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拼多多一年鉅虧102億 市值一夜之間蒸發400多億元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3月13日 23:59   北京新浪網

  拼多多還能在“賠本賺吆喝”的道路上走多久?

  原標題:鉅虧102億,股價大跌17%!4億人都在用的拼多多現出原形

  來源:天下網商 記者 王詩琪

  3月13日,拼多多發佈上市後第一份年報,全年營收131.2億元。通用會計準則下虧損108億,非通用會計準則下經營虧損39.58億,歸屬於股東的淨虧損爲102.98億。

  拼多多成立以來一直虧損,且虧損額不斷擴大,比如2016年虧損2.92億,2017年虧損5.25億,2018年僅經營虧損就接近40億,比此前幾年的虧損總和還多。

  財報發佈後,拼多多股價一瀉千里。從前日的收盤價30.43美元/股,暴跌17.45%,最終以25.12美元收盤。一夜之間,相當於市值蒸發了400多億元人民幣。

  2018年,GMV達4716億,平均月活用戶2.726億,活躍買家增至4.185億,超越京東……這一份看起來頗爲亮麗的財報,爲什麼沒能阻擋投資者“用腳投票”?

  210億營業費用都花去哪兒了?

  一款號稱全新國行正品的iPhone XR(64G),提供正品發票,售價僅5199元,領券後再減300元,4899元領回家。這是記者點開拼多多APP“手機”類目後首頁推薦的商品,頁面數據顯示,“累計已拼6.3萬件”,累計評論12911條。

  這個價格有多低?

  同款機器,蘋果官網6499元,京東5298元,蘇寧易購5138元。上述渠道主要來自蘋果官方降價。拼多多卻是自主降價,甚至比深圳華強北的新機批發價還低。記者拿到的一張報價單顯示,國行全新的iPhone XR,最低批發底價爲5050元。

  一般而言,深圳華強北的批發報價就相當於最低進貨價,那麼拼多多的商家在賠本賺吆喝嗎?

  一名曾在拼多多上開店的手機商家告訴記者,低於市場平均售價的產品,很多是因爲平臺給予了補貼。也就是說,拼多多在燒錢賣蘋果,目的就是爲了拉新。

  拼多多的套路並不複雜,無非是“燒錢拉新”和“洗白品牌”,不過這獲客成本可不低。據拼多多招股說明書,上述補貼歸屬於財務報表中“銷售及營銷費用”,而這正是導致拼多多鉅虧100多億的“元兇”之一——2018年,拼多多的總營業費用高達210億元,其中銷售及營銷費用爲134億,同比去年增長900%。

  第四季度財報的電話會議上,拼多多CEO黃錚說,營銷和銷售開支不一定和GMV的增長掛鉤。“只要我們市場當中有機會去花營銷的費用,認爲正確我們就會去花錢”。

  也就是說,拼多多還會繼續“燒錢”,“虧本賺吆喝”的套路還將繼續下去。

  不過,這種直接的低價策略背後的隱憂在於,可能導致“劣幣驅逐良幣”。

  一華強北手機商家透露,如果將“水貨”的官換機改成“國行”,“差價會很大。”他說,在華強北已有一批商家專門做拼多多,只賺快錢,“做一段時間就換店”。

  獲客成本越來越高

  拼多多財報發佈前夕,瑞銀髮布了一篇39頁的深度報告,該報告認爲拼多多未來新增消費者主要來自於三四線城市,到2021年,拼多多的年GMV將趕超京東。

  至2018年底,拼多多平臺活買家數爲4.185億,超過京東的3.05億。但實際上,活躍買家的環比增速在下滑,從2017年的50%左右,到2018年第四季度,跌至8.56%。與此同時,市場營銷費用節節攀升,意味着獲客成本在快速地上漲。

  拼多多市場營銷費用攀升,活躍買家、MAU(平均月活躍用戶數)環比增速下降。

  此外,極光大數據調研發現,拼多多的用戶構成相比其他電商平臺不大“健康”。月均消費金額較高的“高價值用戶”佔比少,而月均消費金額低的“低價值活躍用戶”佔比高,另有三成的“低價值不活躍用戶”對拼多多的滿意度很低。而淘寶的高價值活躍用戶佔比幾乎是拼多多的兩倍,處於流失狀態的用戶佔比僅爲13.3%。

  2018年,拼多多全年GMV爲4716億元。拼多多CEO黃錚對此解釋:GMV的增長主要依靠用戶數量的增加,以及用戶活躍度的加強。但是,即便是看好拼多多的瑞銀也發出警告:如果拼多多長期仍是促銷拉動增長,則增速將放緩。

  在用戶增速放緩、用戶結構不優的趨勢下,拼多多如果不能及時扭轉平臺形象、優化產品結構以留住更多高價值用戶,那麼,拼多多成長的瓶頸已經是可預見的了。

  拼多多還有很多課要補

  成立於2015年的拼多多,年僅3歲就登陸納斯達克,急速擴張、野心勃勃。但在產品、服務、管理等需要精耕細作之處,總是輕易就暴露出弱點,反應也“慢一拍”。

拼多多創始人、CEO黃錚拼多多創始人、CEO黃錚

  最開始,面對平臺山寨、假貨問題的指責,拼多多並未正面迴應,直到被品牌聲討、輿論裹挾,監管部門約談,它纔開始“痛定思痛”、強硬處置。儘管黃錚在多個場合“叫屈”,稱拼多多“打假是認真的”,但至今公衆的印象仍未完全扭轉。

  今年1月9日凌晨,拼多多出現bug,用戶點擊相關鏈接即可領取無門檻100元優惠券,一夜之間被薅去數千萬元“羊毛”,直到當日上午9時才發覺並開始修復漏洞。

  “薅羊毛”事件暴露出拼多多風控系統的薄弱之處。當時,拼多多回應稱,事件發生時正值平臺大促,因而未能及時發覺。但利用漏洞瘋狂充值、購物的大量用戶消費行爲明顯反常,而在長達數小時的時間裏,拼多多都未能察覺。

  不止管理、風控,還有產品、服務、物流。作爲“後入者”,拼多多其實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它不能再用“前人也犯過錯”這樣的理由來搪塞用戶。

  2018年拼多多研發費用11.16億,同比增長7.6倍。在2018年第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黃錚宣佈成立技術顧問委員會,由陸奇領導工作。拼多多試圖通過技術改進假貨、山寨問題。今年,拼多多計劃新招500名員工以跟進產品質量問題。

  在技術、管理層面,遠不是砸錢就能解決問題。拼多多的成長之路,任重而道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