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李笑來回應錄音門:沒有罵用戶傻逼 錄音者真的有問題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6日 01:03   北京新浪網

  相關專題:

  爭議李笑來:私下談話錄音曝光割韭菜言論

  相關新聞:

  李笑來再惹爭議 割韭菜錄音曝光(附原版語音)

  新浪科技訊 7月6日下午消息,李笑來發文迴應“錄音門”,稱沒有罵散戶傻逼,無論是私下裏還是公開場合,都不會使用“韭菜”這個詞。

  李笑來解釋稱,錄音裏說的“我幫着量子鏈賣了六個月的’空氣幣’”。這裏的“空氣幣”是帶引號的,量子鏈現在不是空氣幣。

  李笑來稱,幾乎每時每刻,都覺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並表示自己私下經常講髒話,並不認爲私下說粗話是什麼壞事。

  李笑來表示,被曝光的錄音是與廈門區塊谷總經理吳子龍夫婦會面的時候,他們倆偷偷錄音的,希望這對夫婦能看到這個事是他們夫婦倆真的有問題。

  以下爲李笑來文章全文:

  笑來也有話要說…… 兼感謝理解我的朋友們

  這兩天很多人問我,被錄音的感受,我的回答都是一樣的:

  自己傻逼唄。

  幾乎每時每刻,我都覺得之前的自己很傻逼——這事兒我公開都說過。什麼“人設崩塌”之類的評價,肯定不是瞭解我的人做出的,我哪裏有什麼人設啊?我被如此這般大量關注才幾天啊?人設個屁啊!

  我本來就是個粗人,私下經常講髒話,只不過我不笨,我讀書很多,思考很深,會寫清楚的文章,也會做有意義的演講。我個人並不認爲私下說粗話是什麼壞事,當然,公開講粗話確實不好,因爲那會影響太多人的心情,也不禮貌。

  被“曝光”的那段錄音,應該是在2018年2月4日。當天是廈門區塊谷總經理吳子龍夫婦來找我的時候,他們倆偷偷錄音的——我自己當然不知道在被錄音,所以,理論上來講,我並無意對着大衆噴髒話,而當場聽的兩個人,也知道我的髒話並不針對誰。

  被錄音,被傳播,還被有意曲解,當然不爽,而吳子龍夫婦把我出於好意的私下談話錄音並放出去,也非常缺德,然而,此人還在我的微信通訊錄上,爲什麼呢?因爲我希望這對夫婦能看到這個事兒是他們夫婦倆真的有問題。

  易理華還在硬幣資本的時候,主張要做個收費羣——就是後來大家所知道的“600ETH”羣,在當時的環境下,我覺得也挺好,就同意了(只不過當時就說好,羣內的人在一年內若是賺不夠600ETH的話,是要退這600ETH的)。

  春節前後,易理華被發現做老鼠倉之後(此事有人證和物證),我採取了息事寧人的態度,跟他聊了一下,他自己選擇“安靜地離開”;而我也並不想撕破臉。當時我還安慰自己“在這樣不正常的世界裏,年輕人很容易遇到被扭曲的境遇”,認爲“他只不過是着急賺大錢而已”,所以,“一不小心用力過猛,動作變形”……

  當然,後來證明我對此人的想法和做法都是錯的。此人在明知自己即將要離職的情況下,以硬幣資本合夥人的身份建立了一個小密圈,前後收了將近一千萬人民幣。面對幾乎同樣一撥人,想要證明自己是對的,就要證明對方是錯的,這也許是他的思路。所以,一路下來,易理華開始視我爲敵人,四處說着一些陰陽怪氣的話,煽風點火。再後來就是可怕的熊市了——之前的行情下行,被普遍認爲是大市調整而已,春節期間搞得雞飛狗跳的三點鐘羣,就是市場理解的表現……

  其實很少有人真正聽完錄音的,絕大多數其中被曲解的地方,我看着都覺得神奇。

  事實一:李笑來沒有罵散戶傻逼

  錄音裏,我髒話連篇,但,對於散戶的評價,我是這樣說的:

  “……不要罵散戶傻逼!散戶最牛逼……”

  事實上,無論是私下裏還是公開場合,我都不使用“韭菜”這個詞,因爲這個詞本來就是莫名其妙的——從來就沒有人能夠清楚定義自己口中的“韭菜”究竟是什麼?難道,在交易市場上,賺到錢就是莊家,賠了錢就是韭菜?

