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阿里高管解讀財報:自營業務收入佔比會不斷上升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5月15日 06:57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5月15日晚間消息,阿里巴巴(NYSE:BABA)今日發佈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2019財年第四財季及全年財報(注:阿里巴巴財年與自然年不同步,從每年的4月1日開始,至第二年的3月31日結束)。財報顯示,阿里巴巴第四財季營收爲人民幣934.98億元(約合139.32億美元),同比增長51%。不按美國通用會計準則(Non-GAAP)計算,第四財季淨利潤爲人民幣200.56億元(約合29.88億美元),較上年同期增長42%。

  阿里巴巴2019財年營收爲人民幣3768.44億元(約合561.52億美元),同比增長51%。不按美國通用會計準則(Non-GAAP)計算,2019財年淨利潤爲人民幣934.07億元(約合139.18億美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2%。

  財報發佈後,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董事長蔡崇信、CEO張勇及CFO武衛出席了隨後召開的電話會議,對財報進行了解讀,並回答了分析師提問。

  以下即爲本次電話會議分析師問答環節主要內容:

  摩根大通分析師亞歷克斯·姚(Alex Yao):我的問題關於阿里巴巴在低線城市的投資策略。公司一直在開展類似項目,考慮到當前運營環境的變化,比如說競爭格局、在不同城市的滲透率以及不同地區的可支配收入,阿里巴巴如何才能在2020財年在低線城市變得具有競爭力?阿里巴巴願意在這些城市和消費羣體中投入哪種財務資源?

  張勇:2019財年,阿里巴巴核心電子市場的新用戶數量增加了1億多,其中77%來自於低線城市。正如我們在陳述環節中所說,阿里巴巴會繼續投資低線城市和農村地區,以獲取新用戶。我們堅信,當這些新用戶融入我們的市場,當他們改變自己生活方式的時候,我們會向他們提供廣泛的商品選擇,幫助我們擴大目標市場。

  正因爲如此,阿里巴巴會繼續在營銷支出方面進行投資,在營銷解決方案上做出更好的規劃。另外,我們在陳述環節中也提到了,我們不僅希望獲取這些低線城市用戶,還希望給予最好的體驗,向他們呈現各種內生的搜索結果和推薦,爲他們的網上購物提供廣泛的商品和服務選擇。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格雷絲·陳(Grace Chen):我的問題關於2020財年業績預期。管理層可否詳細介紹一下銷售預期,比如核心業務及其他業務的營收預期?公司是基於哪種宏觀經濟條件做出2020財年銷售預期的?武總剛纔提到,阿里巴巴在2020財年並不打算對信息流進行商業化,這是否預示着,如果經營環境和市場條件允許阿里巴巴在2020財年從推薦信息流中創收,那這一計劃是否仍然存在變動的可能?

  武衛:我們預計2020財年營收將達到人民幣5000億元,同比增長33%左右。根據前幾年的狀況,絕大部分營收都來自於中國零售業務,2020財年同樣是這種情況。我想要強調的一點是,我們預計隨着我們進一步執行新零售戰略,自營業務收入在阿里巴巴總營收中的佔比會繼續上升。

  至於2020財年營收預期中的宏觀經濟因素,實際上中美相關的業務佔阿里巴巴總營收的比例目前相對較小,這也就是我們所謂的跨境業務,所以不會給我們帶來太大的影響。在5000億元人民幣的2020財年營收預期中,我認爲衝擊相對很小,並不太大。

  蔡崇信:我來補充一點。我們所關注的宏觀經濟條件是長期趨勢,這些都是推動阿里巴巴業務發展的趨勢,但不是那種給環比業績帶來影響的東西,比如說GDP增長、工業生產或是其他因素。實際上,中國宏觀經濟以前過於重視製造業,但中國經濟正在向服務導向型經濟轉型,在過去五年內,製造業失去了大量工作崗位,但同時也增加了許多服務崗位。就業崗位的持續增長推動了人們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並且推動了持續消費增長,這是一個巨大的宏觀經濟趨勢。

  另一方面,中國還在向國內消費驅動型經濟轉型,這是一個非常顯著的趨勢,會持續很多年。將來,中國會擴大進口,這些都是對阿里巴巴業務帶來影響的宏觀經濟因素。阿里巴巴就好像是在河裏游泳,目前是順流而不是逆流,因爲所有這些長期的宏觀趨勢因素都是帶來順風,是推動阿里巴巴業務不斷髮展的力量。(凡蕭)

  高盛投資分析師Piyush Mubayi:去年一年阿里巴巴GMV增長了9000億元人民幣,這其中有多少是由阿里平臺上新增的1億活躍用戶貢獻的?目前的用戶羣將會出現怎樣的變化趨勢?武總曾在阿里投資日上分享過這一數據,我只是又擴大了問題的範圍。武總表示阿里巴巴會繼續在本地服務、數字媒體、物流和雲服務等領域進行投資,這種投資會給2020財年損益表帶來哪些變化?2019財年的投資力度最終會給阿里巴巴帶來利潤的改善嗎?

