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關於微信的故事,我們統統都想錯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10日 15:21   北京新浪網

  來源:36氪

  文 | 高歌 編輯 | 張雨忻

  微信8年,日活10億,張小龍在2019年的微信之夜花了4小時,打破了我們對微信的認知。

  他首先否認了微信的“剋制”。事實上,微信所謂的剋制只是在“遵循一種好的設計原則”,但沒有什麼是有堅持不變的,“我們不會因爲害怕用戶的抱怨就不去改變它”。

  其實用戶的抱怨一直都在,“每天都有5億人說我們做的不好,還有1億人想教我怎麼做產品。” 張小龍說。但信奉用戶至上的他也認爲,“好產品需要一定的獨裁,否則它將包含很多不同意見以至於產品性格走向四分五裂。”

  微信也不焦慮,張小龍說,“不必講微信又焦慮了,我們真的很少思考競爭對手這回事,如果有競爭對手,就是我們自己。”

  微信也永遠不會把用戶停留時長、擴大用戶數作爲目標。當搶奪用戶時長成爲了“頭騰大戰”的焦點,張小龍卻表示,“這兩年業界目標變成了所有App應該儘可能多地去抓用戶停留時長,這個是違揹我的常識的。” 張小龍坦承,微信團隊沒有kpi,但這並不妨礙它變得越來越好。

  關於微信,我們究竟有多少事情想錯了?

  既不剋制,也不焦慮

  “微信並不剋制,我們的詞典裏沒有剋制這樣一個詞。”張小龍說。

  他舉例說,微信從來不做節日運營或者logo變化,很多人會說微信很“剋制”,但其實這並不是剋制的結果。“本質上,是因爲微信一直在遵循一種好的設計原則,原則之下,既有堅持不做的,也有必須改變的。”

  微信最近的一次7.0改版就是一次不小的變動,張小龍似乎也預料到了這次改版會給用戶帶來的不適,所以他“用了兩個月的時間,一直在新舊版本之間不停切換”。

  但在這種牽一髮動全身的改版面前,張小龍一直很堅定,“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讓產品往前適應這個時代,而不是害怕用戶的抱怨就不去改變它了。”

  近一年來,對微信的抱怨變得越來越多,“微信變得越來越重”、“越來越不愛刷朋友圈了”、“微信使用時長在下降”等都是來自用戶的聲音。這背後,是以抖音爲代表的短視頻的迅速崛起,瓜分了用戶有限的注意力。

  對此,微信焦慮嗎?張小龍的答案很乾脆——不焦慮,在他3小時的演講中,“慢”和“耐心”這樣的描述出現了很多次,他也的確在通過一次次的改版迭代耐心的修復着他眼中的“微信的偏差”。

  此外,張小龍很少思考競爭對手,“如果說有競爭對手,就是我們自己,我們的組織能力能不能跟上時代的變化。” 他判斷,自從互聯網或者移動互聯網出現以來,三五年就是一個時代了。時代迭代的更快,催生的需求也更快。去找到並面對未來的需求,纔是微信在10億用戶關口所要做的事情。

  不追求用戶停留時長,也不追求擴大用戶數

  幾年以前微信有個版本,讓用戶放下手機,多和朋友見見面——現在這個觀點也沒有變。張小龍稱,微信永遠都不會把用戶時長作爲一個目標。

  “這兩年業界的目標變成了所有App應該儘可能多地抓住用戶的停留時長,這個是違揹我的常識的。”他談到,每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互聯網人的使命不是讓所有人把時間都花在看手機上,技術的使命應該是提高效率。

  效率,纔是微信千方百計想辦法要實現的。比如突然想要給一個人發信息,但是一下子想不起他的名字了,而微信能提供一種更聰明的聯想能力,幫助用戶在忽然短路的時候找到想要的信息,纔是微信看重的能力。

  儘管微信如今已經是用戶量和日活、月活用戶數最高的產品,但張小龍卻說微信的目標從來都不是擴大用戶數,也從未刻意達到這個目的,“我們用戶數的增長是自然而然增長的過程。”

  至今他仍然很慶幸微信2.0時期所做的正確決定:第一,沒有批量導入某一批好友,而是用戶手動一個一個挑選;第二,在一個產品還沒有被驗證只能夠產生自然增長的時候,沒有去推廣它。

