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對話拜騰CEO戴雷:我們C輪融資進展順利 衝刺量產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20日 04:50   北京新浪網

雷帝網 雷建平 4月20日報道雷帝網 雷建平 4月20日報道

  原標題:對話拜騰CEO戴雷:我們C輪融資進展順利 立下軍令狀衝刺量產

  來源:雷帝觸網

  最近,拜騰汽車陷入到董事長畢福康博士出走風波,也沒參加上海車展,讓外界對拜騰汽車產生了一些質疑。

  昨日,拜騰CEO戴雷現身,並就外界關注的問題作出解答,戴雷稱,拜騰汽車不會“涼涼”,在車展的聚光燈之外,拜騰在各個環節的工作都在全力推進。

  戴雷透露,拜騰已經完成三輪融資,累計融資8.2億美元。南京政府產業基金、一汽分別在A輪、B輪給予了拜騰大力支持。

  “此外,拜騰的C輪融資進展非常順利,一定會按照計劃在今年上半年完成。”

  強調團隊穩定 全力量產衝刺

  此前,在上海車展期間,畢福康出席商用電動汽車企業 ICONIQ(艾康尼克)的發佈會,並宣佈已加盟該公司。

  拜騰官方隨後表示,對畢福康博士另謀高就感到遺憾。拜騰董事會於2019年1月已通過決議終止畢福康博士首席執行官職務,由戴雷博士接任。

  戴雷當天稱,“當年我們十幾個人從大平臺處理,希望用智能汽車改變人們的出行。這個夢想的追求在過去、現在、未來我們都沒有,也不會動搖。”

  昨日,戴雷表示,現在股東們都堅定不移的支持拜騰管理團隊,今年是拜騰量產衝刺的關鍵階段,管理團隊衆志成城,立下軍令狀,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最高管理層都主動把一部分薪酬轉化成期權,與公司業績和戰略目標的達成直接掛鉤。”

  戴雷說,自己現在都是隻領20%的薪水,另外80%都是以期權的方式,要實現量產目標才能兌現。

  拜騰首席事務官丁清芬說,年初拜騰高層結構的調整是所有核心股東高度認可和支持的,股東對這件事情也高度關注,並與拜騰保持了密切的溝通,股東也強調核心團隊的穩定性。

  丁清芬說,“公司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有核心團隊成員走掉,我們不敢保證這段時間不會有人走,任何一個創業公司都有來來走走的,但我們能說核心的團隊肯定是穩定的。”

  以下是對話拜騰CEO戴雷實錄:

  提問:拜騰這次沒有參加車展,董事長還離職,又傳資金短缺,拜騰是不是要“涼涼”?

  戴雷:答案是否定的。在車展的聚光燈之外,在大家沒有看到的地方,我們各個環節的工作都在全力推進。

  今天,我會從生產製造、研發測試、銷售佈局、資金和團隊這五個方面給大家介紹拜騰的最新情況。拜騰今年最重要的目標是年底實現首款車型M-Byte的高品質量產,我們的目標不會動搖,初心從未改變。

  生產製造:拜騰南京工廠建設工作正按計劃穩步推進,設備已經陸續進入,開始安裝、調試階段。7、8月份會開始試生產。

  研發測試:拜騰的整車測試自去年中全面開展以來,進展順利。目前已生產100輛M-Byte 工程樣車並投入各項測試中。

  拜騰M-Byte AP工程樣車是整車開發流程中至關重要的一步,也是將拜騰願景和概念轉化爲實車的第一步。

  隨着量產上市計劃的推進,拜騰也在加速佈局銷售網絡的建設工作。

  我們率先成立了中國銷售公司,專注於產品在中國市場的銷售、市場、數字化運營、充電、渠道及售後服務,爲客戶提供高質量、一體化的服務體驗。

  目前拜騰在全國已經與10多家合作伙伴在30多個城市簽署備忘錄。繼今年1月開放了拜騰全球首家品牌體驗店——上海拜騰空間後,第二家拜騰空間計劃於2019年中在重慶開業,其他城市預計將在今年第四季度相繼投入運營。