  整個錄音裏,我從來沒有用過“韭菜”這個詞,更談不上“割韭菜”這個詞——這個詞從來就不在我的語言使用範圍之中。第一個在這段錄音裏能找到我說了韭菜兩個字的人,我就送它兩萬塊錢,說了幾次,我就送他幾倍。如果你完全找不到“韭菜”兩個字,那麼你就要想想了,是不是有人用心險惡,用各種驚悚的標題栽贓李笑來的談話內容?(我都懷疑會不會有人因爲我這個承諾剪輯錄音硬插進去很多個“韭菜”?)

  事實二:李笑來說的話是“不要盲目相信價值投資”

  我的原話是,“不要盲目相信價值投資”。有沒有“盲目”這兩個字,句意天壤之別啊!

  這個也不是我從來沒有公開過的觀點。投資是有時限的,不是“永遠不退出”的,看長期,看短期都是投資,但,每個人的判斷理解不同,於是,“盲目相信價值投資”的人一定會吃虧。國內股市裏有一個段子:“如果有一個人跟你講價值投資,那麼他肯定已經被套牢了很長時間……”

  而且,談話中我舉例說得很清楚,我的選擇是比特幣而不是萊特幣,是EOS而不是以太坊,身體是很誠實的,無論是誰都一樣。

  事實三:以下一段話,是吳子龍說的,不是李笑來說的

  這段話被標題黨們拿來拼命做文章:

  這樣也更好地把至少把全國的社羣再整一遍。很多也邀請我們過去,但是我們比如說公信寶的總部我們會去,因爲我們可能思路還是停留在比如類似公信寶,我們會把它講成一個成功的案例。然後呢有三個階段嘛,第一個是關於區塊鏈的一個講解,第二個是講成功案例,第三個會推一些新項目。所以按照這樣的邏輯講下來,但是如果說第三個新的這個項目一定要成爲我們主打的這個項目!所以說我們全國社區巡迴一回,纔有我們的價值所在。

  這是吳子龍夫婦想做的事情,他們是做代投服務的,但他們手裏沒有項目,沒有技術,所以來找我。我呢,就分享一下我的看法,希望對他們有幫助。而項目也好,技術也罷,說實話,還真不是想給就能給出去的,所以,此人後來我再也沒見過。朋友們聽說之後,都罵我傻逼,跟什麼人都那麼實在,都勸我以後不要接觸太多人了,但,我覺得吧,自己傻逼就傻逼吧,我還是得按照我原來的樣子活下去,是不是?

  事實四:量子鏈現在不是空氣幣

  這個事兒有必要澄清一下。錄音裏我說,“我幫着量子鏈賣了六個月的’空氣幣’”。這裏的“空氣幣”是帶引號的。說話的當時,我是有手勢的,就是用兩隻手比劃引號那個手勢。聽過我演講的人知道,我經常使用這個手勢。

  最初那六個月裏,量子鏈還沒有主網上線,所以只能用ERC20代幣,所以,當時外界就把量子稱作“空氣幣”,但我是知道他們有代碼的,也請人審查過一部分,所以,我知道他們不是真正的空氣幣。並且,事實是,帥初沒有跳票,到了去年九月份,主網也真的上線了……這就好像EOS最初也被稱爲空氣幣,但主網上線了,並且還真的是原創,還如何被稱爲空氣幣?

  以上。

  到這裏有必要說說陳偉星了。在六月末的時候,我委託律師在杭州互聯網法庭對他發起了起訴,起訴他誹謗。在他上躥下跳胡說八道的時候,我一直沒有跟他對罵,只是要求他提供證據,否則他就是誹謗,並且在微博上給他24小時準備證據。72小時過後,我向法院提出了訴訟。用法律保護自己,是很艱難的,但,我也別無他法。

  陳偉星這種人,其實真的是很難對付的,因爲他總是高舉着“正義的大旗”,跟他對着幹,就好像是我要跟正義對着幹似的……行業需要公開透明,這事兒誰都知道,這事兒誰都同意,可問題在於,他每次撕咬的時候,都搞得好像我要是反對他,就是反對行業公開透明似的——可問題是,我真的贊同行業公開透明。

