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史玉柱重生上演蛇吞象 時隔兩年重啓305億收購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1月08日 01:46   北京新浪網

  來源:財經天下週刊 作者:牛耕

  11月6日,巨人網絡宣佈重啓305億元重大收購案。它的目標是棋牌遊戲公司playtika,淨資產是巨人網絡的5倍左右。如果收購成功,巨人網絡的淨資產將從91.73億元暴漲到超過400億元。這將成爲A股最大的遊戲收購案。

  原本,這項交易在2016年就能完成。史玉柱爲此組建了龐大財團,花44億美元從正值危機的凱撒娛樂集團買下playtika,財團成員不乏鼎暉、雲鋒基金關聯方這樣的大佬。然而鴨子下鍋時,財團第二大股東卻改了主意。有報道稱,他打算把playtika裝進自己的香港上市公司,而不再讓給巨人網絡。

  自此,巨人網絡陷入長久的拉鋸戰中。9月17日,史玉柱發微博稱:“最近遭受人身安全威脅、網絡謠言攻擊等。公司已報案。”在第二天,巨人網絡宣佈撤回剛重啓的收購。隻言片語背後,人們能發現,史玉柱正和財團股東激烈博弈、掙扎。

  如今,史玉柱第二次重啓收購。相比兩年前的方案,他要多掏大約50億元現金。而鬱國祥控制的上海瓴逸、上海瓴熠,收購後在巨人網絡的佔股將達到9.5%,遠勝兩年前的5.8%。似乎,史玉柱與財團股東重新找到了利益平衡點。

  在這兩年裏,巨人網絡的股價從34元下降到19元左右。相比2017年高點,它的市值已蒸發75%。如果說兩年前,史玉柱還寄希望於憑playtika進軍國內棋牌遊戲,如今的嚴苛政策已不容他有任何幻想。

  遲來的收購,對巨人網絡既是遺憾又是希望。究竟是何人,能拖延收購兩年之久,讓史玉柱發出“遭人身安全威脅”的求救微博呢?

  蛇吞象的美夢

  誰能買下下金蛋的母雞playtika?曾經史玉柱以爲自己志在必得。

  2016年11月,巨人網絡(世紀遊輪)發佈公告稱,將收購凱撒娛樂集團旗下的playtika。這是一家社交棋牌類遊戲公司,隨facebook崛起,僅僅1年後就被美國的博彩巨頭凱撒娛樂集團收購。但隨着凱撒娛樂集團破產重組,它又被再次出售。“通常,這樣的優質資產是不會出現在市場上的。”有業內人士說。

  在社交遊戲界,playtika是一個傳奇。它做的是最吸金的博彩棋牌類。然而它只吃進真金白銀,卻不支持提取,規避了很多法律限制。在美國app store的排行榜上,它的遊戲《Slotomania》和《House of Fun》常年佔據前10。“在此之前,以色列沒有遊戲行業。它帶動了一個產業興起。”playtika的CEO這樣說。

  playtika還有社交遊戲、AI技術等賣點。它擅長低價收購遊戲資產,然後通過大數據、AI等技術分析用戶,從而精細化運營。按史玉柱2016年的說法,這非但不是賭博,反而是一家“AI公司”。

  在2016年,playtika的營收高達62.28億元,歸母淨利潤14.48億元,較上一年增長35.7%。而巨人網絡的營收只有23.24億元。有人推算,如果收購成功,巨人網絡的合併淨資產將從85億元暴增到420億元。

  顯然,史玉柱的錢不足以獨自完成收購。爲此他專門組建了財團,由13家出資人成立,其中不乏重慶傑資(鼎暉)和弘毅創領(弘毅)這樣的知名基金。而有“小寧波”之稱的鬱國祥,則控制着13家中的上海瓴逸和上海瓴熠。

  按照當時的方案,財團將先增值一家專爲收購成立的公司,開曼Alpha,然後由Alpha花44億美元從凱撒集團買下playtika。隨後,財團將完全收購Alpha,並將Alpha賣給巨人網絡,換得其股權。巨人網絡的最後一步收購,將付出305億元,包括50億元現金和225億元股份。因此,財團出資人是從巨人網絡的股價上漲中,因持有股份而受益的。

  有業內人士表示,之所以這樣操作,是爲了保護上市公司,並簡化收購海外資產的手續。

  在整個財團裏,鬱國祥控制的上海瓴逸、上海瓴熠合計持有Alpha 21.74%的股權,是其第二大出資人。在收購完成後,它們將置換成巨人網絡的5.8%股權。

  無論對財團還是巨人網絡,這都是一樁白撿現金的好生意。然而,財團中卻有人臨時變卦,希望獨自吃下所有好處,而非從巨人網絡的股票中分成。這也成爲史玉柱兩年夢魘的開始。

  “小寧波”變臉

  被傳改主意的正是鬱國祥。如果非要給他貼一個標籤,“危險人物”可能再合適不過。

  1970年,鬱國祥出生在浙江寧波象山。直到23歲前他都籍籍無名。然而2003年,他忽然拿出1.5億美元,買下出售的上海靜安希爾頓酒店的90%股份。這震動了上海灘。