  武衛:在新增1億用戶中,絕大多數都來自於低線城市,他們的消費水平低於前幾年的一線城市用戶,這大概就是欠發達地區用戶的消費水平。至於利潤率,你可能對我們在那些仍處於虧損狀態的業務項目上的投入更感興趣,數字媒體和本地服務的虧損最爲嚴重,我們會繼續在投入方面嚴格要求自己,但同時,我們也會努力參與市場競爭,擴大市場份額。我認爲阿里巴巴的商業規模相當平衡,能以有效支出來取得這些商業目標。

  美銀美林分析師樑偉亮(Eddie Leung):我們看到,淘寶和天貓的總裁是同一個人,那請問在淘寶和天貓的未來定位上,阿里巴巴是不是有了什麼新想法或新策略呢?這兩部分業務又有哪些不同?以前的策略與現在有何不同?

  張勇:最近阿里巴巴讓淘寶總裁蔣凡兼任天貓總裁,我們之所以作出這樣的調整,主要是因爲淘寶和天貓是兩個高度整合的市場,而手機淘寶對用戶來說又是一個重要入口,可以同時探索淘寶和天貓的產品,所以,我們需要一個高度整合的產品結構,以滿足不同的用戶需求。作爲淘寶和天貓的新負責人,蔣凡擁有非常強大的產品界面背景。我認爲,他將會是這兩個高度整合市場的總產品設計師。

  至於淘寶和天貓不同定位的問題,淘寶依舊是一個消費者社區,它的價值主張是探索和發現產品的樂趣以及深入的體驗。天貓則是爲人們提供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具有高度確定性。對於淘寶來說,天貓的產品供給對於豐富淘寶產品選擇至關重要。我認爲,此次公司組織結構的調整,將能夠進一步強化天貓和淘寶的定位。

  巴克萊銀行分析師格雷戈裏·趙(Gregory Zhao):我的問題關於阿里巴巴在九個電商業務板塊的投資計劃,比如外賣、數字媒體、物流等,這些投資會對下一財年的利潤造成怎樣的影響?阿里巴巴旗下有子公司和投資公司,比如螞蟻金服等,這些業務在低線城市有着強大的影響力,請問阿里巴巴會怎樣利用這些資源來實現在低線城市的用戶增長?

  武衛:在投資方面,我們的確很在意投入產出比。阿里巴巴要確保支出會更高效、更有效,我們致力於在那些新的業務以及本地服務和數字媒體等領域不斷擴大市場份額以及領先地位。

  張勇:我來回答第二個問題,我們正與業務夥伴展開密切合作,包括媒體合作伙伴,比如“趣頭條”及其他機構,進一步向低線城市的用戶滲透。新的互聯網用戶一開始會使用社交網絡,慢慢去消費最基本的互聯網內容。將來,他們第一次嘗試購物,真正開始爲互聯網內容付費。所以,我們會與媒體合作伙伴展開緊密合作,特別是在低線城市擁有大量用戶的合作伙伴,幫助我們在這一領域實現用戶增長。

  武衛:在支出效率方面,我可以給大家舉個例子,進一步做出解釋。首先,在本地服務方面,來自低線城市的訂單隻佔阿里巴巴總訂單數的20%,這意味着我們在低線城市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我們在一線城市的投資效率和同行們是差不多的,但我們還沒有真正進入低線城市,當我們進入這些市場的時候,我們就有機會去提高投資效率。

  我想說的另一件事是,利用集團旗下各公司的協同效應,比如用戶或流量獲取努力,就能夠促進投資效率。比如,用戶通過支付寶上的餓了麼訂餐,其訂單量佔到餓了麼總訂單量的30%。這恰恰是我們這項業務相比其他同行所具有的優勢和獨特之處,也就是能夠利用其他優質企業進行交叉銷售。

  花旗銀行分析師艾麗西亞·雅普(Alicia Yap):武總,我剛纔聽您說,在本季度阿里巴巴分配了更多的流量用於測試推薦信息流的商業化,使得本季度CMR(客戶管理收入)逐步升高,我沒有聽錯吧?此外,您還提到2020財年不打算對推薦信息流進行商業化,這是否意味着未來幾個季度增速可能會放緩,還是說這取決於你們是否在未來幾個季度測試推薦信息流商業化?此舉有可能造成2020財年CMR收入增長出現波動。

