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廣電總局高長力:監管標準決定權在於社會最大公約數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16日 07:00   北京新浪網

  來源:微信公衆號 有點兒內容

  整理 | 江來 葉實

  今日(5月15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宣傳司司長高長力在中國傳媒大學四百人報告廳,以“做新時代記錄者、謳歌者、建設者”爲題做了專場講座。

  以下是高長力司長的發言整理:

  文藝創作要抓住時代痛點

  要像對待自己孩子一樣對待受衆

  新時代文藝創作重點要關注什麼?總書記講過一句話“千千萬萬普通人最偉大,幸福都是奮鬥出來的”,這兩句話概括一下,叫做“奮鬥幸福觀”。

  我們這幾年一直在鼓勵現實題材的文藝創作,尤其在紀錄片方面,我們一直在抓普通人的奮鬥故事。爲什麼我們要鼓勵文藝創作抓這個?任何一個優秀的作品,要想產生影響,好萊塢編劇有一句著名的話,“你要抓住時代的痛點”,就是要像牙醫一樣,要敲擊到痛點。

  我們現在也是一樣,我們文藝創作也是在找這個時代的痛點也好,敏感點也好,很多普通人的故事可以寫。過去我們沒有注意到,今天我們才發現普通人的偉大。

  很多“藝術家”有一個我認爲是錯誤的觀念,簡單說就是“題材決定論”,他們認爲有些題材不管你寫得好壞都能夠吸引人,有些題材就不行。

  所以他總是埋怨別人,說題材不好,說政府審查太嚴,不讓涉及有些題材。不要因爲沒有藝術才華,就怪罪題材不好,你寫不出好作品,老怪罪題材不好。

  摔跤是個冷門題材,是奧運會的冷門項目。冷門項目門票賣不出去,電視轉播收視率低。但是印度拍了一個摔跤的電影,人家就可以有高票房,爲什麼?人家電影寫得好。

  下面說一下“三個者”。第一,新時代的記錄者,爲的是講好中國故事。

  總書記提出了“中國夢”這個理念。“中國夢”就是一個大故事,總書記是一個最會講故事的人。你看他的表達,他有兩句話,“要讓人人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人人享有夢想成真的機會”。

  他提出“中國夢”和我們以前理解的“中國夢”不同,關鍵點在哪兒?我們以前認爲“中國夢”是國家的夢,民族的夢,他說同時也是一箇中國人的夢,跟每個中國人都密切相關。

  這個時代是豐富多彩的,我們有非常充足的創作源泉,就看你擅不擅於發現。我剛纔說編劇要像一個好的牙醫,能夠敲擊到時代的痛點,這個痛點可不僅僅是痛苦的點,它是我們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喜怒哀樂,甚至是美,這也都可以叫做痛點。一個好的節目它的最高境界就是“笑着、哭着、感動着”。

  我們現在的觀衆想看什麼,不光是想看那些痛苦的,更想看那些美好的。普普通通美好的家庭生活故事,就是最有收視率的。我們這個時代其實不乏生動的故事,關鍵是要有講好故事的能力。中國不乏史詩般的事件,關鍵是有創作史詩的雄心。這不是我說的,這是習近平總書記的原話。

  第二個“者”,做新時代的謳歌者,是爲了傳播中國精神。前不久網上傳我講的“小大正”,什麼是“小大正”呢?怎樣理解“小大正呢?

  “小成本”就是指無論何時都要始終堅持節儉辦節目的原則,絕不去講排場、比闊氣、拼明星,我們要繼續遏制明星片酬過高的傾向,要讓辛勤奮鬥的普通百姓和爲國效力的各界精英成爲節目中的真正主角和明星。

  “大情懷”就是指無論何時,都要始終把社會效益、價值引領放在首位,引導人們努力實現個人前途與國家命運、個體經歷與時代大潮、個體情感與集體情感的同頻共振,爲節目注入深沉大氣的家國情懷,而不是沉溺於個人主義的淺吟低唱、自娛自樂。