  拜騰售後服務的相關籌備工作也在進行中:第一家服務中心位於重慶,目前已經開始建設,此外,我們已經開始撰寫用戶手冊,售後零部件項目已啓動,正在初步遴選庫房和物流供應商。拜騰的售後服務理念是以用戶爲中心,充分利用拜騰的雲技術,實現高效便捷的服務。

  資金方面:目前公司的財務狀況穩健,現金儲備足夠支持當前經營發展所需。我們通過多樣化的融資渠道,爲企業獲取充足的資金。

  股權融資渠道:拜騰已經完成三輪融資,累計融資8.2億美元。南京政府產業基金、一汽分別在A輪、B輪給予了拜騰大力支持。

  雖然現在整體環境非常不容易,但我們的C輪融資進展非常順利,一定會按照計劃在今年上半年完成。已經確認會有之前的股東繼續支持我們,同時也在積極接洽多家新的機構,目前已經進入深度洽談階段。

  團隊方面:今年2月以來,我們進行了治理架構的調整,陸續有一些新的人事任命。在新的治理架構下,大家都在齊心協力推動年底量產目標的實現。

  在生產製造、工業化、產品研發設計、組織、銷售等關鍵領域,我們有資深的、經驗豐富的高管團隊。

  其中,應展望先生,拜騰旗下子公司南京知行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總經理,在汽車行業擁有超過30年的從業經驗,負責量產落地和工業化運營。

  馬督勝先生,拜騰生產運營高級副總裁,汽車製造領域專家,在三個國家造過五個工廠,曾服務於特斯拉、豐田和雷克薩斯品牌。

  譚文韜先生,拜騰首席工程師,在汽車設計和開發領域有超過25年的工作經驗,曾主導過多個暢銷車型的開發,如雷諾ZOE(歐洲最暢銷的純電動車)和第一代日產逍客(緊湊SUV暢銷車型)。

  葉稟煥先生,拜騰設計高級副總裁,世界頂尖的汽車設計師。他帶領團隊設計的M-Byte、K-Byte概念車顏值都非常能打,除了目前第一款量產車的推進工作之外,設計團隊也正在進行第二款車型的相關設計工作。

  叢浩仁先生,智能汽車用戶體驗副總裁,曾任職於蘋果公司,將帶領拜騰團隊將傳統汽車功能與創新消費電子技術深度融合,實現車內用戶體驗的變革。

  丁清芬女士,拜騰首席事務官,拜騰創始成員之一,她不僅僅是公共及政府事務的負責人,也直接協助我來做股東關係以及公司重大戰略項目的溝通協調。

  成長青先生,拜騰首席資本與投資官。

  黃睿先生,是新成立的拜騰中國銷售公司的負責人。

  今年是拜騰量產衝刺的關鍵階段,管理團隊衆志成城,立下軍令狀,只能成功,不能失敗。最高管理層都主動把一部分薪酬轉化成期權,與公司業績和戰略目標的達成直接掛鉤。

  比如我自己現在只領20%的薪水,另外80%都是以期權的方式,要實現量產目標才能兌現。

  拜騰核心團隊是穩定的

  提問:畢福康畢竟是帶着很深刻寶馬烙印的人,團隊剛開始建立時候他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其他原寶馬團隊的人會不會受到影響?特別是葉稟煥?

  戴雷博士:葉稟煥(Benoit Jacob)是我多年的好朋友,而且他對拜騰非常有感情。目前M-Byte的設計工作已經完成,模具也早就定好了,他已經開始推進第二款、第三款車的設計工作了。大家不用擔心,年底一定會看到我們的量產車出來。

  丁清芬:葉稟煥無數次地說過,他特別喜歡在拜騰工作的感受,他是爲拜騰這個品牌工作,而不是爲某一個人工作。所以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他都不會離開。

  公司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有核心團隊成員走掉,我們不敢保證這段時間不會有人走,任何一個創業公司都有來來走走的,但我們能說核心的團隊肯定是穩定的。

  提問:股東們對畢福康出走這件事持什麼樣的看法?

