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深擊|美團打車北京體驗:運力有限 價格稍高 bug待解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09日 17:11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 何暢 張俊

  在去年的美團滴滴網約車大戰中,滴滴的大本營北京一直被視爲最具有象徵意義的城市。

  2017年12月,在南京試水10個月後,美團打車上線了報滿20萬人開通北京站的頁面。不過,即使短短10天左右就已報滿,但由於網約車牌照問題,北京開城一直遙遙無期。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今年4月美團打車上線聚合模式。

  6月5日,美團打車聚合模式正式登陸北京。時隔一年半,進軍北京終於如願以償。變更模式後,美團打車還能否在北京對滴滴構成威脅?新浪科技近日採訪了數位在北京體驗美團打車的乘客,一窺美團打車在北京的運營狀況。

  車輛較少,運力不足

  “打不到車”是小夏使用美團打車的最直接感受。她告訴新浪科技,自己端午假期第二天要去公司加班,由於領取了美團App派發的打車優惠券,抱着“不用白不用”的態度,決定使用一下美團打車。她同時呼叫了包括出租車、經濟、舒適在內的三種車型,等待10分鐘後始終沒有司機接單。“我家到公司打車最多15分鐘路程,但現在叫車已經用了10分鐘。”

  更讓小夏感到不解的是,她在美團打車的地圖界面完全看不到附近車輛的顯示情況,“優惠券發的倒是挺多,車居然這麼少嗎?”最後,小夏決定放棄打車,選擇乘坐公交車前往公司。

小果的美團打車行程界面小果的美團打車行程界面

  乘客小果也向新浪科技發出了類似的抱怨。和小夏在週末早上打車不同的是,小果的打車時間是工作日中午。他的打車過程很順利,只勾選了出租車和經濟兩種車型,幾乎是剛點擊呼叫就有司機接單了,但這位曹操新能源司機所處的位置讓他有點無奈——3公里外。“我要去的地方其實只有一站公交的路,1公里多一點,接單速度這麼快其實還挺意外的,誰能想到距離我這麼遠啊,司機開過來也得10分鐘。”

  上了車的小果和司機表達了自己的疑惑,得到的解釋是——曹操新能源的車比較少,在北京大概600多輛,而且多集中在北京東部。“司機說像我這樣住在偏西北的,打滴滴還行,要是打美團的車,除了因爲司機恰好因爲有單跑到這邊,基本都打不到,早上起來打的話更沒戲。”

  除了曹操出行,美團打車經濟型中還有陽光出行和AA出行兩家平臺,作爲在北京擁有網約車牌照的公司,美團選擇與其合作聚合模式打車業務在情理之中,但相比滴滴的一家獨大,這些平臺還是太小了,在運力方面並不足以與之抗衡。上述曹操新能源司機就表示,自己曾在AA打車工作過,感覺“沒做起來,不靈,幹了一個月就不幹了”。在他看來,現在網約車平臺依然很多,能做起來的寥寥無幾,而這無疑爲美團打車在北京的行進之路打上了一個問號。

  價格比滴滴貴 前期優惠券多

  乘客小李對美團打車的評價則是價格稍貴。

  他在2公里以內的距離嘗試使用美團打車。對比來看,美團打車預估價格要比滴滴貴一些。同樣距離下,美團打車的陽光經濟型爲14元,AA經濟型15元;而滴滴快車13元,優享爲15元。

  不過,在叫車之後,小李並未如願等來陽光出行和AA出行的經濟型車輛,系統提示可以選擇舒適型。勾選曹操新能源和神州公務型後,他終於叫到了一輛曹操新能源車輛,派單距離超過3公里。

小李的美團打車行程界面小李的美團打車行程界面

  不過這也導致最終車費要比起初的預估價高出許多。在小李向新浪科技展示的賬單中,最終車費爲21.09元,而使用對新用戶發放的曹操新能源專用9元優惠券抵扣之後,實付車費爲12.09元。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優惠券並不是通用的,而是曹操新能源、首汽約車等車型的專用優惠券。

  小李還從司機口中得知,司機實際上並不知道單子是哪個平臺派來的。可能從曹操出行派單,也可能來自美團打車或高德打車。司機甚至稱,來自高德打車的派單量要多於在曹操出行App上的單量。雖然美團打車也與高德打車採取了同樣的聚合模式,但由於進入北京的時間還較短,司機們並未明顯感受到美團打車帶來的單量增加。

