起用一磚一瓦爲正義鋪上一條康莊大道。”

  此前有外媒透露,相比蘋果公司其他高管,庫克年薪甚至不及他們的一半。2017年庫克的工資爲1280萬美元,這比2016年已經有了50%的增長,但是蘋果的其他高管平均年薪都在2400萬美元左右。

  去年初,蘋果董事會剛剛批准了庫克在商務出行時使用私人飛機的權益,而包括GE的前老闆伊梅爾特在內的美國高管都擁有不止一架私人飛機。庫克的出行安保費用也很收斂,2016年算上航空支出,他全年的出行費用僅22.4萬美元,其中航空支出爲9.3萬美元。

  但是庫克手上有王牌——蘋果股票。目前庫克擁有價值爲其300萬底薪46倍的等值蘋果股票。根據《財富》雜誌報道,庫克在蘋果的持股價值超過1.2億美元,期權價值高達6.65億美元。2015年3月,他表示計劃將自己所有的股權都捐獻給慈善機構。

  重視中國市場

  庫克在任期間,蘋果的另一個顯著的改變是更加重視中國市場,並在中國發展起一批忠實的“果粉”。如今中國已經成爲僅次於美國,與歐洲並列的蘋果公司的第二大市場。

  庫克也已經十幾次到訪中國。去年12月,庫克第12次來到中國,參加在烏鎮舉辦的世界互聯網大會。在去年的大會上,庫克發表主題演講中首次透露,已有180萬開發者在蘋果中國的應用商店內開發遊戲,並賺得170億美元收入。去年早些時候,庫克曾透露全球開發者在蘋果商城賺得的收入總額是700億美元。這意味着中國開發者佔到了收入總比的近四分之一。

  此外,庫克還是每年3月在北京召開的中國高層發展論壇的常客。

  庫克的中國市場策略瞄準的是下一代的中國互聯網用戶。據去年12月接待過庫克參觀的上海黃浦區盧灣一中心小學校長吳蓉瑾回憶道:“庫克非常關注中國學校的信息化教育教學模式,我們取得的成效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一直在驚歎。”

  庫克每次到訪中國也都會“微服私訪”一家蘋果店。去年他來到杭州西湖的一家蘋果店。店員發現了一個“在門口東張西望”的老外,最後發現是庫克時大吃一驚,很多人圍着庫克要簽名和合影,他都有求必應。

  在蘋果公司最新發布的二季度財報中,中國市場的表現也非常亮眼。大中華區的收入同比增長19%,達到95.5億美元。

  但是眼前的中美貿易摩擦卻給了庫克很大的困惑。

  美國向中國進口商品徵稅,這將影響到美國衆多科技硬件產品,而受波及最大的就是蘋果iPhone手機及其周邊產品。iPhone手機漲價預計將達10%的幅度,意味着目前iPhone手機724美元的均價將進一步上漲到800美元上方,這無疑將會影響銷量。過去的一個季度中,iPhone手機銷量增長僅1%。

  這也將打擊蘋果好不容易恢復的中國市場信心。去年8月,蘋果大中華區的銷售經歷了連續一年半的下滑,很多機構當時都已準備減持蘋果,它們認爲蘋果是最新一個在中國遭到挑戰的案例。

  庫克上週在蘋果公佈財報後表達了擔憂。他說道:“美國與全球其他主要經濟體之間的貿易關係錯綜複雜,我們雖然看到了一些進步,但是關稅不能成爲解決問題的主要手段。”庫克始終堅持認爲,中美之間有着不可分割的共同利益。展望未來,他仍表達了樂觀情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