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5G、AI成趨勢關鍵詞 AR的春天還有多遠?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30日 09:50   第一財經日報

  原標題 AR的春天有多遠?

  作者 寧佳彥

  除了支付寶的AR掃福活動,你最近一次關注AR的發展是什麼時候?

  或許是2019年的CES(美國消費電子展)。當5G、AI成爲趨勢關鍵詞時,曾經紅極一時的AR/VR似乎風頭不再。

  已經有人這樣描述:“行走在今年CES的VR/AR館內,你會有一個很明顯的感受,相較於其他展館的人潮涌動和一些擁擠的現象,在這裏或許並沒有那麼熱鬧。大多數情況下,你想要看的VR/AR設備,只需要走過去把它拿在手裏,或者向工作人員詢問就可以了。這樣你會發現一個事實:VR/AR館裏逛館的人和工作人員都沒有那麼忙。”

  這個行業真的“不行”了嗎?並不。

  AR營銷正當時

  在一些垂直領域裏,AR的早期應用者已經開始了變現。無論是用在教育的AR卡片還是用於展示營銷的媒體公司,都已經初步從中獲利。

  2018年11月的廣州車展同期,有9家合作廠商參與了汽車之家舉辦的智能網上車展。根據汽車之家提供的數據,訪問人次(PV)達到了7.78億,訪問人數(UV)2973萬,實現了平均用戶互動時長6.36分鐘和37000條銷售線索的留存。

  “這9家廠商是掏了真金白銀出來的。”汽車之家商業產品副總裁張京宇告訴第一財經。

  他告訴記者,汽車之家從2016年年初1月就開始準備做網上的AR車展,在2017年的廣州車展和2018年的北京、成都、廣州車展都有所呈現。訪問人數從最初的196萬,上升到4000萬以上。

  說起最初的設想來源於基本的趨勢判斷。“伴隨着中國電信整個的帶寬發展,包括5G的發展,實際上這個趨勢是蠻明顯的,就像從原來的文字到圖文到視頻到模型化三維等發展歷程,我們認爲這是不可逆轉的。”

  汽車之家與主機廠的智能網上車展從免費合作開始。“當時其實沒有想到做車展,其實我們之前想到的是先去做車的模型,也就是說能不能把車做成AR的模型,滿足用戶看車的體驗,更加場景化和真實化。”張京宇說。

  在張京宇看來,既然早晚都要佈局,當然越早才越有紅利。汽車之家在當時調研了AR和VR的發展,結論是VR的體驗還不夠理想,不如用AR做模型化的虛擬和現實混合的體系。

  但在這一點上就遇到大量問題,最顯著的就是算力——如果是一輛真車的模型,工程文件差不多有10個G,手機的CPU根本無法呈現。倘若只是初模,又達不到觀賞效果。

  突破技術成爲關鍵。爲此,汽車之家投資了視辰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稱“視+AR”),在手機端底層SDK上有所投入,才解決了這個問題——用30萬面的模型,呈現2000萬面的效果。

  視+AR創始人、CEO張小軍告訴第一財經,“這個行業的技術和產品還不夠成熟,需求一直在那裏,其實我覺得大家都看到了,大家對AR的需求是非常明顯的:就是我喜歡看,要看得好,交互更自然。”

  手機促銷新噱頭

  這一點在手機行業體現得更爲明顯——甚至說是AI手機一個不可或缺的現場展示元素。

  從蘋果推出ARkit之後,國內的手機廠商立刻迎頭趕上。

  2018年8月,OPPO就在一場媒體溝通會上公佈了TOF技術上的最新佈局。

  TOF是TimeofFlight的縮寫,通過給被測目標持續發送光信號,然後傳感器端接收從目標返回的光信號,經過計算髮射和接收光信號的往返飛行時間來獲知被測距離。與3D結構光技術更專注於近距離人識別相比,TOF技術則更適用於相對遠距離的3D信息採集,應用範圍和想象空間也更廣。

  OPPO認爲,在即將到來的5G網絡,配合3D結構光,能夠實現更多的應用場景,對用戶來說,遊戲將有看、摸、動、創造等一體式的全方位體驗。

  今年北京V20發佈會上,榮耀展示了更多搭載TOF技術的應用場景,比如美體塑形以及3D體感遊戲等。榮耀總裁趙明甚至在現場即興來了一段“舞蹈”,虛擬形象YOYO在TOF鏡頭組和AR引擎支撐下實現了實時的運動功能捕捉。

  “人的眼睛是很刁鑽的。我們現在是被手機還有4K、8K慣壞了。這是技術的第一個瓶頸。第二個就是我們要建立AR雲或者空間計算的平臺。AR本質上要實現現實和虛擬的互動,對算力有要求,我們一定要建立一個現實世界的數字拷貝,要有個中介才能進行交互。”張小軍說。

