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華興資本是怎樣一家投行?上市估值竟超中金中信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27日 19:35   北京新浪網

  來源:券商中國 作者:楊慶婉

  昨日,被稱爲“新經濟金融服務第一股”的華興資本控股有限公司(1911.HK)正式在港交所掛牌交易。

  在現場,持有華興資本44.53%控股權的董事長包凡,致辭中表示上市是送給父親的生日禮物,敲“鑼”可謂還卯足了勁,最後送給港交所的紀念品是一隻3D打印的獨角獸。

▲華興資本創始人董事長包凡及合夥人敲鑼▲華興資本創始人董事長包凡及合夥人敲鑼

  不過,首日開盤華興資本31.8元的發行價跌了22.33%,全天成交額4.27億,關於“估值”的疑問再次引起關注。一家收入7成來源於投行業務的機構,憑什麼估值能高於中金、中信?究竟華興資本是一家怎樣的投行或投資機構?

▲華興資本和港交所合影▲華興資本和港交所合影

  投行走差異化“精品投行”路線,十多年來服務了許多知名的新經濟企業;但投行的服務深度還不夠,投資這些企業並伴隨其成長壯大,未來仍有很大發展空間。包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表示:“未來投行、投資、華菁證券三大業務將會三足鼎立”,也就是說華興資本的收入不會一直高度依賴投行,業務結構將會發生變化。

  差異化服務新經濟企業

  如果把華興資本看做一家投行,會發現它在IPO、尤其併購方面很有心得,並且服務的領域也跟傳統券商存在着差異化。

  對於這一點,包凡顯得頗爲自豪,昨日他對記者表示:“華興資本在新經濟企業服務上已經有了十幾年的先發優勢,團隊所有人加起來多達600人,並不是意識到獨角獸重要性的傳統投行從此發力就能追趕得上的。”

  從業務結構上看,投資銀行、投資管理、華菁證券是華興資本的三大業務,其中投行對收入的佔比高達7成。

  招股書顯示,2017年華興資本的總收入約爲1.39億美元,投行業務約佔總收入的71%。當年的淨利潤大幅縮水,從2016年的3183萬美元跌到3.2萬美元,但經調整後的淨利潤達5810萬美元。

  近三年,投行業務出現了下滑的態勢。不過2018年第一季度收入3880萬美元,總收入同比增長65.9%;投行收入2140萬美元,同比增長43.8%。

  這家精品投行的差異化體現在,華興資本參與過的IPO和併購項目,有不少耳熟能詳的新經濟企業。比如參與過京東聲勢浩大的IPO,也促成過滴滴與快的的“世紀聯姻”,還有美團和大衆點評的牽手上市等。

  可以說,這些新經濟企業一系列融資、併購、入股、上市行爲的背後,始終都有華興資本的身影。華興資本成立於2004年,至今參與過的新經濟項目包括:2006年的當當網、千橡互動,2007年的巨人網絡,2008年的暴風影音,2009年的開心網,2010年的神州租車、愛奇藝,2011年的大衆點評、趕集,2012年的優酷土豆,2013年的百度、PPS、奇虎360,2014年的新浪微博及陌陌,2015年的滴滴快的、美團點評,58趕集,2017年的快手、摩拜,2018年的優信等。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國新經濟企業市值或估值最大的20家企業中,有15家是公司的客戶,佔中國獨角獸公司總市值的56%。

  因此,有人甚至將華興資本稱爲“獨角獸推手”。截至去年底,華興資本現有客戶羣在中國前20名新經濟公司中佔據15席,所服務的獨角獸客戶市值佔中國獨角獸總市值的56%。

  投資規模5年內將達幾百億

  目前,投行業務是華興資本的支柱,此次IPO募資總額的40%也將用於擴展投行業務。

  但投行是一個人力成本相當高的業務,利潤空間並不如投資,並且服務深度也受到限制,華興資本區別於其他投行的另一方面是,抓住了新經濟企業的投資方向。

  昨日,包凡對券商中國記者等表示:“華興資本投資、投行服務的都是新經濟企業,並且已經具備了十幾年的先發優勢,初衷是建一個匹配資金和資產的平臺。其中,投行是平臺的基礎建設,否則不能提供交易場所和流動性,而投資管理是重要的發展方向,華菁證券則是國內業務的載體,未來這3塊業務發展會三足鼎立。”

  他還透露:“投資管理規模未來5年內達到幾百億美元,估計不成問題”,也就是說,現有業務結構的比重將發生變化,投行依然是主業之一,但投資領域將有值得期待的發展空間。

  事實上,華興資本的投資管理業務近年來增幅巨大,收入規模已從2015年不足千萬美元,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超2420萬美元。