  武衛:你說的是對的。我們在本季度的確分配了更多的流量來測試推薦信息流的商業化,我也說過在2020財年不會加強推薦信息流的商業化力度。本季度客戶管理收入增長了31%,而前幾個季度是26%或27%,部分原因是我們本季度分配更多的流量測試推薦信息流的商業化,我們在2020財年不擴大信息流商業化計劃的原因跟我們之前擴大B2C市場份額的原因一樣。

  所以,我們會告訴人們,如果我們想要實現信息流貨幣化,我們就可以快速增加CMR收入,但是,我們真正想要的是長期的增長,想要獲得更多來自於低線城市的用戶,給他們提供最優質的用戶體驗,並且督促商家提供更豐富的產品來服務於這些用戶的需求,這就是我們的計劃。

  匯豐銀行分析師賓妮·王(Binnie Wong):我的問題有關外賣策略。現在距離阿里巴巴宣佈收購餓了麼已經過去一年了,可否談一談市場競爭局勢以及市場份額的變化?管理層如何從長遠角度看待這項業務?最後,外賣業務對阿里巴巴生態以及物流策略帶來了什麼樣的價值?

  張勇:四月份的時候我們慶祝了阿里巴巴收購餓了麼的一週年。回顧過去一年經歷的事情,我們都認爲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首先,餓了麼的加入拓寬了我們的業務品類。外賣對於中國消費者來說是必不可少的東西。雖然外賣的關鍵在於訂餐頻率,但至少你去嘗試了,你是不是地需要這種服務。

  所以,我認爲外賣已經是當今人們生活的一部分。我們要想滿足消費者各個方面的需求,這一點至關重要。第二點,餓了麼給我們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訂餐系統,它不僅服務於阿里巴巴集團的所有公司,而且還用於阿里巴巴旗下的其他業務板塊,包括最近我們與星巴克展開的合作。

  因此,我認爲餓了麼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阿里巴巴有兩方面的重要作用。第一,它成爲了一個新的業務類別;第二,它帶來了訂餐基礎設施。回顧過去一年的工作,我們已經把餓了麼的技術平臺和阿里巴巴的技術相融合,在下一個財年,我們會繼續擴大外賣業務在中國市場的覆蓋面。我認爲,如今的外賣業務還是集中在大城市,但我們會努力低線城市進軍,這些城市的市場需求在不斷增加,我們已經準備好了繼續前進、贏得外賣市場的勝利。

  加拿大皇家銀行分析師馬克·馬哈尼(Mark Mahaney):我有兩個問題,首先,下個財年核心電商業務在總營收的佔比會有怎樣的變化?我知道阿里巴巴在業務經營時並非以利潤率爲標準,但本季度的毛利潤顯著下降,這是因爲本季度的季節性因素嗎?如果是的話,會持續多久?隨着阿里巴巴在奪取市場份額方面不斷投資,你們如何利用激勵措施來吸引用戶選擇消費者服務或本地消費服務?阿里巴巴目前正向三線及三線以下城市擴張,那麼這是暫時的還是永久的情況?

  武衛:在陳述環節展示的PPT中,我們具體說明了支出都用在了哪些方面,比如哪些用於核心業務,哪些用於其他業務。這能讓你更好地理解我們在哪些方面進行了投資。我們並沒有討論利潤,而是談到過去一年盈利能力增長情況,我們不止對雲計算、數字媒體等進行了投資,我們也對核心業務某些領域展開投資,並且產生了良好的結果,這些業務包括本地服務、Lazada、新零售和物流。

  我們認爲,接下來的三到五年是阿里巴巴的又一個里程碑,而不是看下個季度或下個財年的結果,我們不僅要進行投資,還要提高投資的效率,也就是我們每花1美元,都要看一看ROI(投資回報率)如何,這就是我們決定要在哪些領域上投資的方式。核心電商業務的營收依然是構成整體營收的主要部分,上個財年大概是80%,下一個財年不會有太大的變動。

  德意志銀行分析師Han Joon Kim:我的問題關於2020財年業績預期,根據管理層之前的發言,以及四季度的強勁表現,我認爲阿里巴巴對本財年的業績充滿信心。去年阿里巴巴營收增長超過50%,而新財年的營收增長預計只有33%,這是不是最低的增長門檻?實際增長可能更高,對吧?

  武衛:2019年財年,我們的營收同比增長51%,但是我們有新的業務板塊的加入,比如餓了麼、菜鳥等,如果不計算這些新業務的貢獻,我們的營收同比增長39%,所以這其實只是一個起點。至於2020財年5000億元人民幣的營收預期,這代表同比增長33%,但是即便是這一增長速度,我認爲仍然會超過阿里巴巴在全世界的競爭對手。(凡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