  靜安希爾頓是上海地標,樓高43層,接待過政要顯貴無數。據傳剛建好時,它一晚的房費能頂普通人20個月的工資。因此,買下它的神祕人物,自然也成爲上海灘熱議的話題。

  2002年,鬱國祥再次出手。恰逢杭州繞城高速公路招商,他通過哥哥持有的兩家公司,花10億美元買下25年經營權。一時間,鬱國祥獲“小寧波”之稱,成爲浙商中的顯赫人物。

  他的錢從哪來?這至今是一個謎。象山曾有老幹部表示,“他有還不完的債,花不完的錢,不知怎麼就發達了。”鬱國祥自己則說過,自己在杭州高速路項目上“只是個馬仔”,佔股不過5-6%。這讓人們對其背後財富更感興趣。

  終於,鬱國祥盯上了遊戲生意。周鴻禕說過,在中國,做遊戲“比毒品還賺錢”。2017年,中國遊戲行業整體營收2189.6億元,同比增長23.1%。

  他的佈局從吞下一家上市公司開始。2014年,港交所的上市公司森寶食品,大股東要出售25.21%股份。被神祕買家買下後,僅過了1個月,這家肉加工廠就開始收購遊戲公司,並更名樂遊科技。2017年,樂遊科技又被港新公司收購,而港新的控制人,據《中國經營報》考查,正是鬱國祥。

  人們認爲,鬱國祥的下一個目標正是playtika。他雖成爲財團第二大出資人,卻並不甘心分成。據大摩財經稱,接近鬱國祥的人表示:他曾對外放風說,巨人網絡收購playtika的交易要黃了,playtika要改到香港上市。這背後的小動作讓史玉柱非常不滿。

  此後,巨人網絡注意到,2017到2018年,有人引導輿論關注“playtika涉賭”的話題。其目的是影響監管層決策,而懷疑目標正是鬱國祥。

  終於,史玉柱與出資人的矛盾愈演愈烈。2018年9月,史玉柱發微博稱:“最近遭受人身安全威脅、網絡謠言攻擊等。公司已報案。”同時,巨人網絡宣佈撤回305億元收購playtika的方案,因爲有交易對方提出對收購重組方案調整。

  在今年9月,雙方的鬥爭陷入白熱化。但短短一個月後,史玉柱跟出資人握手言和,重新啓動了收購。

  史玉柱重生

  11月6日,巨人網絡公佈了新的收購方案。

  在等待期間,史玉柱度過了艱難的兩年:巨人網絡的收入99.89%來自遊戲,而遊戲全繫於《征途》《仙俠世界》和《球球大作戰》幾款,2017年後並無大作推出。根據財報,遊戲的毛利率在2017年反而較上一年下降了1.22%。

  受此影響,巨人網絡的股價從2016年定下收購方案時的32.45元,已經下跌到18.90元。相比2017年的巔峯77.26元,跌幅已超過75%。這是它最需要一針強心劑的時刻了。

  在巨人網絡的自救方案中,遊戲國際化排在所有戰略之前。而playtika正是它的希望。

  在國內,政策正變得對網遊無比苛刻。2018年8月,八部委宣佈對遊戲實行總量調控。這意味着:即便是騰訊,擁有《絕地求生:刺激戰場》這樣日活1400萬的遊戲,也會因沒版號而沒有收入。今年Q2,騰訊的遊戲收入環比下降8%,佔全部收入的比例下降到34.2%,而騰訊市值已從巔峯時的4.1萬億元俯衝到2.5萬億元。

  在所有遊戲裏,棋牌類遊戲恰是打擊名單前列。據南方都市報稱,針對遊戲,未來可能徵收專項稅,第一個在棋牌類遊戲實行。受此影響,騰訊的《天天德州》在9月10日關服,而此前它的月日活超過2600萬人,月流水超過1億元。

  可以說,憑藉playtika在國內分一杯羹的美夢已徹底破碎。而它在海外的出色表現,則有助於巨人網絡的收入多元化,以對抗國內市場萎縮。

  在11月6日,巨人網絡宣佈重啓收購的這天,其股價一度漲停,最後收漲4.95%。

  如今的方案依然是305億元收購Aplha,但從“現金+股票”變爲全部增發股票。由於股價下跌,增發價格也從32.45元降到19.61元。同時,新發行股份的數額從7.85億股上升到15.55億股。

  伴隨發行更多股份,史玉柱的公司佔股也會被稀釋。爲了保持控制權,他要自掏腰包近100億元,買下財團成員的份額。在最新的方案裏,13家裏的4家徹底退出,由史玉柱控制的上海淮基接盤。具體來說,上海淮基以45.78億元買下重慶傑資(鼎暉)和弘毅創領(弘毅)的部分股份,並花50億元左右買下雲鋒基金關聯方重慶拔萃的部分股份。

  在新交易完成後,史玉柱將持有上市公司35.53%股份,相比原方案的37.53%略有下降。而鬱國祥通過上海瓴逸、上海瓴熠,在巨人網絡佔股將達到9.46%。可以說,雖然獨佔playtika的計劃落空,然而鬱國祥也獲得了更多利益。

  在新的收購後,巨人網絡將翻開新的一頁:淨資產暴漲到5倍,或許這能夠讓剛剛脫險的史玉柱鬆一口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