  目前華興資本管理着六支私募股權基金,截至2018年3月31日,華興投資管理業務在新經濟領域約90家公司投資額達19億美元,資產管理規模達到約41億美元,已進入投資新經濟的中國私募股權基金排名前十位。投資項目包括日前剛上市的美團點評等。

  估值超過中金、中信

  此次,華興資本IPO的聯席保薦人爲高盛及工銀國際,獨家財務顧問爲華興資本。最終發行價31.8元,國際配售獲得5倍超額認購,但公開發售階段一開始卻沒有足額認購。

  國際配售的基石投資者包括螞蟻金服、LGT(LGT Group Foundation)及雪湖資本(Snow Lake Funds)等。公開招股期間,中國人保PICC、對衝基金Coatue Management、陽光保險、凱思博投資管理(Keywise Capital),還有全球規模最大且經驗最爲豐富的投資管理公司之一——資本集團(The Capital Group)等多個國內外知名機構參與認購。

  此外,包括京東金融、高瓴資本(Hillhouse Capital)及加拿大最大的單一型專業化退休基金——安大略省教師退休基金會(OTPP)等也隨後加入認購行列。

  但是,這樣一家收入7成來源於投行業務的機構,估值爲何高於中金證券、中信證券等券商?華興資本的“成長性”和“持續性”仍然值得關注。

  中泰國際研究部的報告分析,華興資本的淨利潤增長率高於中信、海通、中金等,總資產回報率也比較高,市盈率和市淨率也明顯高於上述券商。

  目前,華興已涉獵互聯網、醫療健康、大消費、文娛、企業服務、人工智能、大數據、科技、汽車、智能硬件等在內的衆多新經濟前瞻性行業。不過只做投行業務則有侷限性,投資延伸了服務深度和廣度,而國內的合資券商華菁證券雖然仍在起步階段,彌補了華興資本二級市場的牌照缺失。

  華興資本高管答記者問

  包凡:華興資本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謝屹璟:華興資本聯合創始人兼醫療行業團隊主管

  杜永波:華興新經濟基金管理合夥人

  姜山:華興資本聯席首席財務官

  記者:股價出現一些下跌,此刻您最想跟投資者交流些什麼?

  包凡:我覺得公司的投資價值主要還是取決於於基本面的,我們對未來業績的增長還是很有信心。因此對於短期的股價波動我們並不太在意關注,希望大家對我們有信心。

  記者:招股書提到從數據中收集並提取洞見的能力,將成爲下一步華興重要的競爭優勢。和其他金融公司相比,華興在收集和利用數據上最大特點是什麼?

  包凡:華興一直以來都在打造一個平臺,希望將新經濟領域的優質資產和資金之間做一個高效的匹配。這種匹配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一個是對優質資產的獲取能力,第二是資產的定價能力;獲取能力依託於我們鋪設的線上和線下連接新經濟優質資產的渠道,定價能力這一點與數據有很直接的關係。華興資本打造的這一平臺目前來看是交易量最大,交易數據也最完整的,對資產定價的方方面面有自己的獨特之道和模式。

  記者:你們服務極多的新經濟企業,我想問一下,你們在早期去尋找新經濟企業的時候,有沒有一個標準?

  杜永波:做任何一個項目的判斷也都不容易,因爲每個項目它彼此長的都不一樣,我們也嘗試在裏面設立一些共同的標準。具體來說,我們新經濟基金投資的標準有四點:

  第一,我們希望他所在的是一個比較巨大的市場,我們堅信,只有一個巨大的市場才能產生一家偉大的企業。我們給自己的定位就叫做中國偉大新經濟公司推手,所以我們希望能夠挖掘出一堆這樣的公司;

  第二,市場變化很快,我們希望尋找到的企業業務模式,或者他競爭的優勢,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可以持續的,是時間的朋友,而不是隨着技術有一點變化,大家有一些什麼樣的改變,它的優勢就抵消掉了;

  第三,尤其在很多新經濟行業裏面,市場最終的格局,馬太效應還是比較明顯的,贏家通吃。最優秀的企業中間,不管是從他在市場的佔有率上,還是在資本市場的價值上,都可能是“二八”或“一九”的天下,所以我們自己還是希望能夠參與到,投到最優秀的公司上面。基本上我們內部的標準是,希望能夠投入到中國的前兩名吧;

  第四,我們要想辦法投一個優秀的團隊,尤其是新經濟行業裏面,土地、房產、固定資產這類的東西,市場變化又快,這樣的話是不是一個有能力、有遠見、有幹勁的團隊?遇到各種各樣不同情況,“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把這個企業最後一步步帶向成功,我們是希望和這樣一些最優秀的創業者同行。

  當然這是一些抉擇,在某一些個案上,大家還是要從各個角度去企劃,來更好地滿足我們的標準。

  記者:識別一個企業的優劣,要看重企業家的品質,您認爲最優秀企業家的品質是什麼?您對下一步新經濟的風口有何預測判斷?

