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直擊|李彥宏馬化騰高峯對話:新技術將帶來全新時代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8日 01:30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11月8日下午消息,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浙江烏鎮舉行,本次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爲主題。在今天下午由高瓴資本集團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磊主持的“企業家高峯對話”圓桌論壇上,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和百度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彥宏以《新時代的數字經濟:開放與責任》爲題進行了對話。

  李彥宏提出,人工智能和互聯網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時代,比如自動駕駛技術在理論上應該可以脫離互聯網運行。人工智能時代不僅會深刻改變消費領域,也會徹底改變產業和2B領域。

  百度對外來戰略的佈局,是基礎平臺的搭建,如百度大腦就是把人工智能基礎的能力,深度學習的框架,以及經常使用的應用技術,語音識別的技術,圖像識別的技術等集合在一個平臺中,再開放給大家;在應用層面,百度佈局了兩個場景:智能家庭和智能交通。這些也是百度的社會責任所在:將技術能力開放給社會,讓大家能夠用最簡單的方式使用人工智能技術。

  馬化騰則認爲,未來的計算環境根本無需手機,當人機接口理論取得突破,兩個人談話時,大腦可以直接溝通。他認爲,人機接口在10年內會有很多變化,如果“5G+VR基礎+長續航能力+計算能力解決”實現,比較實用的VR的計算軟件和AR的計算軟件就會出現,再加上量子技術,將量子計算延展到數百位,這將是未來技術突破的趨勢。

  對於“企業社會責任”這一話題,馬化騰表示,最近的騰訊受到壓力,很多文章說騰訊沒有夢想,而且不善於用好數據,不會搞算法,數據沒有打通等等。他表示,其實騰訊內部討論很多,最後決定把技術中臺打通,但是數據中臺要特別謹慎。因爲人們的通信社交行爲數據應當受到保護,而打通會帶給社會災難性的後果,所以騰訊特別的謹慎。這是騰訊負擔社會責任的表現。另外,騰訊有一些產品是給青少年使用的,騰訊在這方面也有責任和義務。

  以下爲圓桌實錄,由新浪科技整理:

  “AI思維”與“馬化騰猜想”

  張磊:上個月,化騰在網上提出了兩個問題,一個是“未來十年哪些基礎科學突破會影響互聯網科技產業”,一個是“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融合創新,會帶來哪些改變”。

  前幾天,彥宏提出了要用AI思維取代互聯網思維。那麼在AI思維下,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將發生怎樣的融合?中國的數字經濟的前景會怎麼樣進行演變?我們先請李彥宏來回答。

  李彥宏:我看到馬化騰提出的問題,我覺得他有很多的思考。從我這邊來看,我認爲互聯網時代和人工智能時代是兩個不同的時代。現在很多人經常把這兩個東西混起來談,甚至有人覺得人工智能是互聯網的分支,我完全不認可這樣的觀點。我覺得人工智能和互聯網是兩個不同的時代。

  現在大家經常談到的自動駕駛,這是一個很大的賽道和市場,大家覺得這裏面的技術應該是人工智能技術。我要提醒的是,自動駕駛技術理論上應該可以脫離互聯網,當一輛車開到沒有網的環境下,還是可以自動駕駛,不能說沒有網跑不動,這是不行的。這是一個例子,就是互聯網時代跟人工智能時代其實是兩個時代。

  我剛纔爲什麼說過去20年是互聯網時代,未來30-50年是人工智能時代,因爲我覺得人工智能不僅會改變消費領域,也會徹底改變產業和2B的領域。其實互聯網做2B不是最近一兩年纔開始的,我記得是90年代末期我們在講電子商務的時候,有2C的電子商務,還有B2B的。我們想要把互聯網的這一套理念搬到各個2B的垂直領域,經常會發現使不上勁,覺得原來在做用戶產品方式,到了垂直行業就是道行太深,做互聯網的人搞不清楚,但是人工智能到來以後,我們再去跟各個產業的人聊天,發現共同語言多了很多。

  前段時間我到寶武鋼去,我進去之前戴安全帽,前後都戴反了,真的沒有體驗過,但是進去之後我們有人工智能的方法可以替換掉,可以大幅度提升各個行業的效率。但是互聯網我給您接一個IP地址,我讓你帶寬再寬一些,其實它沒有直接的作用。所以,我覺得從今往後在人工智能時代裏頭真正想要改變產業的,改變各行各業的,恐怕是和互聯網是很不一樣的東西。我們需要不斷地去適應這樣一個新的時代纔有可能抓住相應的機會。

  張磊:所以互聯網好比我們人體的神經網絡,你的意思除了神經網絡需要大腦和小腦?

