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三體》上銀幕十年未果 超級IP竟成難題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5日 13:33   第一財經日報

  《三體》上銀幕十年未果 超級IP竟成難題

  科幻電影的投資與風險同樣巨大,更重要的是中國科幻影片的人才嚴重不足,更不用提工業體系與流程的構建與成熟

  陳漢辭

  “這次電視劇我們沒有參與。”近日,曾與上海遊族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遊族文化”)共同打造電視劇版《三體》的慈文傳媒(002343.SZ)創始人馬中駿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這也意味着再次啓動的電視劇版《三體》將由版權方遊族文化整體操刀,而遊族文化對此的統一口徑是“已備案,籌備中,更多信息請關注我們的官方信息”。

  按照國家廣電總局電視劇備案公示,電視劇《三體》9月開拍,但遊族文化官網首頁放的是電影版《三體》中主演天體物理學者葉文潔的張靜初的片場試拍圖。關於電視劇《三體》拍攝籌備的信息一條也沒有。

  這讓科幻鐵粉們很着急。“開拍前一個月毫無動靜,是驚喜還是驚嚇,電視劇不會又沒着落了吧?”

  粉絲們的這份焦慮可以理解。2015年,《三體》系列第一部獲得有“科幻界諾貝爾獎”之稱的雨果獎。作爲亞洲人的第一個雨果獎,劉慈欣與《三體》的地位已堅如磐石,單是《三體》三部曲在中國的銷售量已超過100萬冊(2015年數據)。隨着《流浪地球》火爆,《三體》今年的圖書訂單同比漲幅超12倍;尤其是本月初,日文版《三體》開售,在一些書店很快售罄,網絡銷量位列日本亞馬遜文藝作品榜單第一。

  但這一超級IP(知識產權)的影視之路開展得並不順利。

  2014年至今,從電影版到電視劇版,幾經沉浮,《三體》最終擬以電視劇形式展現超越宇宙的輪回史。

  業界認爲,版權持有方的上述選擇,有版權到期前的補救之嫌,也是無奈之舉。畢竟,以《三體》的龐大格局,一部電影很難去承載。

  “從這個層面而言,鑑於國內目前處於科幻電影發展的初始階段,《三體》更適合拍攝電視劇。至少在非常重要的故事層面,有足夠的時間與空間,把人物關係與人物背景以及矛盾脈絡交代清楚。”與劉慈欣團隊有着版權方面合作的上海童奕動漫事業部策劃總監、《鄉村教師》繪本顧問“關中阿福”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鄉村教師》是劉慈欣的短篇科幻作品。

  10萬就賣出了《三體》影視版權?

  “當時你們在哪兒呢?”影視化《三體》遲遲未出世,一些影視界人士爲此“抱怨”劉慈欣當初爲何把版權賣掉時,多會得到劉慈欣這樣的反問。

  《三體》在2008年作爲“中國科幻基石叢書”出版時,中國的影視娛樂產業才在全球金融危機的襯托下中成爲一道亮麗的風景,尤其是從2003年開始以25%~30%的速度高速增長,引起了資本注意。

  隨着2009年華誼兄弟、光線傳媒、華策影視等影視傳媒公司的上市,熱錢開始涌入影視行業,而進入影視行業最快的方式就是“抱大腿”——影視行業排名前十位的公司、導演、演員都是投資者征服的對象,它們在投資者的眼裏才是真正的“IP”。而已取得“2006年度第十八屆中國科幻文學銀河獎科幻特別獎”的《三體》,無人問津,劉慈欣當年依舊沉浸在科幻小說的創作之中。

  “毫無疑問,科幻片在國內是有市場的。”作爲科幻迷,也是《變形金剛機密檔案》中文譯者的關中阿福認爲,《變形金剛》系列電影的成功除了好萊塢對於科幻大片的多年探索外,對科幻題材的IP挖掘同樣重要。

  “變形金剛”最初火爆的是動畫片,而將其納入全球知名IP靠的是影視化改編之路。2007年,真人版的《變形金剛》點燃了影迷心中的激情,全球票房高達7億美元。

  顯而易見,中國科幻影片發展脫離不了這樣的基本規律。

  2009年,對科幻、懸疑、災難、戰爭題材同樣着迷的導演張番番開始尋找科幻題材。在與製片人在書店尋找適合改編成電影的本土科幻小說時,邂逅了《三體》,用張番番的話說,小說讓他重建三觀,他突然明白了,什麼叫“一輩子做好一兩件事就夠了”。

