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國90後拍巴菲特午餐!精心設計的戲 股神不過是棋子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03日 22:55   北京新浪網

圖片來源:孫宇晨微博截圖圖片來源:孫宇晨微博截圖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 | 郭鑫 編輯 | 何小桃

  中國90後拍下巴菲特午餐:我不是幣圈賈躍亭!這場精心設計的大戲,股神不過是棋子

  相關新聞:

  孫宇晨朋友圈紀念登微博熱搜 此前稱拍下巴菲特午餐

  90後孫宇晨3153萬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曾登福布斯榜

  馬雲門徒VS幣圈賈躍亭: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孫宇晨是誰

  對於這個新標籤,孫宇晨相當重視,爲此他進行了高調且詳細的營銷安排:6月1日,孫宇晨微博稱“幹了件大事,三天後宣佈”。而當天網友便評論:“別三天後,都知道了,你拍了巴菲特午餐。”6月2日,其稱“讓子彈飛一會兒”。

  6月4日在正式宣佈以破紀錄的456.7888萬美元(摺合人民幣約3100萬元)成功拍下巴菲特20週年慈善午宴的微博中,孫宇晨加上了“孫宇晨拍下天價午餐”的話題標籤,當話題真正上熱搜之後,他還喜不自禁地發了一條微博。

  這正符合媒體報道中孫宇晨的形象,努力抓住每個讓別人關注自己的機會,頻繁轉換賽道,追逐風口,甚至一位投資機構人士將他形容爲“一個成功的創業演員”。

  在微博的評論中也可以看到不少尖銳的評論,“割韭菜”、“騙錢”,甚至還有網友心疼巴菲特:“老巴真的……好慘”。

  這正是孫宇晨在公衆眼中的真實形象:譭譽參半。一連串光鮮亮麗標籤的另一面是:圍繞他“套現跑路”、“抄襲”、“空氣幣”的質疑聲不絕,甚至有人給他冠上了“幣圈賈躍亭”的稱號。

  與此同時,巴菲特對數字貨幣的厭惡衆所周知,他曾說,“數字貨幣一文不值”,那麼這頓飯要怎麼吃?

  名下關聯企業17家 擔任13家公司法定代表人

  孫宇晨出生於1990年7月30日,是一位不折不扣的90後。資料顯示,孫宇晨是達沃斯論壇全球傑出青年,登上過《亞洲週刊》封面人物。2015年登上福布斯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榜單。

  在福布斯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榜單中,對孫宇晨的介紹如下:

  宇晨的“狂妄”在於,他想重構全球金融清算體系。Ripple清算體系和價值網的研究原來僅僅存在於學術的討論中,而隨着互聯網金融的興起,這種思想似乎有了成爲現實的可能。在美國,Ripple Labs已經A輪融資3000萬美元。

  啓信寶數據顯示,孫宇晨名下關聯企業17家,其中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多達13家,主要集中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科技推廣和應用服務業、商業服務等領域中。

  史上第四位與股神共進午餐的華人

  根據報道,贏得競拍之後,獲勝者可以與巴菲特本人以及7位朋友在紐約一家名爲Smith & Wollensky的餐廳共進午餐。這家餐廳起源於1977年,是Smith & Wollensky在紐約的第一家牛排店。此前的幾年拍賣,巴菲特也都是選擇在這家牛排店用餐。

  回顧此前公佈身份的獲勝者,有3位華人的身影。

  2006年,步步高、小霸王等知名品牌的創始人段永平以62.01萬美元的價格拍得共進與巴菲特午餐的資格,段永平也因此成爲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第一個中國人。

  2008年,私募大佬、赤子之心資產管理公司總經理趙丹陽斥資211.01萬美元,與巴菲特共進午餐。

  2015年,天神娛樂(002354)董事長朱曄以234.5678萬美元的價格在拍賣中拔得頭籌。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此次,孫宇晨正式拍下巴菲特的慈善午餐,他本人將成爲第四位與股神共進午餐的華人,同時也是巴菲特慈善午餐史上最年輕的競拍者。

  不過,比較此前與巴菲特共進過午餐的3位華人,他們現在的發展差距卻很大,有人飛黃騰達,有人成爲監管層調查的對象。

  段永平早年創建了步步高、小霸王等中國知名品牌,近年來,他更是轉型成爲投資人,成爲包括OPPO、VIVO、拼多多、網易、騰訊等多家知名企業的股東。

  趙丹陽在與巴菲特共進午餐時向其推薦了港股上市公司物美商業,巴菲特回答說“考慮一下”。該股股價一度因爲這一消息暴漲。目前,物美商業已然退市,而趙丹陽則繼續執掌赤子之心,爲人頗爲低調。

  身爲上市公司董事長的朱曄,則在2018年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本人也辭任董事長兼總經理之位。不僅如此,朱曄所持有天神娛樂股份也遭到質押和司法凍結。天神娛樂業績隨後出現鉅虧,股價也在2018年不斷下跌。

  宣稱要說服巴菲特投資加密貨幣

  天價拍下巴菲特午餐,這是孫宇晨的高光時刻。

  在認證微博上,孫宇晨寫道:

  我正式向大家宣佈,我以破紀錄4,567,888美元成功拍下沃倫巴菲特20週年慈善午宴。我一直都是巴菲特價值投資理念的長期信仰者,同時我希望邀請區塊鏈行業知名人士一起與巴菲特交流,從而增進頂級傳統投資人與數字貨幣的理解和友誼,讓整個行業真正受益!

