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陳睿:B站不會去二次元化 儘量包容各種不同愛好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28日 18:52   北京新浪網

2010年,陳睿在活動中發言,時任金山貝殼C E O。2010年,陳睿在活動中發言,時任金山貝殼C E O。
2014年5月  獵豹移動赴美上市,右一爲陳睿。2014年5月  獵豹移動赴美上市,右一爲陳睿。
B站赴美上市時,up主在紐約時代廣場表演。B站赴美上市時,up主在紐約時代廣場表演。
陳睿(右)與高中同學王小川參加同學聚會。陳睿(右)與高中同學王小川參加同學聚會。

  原標題:B站董事長陳睿:中國初代網民歷經三次上市40歲仍是“少年” 

  來源:南方都市報

  採寫:南都記者侯婧婧 蔡輝

  受訪者供圖網絡圖

  1978年生於四川省成都市,嗶哩嗶哩董事長、CEO.2001年大學畢業後入職金山軟件,一路從編寫殺毒軟件的基層技術員升任金山毒霸事業部技術總監、總經理;金山上市後離開,於2008年創立貝殼安全,後與傅盛的創業團隊合併,即爲獵豹移動的前身。2014年,獵豹移動上市,身爲聯合創始人的陳睿再次選擇退出,全職參與A C G視頻彈幕網站bilibili.com的創業。在他的帶領下,嗶哩嗶哩從一個動漫愛好者基地逐漸發展爲中國較大的年輕人文化社區,2018年3月在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

  陳睿今年40週歲,儘管一向作中規中矩的打扮,聲音沉穩,卻很難被錯認爲專業人士、學者或官員。他有一種讓90後、00後們油然親切的“二次元感”(部分得益於豐潤的身形和囧字粗眉)。身爲嗶哩嗶哩董事長兼CEO,眼前的陳睿,與其說是心態年輕的企業家,倒不如說更像老成的“少年”。

  如今的嗶哩嗶哩,早已不再是無意味的音節或搞怪的名字。在上億年輕人心中,它是“B站”,同時也代表着一家納斯達克上市企業。而對於陳睿,一切都像是“無心插柳”。此前,他已在金山公司和獵豹移動經歷了職業輝煌。加入B站,並非着眼於商業回報,而是出於一個動漫愛好者的烏托邦式構想。

  早在5年前,陳睿還未想過,看似小衆的愛好,時機成熟,也能造就一個大型公司。“回想過去那些重要的時刻,我發現,是時代的發展,給予了像我這樣平凡的人不斷去實現夢想的機會。”

  隨着經濟社會的發展,中國“餘裕世代”的年輕人普遍擁有了探尋自身興趣的空間和能力,他們正在B站這樣的互聯網原創文化社區中呼朋引伴,既生產着極具自身特質的文化奇觀,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商業機遇。

  “奔騰”的少年時代

  高中時代,陳睿和搜狗CEO王小川是同班同學。有一段時間,兩個人還做過同桌。陳睿心目中,王小川“是個小天才”,而這位摯友對他的印象是“比較穿越”。因爲陳睿成長過程中的文化物質條件,與更年青的一輩人相差無幾,也難怪他們更容易找到共同語言。

  陳睿的父母曾參與“三線建設”,隸屬民航系統。10歲之前,他生活在廠區,所以雖是成都人,卻習慣慢條斯理地講普通話。他的童年記憶中還有“糧票”,也曾因爲買不起12元錢的玩具而苦惱過。但到了1989年,母親已經能送給他98元的變形金剛———短短數年,全家月收入翻了5倍。

  小時候,一放學回家,他就打開電視機看動畫片,每天只有一集。那時國內電視臺(尤其是地方臺)採買了相當數量的日本動畫片,像《聖鬥士星矢》、《北斗神拳》、《灌籃高手》,這些都是日本動畫產業成熟期涌現出來的精品。陳睿記得,《灌籃高手》的熱播,曾讓打籃球這項運動風靡學校操場。

  他喜歡上漫畫,則是在初中一年級後。當時有了《聖鬥士星矢》漫畫版,還有大家喜聞樂見的《七龍珠》、《亂馬1/2》……每個單行本僅有薄薄幾十頁,標價1.9元,一套《七龍珠》超過100本,這是一筆相當奢侈的花銷。陳睿估算:“我的同齡人中,喜歡動漫的應該不到5%。”當年他買來漫畫,拿到班裏分享,卻發現大家都很愛看。所以他相信,“二次元”或“A CG”(Anim ation動畫、C om ic漫畫、G am e遊戲)的標籤並不專屬於新世代,只不過在10年、20年前,接觸這些資源有更高的門檻,想要維持這個愛好,就更不容易了。

