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軟銀投資Uber背後的動機:孫正義想當交通之王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4日 21:18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4月15日上午消息,隨着下個月Uber就會上市,軟銀對Uber投資將會增值超過130億美元。但據路透社報道,軟銀董事長孫正義對於交通運輸行業的野心遠不止如此。

  全球汽車產業的規模高達3萬億美元,目前個人擁有汽車是其主導形式,但這一行業正在向服務類型改變。爲了成爲未來交通運輸行業的主導者,孫正義向包括打車、共享汽車、配送機器人、自動駕駛汽車在內的40多家公司投入600億美元。

  路透對公開數據進行分析,並採訪十幾位瞭解軟銀投資策略的知情者,發現孫正義在這一行業已經成爲重量級玩家,在未來幾十年裏,他想改變全球各地人與物的移動方式。

  孫正義的主要合作伙伴是Uber、豐田汽車。

  Uber準備在5月份IPO,估值預計將會達到900-1000億美元,對於軟銀將會獲得一筆意外之財,2018年1月,軟銀向Uber投入80億美元,獲得15%的股份。投資迅速增值,孫正義在交通運輸行業的權勢也會水漲船高,最終他會獲得更多的資金,繼續向“移動”投資。

  一年多以前,豐田向孫正義示好,2018年2月,雙方簽署諒解備忘錄,瞭解備忘錄的知情者說,豐田正在考慮如何圍繞移動服務展開合作。簽署備忘錄之後,它們成立了合資公司Monet Technologies,目的就是搭建汽車移動服務。

  路透3月份報道說,軟銀和豐田正在談判,Uber無人駕駛部門準備融資10億美元,兩家企業想成爲融資主導者。消息人士說,雖然交易接近達成,不過大家還在圍繞一些關鍵問題展開討論,比如軟銀在部門應該擁有多少控制權。

  軟銀集團COO馬塞洛·克勞雷(Marcelo Claure)接受採訪時說,圍繞各自的想法,以及如何重新定義移動的未來,兩家公司有過許多探討。他還說,豐田與軟銀如何合作將無人駕駛汽車帶到日本,這是討論的核心主題。

  從2014年開始,孫正義就在努力編織一張由多樣化交通運輸投資組成的藍圖。從字面上說,孫正義的投資組合範圍從A到一直到Z:所謂A就是指英國半導體公司ARM,2016年孫正義以320億美元收購ARM,Z就是Zume Pizza,這是一家硅谷創業公司,目標是實現披薩自動配送,去年它從軟銀手中拿到3.75億美元投資。

  家族事務

  公開資料顯示,軟銀至少已經用5種投資工具完成投資,包括規模1000億美元的Vision Fund,向移動行業投資。因爲軟銀財大氣粗,投資戰略激進,對未來交通運輸有着遠大的願景,在塑造整個行業時,軟銀和領導者孫正義有着巨大的影響力。

  Vision Fund有30多位投資專家忙着在投資組合公司內促進合作與融合,軟銀管這些投資組合公司叫“家族”。

  克勞雷說:“我們想創建一張網絡,讓企業可以在網絡內彼此對話,幫助彼此,因爲它們是同一家族的一部分,它們一起冒險,一起投資。”

  軟銀及其附屬公司專注於自己的一些大投資,包括對無人駕駛公司Cruise(通用汽車的一個部門)的投資,還有對四大打車巨頭的投資,也就是Uber、滴滴出行、Ola、Grab。在四大打車公司,軟銀是最大股東,它也是Cruise的最大外部股東。

  IHS Automotive長遠規劃和可持續發展高級主管維利斯喬威爾(Tom De Vleesschauwer)認爲,孫正義是未來移動的真正帝王。

  爲了將願景變成現實,孫正義與通用汽車、豐田汽車合作,它們都向無人駕駛汽車、打車服務投入重金。

  去年1月,軟銀與豐田召開聯合發佈會,孫正義介紹了他對未來移動的看法,孫正義說它想打造一個集羣,由不同領域的領先移動企業組成,它們可以彼此協作。

  一年前豐田展示e-Palette,這是一種電動班車,瞄準無人駕駛打車及配送服務,很快,豐田就與Uber、滴滴合作,一起開發。e-Palette也是Monet Technologies的核心,3月份,本田也成爲Monet Technologies的合作伙伴。所有一切都與軟銀有關。

  通過合作,軟銀的一些企業可以變成“超級App”,也就是說通過App用戶可以獲得各種服務,比如交通運輸、購物、支付。相比只有一種核心業務或者一種核心服務的App,超級融合式App利潤更豐富。

  不過軟銀的許多企業都是競爭對手,這一事實可能會讓軟銀的願景變得更復雜。Ola是印度打車公司,它與Uber競爭,克勞雷說,當軟銀討論打車戰略時,它們從未同處一室。

  按照風險投資傳統,基金不會向多家直接競爭的公司投資。

  NGP Capital管理合夥人保爾·艾賽爾(Paul Asel)認爲:“它們的確有些無窮的協同性,但從另一角度看也存在巨大的利益衝突風險。”

  還有,投資者的影響力不是無限的,而是有限的。兩位知情人士說,軟銀曾經鼓勵Cruise收購無人駕駛創業公司Nuro,或者拿到一定的股份,兩家公司雖然談判了,還是無法達成交易。

  怎麼辦?軟銀自己投資,它向Nuro投資9.4億美元。

  “大獵物”

  在交通運輸行業孫正義征戰了5年,現在回看,他的投資顯得很划算。2014年年末,快的打車融資6億美元,當時軟銀與阿里巴巴參與投資。後來快的與滴滴合併。現在這筆投資的價值已經超過110億美元,在滴滴公司,軟銀持股超過20%。

  軟銀與大型汽車製造商合作也爲交通運輸創業公司帶來福音。2016年豐田向Uber投資,在軟銀投資之後7個月,它就增持股份。軟銀向Grab投資之後,本田也向它投資;軟銀支持Cuise無人駕駛項目,本田去年也向它投資27.5億美元。

  從另一角度看,軟銀的投資組合並非全無風險,在未來多年裏,許多企業要靠軟銀維持生計,這些公司風險更大。軟銀同樣面臨很大的財務壓力,對於投入的部分資本,每年要支付7%的利息,而且Vison Fund的大部分資金已經投出去。

  美國頒佈新法律,對外國技術投資進行限制,無奈之下,軟銀只好將許多移動投資交易交給美國監管機構審批,希望獲得批准。如果監管機構否決某項交易,背後的創業公司有可能面臨滅頂之災。

  不過考慮到孫正義的投資組合相當廣泛,安全性還是蠻高的。

  Strategy Analytics全球汽車業務主管羅傑·蘭科托特(Roger Lanctot)談到孫正義時說:“他想打的是大獵物,只要打到一頭或者兩頭,就能過得很不錯了。”(星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