  李彥宏:對,我覺得它是影響力更大的東西。按你的說法,人工智能在中樞的地位,指揮整個人的身體,需要全身的毛細血管觸達這個部位。還是一個很新的領域,我們得慢慢學習和適應。

  張磊:化騰,你提出的問題,我看了網友的回答,基本上屬於劃時代的“馬化騰猜想”,你提出這兩個問題得到很多的思考,跟我們分享你對“化騰猜想”的思考。

  馬化騰:這個問題來源於我們過去PC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改變,但是造成產業界的重大轉型。現在互聯網有90%以上都是移動互聯網,現在是5G推出的前夜,我相信這是未來很大轉變基礎。所以,迫使我們有很多基礎方面的變化,比如說,人工智能的算法影響非常大,物理和化學帶來的顯示材料的技術,包括手機觸屏等等,完全改變整個計算環境,它的材料學,包括存儲密度,電力存儲的續航能力,都會改變計算環節和產業界。用網絡和用AI來介入整個生產和生活的各個方面,影響非常大,我們想到基礎性研究的突破如何影響到我們所在的消費互聯網也好,或者是產業互聯網,我覺得影響非常巨大。因爲這些事情不會憑空發生,必須有突破,後續的東西是按部就班。

  很多網友探索這些問題,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未來使用的計算環境根本不用手機,我現在跟你談話的時候,腦子裏面浮現你的背景,未來把人機接口的理論再突破,(我)直接跟你的大腦進行溝通。

  張磊:我們不用說話。

  馬化騰:一方面對人工智能的算法有更多深層次理解,另外人機人腦之間的整個未來外部的網絡它們之間的互聯,我覺得這是有意義的。所以,這些前瞻性的研究出來,我覺得絕對大大改變我們現在使用互聯網使用AI的方式。

  張磊:你的意思,下一次高峯論壇我們三個人默默地看着,把雙方的意思理解,全場的人看得懂你想要說什麼,你覺得這種需要多少年可以實現呢?

  馬化騰:這個很難預測,我想10年內就是在新的人機接口方面有很多的變化,所以,昨天我也提到了,如果5G加上VR的基礎,加上續航能力OK,加上計算能力解決,一定程度上面有比較實用的VR的計算軟件和AR的計算軟件會出現,還有量子技術,可能有一個初步用於計算的實力,量子計算延展到數百位,這個也是劃時代的突破。

  張磊:我希望注入到人腦和人身體的芯片晚一點出現,否則我們三個人在這裏默默地不說話,也挺無聊。我們希望計算機科學的發展和AI的發展,生物和醫學發展的交集,期待新藥的研發,人類壽命的延長,我感覺這一塊的潛力非常大。

  百度與騰訊的未來戰略

  張磊:大家對於數字經濟、人工智能和我們的未來做了很多的暢想,兩位怎麼把它變成你們公司的戰略?

  李彥宏:我剛纔講我們在從互聯網時代向人工智能時代轉變,但是進入一個新的時代,一定要有一個新的思維,新的戰略。從移動的角度來講,我覺得成爲有很多創新的空間,雖然現在的影響力非常大,未來還會有增長,但是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會帶來很多新的機會。對於百度來說,一方面我們希望構建一個相對比較基礎的這種平臺。我們叫做百度大腦,把人工智能一些基礎的能力,深度學習的框架,以及經常使用的應用技術,語音識別的技術,圖像識別的技術,開放給大家,讓大家自由地使用。

  在應用層面有兩個場景,也是比較看好,一個是智能的家庭,一個是智能的交通,智能的家庭是一個大的機會,人工智能的發生和發展到了今天一個節點就是人機交互的模式是可以從原來的鼠標鍵盤轉向觸摸屏,再從觸摸屏轉換到語音的對話。過去爲什麼做不到,因爲你說什麼計算機聽不懂,所以做不到。我們今天使用一些智能音響,你覺得每過一兩個禮拜他比以前更加聰明,你說的話過去聽不懂,現在可以聽懂,人的語言的交互我覺得門檻很低。

