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硅谷之後是“硅山”:美國科技公司追夢奧斯汀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29日 10:07   第一財經日報

  作者 錢童心

  隨着蘋果iPhone在全球市場的增長放緩,蘋果近期也擱置了一些部門的擴張計劃,甚至裁員。

  本週,蘋果宣佈自動駕駛部門“泰坦”(Titan)裁員200人,進行內部重組,增加人工智能部門人員。這一舉動意味着,蘋果正在削減自動駕駛領域的工作崗位,並增加在人工智能領域工作的人數。

  當地時間1月29日美股收盤後,蘋果公司公佈“史上最重要財報”。由於近期iPhone銷量的持續下滑,市場普遍看淡蘋果公司增長前景。

  以非常重要的中國市場爲例,2018年第四季度,蘋果的iPhone在中國的出貨量爲1090萬臺,同比大跌22%,這是從2017年初以來到現在最差的一個季度。

  不過,蘋果CEO庫克還在內部講話中稱,蘋果投資10億美元(約合67.3億元人民幣)的奧斯汀(得克薩斯州首府)新園區的建設計劃將不會擱置。

  最重要財報公佈

  顯然,這份“史上最重要財報”大概率不會好看。根據華爾街研究機構伯恩斯坦(Bernstein)預測,蘋果當季業績表現將“非常疲弱”,收入下滑將多達15%。

  伯恩斯坦蘋果頭號分析師薩克納西(ToniSacconaghi)表示,蘋果財報中有幾點值得注意,首先是蘋果對iPhone的換機週期做出的指引;第二是中國市場以及近期的疲弱是什麼因素導致的,週期性的還是結構性的,甚或是民族主義因素;第三是iPhone在除了中國市場以外的市場表現,因爲蘋果在第一季度的下滑中,中國因素僅佔到其中的一半;第四是蘋果將首次公佈服務業務的利潤率,預計將在65%左右。

  此前,蘋果已經對本季度業績表現做出大幅下調,將收入預期下調8%至70億美元。

  作爲中國頭部廠商裏唯一的國際品牌,蘋果在中國區的出貨量已連續第三年下跌。根據第三方市場研究機構科納仕諮詢(Canalys)最新報告,2018年iPhone在中國地區的出貨量下跌超過13%,市場佔有率維持在9%,在頭部廠商裏出貨表現最差。

  Canalys分析師賈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蘋果需要重新審視其iPhone的中國策略,尤其是急需針對國內高端用戶在購買行爲上的變化來採取更加切合當地消費者的走向市場(GTM)方式,從而增強蘋果手機高端化的認同感。中國市場對於蘋果所有產品線戰略地位將會愈加重要,這是無法逆轉的趨勢。”

  此外,賈沫認爲,隨着蘋果對其服務業務的發展賦予更高的期待,在中國區,蘋果急需要尋找到維持iOS硬件市場存量的方法,否則將對這一業務在中國未來市場的發展蒙上陰霾。

  追夢奧斯汀

  財報只能展示企業當前的業績,投資才能撬動企業未來的潛力。

  蘋果中意的奧斯汀,熟悉的人並不多。地處美國西南部的得克薩斯州被稱作“孤星之州”,去過的人對那裏的第一印象是蠻荒的西部世界,甚至氣氛會有些“怪怪的”。當飛機準備降落在得州首府奧斯汀時,俯瞰這座城市你會發現,那裏幾乎是一片平地,沒有幾幢高樓。

  但近年來,奧斯汀卻吸引了包括蘋果、亞馬遜、谷歌等衆多科技巨頭前往投資。這不僅因爲奧斯汀歷史的“高科技基因”,而且政府也在積極通過大手筆的補貼拉攏科技巨頭。

  最新消息稱,如果蘋果在奧斯汀的新園區投資項目能夠超過10億美元,那麼蘋果將得到比原先預計的1600萬美元翻番的補貼,這相當於整個投資項目的3%。

  小城奧斯汀爲何有如此大的魔力吸引大批科技公司不遠千里駐紮?這背後更深層的原因,絕不是因爲僅有低廉的稅率和高額的補貼,還有著名的高等學府和頂尖的科研綜合實力。

  在奧斯汀待過的人都知道,得州民風淳樸彪悍,和中國的大西北那樣,烤肉牛排大盤盛,年輕的姑娘踩着皮靴開着皮卡,滿大街的老老少少穿着大褲衩和人字拖,隨處可見喝着啤酒吃着BBQ的彪形大漢。