  同時,他還發布了一封給波場社區(持有波場幣的投資者交流社區)的一封公開信,稱堅信通過適當的理解和溝通,巴菲特將轉變他對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總體立場,將這一新的投資策略融入自己的投資組合。

  巴菲特對比特幣的厭惡衆所周知,並曾多次炮轟。在今年2月接受cnbc採訪時巴菲特表示,加密貨幣根本沒有任何獨特的價值,它基本上就是一種幻想,還稱比特幣吸引的是騙子。

  巴菲特認爲,雖然比特幣背後的技術區塊鏈很重要,但這種技術的成功並不是取決於加密數字貨幣,並表示,虛擬貨幣和土地或公司股票不同,不是增值資產,虛擬貨幣的價值依賴於更多的人進場。因此,投資者對虛擬貨幣的需求是唯一的價格決定因素,使數字貨幣成爲“騙子”的便利工具。

  孫宇晨則稱,參加巴菲特慈善午宴,不僅是他個人生涯的亮點,波場TRON和bittorrent 公司重大的一天,更象徵着整個區塊鏈社區的勝利。

  否認自己是“幣圈賈躍亭”

  提及孫宇晨和數字貨幣,可以追溯到2013年。

  2013年底,孫宇晨加入位於硅谷的互聯網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一個多月後回國,獲得IDG投資成立了銳波,投身創業大潮。

  後又與同道大叔同創社交平臺陪我,進入馬雲主辦的湖畔大學。作爲“馬雲最年輕的門徒”,他感到非常自豪,稱與馬雲“相見恨晚”。

圖片來源:孫宇晨微博截圖圖片來源:孫宇晨微博截圖

  2017年下半年,孫宇晨創建了第二個項目“波場TRON”,李豐和薛蠻子也是這個項目的投資人。該項目號稱利用區塊鏈技術構建全球去中心化的自由內容娛樂體系,商業模式就是發幣,俗稱艾希歐,並有一堆大咖爲其站臺和背書。

  由於監管對ICO的不斷施壓,“波場幣”提前一週就完成了ICO,第二天監管就下發了《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叫停各類ICO活動,並要求退幣。此時的孫宇晨已經募集了4億多的資金,爲了安全考慮孫還是將募集到的這些幣都退還了。

  退完幣後的孫宇晨就立馬趕往了美國,在美國繼續開展他的波場幣的宣傳活動。同時,波場在海外登陸了交易所開始公開交易,且短時間內價格持續走高。據相關人士發現,波場幣的在外流通比例較低,被某幾個莊家高度控盤了,割“韭菜”的事早晚會發生。孫宇晨的錢包記錄顯示,每天發送2億個波場幣至交易平臺兌換以太坊,持續了19天,也就是說他換掉了60億的波場幣,按當時價格來算,他套現了120億。

  不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孫宇晨否認了套現120億的說法,他表示波場是行業裏最早選擇鎖倉的團隊,“鎖倉到2020年,套現120億是完全不存在的”。他還稱,在湖畔大學上課時,馬雲也“蠻關注我們這個項目的”。

波場幣價格走勢波場幣價格走勢

  有人認爲他的風格同賈躍亭如出一轍,但是孫宇晨對“幣圈賈躍亭”這個稱號很反感。他告訴媒體,他同賈躍亭完全不一樣。兩人的家鄉不同,雖然同在美國,但是所創立的項目國際化程度不同;賈躍亭娶了個明星老婆,而他沒有;賈躍亭欠了很多錢,而他不欠任何人錢。

  李笑來揭露幣圈騙術黑幕 孫宇晨微博戲稱“躺槍”

  如何看待孫宇晨和波場?

  在2018年7月份泄露的“比特幣首富”李笑來錄音中,李笑來稱,“你再去看孫宇晨(波場創始人),就不用講了,他肯定是忽悠。”隨着波場市值高達140億,“誰看誰懵,懵到什麼程度呢?明知道他是忽悠都不好意思罵他忽悠,怕別人罵自己傻X了。”

  當時,孫宇晨微博稱“聽說我又躺着中槍了”。而熱門評論中網友“區塊鏈女博士”回覆:“沒事,大家都知道你是騙子。李笑來沒那本事給你安名號。”得到許多網友點贊。

  孫宇晨也從不掩飾對“成功”的渴望。2015年GQ雜誌報道孫宇晨時寫道:一個小城少年,靠着對聲名的強烈渴望,完成了人生的一系列跳躍。報道中一位投資機構人士對其“一個成功的創業演員”的形容也被廣爲引用。“比方說他本來是100分,精心包裝成1000分的樣子,只要這個1000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場上找來1000分對應的資本和行業地位。一直這樣玩兒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夠大,圈到足夠多的錢,再去市場上收購一個真正靠譜的公司,這個資本遊戲就算玩兒成了。”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百度百科關於“孫宇晨”的詞條中,有着對其輝煌履歷事無鉅細地羅列,引用的對其個人宣傳文章參考資料達60條。這很難不讓人疑惑,是否孫宇晨本人對這一詞條進行了精心地包裝。

  此次公開信中他寫道,無論男女老少,作爲一名創業家,都應該去利用可用範圍內所有的有效工具,以獲得成功。

  擔任陪我App董事長 投資電影被評價值觀極其扭曲

  除了數字貨幣之外,孫宇晨還涉足社交領域。陪我,是一款陌生人電話聊天app,作爲一個純粹關注聲音的平臺,陪我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聲值社交”的概念,是基於通話的陌生人情感社交軟件。

  每日經濟新聞在梳理資料時發現,陪我App在2015年贊助了同名電影《陪我》,社交軟件陪我APP多次出現在電影中。

  該電影豆瓣評分僅3.8分,從評論來看,有評論稱“一部價值觀極其扭曲”的電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