  這些靠PC端成長起來的人,最初覺得說鍵盤是最自然的人機交互的方式,等智能手機出來以後,這個太難點,點不準某個連接。但是你的孩子從3歲開始學會使用智能手機,用觸摸屏這些東西,因爲觸摸用手指,是比鍵盤更加交互的人機交互的方式。但是今天用語音,用自然語言跟觸摸屏相比,語言就是更加自然的一種人機交互的方式。因爲你可以觀察到3歲的孩子可以開始學智能手機,但是1歲的孩子開始會說話,他是一個門檻更低,更加方便的人機交互的方式。我覺得未來的家庭裏頭,人們跟各種各樣的設備的交互應該是用自然語言來交互,這是人工智能時代一個很大的特點。

  第二個就是智能交通,包括無人駕駛,無人駕駛是很多人的夢想,有很大的市場,有很多的公司,包括OEM的廠商,包括創業的公司都做無人駕駛的相關技術。與此同時,我們也覺得基礎設施要做相應的改造。同樣的,無人駕駛出來之後呢,路面要做怎麼樣的改造,這個需要很多智能的技術要深入進去的,可以大幅度提升人們的通行效率,可以對交通有大幅度的改善。這兩個方面是百度目前從應用的角度來說投入是最大的。

  企業的社會責任

  張磊:兩位都是隨着開放平臺和生態系統的搭建爲中國的互聯網做了非常大的貢獻,最近騰訊開發者大會上,合作伙伴大會做了很多科技的賦能,所以,這樣纔有機會做所謂的+互聯網,+AI,我覺得他們的做法非常好,他把自己的位置虛位以待,讓實體經濟和傳統企業做主角,他們做+互聯網,不是互聯網+,這體現出自己對這個產業的輔助,幫助這個企業,幫助這個行業做主角。我們知道兩家能力很大的企業,大家對你們對整個社會的作用有殷切的期待,希望你們在行業之外談談對社會的責任,文化的責任,公益的責任,對青年一代的責任,你們都是如何看待的?

  李彥宏:我這個人不太願意經常出來演講,到處做宣傳,但是我覺得出來演講和宣傳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能夠把我們走過的路跟大家分享一下,百度是2000年成立的,馬化騰比我們早一年多的時間,我們趕上一個非常好的時候,中國互聯網在百度剛剛開始時不到一千萬網民,現在有8億的網民,這十幾年高速的成長給我們帶來很多的成長機會,但是我們在成長過程當中我們遇到什麼樣的門檻,我們是如何解決的,這些東西對於創業者非常有價值,我們能夠給大家提供一些參考,提供過來人的經驗,我覺得對於大家少走彎路應該是有幫助。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雖然說是行業之外,但是我還是想要講人工智能的開放平臺,應該是對於整個社會經濟社會生活各個方面有非常大的影響,這方面是共識,大家都知道人工智能的重要。但是有多少人,有多少公司真正有實力去開發一些先進的人工智能的技術,谷歌可以,騰訊可以,百度可以,但是今天有多少個公司的老總說有的公司不需要人工智能技術,恐怕很少。

  這樣的矛盾如何解決,我們希望我們過去積累的這些技術,這些能力開源開放出來拼命地降低門檻,我給我們內部的部門定義這個部門和業務使命的時候都是把降低門檻這個元素放進去,不管你的技術多複雜,你怎麼降低這個門檻,讓別人上來就可以用,如果說都不用學,他很方便使用到我的的技術,我們就對這個社會做貢獻,這一塊做了幾年,還是剛剛開始,深度學習很多人不會使用,一旦掌握這些技能,不管從事什麼行業也是非常大的幫助。

  張磊:每次講到責任感佈道者一樣,希望所有的人,所有的公司都能夠使用到人工智能,都得到人工智能的科技賦能,我都可以找到20年前初次創業的激情。你剛纔講的第一點,要總結一下你的創業經歷,我有兩點給在座的企業家分享,我總結兩點:一個堅持自主創新。2001年的時候,谷歌非常強大,百度是中文數字的後來者,谷歌走在前面,百度不斷做自主創新。當時提出來百度點秋香更懂中文,在中文的搜索引擎做產品創新,百度知道和百度貼吧,都是搜索引擎全球創新型的產品。第二點就是專注。請化騰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剛纔這個話題,對社會的責任,對文化的責任,對公益的責任,對於青年一代的責任。

