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OYO中國會迎來解約潮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4日 21:04   北京新浪網

  來源:36氪 作者:喬芊

  一家起家於印度、獲得衆多一線基金加持,在中國高速擴張的明星創業公司正在面臨考驗。

  表面上看,號稱“每3小時開一家店”的OYO還在不斷刷新數字——298個城市,7400多家門店、34多萬間客房。不妨橫向做個對比,中國三大連鎖酒店品牌之一的錦江眼下擁有最多的門店數7400家,而華住集團則擁有最多的房間數42萬。從任何一規模指標來看,OYO都已經和它們不相上下。

  但高歌猛進的背面,OYO卻暴露了一些風險,比如多地出現加盟方解約案例,和OTA關係惡化遭致美團封殺,同時運營效率和商業模式也遭到質疑。以免加盟費作爲“誘餌”,整合單體酒店的OYO如今走到了一個關鍵節點:隨着一年合同開始陸續到期,加盟方會繼續選擇它嗎?進入中國一年半的OYO是否真正建立了競爭壁壘?

  運營變形

  不同於傳統的漢庭、如家等經濟型連鎖品牌的高加盟門檻(從投入的資金量到標準化程度),OYO對單體酒店提供了一種更輕的加盟方式——不收取加盟費,只對每筆交易抽取佣金。

  相應地,這種模式對門店的改造程度並不深,形式包括更換店招、門牌,配套OYO標識的牀單枕套等,同時由OYO搭建統一的線上酒店預訂平臺,並派駐運營經理參與門店的日常運營。

  據36氪瞭解,OYO的佣金比率並不固定,早期簽約的門店可以低到2%,較晚簽約的門店則上升到4%、5%,也取決於開發人員和店主的談判情況。對於大多數加盟主來說,這個佣金水平處在可以接受的範疇。

  可以想象這樣一種理想情形,OYO通過靠線上獲客和運營支持,的確幫助酒店提升了“入住率”,加上不高的佣金,單體酒店老闆能從多賣出的間夜中掙到錢。而此前,他們是很難和連鎖經濟型酒店競爭的。

  但OYO帶給加盟主的“增量”可能並沒有這麼樂觀。一位長沙的加盟主告訴36氪,他在去年8月和OYO簽約後,比加盟前的銷售額不增反降30%,除了由於美團封殺、攜程流量變差,“門市的老客人也少了很多”。他推測老客人可能以爲換了老闆而不再關顧,同時OYO的品牌效應尚未展現。

  36氪尚無法求證類似銷售額不增反降的案例具有多大普遍性。但據自媒體“增長黑盒”通過抓取OYO App得到的數據來看,今年1月到3月期間,被抽樣的OYO新加盟451家門店,入住率平均值爲28.9%,無論和官方宣稱的“從19%提升到80%”的標杆案例,還是首旅如家集團同期81%的入住率,都有較大差距。

  另一方面,App數據可信程度卻值得質疑。一位武漢的OYO前運營人員告訴36氪,OYO有一套自己的酒店管理系統,很多時候跟門店系統無法打通,因此需要手動錄入,很多運營人員爲了完成業績指標,會虛報“入住率”,“10%上報成50%,這種做法很普遍。”此前有媒體報道,OYO瀋陽地區的收益總監在內部工作羣發表”自責”文章後離職,導火索也是數據造假。

  與此同時,在高速圈地的過程中,OYO很難保持運營動作不變形。運營崗是OYO體系的支柱,以武漢爲例,7、80人的團隊架構中,運營人員接近一半。隨着門店數快速擴張,運營人員負責的門店數從平均一、兩家,增加到四、五家,“一個店一週待一天,基本管不了什麼。”上述人士稱。

  對於開發人員,核心指標則是開店數。爲了實現短期內的爆發增長,開發端人員不得不放低選店標準,從早期四、五十間房的門店,到後來“二、三十間房湊數也得上”。

  競爭變量

  梳理OYO的發展路徑,可以看到它跟瑞幸的相似之處,拿到融資後瘋狂開店(自營或者加盟),做高資產規模,將龐大的線下流量聚攏到App中,未來再做相關業務的延伸。這種做法更接近平臺邏輯,而非品牌邏輯,這也是它們在各自領域不同程度遭到平臺型公司壓制的原因。

  OYO所入侵的低星酒店市場更是美團的優勢領地。美團在財報中宣稱,2018年間夜量超過了2.8億。同期攜程未公佈間夜量,但據Trustdata報告,美團酒店間夜量在去年二季度已經超過了攜程系。其中低星酒店是貢獻主體。

  美團對於OYO的打壓和封殺因此也最堅決。36氪接觸的多位OYO加盟主表示,他們自己或同行的門店遭遇過美團下線,這等於強迫酒店老闆“二選一”。

  一位OYO門店開發人員稱,美團執行“二選一”並不是針對全平臺一刀切,更像是一時一地的運營策略,“有的店是下線又上線,有的店也不會下線,因爲量很大,對美團也是損失。”

  對於加盟主來說,OYO和美團的競爭構成一種意外的變量。綜合來看,入住率較好的單體門店本來就沒有太高的加盟需求,成爲較難撬動的存量,入住率平平的門店一旦加盟OYO,就可能被美團下線,損失的訂單若無法補回,就會帶來反效果,最後只剩下原本入住率就很差、只依賴線下流量的門店能夠藉助OYO提升入住率。但這些門店能否支撐OYO跑通商業模式,或許要畫上問號。

  OYO的團隊架構中還有一支銷售團隊,他們的職能是通過“接團”給房間數較多的門店帶客,但這屬於少數案例,小型門店無法享受到這種額外服務。

  “你在運營上做很多加法,但是有美團這種做減法的在,還是沒辦法。”武漢的一位加盟主說。同一城市內的加盟主們構成互通有無、口碑傳播的小圈子,他預測目前武漢的100多家OYO門店中,到期後續約的大概只會有五、六成。

  理想的情形是,OYO順利依靠自有渠道(App、小程序)快速建立起自己的會員體系,並通過有效運營來維持復購,但目前的效果並不明顯。據36氪瞭解,OYO App在很多城市的活躍度並不高,許多門店的顧客還是來自OTA或者線下的自然客流。

  更大的對手在伺機而動,切割OYO的蛋糕。據不完全統計,幾大連鎖酒店集團均推出了整合單體酒店的產品線——華住投資的H hotel;鉑濤酒店旗下的非繁酒店;首旅如家旗下的雲系列酒店。互聯網大公司中,美團孵化了“輕住”酒店,後者於年初獨立運營;攜程戰略投資的旅悅集團,也在2018年推出了疑似對標OYO的非標連鎖品牌“索性”,目標是今年覆蓋100多個城市,5年內發展1萬家門店。

  這是一場激烈的存量市場競爭,OYO的形勢將更加險峻。畢竟當一年期合同到期時,擺在加盟主面前的選擇已經多了起來。但可以確定的是,任何一個追求規模的玩家都需要重新梳理商業模型,並設法突破美團的流量封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