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爭議蔚來:ES8被指半成品 粉絲爲李斌的情懷買單?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2月03日 16:27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 張澤宇

  第10000輛ES8在江淮蔚來工廠下線了。

  爲了能儘快提升產能,李斌11月安排工廠雙班生產,全力完成年內交付一萬輛的小目標。

  下線儀式中,江淮蔚來聯手切了一塊大蛋糕,慶祝這一里程碑,但在中國超過2億汽車保有量的巨大市場之中,蔚來若想分得一塊蛋糕,要走的路還很長。

  區別於傳統汽車廠商,蔚來甚至從來不會爲自己打上“汽車”的標籤,希望提供的絕不只是一輛車,而能更加觸及用戶體驗。但在這條“變革”之路上,蔚來和首款量產車ES8也面臨着巨大爭議。

  ES8是半成品?

  9月,一篇38號車評中心的評測在蔚來的圈子中炸開了鍋。

  文章中直接寫道,“蔚來ES8在駕駛性方面的完成度低於目前市面上幾乎一切車型,或者可以說是沒調教匹配完就匆匆上市了,是一臺半成品。”

  雖然許多車主並不認同38號在機械素質方面做出“很暈”的評價,但對於軟件方面,不少車主表達了自己的不滿,甚至還有人給出了“硬件99分軟件一分”的極端評價。

  蔚來與傳統汽車廠商的不同,在於車機軟件、人機交互、通過App與用戶的連接,以及用戶服務。其中,車機軟件的好壞與否在很大程度影響了用車的情感體驗,而這方面需求也恰恰是李斌最看重的。

  車主三哥是首批ES8用戶,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拿到車的時候覺得蔚來肯定是硬着頭皮交車的,“在我看來,蔚來 ES8 的軟件系統還是工程版,顯示界面也有一種畢業設計的感覺”。

  軟件UI設計不合理,常用軟件入口太深;NOMI語音識別率不高,成爲“人工智障”;沒有記憶功能,每次上車都要重新設置……無數的小問題都在挑戰着消費者的接受程度。

圖注:車主亞東的ES8在行駛過程中突然死機圖注:車主亞東的ES8在行駛過程中突然死機

  雖然如互聯網軟件的迭代,ES8也配備OTA(一種遠程無線升級技術)的功能,可以通過遠程推送實現軟件系統更新,上述問題總會慢慢解決,但據車主反饋,每次系統升級,總會又增添一些新Bug。

  更讓用戶受不了的是,花了幾十萬買回來的“高端電動車”,有很多功能根本不能用。

  小到行車記錄儀、大到駕駛輔助Nio-Pilot,按38號的話說就是“OTA不應成爲車輛功能不全、完成度低的藉口。”

  11月4日,蔚來開始分批推送1.1.1版本,這距離上個版本發佈只過去了5天,有用戶推斷是對版本問題進行緊急修復,但“分批”二字也掀起了一波討論,不少用戶要求說明推送規則,直呼“你知道這些功能對車主多重要嗎”。

  爲了平息用戶的憤怒,李斌再次拿出“積分”這一糖衣炮彈,並公佈了系統性功能的更新計劃。但一出問題就用積分作爲補償,這樣的方式持續下去,又能撫平多少用戶的心呢?

  私人空間隱私遭窺探?

  除了軟件系統備受質疑,38號的測評文章中提到的隱私問題更是引起了全民擔憂。

  文章中提到,ES8全車帶有多角度攝像頭,以及可以精準定位聲源位置的隱藏式麥克風,且在行駛中可以隨時將用戶的定位、行駛軌跡數據上傳給蔚來中心。

  在隨後微博投票中,有多達1.9萬人參與,其中97.2%都選擇不願意被蔚來強制收集隱私數據。

圖注:微博調查截圖圖注:微博調查截圖

  日常生活中,大數據幾乎無處不在,搜索、網購、網約車等等都會收集相應的用戶使用數據,爲何蔚來就會遭到如此爭議呢?

  “在我交了錢以後,我的愛車就是我的私有財產,就是一個理應屬於我的私人空間,我不想在我的私有財產裏永遠受到監視。”一位車主顯得既憤怒又無奈。

  面對衆多質疑,蔚來在其App中發了一篇資訊,稱數據會進行脫敏,解綁身份信息後進行上傳,不會追蹤到某一用戶數據,後續蔚來也將提供開關選項。

  李斌則認爲這種誤解是作爲創新公司應當承受的,“公司有嚴格的隱私保護政策,不會利用數據去做有利於商業上的事情,我們也完全沒有需要和意願去利用用戶隱私。”

  多次迴應,仍難以打消車主的顧慮。10月22日,有用戶評論詢問增添開關選項的進展,但據負責產品的李泰德表示,還在考慮範圍之內。

  蔚來聲稱不利用隱私,但又能否保護好收集上來的隱私?11月28日,蔚來車主“遙遠”在App中發文訴說提車兩個月後的各種奇葩遭遇,並表示想要退車。這篇文章迅速引發討論,處理車輛故障之後用戶也自行開回家。

  這看似僅僅只是用戶與蔚來之間的紛爭,卻讓“遙遠”遭到了來自“京蔚軍”(蔚來的一個粉絲羣,據說羣中有李斌的老婆)的辱罵。甚至還有人拿到了“遙遠”的手機號,大半夜進行羞辱,這讓“遙遠”感嘆,“只能好評,拒絕質疑,那麼我的初心究竟是什麼。”

  而在這件事的背後,“遙遠”的手機號究竟是如何被泄露?蔚來與京蔚軍之間又有何關係?蔚來對信息的泄露是否要負責?