  馬化騰:大家都是在談互聯網的高速發展,但是我們可能會忽略它的一些硬幣的背面,就是它的安全問題,以及涉及到個人隱私的問題,這個問題會越來越嚴重。所以,我們一方面推動業務的同時,在互聯網網絡安全方面的投入非常大。騰訊內部有7個跟安全相關的實驗室,包含很多方面,我們在國內的安全的投入,我認爲是對未來非常重要的一環。

  另外一個就是個人用戶隱私和個人信息如何保護的問題。大家知道最近的騰訊有受壓,很多文章出來說騰訊沒有夢想,說騰訊不善於用好數據,不會搞算法,數據沒有打通等等。其實我們內部討論很多,我們最後決定說技術中臺打通,但是數據中臺要特別謹慎。我們不能套用很多家說把數據直接任意打通,因爲在我們的平臺裏面,全部都是人與人之間的通信社交行爲數據,這樣打通會帶給社會災難性的後果,我們特別的謹慎。作爲很多的平臺商運營商來說要特別的關注。國外的運營商數據打得太通,一些文章可以精選出影響的受衆看,會帶來不可設想的問題。所以說,這是我們特別要關注的。

  另外一點,大家知道我們的很多產品是青少年使用,我們有責任和義務走在前面。我們在過去一兩年在青少年保護有了大量的研究,包括網絡實名,針對不同年齡層的用戶進行限制和引導做了大量的探索,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我們甚至把我們的人臉識別AI技術,包括金融級的核實身份技術應用到產品裏面去,我們的娛樂產品引入這樣的服務,這方面有很多的路要走。因爲現在中國的互聯網的平臺化越來越壯大,但是平臺上面產生的危害等等,我覺得適應新的情況,在監管方面,包括媒體輿論如何能夠去適應這種新的變化,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我們下一步要做的大量工作。

  張磊:認識化騰十幾年,一個最大的感觸,馬化騰對於用戶的感觸就像保護自己的家人和孩子一樣,有的時候約他吃一個飯局,好幾天不回,如果講哪個BUG,十秒鐘會回你,把用戶的呵護放在第一位。我覺得這種精神,剛纔很高興聽到你們把整個AI金融級的應用保護到小朋友的娛樂產品上面,包括人臉識別,我覺得全世界的娛樂產品做得最深,我聽說最好的AI應用專家在青少年保護上面。

  如何擁抱數字經濟時代?

  最後只有一分鐘的時間,我想要請兩位簡單用一句話對我們的在座的企業家做一個祝詞,他們在數字經濟時代應該怎麼做,擁抱數字經濟的大潮。

  李彥宏:我覺得首先是不要害怕,很多人怕新技術,怕人工智能的到來,甚至有很多特別可怕的預言,機器會控制人類,沒有這麼可怕。實際上,這個機器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更擔心機械太笨,會造成誤傷,不會擔心機器傷害人類,我們要勇敢地擁抱,我們所做的激情就是把我們所做的東西開源開放出來,希望大家勇敢使用,不像你們想象的這麼難。這是嘗試,人工智能理解他,一個詞就可以理解,嘗試,人能夠幹,機器能不能幹,如果這一條路想通了,很多時候問題可以解決,可以大幅度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

  馬化騰:現在BAT看上產業互聯網,我不知道提完之後大家都非常清晰了。以前沒有適合的詞,這次的組織機構重構之後,我們向外傳遞消費互聯網轉向產業互聯網,我覺得騰訊有最大的優勢。第一我們是不直接接入到商業,我們做好自己的定位,我們都不提賦能,賦能還是太高調,我們助力傳統行業爲主,我們提供一些幫忙,我覺得這是傳統產業進入數字時代最關心的,不要做着做着我的成爲你的,你把我吃掉了,我覺得這個心態將心比心,我們把位置擺正,我們的定位非常清楚。

  第二個優勢,我們已經擁有的消費的互聯網的龐大的用戶羣成爲產業互聯網的源泉,連接用戶到產業的服務,這是我們的優勢,我們不僅是提供技術而已,我們提供大量的人連接他們。

  張磊:感謝馬化騰和李彥宏的精彩分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