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創企扎堆上市 舊金山將迎來一大批百萬富豪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17:09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2月11日早間消息,現在是2019年初,你正供職於一家高市值科技公司,該公司已籌集了數十億美元,即將成爲家喻戶曉的名字。這一切將在今年發生在你的身上。

  你已在此投入了5年或更長時間,持有股票期權,儘管可以賣出一部分,但你對公司的使命堅信不疑——或者至少對外是這樣宣傳的。當你的首席執行官在納斯達克或紐約證交所敲響開盤鍾,六個月的禁售期一到,你就準備兌現走人。

  從今年的IPO類別來看,你很有可能在舊金山市內或周邊生活。

  舊金山的Uber、Lyft已祕密提交上市申請,上週,Slack和Postmates亦步亦趨,他們的鄰居Airbnb和Pinterest預計也將緊隨其後,但如果市場轉向,上述一些公司的上市申請可能被推到2020年。

  由於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長達一個月的停擺,2019年的部分IPO計劃已被推遲,同時,市場波動、宏觀經濟的不確定性仍然存在風險,政府機構也有可能再次關門。

  但科技股正在醞釀二次反彈,大型雲計算公司的股票交易量接近歷史新高,表明投資者青睞高增長企業。據提供免費房地產估價服務的網站Zillow報道,隨着IPO管道日漸擁擠,舊金山有望釋放出大量資金,房屋淨值的中值已經達到140萬美元。

  在爲上市前公司工作的數萬名員工中,一部分人將賣出股票,躋身新興百萬富翁行列。

  麗薩·拜爾(Lise Buyer)爲一家公司提供諮詢服務,該公司正準備上市。20世紀90年代末,她是一位技術投資者和股票分析師,當時,互聯網泡沫帶來的現金充斥着舊金山和硅谷的街道,奢侈品銷量猛增,慈善拍賣創紀錄,度假勝地人滿爲患。

  “在路上每行駛10分鐘,就有一輛法拉利擦身而過,”拜爾說,後來她爲谷歌工作,並在2004年幫助該公司完成IPO。

  “就本地財富而言,我們並非要從0增長到80,但同一地區的許多大公司都在向大量員工提供流動性,肯定會產生影響。”拜爾表示,“你可以在餐館裏看到一些變化,也可以在汽車經銷商那裏看到。”

  除了不再有“馬甲”(注:出於欺騙目的而使用假網絡身份)之外,這次有一個很大的區別是二級股票市場已經建立起來,允許員工和早期投資者提前變現部分股權,此舉使他們在等待首次公開募股或收購時,不必完全陷入困境。

  Uber、Airbnb、Lyft和Pinterest公司都爲員工提供了多種類型的股票銷售方案。

  拉里·阿爾伯克克(Larry Albukerk)一直在忙着爲賣家和熱心買家牽線搭橋。阿爾伯克克是EB Exchange的創始人,該公司的總部生在舊金山,主要業務是幫助初創企業的早期員工獲得流動性。阿爾伯克克說,看到越來越多持有可行權股票的員工和前僱員現在正試圖出售股票,他的使命是幫助他們避開股票拋售的高峯期。

  “我的客戶對即將到來的IPO熱潮感到緊張,”阿爾伯克克說,“人們想在IPO前出售持有股票,因爲他們想買房子。他們認爲,如果我等到IPO再出手,就得與所有人展開競爭。”

  阿爾伯克克說,他正在與十幾家公司的員工合作,其中一些公司預計今年上市,但由於簽有保密協議,他拒絕提供僱主姓名。

  阿爾伯克克說:“所有這些公司合計將爲普通員工提供數十億美元的流動性,受惠員工數量可能多達數千人,很多人想進城。”

  公司歷史更長

  房地產研究公司Redfin公司首席經濟學家達里爾·費爾韋瑟(Daryl Fairweather)說,舊金山的房地產市場已經開始膨脹。房價上漲到如此之高,競標大戰有所收斂,全款出價變得越來越少,潛在購房者變成了租房者。根據提供綜合房地產信息的核心邏輯公司(Core Logic)的數據,去年海灣地區的房屋銷售價格連續六個月下降。

  “這不同於開閘泄洪,”費爾韋瑟說,“流動性將逐漸釋放……但隨着時間的推移,房地產市場會越來越熱。”

  她說,郊區和附近的城市——如聖何塞和奧克蘭——可能會感到陣痛。部分是因爲舊金山的供應不足,但也與這些公司的結構不無關係,它們大多已經存在了近十年或更長時間。

  Airbnb公司成立於2008年,緊隨一年前Uber和Slack的腳步。Pinterest於2010年啓動。分析公司Palantir成立於2003年,總部位於帕洛阿爾託南部,目前也在考慮IPO。他們不會與20、30歲左右新創員工組成的公司同步上市,但卻擁有一支年齡稍大、更有可能定居並組建家庭的勞動力隊伍。

  他們要找“保姆,傭人……服務和人員,以便使生活更輕鬆,”風險投資公司Freestyle的聯合創始人喬希·費爾瑟(Josh Felser)說:“當然,他們可能會排除一些私立教育選項。”

  灣區人滿爲患

  Freestyle公司一直在其他地方尋找生意,部分原因在於從投資的角度看,舊金山的成本太過昂貴。費爾瑟說,他正在世界各地尋找“基於技術優勢的財富聚集地”,無論是以手機遊戲聞名的芬蘭,還是熱衷於加密貨幣的愛沙尼亞。

  “估值和以往一樣高,”他說。“這是灣區的獨特之處。你在同一家公司投資,採用同樣的衡量標準,在灣區以外,成本可降低30%。”

  不少人持相同觀點。硅谷風險投資家上星期四公佈的一項調查顯示,創業投資者的信心處於近十年來的最低點,一些投資者認爲,舊金山地區的生活成本和經營成本都很高,規模較小的初創企業在競爭中步履蹣跚。

  “市場供求狀況非常糟糕,因爲上市公司的增長速度太快,他們搶走了市場上所有可用的員工。”費爾瑟說,那些上市的公司有大量“現金流入,因此,他們的員工招聘速度越來越快,迫於公開市場的壓力,必須更快增長。”

  瑟塔那成長夥伴投資公司(Centana Growth Partners)在硅谷和紐約分別設有辦事處,合夥人埃裏克·比揚恩(Eric Byunn)之處,投資者正在灣區以外發現更多隱藏的寶石,因爲冒險精神通常會隨着舊金山的擴張而向外蔓延。

  但比揚恩並不認爲資本將大量外流。硅谷經歷了繁榮與蕭條的循環,但總是在自我再投資。這種趨勢沒有理由不持續下去。

  “如果在這裏建立一家公司,絕對可以從興趣、人才和資源的集聚中受益,”比揚恩說:“當你走進一家時髦餐廳,會發現餐廳裏四分之三的對話都在圍繞技術和初創企業進行。”(斯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