  在旁人看來,微信是個“異類”,這讓張小龍感到既驚訝又自豪。自豪微信的與衆不同,驚訝在於,微信只是守住了做產品的底線,居然就與衆不同了。

  小程序不是流量生意,小遊戲也不是爲了賺錢

  當小程序創業者總是樂此不疲的在一起討論如何更好的利用微信流量時,張小龍卻說,”不能因爲擁有流量,我們就要分發流量。”在他看來,“如果只是希望藉由小程序載體,來做一個流量的生意,我一點都不看好。”

  小程序沒有kpi,“因爲它是一個全新的東西”。甚至,在張小龍宣佈要推出小程序服務的那天晚上,當時微信團隊討論的是——小程序會有哪幾種死法?當時團隊心裏想的不是小程序多麼美好的未來,而是它有多難,會遇到哪些障礙是跨不過去的。

  一開始,小程序入口的“猶抱琵琶半遮面”讓不少人覺得小程序難有未來,只是微信團隊的一個“小實驗”,可張小龍卻說,“做成小程序的決心非常大,只是我們並不急着一下子就要把它做成。”

  “它畢竟是一個生態,所以我們有足夠的耐心,慢慢地培育它。並且經歷了公衆號的過程,也不希望一上來就有一批投機分子當做一種流量紅利來濫用它。”入口逐漸開放的初衷也不是爲了開發者,而是“讓用戶能更方便的找到自己想要的小程序”。

  作爲小程序當中的一個垂類,小遊戲推出一年來,取得了很好的商業化成績。而當外界都把小遊戲視作微信的一棵搖錢樹時,張小龍對這個產品的態度卻是“不滿意”。

  “小遊戲的原動力不是公司的一個盈利渠道,而應該是一個關於創意的平臺。” 他提到,不是小型化的遊戲套用一個小程序的殼就變成小遊戲了,它可能一個小學生用課外時間掌握了小遊戲的開發,開發一個小遊戲給班裏的同學來用,這是張小龍想看到的小遊戲的樣子。

  而現狀是,“真正高質量原創的遊戲還不多,大部分遊戲還是互相抄來抄去的,一輪一輪洗用戶的流量。”

  再往後一年,張小龍不希望只是看到收入又上漲了多少,而希望看到一年以後這裏面特別多的遊戲是一些從來沒有做過遊戲的人做的,充滿各式各樣的創意——他希望用這樣的一種維度來衡量小遊戲的成功。

  做視頻不是爲了阻擊別人,“視頻動態”是朋友圈的反面

  當我們都覺得朋友圈的活躍度在下降時,張小龍拋出了幾個讓人感到驚訝的數字:每天有7.5億人進入朋友圈,平均每個人要看十幾次,朋友圈每天的總瀏覽量能達到100億次。

  張小龍把朋友圈看作是一個“廣場”,發朋友圈,其實就是把自己的人設帶給所有朋友,並且能在這裏獲得高效的社交。但這個廣場式的社交方式也有它的弱點——點贊或評論意味着你在廣場公開大聲的說了一句話,帶來的壓力感是比較強的。

  微信在尋找,有沒有一種新的方式能讓用戶勇敢地自我表達。近期改版後退出的視頻動態(原時刻視頻),就是要做朋友圈之外的另外一種社交模式。

  當外界都在猜測,微信推出視頻動態是不是爲了抵抗來自抖音等短視頻產品的阻擊時,張小龍直接否認了這一點,“微信不會爲了做視頻而做視頻動態,這是一件技術層面的事,不是微信感興趣的,做視頻只是爲了提供一種更輕鬆的社交模式。”

  張小龍說,視頻動態是朋友圈的反面。這個功能提倡的是“真實”,而不是大家習慣在朋友圈裏展示的“完美”。

  有趣的是,當用戶拍完一個視頻時,微信給出的完成按鈕叫作“就這樣”,這直接體現着張小龍對視頻功能的態度:這個視頻可能並不好看,但是就這樣了,我就發了。“他亂七八糟拍了,一點也不裝飾自己,很真實,我透過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的世界,就是這樣一種感覺。”

  張小龍認爲,雖然用戶現在沒有這個習慣,但將來視頻的交流一定會取代照片的交流,原因很簡單,因爲視頻包含的信息量比照片大得多。

  在12月的員工大會上,張小龍引用了貝索斯的名言,“善良比聰明更重要”,這背後不僅是他對算法的一種理解,也是他對員工的要求。

  而在1個月後的微信之夜,面向10億用戶,他以“萬物之中,希望至美”作爲結尾,充滿真誠。8年過去,他依然希望微信作爲用戶的“工具朋友”,能爲我們帶來哪怕多一點點的希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