  “正能量”就是指無論何時,都要始終堅持弘揚真善美,鞭撻假惡醜,激勵人們向上向善,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滿懷激情地謳歌黨、謳歌祖國、返歌人民、謳歌英雄,讓溫暖、感動、陽光、正氣充盈我們整個社會和精神世界。

  我們爲什麼要鼓勵這種小成本,大情懷、正能量的創作方向?大家可能都知道“破窗理論”,就是環境對人產生的巨大影響。我們常說一句話叫“營造良好輿論氛圍”其實就是這個道理。

  古人有一句話叫“隱惡揚善”。當輿論氛圍都是溫暖、感動、正能量的時候,那社會它自然就正氣充足,邪氣就自然被驅逐出去。

  媒體人要有自己的社會責任。山東壽光的農民曾經種兩塊地,一塊是蔬菜大棚,猛噴農藥、猛施化肥,有毒有害,但是他自己卻不吃大棚裏的蔬菜,單種一塊地,長得雖然難看一點,但是沒有農藥化肥。

  文化產品,我們絕不能像壽光的菜農這樣種兩塊地,不能生產出一種有毒有害的文化產品,然後拿出去換錢,坑害消費者。所以有的時候說什麼節目是好的、什麼是差的,有一個很簡單的判別方法,就是你可不可以多給你自己的孩子看。

  我們文化產品的生產者要有良心,有責任感,要像對待自己孩子一樣,對待受衆。

  第三個“者”,做新時代的建設者,主要是新時代文化的建設者。我們是中華精神文化的建設者、工程師。

  這幾年,廣播電視其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的親身經歷,以往每年我去參加兩會的時候,兩會中間有個政協文藝組聯組會,討論文藝界的一些問題。

  前些年一到這個時候,他們就猛烈抨擊電視節目,低俗、過度娛樂化,從去年開始,部長們紛紛在談這些文化類節目,表揚《中國詩詞大會》,今年雒樹剛部長談到《國家寶藏》,陳寶生部長談到《經典詠流傳》,說美育教育要進校園。

  廣播電視政策調控解讀

  “一多、一熱、一冷”與“限娛令”1.0-4.0版

  這幾年我們引導廣播電視節目的發展,還是產生了很明顯的效果,我總結是“一多、一熱、一冷”,“一多”是公益元素多起來,“熱”是文化類節目熱起來,“一冷”是引進模式冷下去。

  這是怎麼形成的?是不是它自然發展就會這樣?其實不是,和我們的引導、政策調控有很大關係。

  我在2013年就講過未來節目發展的三個關鍵詞“公益、文化、原創”,結果五年之後看,果然在向這個方向發展。

  具體政策的調控,大家都知道,2012年開始出臺了“限娛令”,接着對於衛視節目,幾乎每年都出一個令進行調整、微調,我們可以把它說成是“限娛令1.0版、2.0版、3.0版、4.0版”。這個調控作用是很大的。

  2012年,衛視變成一個娛樂大舞臺了,各個衛視爭相播出電視劇和綜藝節目,因爲這兩個類別天然收視率高,同時就忽視了新聞等公益節目。所以“限娛令”是規定每個衛視一週泛娛樂節目只能播兩檔,這樣騰出很大的空間來播新聞、服務、紀錄片、動畫片這些節目。

  後來我們又進行結構化管理,規定每個頻道八類公益性節目總量必須達到30%,這就使它迴歸到新聞綜合頻道的定位。

  近兩年,我們又推動自主創新了,來抵制引進節目模式,所以我們會看到大量的原創電視節目產生了,文化類節目多起來了。

  爲什麼文化類節目多起來了?我們在政策上有傾斜,在“限娛令”裏面,文化類節目是例外,文化類節目不受“限娛令”限定,所以大家都願意做,能進入黃金時間。

  爲什麼說我們要樹立文化自信?我們從節目模式研發上,就能夠發現傳統文化裏有很多東西可以直接用於我們新的節目模式。比如說《中國詩詞大會》裏的飛花令,那就是中國古代文人的一種遊戲,詩書中華》裏面的舞美曲水流觴,那也是中國古代文人的遊戲。