  包凡:其實我們投資主要是投人,對人這塊的投資很難用一個統一的標準去衡量,要取決於這個人是不是適合去幹這件事,這倆之間有沒有一個很好的匹配程度在?我覺得有幾點,就是一些共性的東西比較重要:

  一是企業家本身自己希望是一個有理想的人,做這件事不簡簡單單是爲了賺錢,而是爲了看到這個世界,在他看來這個世界不夠完美,他需要做一些事情,能夠改變世界,或者是讓世界更加完美,或者他認爲很多東西存在是不合理的,他應該讓它更加合理。如果是這樣一個想法,會走的比較遠;

  第二,比較重要的一點是創業者本身自己要有自我學習、突破自我的能力,作爲一個創業企業,沒有一個人創業的時候就具備管理這個企業的能力。包括滴滴這些企業,坦率地說,程維以前肯定沒有駕馭那麼大一個平臺的經驗,但是他爲什麼今天能做到這件事?是因爲他不斷地進步,不斷地在學習,這種超越自己的能力相當關鍵;

  第三,我們一直談論格局,我們希望這個創業者需要think big(想得很大),同時還有一個big heart,這個心要足夠大,只有這樣,當他看到這個格局足夠大,他纔會真正地懂得去分享,當一個人自己格局很小的時候,是很難去分享的。但是做創業這件事情有很大的需要,懂得去分享,無論是跟團隊分享、投資人分享,都需要去分享。

  記者:第二個問題是對下一步新經濟的風口有什麼看法?

  杜永波:我覺得新經濟行業風口變化也會比較快,所以我們希望還是那些能夠長期創造價值的,這種大的風口,而不是轉瞬即逝的小風口。

  近期這段時間來講,處於行業早期,包括在人工智能、大數據、智能製造等等一些方面,都有很多一些項目。整體上來講,我個人的一個觀點,還是比較看好人工智能、大數據和物聯網結合,在中國我把它叫做智能互聯網。從原來的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我覺得下面我們會進入一個萬物皆互聯,萬物皆智能的這麼一個時代。

  謝屹璟:我補充一下,醫療健康、生物科技,未來也會是一個很大的產業,中國剛剛開始,大家就能夠關注到生命科技行業各種各樣的創新企業開始出來,這個產業的發展會需要很長的時間,我們相信未來應該是有一個挺大的市場。

  記者:大家都說華興是新經濟偉大公司的推手。您對新經濟的定義是什麼?後期個人財富管理業務方面是否有時間表?

  包凡:從新經濟本質角度來說,我理解這是一個對模擬世界數字化的過程,把很多以前模擬的系統變成了數字的系統,再加上今天超強的計算能力,和大數據分析能力,在裏邊產生了很多新的可能性。不論是提高效率,或者是創造新的效率模式,其實各行各業都是一樣的。廣告行業以前做廣告,爲什麼要做rating?因爲你搞不清楚有多少人在看。但是到了互聯網時代,完全數據化。零售行業也是一樣,以後你開一個店,其實每天有多少人來,多少人走,以前做零售的實際上是搞品牌的,等做了電商以後,完全變成數據化。

  甚至於像醫藥健康,我們說很多基因技術,基因本質上就是把一個人是一個模擬形的一個系統破解了,變成數字化,但還沒有完全破解,所以還有很多事需要去做,這個角度實際上是一個數字化。

  這個趨勢在行業很多我們都能看到,包括能源也是一樣。以前能源的管理,能源的存儲,能源的輸送,其實以前也都處於相對模擬狀態,現在到了信息化時代,我們把很多東西都可以慢慢數字化。所以現在看我們這個物理世界,有多少還處於模擬系統?我相信未來都會經歷一個數字化的過程。所以這樣來說,未來的潛力還是巨大的。

  財富管理方面,因爲我們在做新經濟做了十幾年,坦率地說,我們見證了大量財富的創造。但我覺得這些人,他其實是相當特殊的一個人羣,他們年紀也輕,受過高等教育,又懂技術,而且本身風險嗜好和普通的一般的所謂高淨值人羣不太一樣,而且天然地對新經濟的投資感興趣,想投回到新經濟的生態系統裏。爲什麼我們服務這些人羣會有優勢?