  帶着這份雄心壯志,張番番找到了劉慈欣,買下了《三體》的全部版權,包括影視改編權。有網絡信息稱,版權費用爲10萬元,但第一財經記者從知情者處瞭解到,並非10萬元那麼低,但也高不了多少。

  現實卻很殘酷。

  2008年,“首部中國科幻大片“——電影《機器俠》票房慘敗不說,還榮登了民間評選的爛片排行榜。

  2010年,劉德華主演的科幻警匪片《未來警察》給了科幻電影人重重一擊。這部帶着誠意的影片結果令人寒心,投資高達1.5億元,上映一個月的票房也僅有6000多萬元。

  國產科幻影片的硬傷就是科幻電影投資與風險同樣巨大,更重要的是科幻影片的人才嚴重不足,更不用提工業體系與流程的構建與成熟。

  電視版所需資金驚人

  “這不是一個劉慈欣與《三體》能改變的,需要更多的劉慈欣與科幻影視人的付出。”關中阿福認爲。

  2014年版權到期後,《三體》再次易手,成立於2014年8月的遊族文化成爲該版權的新主人。

  這一點,倒是與《變形金剛》影視化成功背後的兩家遊戲公司(更準確地說是玩具商)運作有些類似。《三體》正是遊族文化成立之後簽下的第一個IP,當時計劃投資2億元進行影視化,導演還是張番番。

  2015年上海電影節期間,遊族影業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的發佈會,公佈了《三體》等一系列影片。在熱鬧的開機儀式後,幾經變動,電影仍未見下文。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按照好萊塢商業影片模式,《三體》電影的確不好拍,“導演卡梅隆的說法很具有代表性,《三體》更適合開發系列電影。但系列電影的整體投資與整體撬動,對於中國科幻電影而言就是一座高山,《三體》這麼大體量的電影難以攀登,兩個小時怎麼將《三體》故事講清楚?這是不可能的。即便講,講得也是狗尾續貂,電影即便拍出來,首先就會招致劉慈欣粉絲的詬病,而粉絲都不認可,就不用說普通觀衆了。所以這事只能擱置與暫時放棄,尋求其他方式釋放。”

  2016年,通過《花千骨》、《楚喬傳》等的熱播而名聲大噪的慈文傳媒入局,與遊族文化共同開發《三體》電視劇,這讓業界開始有了新的期待。

  但遺憾的是,粉絲們等了一年,電視劇《三體》還是處於“籌備”階段。

  第一財經記者瞭解到,此次電視劇版《三體》的“流產”與投資額度多少有些關係。按照當前電視劇每集的投入,《三體》每集最低也要1000萬元,如果特技方面的投入再加大,以40集計算,《三體》整體投資至少需五六億元,業界也有預測會高達10億元。而慈文傳媒2016年第一季、第三季和2017年第一季,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淨流量及現金流量淨額均爲負。

  2018年時,雖也有《三體》電視劇由海外製作公司製作的消息傳出,但最終都不了了之。

  而另一方面,遊族文化對於《三體》的改編計劃並未停止,遊族文化內部孵化出一支名爲“三體宇宙”的團隊,專注《三體》IP系統開發,並將《三體》版權下放到該團隊所有。整個團隊想通過不同形態講述《三體》故事,而劉慈欣本人以間接形式成爲“三體宇宙”的股東。

  5月,《三體》再次出現在廣電總局電視劇備案名單中,只是與以往不同的是,在《流浪地球》、《瘋狂外星人》春節檔取得成功後,《三體》電視劇被寄予了更多期望。

  距計劃開拍的日子只有一個多月,哪些投資方會成爲出品方,或許尚在博弈中。當然,也有一部分投資方屬看熱鬧的。

  “任何一個項目的成功與否,與版權期限並沒有太大關係,好萊塢的好幾個超級IP也是經過幾輪版權轉換,最後大放光彩。”關中阿福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面對中國科幻產業的發展,要理性,也要感性。“理性在於《流浪地球》的成功,是中國科幻影視產業的開端,而並非高峯;感性是,科幻產業基礎再薄弱,總要有人去上高山,下火海,先烈與先鋒,都有一半的機率。”關中阿福認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