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聯合辦公市場洗牌 “深度整合”後誰將突圍?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29日 21:23   北京新浪網

  來源:獵雲網

  【獵雲網武漢】1月30日報道(文/錢佳信)

  “這是三個70年大叔餘生想幹件有情懷的事。”

  2018年12月底,宜企空間在武漢恆大中心開業。聯合創始人胡義就是這樣描述自己的聯合辦公創業經歷的。

  像胡義這樣的聯合辦公從業者,正在源源不斷地增加。

  興起

  2005年8月9日,第一個官方的聯合辦公空間在舊金山的SpiralMuse成立。

  聯合辦公起源於美國硅谷。近十年來,中國的聯合辦公空間也正在快速發展。

  廣泛定義來講,聯合辦公是指服務商爲企業提供一整套辦公空間的解決方案。與傳統辦公相比,聯合辦公更加划算也更加便利。

  2014年,在雙創背景下,青年羣體掀起創業熱潮,聯合辦公也在資本的助推下迎來爆發式發展。

  “中央政府對雙創的重點發聲,給聯合辦公行業發展再次注入一劑強心劑。”

  艾媒諮詢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創業者規模超過3000萬人,聯合辦公模式愈加受到熱捧,併成爲促進創新創業發展的新高地。

  公開數據顯示,中國聯合辦公平臺現已超過300家,佈局網點數超6000多個,總體運營面積達1200萬平方米,提供工位數達200萬個。

  伴隨共享經濟、雙創升級、年輕一代新理念升級等新趨勢,分散型、移動型和獨立型的勞動者比例激增,推動以靈活辦公爲特徵的聯合辦公進一步走向普及。

  在共享空間中,聯合辦公空間不僅爲用戶提供基礎辦公環境和設施,以及完整的辦公服務解決方案,還提供如工商財稅法、融資等增值服務,並提供商業社交機會。

  2018年剛剛過去,聯合辦公走過了在中國迅速發展的第四個年頭,但仍然處於“矇眼狂奔”的狀態。

  “聯合辦公行業仍然具有很大的上升空間,但行業面臨一個最爲現實的問題,即如何運營一個穩健的盈利模型。”聯合辦公最直觀的就是收取工位租金和會員費,獲得充足的現金流。

  2018年末,聯合辦公空間首次出現了工位“價格戰”。

  2018年11月,氪空間宣佈將讓利1億元,拿出全國十餘個社區的辦公工位,以最低五折的價格優惠提供給全國5000家中小微企業。此次,氪空間還推出了“砍價搶工位”的小程序,最低可以獲得原工位服務費五折的優惠。

  此外,納什空間、WeWork中國等品牌也在部分聯合辦公空間內給出了優惠。

  氪空間創始人劉成城表示,在經濟環境不確定性比較高的時候,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選擇更加靈活的共享辦公,租期可以短至一個月,而且可以根據企業的發展來增加或減少工位。

  事實證明,在資本寒冬降臨時,適時調整策略是行之有效的。

  數據顯示, 2018年氪空間第四季度業績逆勢上揚,工位服務的簽約金額已經超過今年前9個月總量,9、10、11三個月月環比增長近100%,而12月份的單月簽約金額突破1億元。

  洗牌

  數據顯示,2016—2022年,中國聯合辦公行業市場規模不斷增長,其年複合增長率爲125%,到2022年預計達到4092.18億元;工位規模的年複合增長率是118%,到2022年預計是1315萬個。

  在主要的聯合辦公品牌中,氪空間的運營能力、品牌傳播能力、技術創新能力處於行業領先地位;SOHO 3Q背靠房地產業務,有充裕的資金和房源;WeWork中國在資本實力表現突出;納什空間則在佈局規模優勢突出。

  2018年雖被稱爲“資本寒冬”,但聯合辦公行業卻依舊融資不斷。

  獵雲網根據公開資料整理了2018年至今融資的聯合辦公企業(不完全統計):