  第一,我們知道這些人羣在哪。通過以往的投行服務,或資產管理服務,我們和他們已建立起了合作的關係或信任關係。

  第二,我們手裏的確有投資資產的標準在裏面,無論是我們基金還是我們的項目。

  第三,華興的品牌對於新經濟人羣,已經有着天然的認知度。的確,感覺在新經濟圈子裏面,大家還是相當關注我們,大家也都很希望我們能成功,所以這也給了我們信心。我覺得我們還是很有可能,很有希望能做到這件事。

  時間表我覺得明年吧,到時候會看到我們真正在這方面有很多東西出來。

  杜永波:新能源、新經濟、新制造,這的確都是我們非常關注的行業,未來能源的管理方面,對這個社會的很多方面都會是一個變革。如果新能源車也算是新能源的一部分,像蔚來汽車這樣的我們也都已經參與了投資,我們會積極關注和參與。

  記者:我們明確提出,要在投行之上發展財富管理,是不是要轉換着力點,財富管理業務將主要由華菁證券做嗎?我們基金在做投資管理已經做到一定規模,華興做資管的優勢是什麼?

  包凡:你問題問了很多,但是我想統一回答,我們本質來講作爲一個平臺,平臺這邊是各種各樣優質的新經濟資產,這邊是各種各樣的資金,可以是中國的資金,可以是國際的資金,而且資金可以是機構的錢,可以是散戶的錢,可以是高淨值人羣的錢。

  我們希望在資金跟資產裏面做一個匹配,這個匹配可以是直接的匹配,比如投行直接匹配,比如一家企業買另外一家企業這是最簡單的匹配,還有一個匹配是說,如果是機構,散戶的錢給了機構,給了保險公司,保險公司把這個錢給了我們的基金,這是另外一種匹配方式。

  還有一種,如果是高淨值的個人,把這個錢給了我們財富管理,財富管理拿來這個錢再投別的基金,或者直接投我們的項目,這又是一種匹配的方式。

  其實我們今天來乾的事情一直在做這個平臺,我們投行是平臺的底座,是平臺的基礎設施,沒有投行我們就不可能獲取流量,不可能提供交易,沒有辦法提供流動性,但在此之上我們資產管理和財富管理收入這個平臺,所以今天做的事情跟我們當時的初衷是沒有區別的,我們只是說在蓋一個房子,先把底座給蓋了纔去蓋上面的客廳,再去蓋其他的地方,一直在這個藍圖之下做這些事。

  從這個角度解釋就可以明白,在這整個藍圖裏面,華菁證券是很重要的一個支點,因爲在很多國內業務,無論是資產管理還是財富管理,因爲你在國內是需要一個持牌的機構,從這個角度來說,會讓華菁的業務跟華興資本其他的業務作個有機的結合。

  記者:請問華興今後的盈利空間和增長點在哪裏?

  包凡:未來的盈利空間還是來自於三個核心業務,投行是我們的底端,投資管理的資產規模現在已經做到41億美元了,未來肯定會繼續發揚光大,我們會在自身基金之外,會做其他的一些策略,比如信用資產方面;財富管理方面在盈利上要做出重要貢獻,還需要時間。

  我覺得如果說看未來十年的話,這三個會持續成爲華興的業績核心。

  記者:我個人認爲華興的發展其實跟中國互聯網這波熱潮的曲線是大體一致的,這個曲線我認爲已經過了峯值,這種情況下華興在某些業務上的空間是否會受限?另外剛纔提到我們說三大業務的盈利上面來看,我們從招股書來看,其實投行和投資業務已經做的相對規模比較大也比較平穩了,反而證券這塊收入是增長比較迅速的,之後你們這三塊業務的精力的比重或者是你們側重的會有一個具體的規劃嗎?

  包凡:我覺得第一點,互聯網只是我們的一個團隊,我們現在有15個團隊,覆蓋15個不同的賽道,物流、半導體、硬件、醫療健康等等,今天華興覆蓋的版圖遠遠不只互聯網,互聯網只是我們一個賽道,我們未來不限於互聯網,剛纔也提到,新經濟是一個廣義的概念,實際上是對物理世界的數字化的改造。

  回報來說,我覺得我們資產管理現在規模還小,現在收入也只有30%,未來成長空間是相當大的,我們資產管理規模只有41億美金,我覺得在五年裏面幹到幾百億美金問題不大。

  記者:所以這三塊業務會有一個大概的精力分配的比重嗎?就整個公司上來說。

  包凡:十年以後基本上是三足鼎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