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從社交到秀場 硅谷短視頻的“衆神之戰”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13日 16:14   北京新浪網

  來源:北京商報

  硅谷短視頻的“衆神之戰”

  當硅谷巨頭們盯上了移動視頻,早早入局的Twitter感受到了壓力。北京時間9月12日,Twitter宣佈將與媒體和娛樂公司簽訂一系列新協議,爲平臺引入“數百小時”直播及視頻集錦。索尼音樂、NBC Universal、FOX Sports Asia等都是其“聯姻”的對象。在社交進入“中年危機”時,不只Twitter,Facebook、亞馬遜、蘋果等都試圖在這片藍海里找到礦藏,新一輪的“衆神之戰”一觸即發。

  從社交到秀場

  “當世界發生了一些事情時,它首先發生在Twitter上。”在Twitter內容合作伙伴全球副總裁凱·馬達蒂的描述下,Twitter在移動視頻領域的優勢顯露無疑,“當即,觀衆在Twitter上作出反應,我們會直接與我們的內容合作伙伴進行合作,以便將該視頻插入到平臺上突然爆發的討論中。”

  此次動作,Twitter瞄準了人口衆多的亞太地區。Twitter在聲明中表示,將爲其平臺上的亞太地區觀衆及廣告商增加可用的視頻類型。之後,無論是歐洲冠軍聯賽的精彩片段,還是一級方程式的驚心動魄,抑或是衆星雲集的紅毯直播活動,都將成爲Twitter的內容資本。

  從索尼音樂到CNBC母公司NBC Universal,從印度電影明星沙魯克·汗的製作公司Red Chillies Entertainment到FOX Sports Asia及VICE,Twitter這張移動視頻之網越鋪越廣。作爲靠社交起家的互聯網平臺,Twitter表示並不想成爲廣播公司和其他內容創作者的競爭對手,而是幫助這些企業接觸到自己的受衆。

  然而從社交到秀場,Twitter花了三年時間。2015年初,Twitter以86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初創流媒體直播公司Periscope,之後,Twitter便開啓了流媒體之路。今年5月1日,Twitter與30多家視頻內容發行商簽署合作協議,推出更多的新聞、娛樂和體育等視頻內容,好萊塢巨頭迪斯尼及康卡斯特都在名單之中。

  現在的Twitter,儼然不只是供川普、馬斯克們吐槽的平臺,而是“一個分享場所,無論用戶是街頭拍照愛好者,還是專業發行人,他們可以盡情在這個平臺上分享一切內容”,Twitter視頻業務現任負責人凱文·貝克波爾認爲,流媒體直播應用基本獨立於Twitter之外,但卻幫助該公司制定了更大的戰略。

  “衆神之戰”

  作爲硅谷巨頭之一,Twitter從來都不孤單,特別是在探索新業務上。對於“Twitter們”來說,大舉加碼非主營業務,一方面是創新,另一方面或許也是無奈之舉。隨着社交的玩法日新月異,從圖片到視頻,競爭日趨激烈,無論是社交平臺還是電商,發展瓶頸逐漸凸顯,難逃用戶數量增速放緩、月活躍用戶數量下滑的窘境。

  與Twitter一樣,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也是以社交爲基礎,構建短視頻和直播生態。從6秒的短視頻到今年10分鐘的IGTV,Instagram開始放鬆對視頻的限制,試圖抓住更多年輕用戶,並吸引了BBC、《每日郵報》和《經濟學人》等大型內容機構的目光。

  蘋果也不甘落於人後,一邊發佈新品,一邊籌備視頻服務。據美國媒體報道,蘋果已經設立了幾十人的團隊,並獲得了約15部影視劇的版權。

  早在2016年12月,亞馬遜就向全球200多個國家推出流媒體視頻業務Prime Video,藉助Prime會員的用戶黏性來發力視頻。今年8月,亞馬遜推出了一項新的支持廣告的視頻服務,向擁有亞馬遜Fire TV設備的4800萬用戶提供免費的流媒體內容。

  廣闊的視頻廣告市場也在悄然崛起。網絡基礎設施越來越完善,智能設備愈加普及,更高速的5G時代即將到來,移動視頻日漸成爲用戶最依賴的媒介載體。AB和普華永道發佈的《網絡廣告收入報告》顯示,2017年美國網絡廣告收入同比增長21.4%,達到880億美元,網絡視頻廣告的增長率則高達33%,社交媒體廣告增長速度爲36%。

  先苦後甜

  正如Twitter收購Vine後一波三折,要發展新業務,先苦後甜纔是常態。早在2012年底,Twitter就已經看到了短視頻服務的曙光,彼時,Twitter收購了Vine,並於第二年1月改版推出,其循環的6秒剪輯視頻逐漸成爲亮點。第二年6月,Instagram也推出短視頻服務,阻礙了Vine的增長。四年後,Vine被關停。

  但Twitter的業績似乎一直不太理想,2016財年一季度財報顯示淨虧損爲7970萬美元,2017財年一季度,淨虧損進一步擴大,減值損失達5500萬美元,營收下降4.7%至5.739億美元。

  窮則思變,面臨增長困境的Twitter開始探索革新視頻服務和直播。Twitter一面“買買買”,用初創視頻公司爲自己注入新鮮血液;另一面也在尋求外援,通過與優質內容生產商的合作來充實自己,留住用戶的同時,也吸引廣告商。

  功夫不負有心人。Twitter在亞太地區的視頻消費量和“兩位數”觀衆增長率都達到可觀的數量。“事實上,我們預計到2020年左右,僅在亞太地區我們就能達到10億觀看量。”馬達蒂在9月12日接受採訪時表示。之後就是盈利的甜頭。今年4月,Twitter的一季度財報顯示,一季度營收爲6.65億美元,同比增長21%;淨利潤爲6100萬美元,實現了同比扭虧爲盈,去年同期則是淨虧損6200萬美元。

  雖然Twitter的成功振奮人心,但對於硅谷巨頭們來說,佈局移動視頻的成本並不低。無論是致力於硬件開發的蘋果,還是以軟件爲主的Facebook,內容成本是一大攔路虎。今年奈飛在原創內容上的花費將達到120億美元,而亞馬遜則估計今年會拿出50億美元砸在內容上。就連網絡視頻領域的“祖師爺”YouTube,在被谷歌收購12年後,依然在燒錢中艱難生存。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實習記者 湯藝甜/文 李烝/製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