  並非所有的業者都要從這樣宏大的構想開始着手。

  亮風臺(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CEO廖春元告訴第一財經,有了技術之後,產品設計思路更爲重要。因爲無論技術處於何種不同的發展階段,總能不同程度地滿足現有的需要。從技術到產品,從產品到產業化的過程需要時間。用戶需要什麼產品,用戶肯爲此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最終才確定了產品。

  與手機廠商合作似乎是一條很好的路徑,可以讓技術得到現有階段最大程度的普及。但張小軍有他的擔憂,“跟手機廠商合作不解決問題,因爲我尋求的是一個殺手級的應用,對吧?這個手機廠商其實給不了你,會反過來問你要,這樣才能夠把手機賣好。跟手機廠商合作,也許能把應用所需要的一些能力做得更好。”

  “核心的還是這個行業真正欠缺的是這種殺手級的應用。很多事情就會面臨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到底基礎先來,還是資本。但如果你出現了一個殺手級應用,常用場景是可複製,可以規模化的。”這是張小軍、廖春元和諸多AR從業者的共識。

  誰來支持行業發展

  在2019年全國工業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當提到培育國內市場,保持工業經濟平穩增長時有這樣一段描述:持續升級和擴大信息消費,支持可穿戴設備、消費級無人機、智能服務機器人、虛擬現實等產品創新,推動消費類電子產品智能化升級,引導各地建設一批新型信息消費示範城市。

  但在行業內問題仍舊存在而且不少。

  “下載用11秒鐘的時間,用戶打開率就沒那麼高了。”張京宇認定AR是結合大數據的精準營銷平臺的未來方向,但不確定用戶的耐心是否支持這個新興的交互方式。

  “說白了眼鏡就是最後一塊屏。但這個對顯示的要求非常高,裏面涉及光學技術。光學其實不像電子半導體那樣受到需求的推動發展,尤其是C端需求的拉動。”張小軍擔心的是並非軟件技術能解決的問題。

  “AR是一種技術手段,它創造的價值不是說自己本身的價值,而是使用後賦能其他行業創造價值。它能提供給你一個工具式的一個服務,最後大家就看誰工具做得好,那我就用誰。現在還是要看怎麼務實地去落地。”廖春元說。

  2018年年底,工業和信息化部印發的《關於加快推進虛擬現實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給從業者以信心。

  對於《意見》給行業帶來的影響,張小軍和廖春元都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樂觀,“這說明國家重視這個行業,肯定就是說從上到下,既然有了政策,相關的各級政府都會有一些具體的措施出來,對這個行業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激勵。對這個行業從業者來講,這肯定是有機會。”

  《意見》從核心技術、產品供給、行業應用、平臺建設、標準構建和安全保障等六大方面提出了發展虛擬現實產業的重點任務,包括突破近眼顯示技術、感知交互技術、渲染處理技術和內容製作技術等四類關鍵核心技術,豐富整機設備、感知交互設備、內容採集製作設備、開發工具軟件、行業解決方案和分發平臺等六類產品有效供給,推進虛擬現實技術產品在製造、教育、文化、健康、商貿等五類重點行業領域的應用,建設共性技術創新、創新創業孵化、行業交流對接等公共服務平臺,加快推進標準規範體系建設、重點標準研製、檢測認證等工作,加強虛擬現實系統平臺安全防護以及重要數據和個人信息保護。

  雖然有了《意見》可供指導,但對投資人而言最需要想清楚的是:現在這個行業最需要的是什麼?究竟是技術問題,還是產業鏈上下游融合的問題?

  “最後大家都要回歸商業的本質,盈利等於營收減去成本減去費用。實際你會發現,從產品的設計到包括組織架構的調整,實際上就是公司如何最優化的一個等式。”廖春元告訴第一財經。

  在業界眼中,投資人對AR的發展也充滿了信心,讓他們猶豫的是追加投資的時機。

  “對機構來講,投多少錢是一個問題,能投多長時間也是個問題,更大的問題是能不能在一個比較短的時間內實現資產的增值,最好還能讓他們退出。要聊起來,今年大家都比較看重商業化的能力,大家的耐心會稍微差一點。另外,投資人不太聽故事了。”張小軍說。

  廖春元則用了一種比喻,“這就像投資股票,大家也都是要看時機的趨勢,要是整體向下大家都不會買,肯定得是覺得能往上走纔開始買。”

  機會就存在於垂直行業或者市場具體的聚焦的場景。當前的宏觀經濟形勢下,企業降本增效的需求進一步增強,誰能把AR能力轉化爲創新的產品,誰纔可能離成功更近一步。

  “商業一定要搞產品化,不搞產品化的商業是沒有意義的。產品纔有複製性、規模性,涉及穩定模型,就是由商業變成產品的過程,就是商業模式穩定化的過程。做不出產品東西是不穩定的。現在的產品都是要與新技術結合的,比如結合營銷場景的新創新,就是一個商業產品的主體方向。任何行業都一樣,就是創新不止的。”張京宇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