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對話菠蘿BOLO郝舫:音樂版權已達分水嶺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06日 23:38   北京新浪網

菠蘿BOLO郝舫

  新浪科技 韓大鵬

  2018年,各類短視頻平臺大量涌現,玩法不斷翻新,短視頻被吹上了“風口”,但隨之而來的是激烈的競爭。時至今日,這場競爭尚未結束,音樂版權困擾亦摻入其中,使得戰局愈發焦灼。

  一些玩家開始另闢蹊徑,以新的玩法與模式進行探索。原樂視網總製片人郝舫,從汪峯手中接過菠蘿BOLO,試圖從零門檻音樂創作的角度切入,搶佔這片尚未被開墾的空白市場。

  他在接受新浪科技專訪時表示,音樂行業最大的問題在於產能不足,讓更多人成爲音樂創作者,是未來產業的希望。

  音樂是可以價值翻番的領域

  郝舫的個人履歷頗爲光鮮。他曾擔任樂視網總製片人,是網絡綜藝和網劇的開拓者,曾經創立MTV中國網,還在《滾石》雜誌做過主編,與汪峯等音樂人以老友相稱,這羣人對音樂有着共同的執念。如今,菠蘿BOLO泛音樂視頻社交平臺在郝舫的“操刀”下,無論是名稱、玩法還是商業模式,都有着翻天覆地的變化。

  作爲國內最早的一批互聯網從業人員,郝舫一直對新鮮事物抱有熱情,這成爲他爲人處世和管理團隊的鮮明特點。

  在2011年,他在樂視網擔任總製片人,負責樂視網整體原創內容的製作和運營。“所謂的網絡綜藝、網絡劇這件事其實算是我開創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網絡劇和網綜也是我做的”,在2013年前後,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稱“有一天互聯網平臺的網劇會迎來一個拐點,它的產量一旦達到傳統電視劇產量的一半時,這個拐點就會到來,我預計這一切在5年內發生”。

  僅僅3年後,拐點就“降臨”了,網絡劇和網綜開始成爲大衆主流。

  如今重回音樂賽道,郝舫看中的是音樂的潛力。“電影、戲劇、綜藝,該熱的都熱了。只有音樂,它是唯一一個存在價值成倍翻番可能的領域”。

  行業產能不足是最大問題

  在郝舫看來,如今音樂的版權已經到達分水嶺,並呈現兩極分化趨勢,“雖然各種排行榜上都是新歌,但是卡拉OK裏唱的最多的還是經典歌曲,現在年輕人羣更青睞的是網絡神曲。實際上,後者在全國更普及、更廣泛”。

  每一道分水嶺的背後,都隱藏着巨大的機遇。

  他認爲,菠蘿BOLO的定位應該更迎合大衆,只有擁抱大衆纔可能趕上新的浪潮,“當更多的人蔘與符合互聯網特點的音樂創作,音樂的新拐點就會到來”。

  那麼,如何迎合大衆?首先就是要找到行業所面臨的困境。

  “最大的問題,在於全世界音樂行業的產能不足”,郝舫稱,音樂看似門檻很低,但從專業角度出發,創作音樂其實很難,會涉及到作曲、編曲、作詞、錄音、製作等等複雜環節,讓普通用戶敬而遠之。讓大衆參與音樂創作,就成了菠蘿BOLO的使命。

  他直言,今天的年輕人已經不再滿足於當一個被動的觀看聆聽者,而是成爲主動活躍的創作者,滿足他們對音樂的需求,這纔是產業未來的希望。他對菠蘿BOLO的核心方向定位是:音樂的視頻化、娛樂化、互動化、社交化。

  AI將降低音樂創作難度

  音樂創作的第一步,就是要降低門檻。不久前,菠蘿BOLO上線了新功能“說話成歌”,目的是爲讓用戶感受零門檻創作歌曲的樂趣,繼續在泛音樂視頻領域進行探索,這或許將成爲大衆音樂視頻娛樂的新方式。

  這其中就運用到了AI技術,以及菠蘿BOLO獨立研發的智能系統。它能夠將用戶的說話語音與菠蘿BOLO團隊以及AI原創的曲子智能匹配,生成原創歌曲,“通過AI,可以降低用戶創作音樂的難度,讓那些不具備音樂創作才能的普通用戶,也能突破音樂創作門檻的阻攔”。

  據悉,目前AI技術已被運用到歌曲創作、美化處理、歌曲適配、縮混等環節,包括對發聲的方式、頻率等進行分析,對說話的內容進行識別,選擇適合音樂和輔助音樂創作及歌曲處理等等。

  在郝舫眼中,AI目前還處於發展的初級階段,未來隨着數據和規則的進一步豐富、學習能力的幾何級數提升,其創作變得更加豐富逼真,“現在團隊裏研發人員佔比達到六成,以後還要大力投入”。

  最終改變要靠網絡效應

  在談及行業競爭時,郝舫更願將其定義爲“朋友關係”。

  “我們跟互聯網音樂平臺和短視頻平臺都有合作,未來絕不是敵人,而是合作互贏的夥伴”,他表示,當創造內容產生價值時,創作者、渠道、平臺各方將共同分享版權,“好的歌曲,會讓各自平臺的流量上升,價值得到體現,這是合作共贏的局面”。

  “我最欣慰的是,菠蘿BOLO讓從來不唱歌的人開始與音樂沾邊了”,他堅信,整個音樂行業其實存在着巨大的增值空間,但是這個空間一定不會發生在播放器、音頻和版權領域,一定是在看不到的新體驗、新存量中發生。音樂產業的最終改變,靠的是用戶大規模介入,只有大規模模式帶來的網絡效應,纔會讓一代人中最優秀的部分參與其中,音樂的真正拐點纔會到來。

  業內人士認爲,菠蘿BOLO要想可持續性發展,首先是產品需要保持技術上的不斷升級。隨着用戶增多,保證生成歌曲的個性化是十分必要的,如果用戶在上傳作品後發現音樂有“撞車”現象,將會極大降低用戶的體驗感與認同感;其次是用戶運營上,需要持續的創新,建立適合平臺調性的用戶運營方法論,確保UGC的持續創作動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