  1993年,陳睿升入成都七中。彼時中國的IT產業迅猛發展,這所名校從高中一年級就開設了計算機課,一出校門,附近就是人聲鼎沸的一家電腦城。下午兩節課後,結伴流連於電腦城的檔口,對五花八門的高性能硬件品頭論足,成爲同學們的一大樂趣。

  在這樣的氛圍中,自小偏愛文史且自認爲有天賦的陳睿,轉而迷上了計算機,將程序員作爲新的職業理想。電腦設備和正版軟件在那個年代價格極高,父母卻依然鼓勵他發展興趣,從物質上提供充分的保障。

  1994年,陳睿從“攢機商”手裏買下了第一臺電腦,之後便開始D IY(獨立拼裝)。每次CPU升級換代,從386、486到奔騰586,他都沒錯過。許多年後,王小川還曾說起,班上有個同學“能買奔騰”,讓他羨慕極了。

  金山的“紅小鬼”

  1997年,陳睿告別了單機時代,成爲中國最早的一批“網蟲”。

  當時沒有所謂的寬帶,要用電話線撥號上網,傳輸速率爲每秒33.6比特(大致相當於手機3G網絡的萬分之一)。每當陳睿泡在B B S或聊天室的時候,便“與世隔絕”了,因爲家裏人很難找到他。

  接下來的幾年,全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的關鍵年頭:1997年,前寧波電信員工丁磊創辦網易;1998年,搜狐、新浪和騰訊分別問世;1999年,曾任英語教師的馬雲在杭州創建阿里巴巴;2000年,百度誕生於中關村,創始人李彥宏是從硅谷回國的技術精英。

  在外人看來,這很難稱得上是一個富裕的圈子,也並未顯露出太多氣象。屬於互聯網的時代尚未到來,整個IT領域,軟件和硬件仍是絕對的霸主。陳睿畢業前,他的學校更名爲成都信息工程大學。招聘時節,IB M、聯想、中興、華爲等知名企業紛涌而來,搶奪“擴招”前尚屬稀有的大學畢業生。

  這一年是2001年,陳睿的願望是在成都找一個月薪2000元的安逸工作。但最終,他被老牌技術型公司金山軟件招致麾下,來到了北京。

  時任金山軟件總裁就是後來創辦小米公司的雷軍。他是武漢大學的高材生,1992年加盟金山。陳睿入職時,這位32歲的繼承者正在努力克服“落伍”的焦慮,帶領Window s時代的精英技術人員迎接互聯網的挑戰。

  《順勢而爲:雷軍傳》中記錄了2001年7月下旬,“金山反病毒研發小組”阻擊“CA M先生”的經歷。從研判疫情到發佈免費的殺毒工具,再到消除“CA M先生”在國內的影響,金山的員工只用了5天時間。負責編寫這款殺毒程序的,正是剛入職的陳睿。兩週後,新版本的“金山毒霸”殺毒軟件趁勢推出,雷軍在一衆媒體面前自信宣告:“中國互聯網時代即將來臨……”

  2002年,陳睿被雷軍指定爲技術助理,其後又進入了雷軍親授的“幹部培訓班”,受其言傳身教頗深。陳睿曾說,雷軍與很多企業家不同的地方是,他真正發自內心地培養下一代。“做正直的人,做值得用戶尊敬的公司,這是雷總對我說的話,我一直銘記。”

  2008年,陳睿辭任金山毒霸總經理,與5位年輕人自立門戶,創辦貝殼安全;兩年後,與老同事傅盛主導的可牛影像合流,共同組建金山網絡,後更名爲獵豹移動。艱難的摸索中,移動互聯網的浪潮終於到來,2014年,陳睿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將專注海外移動工具市場的獵豹運作上市,隨後轉身離開。