  這裏還是世界現場音樂之都。如果你在市區稍微轉幾圈,就會發現最多的就是酒吧和現場樂隊表演。奧斯汀每年3月都舉辦的享譽盛名的西南偏南(SXSW)娛樂和高科技結合的盛會,持續兩週。著名的Airbnb和Twitter就是在SXSW上一戰成名的。

  正因爲這座城市充滿活力和年輕的氛圍,很多公司喜歡把奧斯汀作爲重要的活動舉辦地。

  來自硅谷聖克拉拉的通訊科技公司Avaya每年都會選擇美國不同的城市舉辦自己的Engage技術峯會,今年Avaya把峯會地點定在奧斯汀。Avaya首席執行官奇里科(JimChirico)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奧斯汀這座城市的文化與我們公司想要塑造的形象非常相符。我們正在重新定義技術,在這裏你能感受到一股朝氣撲面而來。”

  蘋果的擴張重心

  由於土地價格和房價遠低於硅谷,近年來奧斯汀吸引了大批高科技人才和企業,成爲知名的高新技術中心,因此奧斯汀也被稱作“硅山”(SiliconHill)。

  自20世紀後半葉起,奧斯汀就在半導體和計算機產業方面開始快速發展,是半導體公司飛思卡爾Freescale(後與恩智浦NXP合併)、電腦公司戴爾的總部所在地。IBM、蘋果、谷歌、英特爾、思科、3M、eBay等也在當地設有分部。

  資深軟件工程師邁克十年前從邁阿密搬到奧斯汀,在當地效力於IBM。在談到爲何會選擇奧斯汀作爲自己定居的城市,邁克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也曾想過去硅谷發展,但是硅谷的生活成本比奧斯汀要高很多,儘管那裏的工資也高,但奧斯汀的性價比更高。”邁克介紹說,IBM在奧斯汀當地擁有好幾千人的員工規模。

  長期以來,得州經濟一直是全美頂尖的,這很大程度上受益於當地有豐富的石油資源。得州人口3000萬,地域廣闊,2017年的地區生產總值(GDP)卻達1.7萬億美元,總量排名全美第二,與俄羅斯相當;增長率多年排名全美第一。

  當地政府給科技公司落戶提供非常優惠的稅收補貼政策,美國科技巨頭蘋果、亞馬遜、谷歌、Facebook紛紛在這裏持續擴張。

  和硅谷一樣,奧斯汀也成爲衆多初創公司的首選之地。

  去年獲得微軟領投500萬美元A輪融資的軟件公司Cerebri就是在奧斯汀誕生的。Cerebri的創始人貝朗格(JeanBelanger)非常有意思,他在60多歲的時候創立了這家公司,他的上一個創業項目在1999年的時候被摩托羅拉收購了。

  由於大量高新企業和初創公司聚集,奧斯汀還是得州風險資本的集中地,覆蓋從種子到A輪的各類投資機構。華創資本工作的投資人王瀚曾在得州生活,他介紹說,整個得州的風投都偏向投資早期而非成長期的初創企業,存在不少中後期好案子投資機會;而且得州經濟強勁,存在大量A輪及A輪之前的初創企業;相比風投極度集中的硅谷,得州的資本和初創比例更加合理,更容易找到更多估值偏低的優秀企業。

  “如果現在在美國投資的話,我只會選擇去硅谷或者奧斯汀這兩個地方。”一位資深風投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按照計劃,奧斯汀新園區建成後,蘋果在當地將擴招5000名員工,這些崗位包括工程師、研發、運營、財務、銷售和客戶支持等。目前,奧斯汀是蘋果公司在加州庫比提諾(Cupertino)總部以外擁有最大員工規模的園區,6200名員工在那裏工作生活。

  根據蘋果公司最新發布的消息,2018年蘋果公司向9000家零部件供應商支出超過600億美元,比2017年增加10%。蘋果的主要供應商包括美國康寧公司、博通公司以及Qorvo等。

  蘋果公司還稱,2018年支持了45萬個就業崗位,自2011年以來,公司總共支持了超過200萬個就業崗位。蘋果還宣佈將斥資3500億美元(約合2.36萬億元人民幣)在美國創造更多就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