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爲什麼說Facebook宣揚的“社區”並不吸引人?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2月04日 19:07   北京新浪網

  來源:36氪

  編者按:科技公司日益將自己設計爲社區的樣子,只是爲了在提供便利之餘激發你的忠誠度,讓你誤以爲自己是公司和社區的一份子。但在財報的壓力面前,你仍然會被分分鐘炒魷魚,那時你纔會醒悟過來,其實你從來都不屬於這個社區。本文作者Mike Monteiro,原文標題Facebook Isn’t a Community, It’s a Company Town。

  幾年前,我在Facebook做了一次演講。你注意,現如今的公司不再有辦公室了,而是有社區。這不是偶然的。我上次聽說“社區”這個詞還是在大學裏。我對大學有着美好的回憶:我在那裏遇到了我的朋友,在那裏吃喝拉撒,在那裏墜入愛河,在那裏心碎,在那裏的商店買東西,甚至還在那裏上了幾節課呢!大學期間,校園是我們生活的中心。這是我們在成長起來的社區之外經歷的第一個社區,是我們作爲成年人的第一個社區。

  “我們天生就是社區的一部分,”Dan Sinker說。他從創辦《Punk Planet》開始就一直在建設社區,我可能在那所大學讀過這本雜誌。正如Dan所說的,社區保護我們的安全,它保護我們不受社區外因素的影響,它允許我們共享資源,它爲我們提供了一種身份和認同。這就是爲什麼許多人終其一生都想要再回到大學校園,希望重新點燃這種歸屬感的原因。

  在我們的一生中,我們不斷地尋找屬於自己的社區。對我們中的一部分人來說,社區是指我們的鄰居或者與我們有共同興趣的人。社區還可以是一羣有共同精神聯繫的人,比如在教堂或者清真寺。有時我們的會組成臨時社區,比如一個旅遊團。我們在一起有一種歸屬感,我們互相照顧,保護彼此的安全。

  當我走過Facebook的社區時,它重新喚起了我在大學校園裏的一些感覺。那裏有商店、巨大的草坪、一面攀巖牆,人們看起來更像是在閒逛而不是在工作。人們穿着印有公司名稱的衣服,就像在大學裏穿着印有學校名稱的衣服一樣。就像我上學是爲了去上課一樣,這些人來這裏是爲了工作。然而,這種環境提供的遠不止這些。這顯然是一個社區。

  這些當然是有意而爲之的。Facebook以及像Facebook這樣的公司,想讓你覺得你不只是在工作,想爲你建立起事實上的社區。它們會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不僅是工作,還有食物、衣服、洗衣服務、社交活動、理髮、健身房、醫療保健,它們還會邀請樂隊來參加活動,甚至還有校園心理健康服務。現代科技公司不僅僅是大學校園的競爭對手,它們還在範圍、活動和資金上全方位蓋過了大學校園。失去一份工作不僅僅意味着沒有了薪水,還意味着被社區排斥。

  大學校園和這些新的科技公司會刻意營造出社區的樣子。當某樣東西被設計出來的時候,我們得留意設計者的動機。科技公司的社區首先要吸引你。你面試,然後參觀整個園區。其次是爲了留住你。(這一點與大學不同,大學很樂意在四年後將你踢出校園。)它們迎合你的需要和奇思妙想,提供食物和必要的服務。第三點也是最陰險的一點,它們被設計來激發忠誠,特別是當社區受到外部“攻擊”的時候。它們可能看起來是爲了工人的利益而設計的,但其實是出於給公司帶來更多利益的目的而設計的。

  Facebook的醜聞爆發後,我聯繫了幾名Facebook員工。(出於顯而易見的原因,他們將保持匿名。)雖然他們最初的反應是從假裝這一切沒有發生,到憤怒和想要離開公司,但幾天之內他們的想法就變成了“沒事的,我們會挺過去的”。他們聚集在一起,支持自己的社區,正中社區設計者的下懷。這就是社區黑暗的一面,我們停滯不前,更不用說激發新的想法了。

  根據情報人員Brian Feldman的說法,Facebook醜聞爆發後不久,Mark Zuckerberg召集了員工聲稱醜聞傳言是“胡說八道”。 Zuckerberg至少負責兩個社區:一個是使用他的服務的人的社區,另一個是創建服務的社區。他很久以前就背叛了前者,我也不能絕對確定他到底會在什麼時候背叛後者,但他肯定會背叛就是了。

  世界上大多數人看到的是一個關於公司瀆職和腐敗的故事,而Facebook的員工看到的是一個關於他們的社區受到攻擊、需要自我保護的故事。如果你的社區受到攻擊,你也會和他們一樣。這就是問題所在。他們的團體意識,正如公司所設計的那樣,比他們對公司以外的任何團體的忠誠都要強烈。與向他們提供幾乎所有東西的社區相比,團結起來反對外部勢力變得更加容易。

  同樣是這些Facebook的員工,他們中的許多人在結束一天的工作時,會乘坐豪華巴士,沿着101高速公路前往舊金山,他們可以睡覺、吃飯、喝酒。但是他們中的許多人並不把這個城市看作自己所在的社區。這就是問題所在。科技泡沫摧毀了租賃市場,導致該市數千人流落街頭。舊金山曾經是一座充滿活力的不完美的城市,擁有上百萬個怪異而美妙的社區,現在卻變成了硅谷的臥室。很多在這裏工作的人並不認爲自己是這個城市任何社區的一部分。

  那些無家可歸的人,我們在媒體上譴責他們的存在,是因爲他們出現在我們付了太多房租的房子附近。但瞭解我們是如何辜負了他們的,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那麼,這些企業創造的迪士尼般的社區中會不會出現真正的社區呢?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也不會問這個問題了。顯然答案可以是肯定的。社區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只要人們有共同的目標,它們就會出現。不管是讓我們街區的每個人在秋天耙落葉,爲我們當地的球隊加油,還是爲了某個目標而遊行。我們在幾個星期前的谷歌罷工中就能看到這一點。谷歌在世界各地有許多美麗的社區,很明顯這些谷歌設計這些社區不是爲了讓員工組織起來把矛頭對準自己。然而這些工人最終在公司爲他們設計的社區中創建了一個真正的社區。

  那些爲了改善季度收益報告而立馬解僱你的人他們不值得你效忠。順便說一句,當他們炒掉你的時候就不用在電話裏聽投資人們的咆哮了,也許從這件事中你才能發現他們到底跟誰是一夥的,反正不是你。當公司設計工作場所的時候,他們就把自己的目的掩蓋在了你對社區的所有美好感覺之下了。他們用公司髮型和離你辦公桌几步之遙的治療師(你的經理可以看到你進出)來換取你的忠誠。

  人類在更大的羣體中團結在一起的原因之一是爲了保護彼此免受比我們自身更大的事物的傷害。我們的力量來自集體的力量。如果我們所代表的社區是自己的老闆,就無法爲公共利益開發產品。當我們看到一個團隊中有12個人時,我們需要知道這個團隊代表了12個不同社區的最大利益。我們需要知道這一團隊正在做那些社區需要的事情。我們需要知道該團隊正在確保該工具不會對這些社區產生負面影響。

  我們得好好思考一下,真正屬於我們的社區需要我們。

  編譯組出品,編輯:郝鵬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