  十幾年來,儘管與“金山系”分分合合,他始終敬稱雷軍爲老師,將自己比作金山的“紅小鬼”(注:革命路上的小戰士)。

  “彈幕”的重新出發

  Bishi本名徐逸,是個“準90後”。2009年6月,他創建了名爲M ikufans的個人站點,半年後更名爲bilibili。

  “選擇bilibili這個名字,是因爲《某科學的超電磁炮》麼?”2011年初春,杭州某出租屋內,陳睿一身西裝、一本正經地向他求證。

  那時陳睿是金山網絡的3號人物,內有團隊的多次整合,外有對手發難,壓力巨大。唯一的解壓方法是“上B站”。

  身邊的同事及下屬無從得知,10年來,陳睿一直保持着對於動漫的愛好。其實應當說,“觸網”之後,他才真正進入了動漫資源的海洋。剛工作時,他是金山的基層程序員,業餘時間就用公司提供的24小時專線上網。幾兆的帶寬分配給每個員工,大約只有70k,但他很是滿足:“70 k已經能做很多事情了……那個時候歲月靜好,人有的是耐心。”他開始出沒於一些論壇和Q Q羣,下載動畫視頻、翻唱M P3,甚至是CD鏡像(若是下載CD,往往要一整晚),並在二次元視頻社區“A站”(AcFun彈幕視頻網)熟習了彈幕文化———觀看視頻的同時,網友的即發性評論形成陣列,在畫面上層滾動。這是一種溫暖的共時感。

  2010年,他聽說了bilibili彈幕網,並註冊成爲這個站點的前兩萬用戶。“我從知道B站到只上B站,應該就幾個月的時間。”陳睿回憶,身邊許多資深的動漫迷也是如此,“其實主要是內容創作的氛圍特別好,原創內容很多。這對一個社區太重要了———沒有原創內容,我認爲就沒有社區。”

  從沒有一個互聯網產品像B站這樣,讓他發自內心地沉迷。每天無論多忙,他都要抽出半個小時呆在上面。有一天陳睿對王小川說,自己也想做個類似的網站。王小川不太明白B站是什麼,但他提供了一個建議:“既然這個東西已經存在,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投資它。”

  於是陳睿寫了封郵件,定下了2011年初在杭州的會面。這才知道,原來B站的運營團隊只有4個人,平均年齡不到23歲,其中還有一個屬於離家出走。負責人徐逸也是剛剛從大學畢業、辭掉了金融軟件公司的職位,全身心投入B站的事業。

  陳睿問他們:“是想做一個愛好者的社團,還是想做一家公司?”

  徐逸答得很快:“至少像盛大那麼大的公司。”

  “你知道盛大有多大嗎?”

  “至少得有幾座樓吧。”徐逸很自信。

  後來陳睿回憶自己對這個年輕創業者的判斷:“我比他大11歲。我在他的年齡,沒有他這種胸懷、這種大的氣度。”坐在杭州月租3000元的民房中,他表達了投資B站的意願。

  年輕的團隊也願意接納這位同好,但又怕他虧錢。“神奇”的是,陳睿不怕。徐逸說,“他是那種,給了別人錢,就把事兒給忘了的人。”

  2011年,陳睿成爲B站的天使投資人和4位小夥伴的業務顧問,還幫忙找齊了行政和會計。2012年到2014年,隨着國內動漫市場及相關產業的爆發,B站的活躍人數從幾十萬飛漲至幾千萬。缺乏商業經驗的徐逸需要的不僅是資金,更重要的是一個合作管理者。其間,他反覆動員陳睿加入公司。

  陳睿早有此意。如果說最初投資時還看不清B站的盈利模式、更近於熱誠襄助,到了2013年,他已經充分意識到,G D P躍升至世界第二的中國,必將迎來文化消費的大發展期。獵豹移動在美國上市後,36歲的陳睿決定追隨內心,他向身邊人坦陳了對於動漫的愛好和退出的想法。

  有的朋友難掩驚訝,但老領導雷軍卻很贊成。雷軍曾在一次演講中提過創業成功的要件。“我在想,如果創業者不是從內心深處由衷地喜歡自己的事業,就很難做好。我最喜歡的情景是,一個人出現在我面前,說有一個主意,最願意從零開始做。”幾年前,雷軍也是這樣身體力行,從零開始打造小米手機。

  就這樣,陳睿全職加入嗶哩嗶哩,重新開始了通宵奮鬥的日子。

  用他的話說,這是一場必須完成、說走就走的旅行。

  “B站”的中年情懷

  對於當時的互聯網創投圈來說,陳睿的加盟是B站最鮮明的背書。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靳文戟曾對媒體表示:“陳睿做的哪怕不是B站,是C、D、E、F站,我們都投。”