  戴雷:現在股東們是堅定不移地支持我們的,不管是南京市政府還是中國一汽,還有君聯資本、清華體系下面的投資人都是董事會成員。

  現在股東們全部站在一起,全力支持團隊和我們的方向。我們很團結,大家也非常期待今年年底M-Byte正式量產投產。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核心股東們還有想法和能力繼續支持我們,這非常重要。

  丁清芬:我想補充兩句,大家知道今年年初的時候,我們有高層結構的調整。這樣一個調整其實是所有核心股東高度認可和支持的。

  前段時間畢福康的事情,股東是高度關注的,甚至比我們還要關注,跟我們保持了密切的溝通,股東也是強調核心團隊的穩定性,我們會一起實現。

  我們有一個非常核心的股東,明確地跟戴雷博士發微信說,無論任何時候我們都一定支持拜騰,把拜騰的事情做下去,並且一定要讓拜騰走好。地方政府也一直幫我們籌集各種資金還有補貼的支持。

  拜騰的定位是高端品牌 希望達到德系三強水平

  提問:現在有一個說法是造車新勢力企業有頭部陣營,包括蔚來、威馬、小鵬這三家,您怎麼看待造車勢力的變化?

  戴雷:不管是蔚來、威馬、小鵬,我們都認爲他們很厲害,已經把產品推出來了。從創業者的角度來說,我們也很敬佩他們,希望他們能越來越好。

  我們四家定位不太一樣,不一定是競爭對手,稍微晚一點對拜騰來說真的是好事,我們現在可以儘量避免相關的問題。從消費認知度來說,這幾家目前是比拜騰高一些。

  但現在這個階段,我們並不認爲認知度是最重要的。因爲拜騰的定位是高端品牌,希望有一天可以達到德系三強的水平,這是一個長遠的目標。

  一開始比認知度更重要的是要有一羣核心粉絲,這些粉絲一定非常喜歡你的產品,非常忠誠。我覺得在這方面,現在我們已經做得非常不錯了。

  我們的核心粉絲覺得拜騰的產品特別棒,他們覺得拜騰這個品牌代表一個全新的理念——融合高科技和傳統汽車行業,所以這羣人對塑造品牌非常關鍵。

  我覺得真正的車出來以後,最重要的是第一批用戶的口碑。雖然我們和特斯拉不一樣,但是特斯拉在這方面是一個非常好的案例。

  特斯拉品牌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大家認可它是豪華品牌,主要就是他在早期有一批非常忠誠的粉絲。

  投產之後保證高品質

  提問:拜騰宣佈價位的時候是30萬起,現在過了一年多,整個補貼的政策發生了變化。年底上市的時候價格預期有沒有變化?

  戴雷:我們一定會保持這樣的承諾和目標,入門價格在30萬左右。但最初上市的時候會從高配、中配開始,在合適的時間再推出入門版本。

  因爲我們的產品提供不同的選擇,包括72kw/95kw,400km/520km,兩驅/四驅,所以會有一定的價格區間。

  高配的車一定會超過40萬,當然我們跟一汽的合作在成本控制上提供了非常關鍵的支持。

提問:提問:

  今年特斯拉Model 3已經交付給中國車主了,拜騰M-Byte已經完成了一次高寒測試,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其他背書來打消消費者的疑慮?

  戴雷:把產品的品質和質量做好是挺複雜的一件事,所以我們從頭開始在這方面進行了全面的考慮。

  下半年的工作非常需要跨部門、跨地區合作,包括質量、供應商管理、製造部,在投產之前的每一個環節都要密切合作,如果出現小問題要馬上解決,這是非常關鍵的一件事。

  爲什麼過去某一些品牌也遇到了比較大的問題,因爲產品在最後一個階段不能再動了,就是說在投產前,不能在產品上再做太多的變化,要不然流程是沒有辦法達到穩定的。

  所以,我特別強調我們量產車的模具和硬件全部定下來,這是投產之後保證高品質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條件。

  如果有太多的變化是沒有辦法達到要求的。其實做好品質也要靠團隊的經驗,南京製造的員工在這方面有非常好的基礎和經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今日焦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