  這也是陳偉星的一貫手法。陳偉星搞了個“打車鏈”,然後四處宣講,面對媒體,他是這麼說的:

  陳偉星:如果我做打車鏈失敗了,可能是整個行業的失敗

  扯虎皮拉大旗,說的就是他這種人。他不是有幻覺,覺得“我一閉眼睛,世界就黑暗了”,而是清楚地知道怎樣利用“光明正大”的說辭讓自己身處所謂的“不敗之地”。

  然而,時間是最犀利的。時間久了,這種人的真面目就會露出來。陳偉星的打車鏈白皮書發佈一週都不到,鏈塔智庫發佈評估報告,直指VVShare的代幣價值體系違背經濟學原理。

  (1)並未解決行業痛點,多場景間缺乏共性。

  (2)代幣價值體系違背經濟學原理。

  (3)自創共識機制,實用性待考察。

  (4)代幣總量過大,未公佈鎖倉計劃。

  (5)項目處於早期階段,進展不明確。

  (6)團隊信息披露不足。

  綜上,VVShare項目與區塊鏈技術結合必要性不高,項目可行性不明確,同時信息披露不足,代幣價值體系違背經濟學原理,需要警慎對待。

  這次鏈塔智庫的評估,印證了我一直以來的看法,陳偉星根本不懂區塊鏈,並且根本不懂如何認真做事。

  然而,一部明顯是公正客觀的評估報告,由於是關於陳偉星自己的項目的,突然之間,陳偉星發現正義的大旗不在自己手中,就開始直接發瘋了:

  “7月5日,鏈塔因《“打車鏈”VVShare白皮書評估報告》與VVShare發起人、泛城控股創始人陳偉星產生意見衝突,鏈塔分析師嘗試與陳偉星就VVShare項目進行溝通,很遺憾,陳偉星似乎對自己發起的項目探討興趣不大,在數百人的微信羣公開造謠鏈塔是騙子公司,並毫無根據的臆測鏈塔對項目的評級是收費評級。”

  時間檢驗一切,但何曾想時間出手這麼快?陳偉星你慢慢表演罷。

  另外,本來起訴陳偉星誹謗,我走的是民事流程,現在看來,必須走刑事流程了。他靠臆想誹謗的,不僅僅是我個人,還有我投資的BIGONE交易所。

  BigOne交易所客戶預存的代幣,嚴重已經懷疑被挪用或者盜竊,官方披露的冷熱錢包只有小几千個eth,200多個比特幣,這些幣還不如一個大戶錢多,一個交易所只有這麼點幣不可想象。

  這再一次是造謠中傷。隨後,BigOne的團隊扔出了多個冷錢包地址,向用戶展示了交易所的儲幣。陳偉星是不知道的,“100%保證金證明算法”,是我投資的幣付寶創始人潘志彪發明的,後來雲幣也採納,並且一直使用。同時,這個“100%保證金證明算法”一直以來也是被其它交易所所恥笑的,但,即便BigOne在最不濟的時候,也一直堅持使用這個算法。然而,陳偉星的這次造謠中傷,明顯包含着商業目的,並且已經造成了其它企業的商業損失。

  在這裏,希望我的讀者清楚:

  李笑來沒啥人設。我是啥樣就是啥樣。人前人後都一個德行。公開場合不說髒話,恰恰是因爲禮貌。

  我從來都知道,我自己就是個傻逼。

  明天的我就是會覺得今天的我非常傻逼。

  還有一條更重要的:

  感謝跟我有關的所有團隊,在這期間踏踏實實做事。

  這一條尤其重要。哪個團隊做事會一路順風呢?沒有。團隊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幸虧,在這段時間裏大家專心做事,乃至於遇到的困難一一解決。現在回頭看,在陳偉星動用各種可能方式造謠中傷之時,所有的團隊都沒有出事,安靜地做事,這真是不幸中的萬幸。若是在這樣的時候,團隊並沒有專心做事,出了什麼幺蛾子,那我可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想想都後怕。

  感謝所有專心做事的人——專心做事的人最帥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