  創新最重要的是節目模式的創新。曾經我們各個電視臺都去買國外的節目模式,從前兩年開始形勢發生了變化,也是政策在逐漸收緊,一點一點限制引進模式的播出,到去年算是基本上關門了,我們定了一條叫做“原則上黃金時段不再播出引進節目模式”。

  爲什麼政策會是這樣的趨勢呢?也和廣播電視發展的實踐是相吻合的。到了去年這個時期,我們自主原創的節目已經足夠多了,不再需要去引進這些國外模式。

  前兩天九大節目模式在戛納電視節上亮相,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中國節目模式開始往國外賣了,九個製片人用英語進行了推介。

  附:上星綜合頻道宏觀調控“限娛令”進化史

  “限娛令1.0”——2012年

  實施上星綜合頻道黃金時間節目備案制,對婚戀交友、才藝競秀、情感故事、遊戲競技、綜藝娛樂、訪談脫口秀、真人秀等七類節目實行播出總量控制。

  “限娛令2.0”——2014年

  實施結構化管理,每個頻道播出新聞、競技、文化、科教、生活服務、動畫、少兒紀錄片和對農等八類節目比例達到30%,對歌唱類選拔節目、電視晚會等進行調控。

  “限娛令3.0”——2016年

  大力推動節目的自主創新,規定上星綜合頻道每年19:30—22:30開播的引進境外版權模式節目不得超過兩檔,同一檔真人秀節目,原則上一年只能播出一季。

  “限娛令4.0”—— 2017年

  有文化、講導向的播出平臺:黃金時段不再播出引進節目模式。

  廣電融合發展走了彎路、要轉變思維方式

  優秀電視節目全平臺收視率相當於55%

  有人總說廣播電視幾年將死,不是!我們今天要融合發展,爲什麼要固守廣播電視這個平臺呢?爲什麼我們好的節目不跨平臺呢?

  我調查過一個數據,《歡樂中國人》也好,《經典詠流傳》也好,如果把“三微一端”全都放在一起的話,收視率單期節目好的相當於55%,觸達動輒五六億人、六七億人。

  我這兒稍微講一點我對媒體融合的體會。往小了說,一個電視節目進行宣推,是有技巧的,要懂得新媒體的傳播規律,突破傳統媒體人的廣播電視思維模式。

  廣電的思維模式叫做覆蓋,我們考慮的主要是覆蓋面,做新媒體宣推就是賣給視頻網站,切成一段一段的,簡單起個標題,往那兒一放。覆蓋到了,但是你沒想到,這樣放的話,那就是一滴水融入大海,無影無蹤了。

  而新媒體規律是什麼?是講穿透力,是講要有話題性,有故事性。一講出來,讓人們感興趣,一看標題就想點開,看了內容就想去轉發,所以要能夠挖掘到話題性、故事性,能夠引起病毒式的轉發。

  怎麼樣融合發展廣播電視媒體,這是一個大課題。以往我們的一些所謂融媒體的理念都錯了,走了一大段彎路,至今還有人在這個錯誤的方向上往下走。

  比如中央廚房,前不久到一些媒體去,他們還在津津樂道地領我看中央廚房、融媒體中心,就是拿出一個空間,擺上電腦,調集各路人馬在這兒。但是做公衆號,閱讀量最高的才200多,費那麼大力就200多閱讀量,有什麼意義呢?

  物理意義上的中央廚房沒有意義。因爲互聯網是一個散狀的網絡,最關鍵的是生產流程再造,人不一定都到這兒來,把各種資源能夠通過網絡連接起來,使它發揮最大效應就可以了。

  另外產量沒有意義。一天發出去1100條、1200條文章,有意義嗎?不如有一條能夠在各個平臺傳播起來,效果好,那一條可能勝過那1200條。所以媒體融合真的需要在座的學者們好好研究一下,來指導實踐,千萬別在彎路上走了。

  在戰略上思考一下,其實我們錯過了很多發展好的時機。爲什麼我們廣播電視在最輝煌的時候,不可以去擁抱新媒體平臺?剛剛出現新的技術的時候,就把它擁有,拿在自己手裏不行嗎?我們廣播電視爲什麼不能去辦視頻網站呢?