  近年來,聯合辦公在國內可以說是已成藍海。2018年至今,據不完全統計,聯合辦公品牌累計實現融資超過50億元。值得關注的是,大部分聯合辦公未到C輪,市場格局尚未有定論。

  氪空間創始人劉成城認爲,2018年開始,國內聯合辦公市場“頭部效應”愈發明朗,行業進入深度整合期。“2019年經濟的不確定性較大,但對於氪空間這樣的行業領先企業,亦不失爲機會。”

  在資本助推下,中國聯合辦公迎來融資和整合的加速期,頭部品牌融資規模快速擴大,行業的整合也繼續提速,僅優客工場2018年就進行了6次收併購動作。

  “任何一個高速增長的行業在發展到一定階段出現行業整合都不意外,聯合辦公在國內是一個新興產業,發展到一定階段有行業玩家退出也是正常的現象。”

  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表示,任何一次的整合和聯合,我相信核心其實都一定是出於對用戶需求的考慮:讓用戶在更大的網格範圍內便利移動,充分釋放聯合辦公靈活的行業特性。

  好租相關研究數據顯示,全國聯合辦公品牌撤點原因包括“被收購”、“不做”以及“改爲傳統出租”三種,其中“改爲傳統出租”的比例超過八成,被收購者大概佔到了15%。

  而孔雀機構、100創客等小型聯合辦公品牌,由於盲目擴張、盈利能力差等問題紛紛倒下。

  據VC SaaS的數據顯示,發展緩慢、瀕臨破產倒閉狀態的共享辦公空間品牌佔總數的28.1%,也就是衆多非頭部企業已經進入淘汰階段。2018年至今,聯合辦公品牌減少40家,運營時間均未超過2年。

  在企業的併購和融資的背後,聯合辦公行業正在加速整合:低端的聯合辦公品牌將退出市場,小品牌的聯合辦公空間將被整合到競爭實力強的品牌中,頭部玩家的競爭日益激烈,市場資源的配置日益優化。

  突圍

  辦公場所是一個天然具有企業用戶黏性的線下場景,人們每天在辦公場所的時間在8個小時以上。

  共享辦公剛開始最能吸引到創業團隊,但隨着企業服務管理的增強,偏大型和中型公司也會青睞共享辦公。

  相比之下,大中型企業對價格敏感度更低,對綜合服務、定製化服務的要求高,是當前發展趨勢下更理想的客戶。

  “本質上我們是一個以空間服務爲入口的企業服務提供商,服務纔是本質。”納什空間合夥人史志雋表示。

  沒有增值服務的“共享”,是沒有絲毫門檻的。

  行業快速的增長使不少聯合辦公空間模式趨向雷同,服務質量參差不齊。如果產品服務升級與精細化運營是聯合辦公空間的關鍵,那麼什麼樣的增值服務將最後勝出?

  目前,氪空間在增值服務方面已經做到了總收入的15%以上。劉成城表示,增值服務要建立在規模化的基礎之上,空間至少有5萬個工位才能保證服務空間。

  而氪空間現有的工位數量已經超過5萬,這意味着氪空間接下來可能會在增值服務方面投入更多。

  未來,聯合辦公市場會更細分,聯合辦公企業應該針對細分市場打造個性化、專業化的增值服務。

  另外,聯合辦公作爲一種輕資產管理模式越來越受到房地產開發商的重視,地產商成爲入局聯合辦公行業的重要玩家。

  可以看到,包括SOHO中國的SOHO 3Q、龍湖的“一展空間”、首開集團的“X+SPACE”、實地集團旗下“桉樹IBC”等等正在展開佈局。

  在一定程度上,這也證明了地產商不僅在資本上有所投入,行動上也印證了對聯合辦公市場的肯定。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辦公地產的互聯網化,目前只看到聯合辦公推動得較快。聯合辦公不會是共享單車,最終一定會佔辦公地產份額的10%,形成一個千億級規模的市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