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小鵬車主維權背後:產品迭代和消費者利益如何平衡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5日 14:24   第一財經日報

  小鵬車主維權背後: 產品迭代和消費者利益如何平衡

  楊海豔

  【最先大規模通過OTA(空中升級)來進行產品迭代的是特斯拉,其產品從誕生到升級迭代、進化,也都會引發不滿和爭議。】

  小鵬汽車因產品迭代引發的車主不滿和維權,還沒有完全得到解決。

  這是造車新勢力歷史上第一次由車主發起的大規模維權事件,其間,小鵬車主們的激烈反應也引發了業內的爭議和討論。有人支持維權,“不能把第一批消費者當成小白鼠”;也有人認爲,“這與樓盤降價後砸售樓處並沒有什麼兩樣”。

  7月14日,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新勢力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雖然這起事件緣起於新車的換代和升級,但從根本上看,“產品升級迭代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問題至多出在節奏的把控和與車主的溝通層面。”他強調。

  該人士認爲,原有的老款車主之所以覺得新車的升級傷害了他們的感情,主要原因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第一,此前的車型等待週期太長,雖然去年年底就上市了,但是大規模交付是在今年3月份以後,這造成了老款車型和新車之間的間隔週期過短;第二,不少消費者之前曾諮詢過是否會有高續航版本,但是官方並沒有給出明確的回應,甚至在新車已經進入倒計時階段時,消費者仍然不知道有新的換代車型,這在一定程度上傷害了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第三,車主普遍反映終端銷售過程中銷售人員存在以“補貼退坡後續車型會漲價”爲由誘導消費者下單的行爲,欺騙消費者。

  在上述人士看來,按照車主反饋的信息,這才是小鵬激怒消費者的最直接原因,而非單純的產品升級,以及升級後產品性價比的提升。

  他談到,當下越來越多的資本進入到電動車市場,並非因爲電氣化這個能源方式的變革本身與傳統汽車相比具有多大的顛覆性影響,而是能源方式的變化帶來的車輛的架構變化,以及這種變化帶來的汽車與智能化的結合。大量電子元件的應用,使得電動汽車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像電子產品一樣通過OTA(空中升級)來不斷進行自我完善,實現“常開常新”的狀態,而傳統汽車要實現這種功能,只有通過換車才可以實現。

  從根本上看,這種類似於電子產品一樣可以升級迭代的特性對於市場來說是一種進步和利好,但是,如果不能平衡好節奏、成本以及產業鏈的管理,這種高頻率的升級確實可能給原有的消費者帶來傷害。

  最先大規模通過OTA升級來進行產品迭代的是特斯拉,從消費者反饋的情況看,即便是特斯拉,其產品從誕生到升級迭代、進化,也都會引發不滿和爭議。而國內的造車新勢力,比如蔚來汽車,旗下車型從ES8到ES6,也都是伴隨着升級迭代過程中的不滿和爭議前行的。

  但是,與小鵬不同的是,諸如蔚來在內的造車新勢力,消費者的不滿最終並沒有被放大到羣體維權的地步,爲什麼?

  在信息對稱方面,蔚來相對小鵬來說做得更好。蔚來首款車型ES8從2018年6月份開始交付,在當時,業內都知道ES6即將上市的消息。

  在ES8剛進入大批量交付的關鍵期,蔚來第二款車型ES6就在2018年12月份正式發佈了。從週期上看,二者之間的間隔時間也就半年,與小鵬的情況一樣,在第二款車發佈後,很多ES8的車主也還沒有提到車。但因爲ES6前期信息很早就已經爲車主知悉,所以到底選擇哪款車對車主來說其實是一種理性選擇。

  但即便如此,在ES6發佈後,廣大的ES8車主也開始不淡定了起來。畢竟與ES8相比,蔚來ES6不僅在續航上大幅提升,在性能、內飾上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在關注“性價比”上,無論是蔚來還是小鵬,車主們的心態其實在根本上並無二致。但與小鵬的車主相比,蔚來的車主反應並沒有那麼激烈。

  一方面,ES6雖然價格比ES8更便宜,但是和小鵬不同的是,其本身就是定位低於ES8的一款SUV車型,價格上對車主的刺激不那麼明顯。其次,在軟件功能上,ES8可以通過OTA升級達到與新款車型相差無幾的效果。第三,對於電池續航問題,由於蔚來採取的是換電模式,在設計之初就考慮到了電池包的擴展和迭代,而在ES6發佈後,蔚來很快又爲老車主提供了有償的“電池升級”方案,並允諾創始版車主以及2019年3月底前完成提車或者大定的用戶,將享受六折升級優惠。

  雖然後續也有車主對電池升級的價格有所抱怨,也出現了部分原本打算定ES8的車主,改爲選購ES6的情況,但因爲ES6的交付也需要等到2019年6月,這個時間節奏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平衡車主“追新”的意願。而反觀小鵬的車主,不少人是在7月份才提到2019款車型,但2020款車型的520km續航版本在兩個月之後就可以交付,這個時間節奏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放大了車主的失落。

  與此同時,按照何小鵬的說法,2020款G3車型更新的L2.5級自動駕駛輔助功能和AI智能功能,雖然隨後都將會通過OTA覆蓋到G32019款車型上,讓老用戶與新用戶體驗相同,但電池續航問題,即便是老車主想要付出更多的成本,也沒法隨之升級,因爲小鵬G32020款車型,使用的是寧德時代新一代方形三元鋰電池,在電池結構上就已經發生了變化。同時據瞭解,爲了適配這次電池包的變化,G32020款的底盤也做了調整,軸距上增長了15mm,這也使得原有車主想要更換電池的想法從根本上變得不可行。

  何小鵬曾在微博上引用了這樣一句話,“汽車行業正處於傳統模式向智能時代新模式轉變(的過程中),我們在厭煩了‘擠牙膏’式升級的同時,又暫時還接受不了‘跨越式’的推新。但快速迭代終究能給我們帶來更極致的產品,我們甚至應該希望這樣的迭代來得再快一些。”

  在產品迭代帶來極致體驗的同時,如何將互聯網思維與傳統汽車行業營銷的特點相融合,平衡好市場節奏和車主的利益,可能也是何小鵬和他代表的造車新勢力們,需要思考的問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