圖注:蔚來汽車購買協議截圖圖注:蔚來汽車購買協議截圖

  對於用戶對隱私的擔憂,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向新浪科技表示,如果未經用戶允許收集數據的話,是違法的。

  《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一條規定,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公開收集、使用規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範圍,並經被收集者同意。

  李俊慧認爲,蔚來ES8汽車等智能汽車通過攝像頭、麥克風收集相關用戶數據時,扮演的角色也是一種特殊的網絡運營者,也應該遵守《網絡安全法》的規定。

  但僅僅在簽署意向書和購車協議時提示相關政策和網址,標註“採集、使用並處置您不時提供的公司或個人信息”,涉嫌對用戶的提示不充分,李俊慧表示,“一個是可能涉嫌侵害用戶知情權,另一個是可能存在用戶信息收集不當或違法行爲”。

  價值觀驅動

  蔚來受到的質疑並不只是來自於ES8出現的各種問題,還有部分來自於這家企業以及背後所展現的價值觀。

  在賈躍亭成爲老賴前往美國之後,互聯網造車遭受質疑的聲音越來越大。作爲造車新勢力的先行者之一,李斌被網友們寄予厚望,甚至獲封“出行教父”。

  儘管名號很大,管理易車的時候也熟識汽車供應鏈廠商,但作爲一直處於互聯網領域的李斌來說,進入整車製造領域也是巨大挑戰。

  創辦蔚來被李斌評爲“有史以來經歷的最難的一次創業”,他希望讓蔚來成爲一家用戶企業,一家價值觀驅動的公司。

  “如果把所有事情歸零,真正決定一個公司的是價值。”價值觀在李斌看來十分重要,在公司內部多個委員會中,他也選擇親自擔任價值委員會主席。

圖注:李斌在紐交所敲鐘圖注:李斌在紐交所敲鐘

  據李斌透露,蔚來員工沒有KPI,但每年全體人員都會接受價值指數評價,平時做好人好事的也會有價值紅包作爲鼓勵。他希望能通過扁平化的管理,創新管理方式,可是這樣的效果真的理想麼?知乎中題爲“在蔚來工作是怎樣的體驗”的問題或許能給出部分答案。

  一位自稱在蔚來工作過的匿名網友表示,扁平化的優點是相對於國企來說,對於問題的決策速度是相當快的。但另一個問題就是工作中基本沒有流程,完全靠自己去組織並完成任務,最後送到老闆的會上去決定。

  而另一名自稱即將離職的網友“茜玥”則表示,公司踐行的關愛、真誠、遠見、行動,真的只是口號,公司對價值觀的考覈也基本沒有。

  內部管理充斥着互聯網創業公司所宣揚的價值觀,而在外部,李斌也希望通過強關係鏈,輸出價值觀,通過用戶口口相傳來賣車。但在實際操作中,蔚來展現的價值觀難以被所有人接受。

  比預計延遲5個月提車之後,車主亞東發現了ES8系統死機等諸多問題,儘管服務很好,但他認爲蔚來對於已知的問題不告知就上市,把用戶當小白鼠的行爲,以及展現出因爲自研軟件系統存在不足需要用戶理解的價值觀,實在是無法認同。

  在李斌看來,“與其把時間放在不願意相信的人身上,不如把時間放在願意相信你的人身上。”如此價值觀直接影響着蔚來對用戶的看法,更重視那些死心塌地的粉絲。

  12月1日,蔚來第二款量產車ES6還沒正式亮相就開啓了優先預訂,而想要預訂一定要通過ES8車主或蔚來員工,邀請人和被邀請人也都將獲得積分獎勵。

  還沒得知車輛的參數、性能、甚至外觀,用戶憑什麼給出5000元的訂金?或許只有真愛粉才能如此不顧一切吧。

圖注:蔚來ES6圖注:蔚來ES6

  “以後你肯定只會喜歡我們的車,別人的車你可能都看不上了”,李斌此前接受採訪時顯得很有底氣,但面對車機軟件完成度不高、里程焦慮、產能爬坡等諸多問題,蔚來想要實現這一願望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OTA原本是智能汽車相較傳統汽車的優勢,蔚來不該因此讓車機系統成爲短板,而應完善需求,帶給用戶更加愉悅的情感體驗。

  蔚來希望能跟用戶共同成長,但共同成長的意義應該是雙方都變得更好,而不應僅僅需要用戶提升包容度,通過積分去彌補未實現的承諾。

  依靠口碑和價值觀的傳輸,這樣的路又能帶領蔚來走多遠呢?定位爲高端電動車品牌的蔚來,還需要拿出更加令人滿意的產品。

  蔚來的未來,仍有諸多問題等待着一一被解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