  湖南臺辦的芒果TV,就辦得很好,它是現在目前唯一一個盈利的視頻平臺。廣播電視是有非常好的內容資源的,都不用自己花錢買的,完全有條件能夠辦成好的新媒體的平臺,但是爲什麼辦不成呢?根子上是體制機制的問題,不允許有幾年賠本的時間。

  要先讓他每年扔個幾十億、十幾億。芒果TV就是這樣的,前幾年也是虧本的,但是它有一個計劃,今年虧30億,明年虧20億,後年虧10億,再往後每年盈利多少多少,果然就按照這個思路發展下去。

  所以我們克服了體制機制障礙,轉變了思維方式,廣播電視融媒體發展是有前途的。

  網絡和電視綜藝監管趨向統一

  社會最大公約數決定監管標準,是動態的、歷史的

  問:電視臺在關注社會效益的同時,如何提升經濟效益、維持正常的經營和運營?

  高長力: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經濟效益服從社會效益,目標是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其實很多好的節目,最後都是實現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統一。

  收視率這個東西咱們且不說它真實不真實,科學不科學,就即便它是最公平的、最真實的、最科學的收視率,如果要完全讓收視率主導,一定是引導越來越往底線走的。

  所以我們文化產品的生產者要有一種責任感。迪斯尼創意總監拉塞特,前年做過一次演講,他其中一個重要的觀點,藝術家要去引導觀衆,而不是迎合觀衆。不是觀衆喜歡什麼我們就給什麼,而是去引導他們,要有健康的口碑。

  電視臺的生存,第一,我們不能越底線,有害的東西絕不能用,比如醫療保健品廣告,那已經是圖財害命了;第二,通過創新來提高我們節目的吸引力、感染力、影響力,然後慢慢會走上一條健康發展之路。

  現在一個難題是,互聯網和廣播電視不是標準不統一,理論上標準是統一的,但是現在做不到在監管上能夠完全達到一致。

  從去年開始,總局有了一個會商協調會制度,就是網絡司、宣傳司、傳媒司和監管中心每個月一起開會,研究一下現在各平臺的動向,然後統一相關節目標準,我相信慢慢互聯網監管會加強,節目內容會趨向跟廣播電視統一,到那個時候整個競爭環境就會更加公平一些。

  問:文化類節目的創新還有怎樣的方向?

  高長力:文化類節目的領域是很寬廣的,向深度和廣度拓展空間還很大。比如說前兩年我們就不停開發文化的產品,從詩詞到漢字、成語、燈謎、信件等等,是這樣從類型上來拓展。像田梅導演(《經典詠流傳》總導演)另闢蹊徑,從表達方式上,古詩詞能不能唱出來,我們還能有一些什麼辦法。

  其實空間是很大的,但是研發創意確實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想出好的表達方式,需要智慧。所以我相信繼續研發新的節目模式,文化類節目的可能性無窮無盡,深度和廣度上,都會產生新的節目。

  問:如何看待《中國有嘻哈》《這就是街舞》《創造101》等展現小衆文化或偶像養成類的網綜?

  高長力:綜藝也好,電視劇也好,電影也好,它是不分網絡還是電視的。尤其綜藝,應該沒有電視綜藝和網絡綜藝之分,只不過是在不同的平臺播出。爲什麼有人會特意去區分它呢?就是發現網綜的尺度更大。

  其實在電視上,這種亞文化我們也不反對,不排斥。有電視節目做了街舞,做嘻哈也可以,但是關鍵是要健康向上。所謂亞文化,要看是表現它積極健康向上的部分,還是消極頹廢的部分。我們要把頹廢消極的因素避免,賦予它積極健康向上、中華文化的一些元素。

  所以,將來網綜和電視綜藝會越來越走向一個共同點,標準會更加接近,內容會更加健康。

  問:電視文藝監管的線在哪兒?

  高長力:標準到底是什麼?準確地說,說不上來。誰決定哪裏行,哪裏不行?最終決定權還是社會,就是最大公約數。所以標準是一個動態的、歷史的。

  時代是在發展的,十年前大家對這個事怎麼看,十年後又是另一種看法,也就是此時此刻今天的社會絕大多數還能夠接受,這個基本上就算過關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