  2015年,陳睿出任董事長,嗶哩嗶哩加快商業化運作,累計吸引投資超5億元,此前B站的主要收入來自搜索引擎的廣告。他說:“我們自認爲走的是一條荒無人煙的道路,但走着走着就發現了一座城市。”

  B站已經成爲中國較大的年輕人文化社區,有很多令外界稱奇的現象。比如要成爲具有更多權限的正式用戶,需要花幾十分鐘的時間參加考試,截至2017年12月底,共有3160萬人次通過了考覈,是當年全國英語四六級考生的兩倍。他們也有自己的文化主張,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在電視臺首播時沒大火,搬上B站卻累積了300萬的播放量,遠超更爲大衆化的視頻平臺。

  如今B站不僅有ACG,還有音樂、舞蹈、科技、生活、時尚等子頻道,看起來包羅萬象,共性是年輕化。據B站透露,其用戶中有81.7%出生於1990年-2009年,而這個體量龐大的消費羣體已經受到世界資本市場的關注。

  2018年3月28日,嗶哩嗶哩在美國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募資規模達4.83億美元(約合30.4億人民幣)。陳睿在紐約出席了上市敲鐘儀式。而地球另一端,500多萬人跨越時差,在線觀禮。

  進入公開市場,B站就不僅要滿足用戶,也有了在商業上成功的責任。它的創辦者們深知這一點,但他們依舊是審慎的。直到今天,陳睿本人仍是B站最大股東,他和負責社區氛圍的徐逸共同把握着它的航向。

  2018年是陳睿的不惑之年,他說自己的心境從25歲以來就沒怎麼變化,少年情結還在。但他也強調,“我不會因爲自己是一個很有理想主義情懷的人,就認爲這個世界也是圍着我轉的。”

  他已親歷過3家公司的上市,但B站這一次,不再被他視爲奮鬥的終點,而是新的起點。他希望嗶哩嗶哩成爲值得用戶熱愛、經得起時間檢驗的公司,重要的是,現實中的少數派能在這裏找到共鳴,分享自己的快樂。

  改革創想錄

  時代給了我不斷去實現夢想的機會

  南都:請用一句話來概括你對改革開放40年來的感悟。

  陳睿:我對改革開放這40年最大的感觸,就是它在不斷地變化,而且是越變越好。

  我自己的成長過程就是一個例子。比如我小學的時候,同學們討論的是家裏吃不吃肉,但到了90年代以後,這個問題就不存在了。又比如,上大學的時候,我無法想象未來我能擁有這麼快的事業發展。因爲我的參照是父母,他們從20多歲到退休就沒換過地方。但是對我而言,從業18年,我經歷的已經是截然不同的東西了。我覺得我們這代人還是挺幸運的,同時擁有改革開放造就的中國發展紅利,和互聯網發展的黃金時期。當然我也相信,中國的年輕人,現在的90後、00後,又會過着跟我截然不同的生活。他們更是處在一個自己決定命運的時代。

  南都:有人說B站正在“去二次元化”,變得越來越“主流”,你怎麼看?

  陳睿:去二次元化,那可能是某些用戶的擔心吧。我們既不會所謂“去什麼化”,也不會刻意地去成爲什麼。其實,B站就是給創作者提供一個開放的、公平的舞臺,給所有擁有自己興趣愛好的人提供一個能夠讓他們快樂、並且能夠儘量包容各種不同愛好和聲音的社區。

  我覺得B站不僅過去、現在,甚至包括未來,它一定是最適合動漫愛好者聚集的地方,當然它也同時適合其他的愛好者。他們也許喜愛的文化不一樣、感興趣的東西不一樣,但他們對自己興趣的堅持,對創作者的尊重,是一模一樣的。我覺得這個是B站之所以成立的原因,也是我們會一直堅持做下去的方向。

  南都:B站超過80%的用戶是90後和00後,你想對這些年輕人傳達什麼?

  陳睿: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讓別人去說吧”。

  我覺得他們這一代人比我們這一代人強,因爲他們是真正接受過高質量教育,真的從小就接觸互聯網,他們對於文化有更好的判斷力。我跟他們接觸越多,就越感覺到應該向他們學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