美團打車與滴滴打車費用對比美團打車與滴滴打車費用對比

  針對美團打車與滴滴的費用問題,新浪科技也測試了兩者從新浪總部大廈到北京南站的預估費用情況。美團打車陽光經濟型爲100.1元,AA經濟型爲115元;而滴滴快車爲89.4元,優享爲104.3元。

  由此來看,目前在短途和長途出行中,相對採取聚合模式的美團打車而言,滴滴在價格上都佔據一定的優勢。

  仍存bug,用戶體驗待提升

  如果說剛剛進京運力不足是合作伙伴的鍋,那麼用戶體驗bug的責任就必須要美團打車自己來承擔了。乘客小常稱,自己定位在北京,領到的優惠券卻僅限杭州使用。“我前兩天是出差去了杭州,但已經回到北京了,定位也是北京,爲什麼會給北京用戶派發杭州的優惠券?”小常認爲,這是美團打車在推薦的定位判斷上出現了問題。

小常的美團打車行程界面小常的美團打車行程界面

  除此之外,小常還發現,美團打車優惠券在使用的設置上存在bug。她介紹,自己在首次登錄美團打車時,領取了包括首汽約車券、曹操出行券在內的多張優惠券,在先後打過一次首汽出租車和一次曹操新能源後,上述優惠券都變成了失效券,而此時並未超出使用日期。在仔細閱讀使用說明後,小常終於明白了其中“玄機”——要使用優惠券,必須同時滿足幾個集合條件,“限平臺首單”“限首汽約車首單”和“限曹操出行首單”。小常的美團打車平臺首單是首汽出租車,儘管不在優惠券範圍內,但這一單完成後,平臺首單優惠券同樣自動失效,而她使用了二次領取的曹操出行優惠券,此前的也成爲無效券。

小常的優惠券已經失效小常的優惠券已經失效

  而在這樣的規則限制下,雖然美團打車優惠券的數量多、金額大,使用效率並不高。這本應是吸引新用戶的武器,在使用過程中卻變成了雞肋,體驗不佳。“優惠券多隻是表象,用過一張全家失效才是真理”,小常吐槽。

  小果則對美團打車開發票的步驟頗有微詞,聚合模式的存在使得乘客可擁有更多樣的打車選擇,但在開電子發票方面,各平臺仍然分隔開來。這就意味着,每個平臺的打車發票都要單獨開。“也就是說,如果我想直接開一張大面值發票,很可能湊不齊金額,非常麻煩。”小果說道。

  結語

  對於既想讓打車業務與餐飲業務保持協同和轉化、又不想繼續在打車業務上大規模燒錢的美團來說,採取聚合模式無疑是較爲明智的選擇。美團打車依靠聚合模式,也終於在北京與滴滴走到了正面對決的時刻。

  雖然模式和方向上步入正軌,可當下無論是平臺運力、打車價格,還是用戶體驗,美團打車在北京仍舊存在着諸多需要解決的問題。

  北京相當於滴滴的大本營,因此進入北京對於美團打車而言,有着更爲重要的意義。但與做自營模式時的宣傳聲量和補貼力度相比,以聚合模式捲土重來的美團打車,這一次十分“低調”。多位司機向新浪科技反映,並未見到美團打車在北京試點聚合模式的相關宣傳,對於其登陸北京並不知情。還有乘客誤將上線聚合模式的App理解爲美團打車App,但打開後僅有 “感謝等待,美團打車來了” 彈窗,並引導去美團App使用。

App Store搜索“美團打車”顯示界面App Store搜索“美團打車”顯示界面

  隨後,新浪科技在App Store和安卓應用商店搜索“美團打車”,均未找到對應的美團打車App,安卓應用商店有的顯示“該應用因業務調整已不維護,請下載美團App”,有的已經搜索不到。此前美團方面曾解釋,新開通城市的聚合打車服務只在美團App上線,以保障出行與其他消費場景的高效協同。但現在來看,美團打車App或將僅以美團App中的一個入口存在。

安卓應用商店搜索“美團打車”顯示界面安卓應用商店搜索“美團打車”顯示界面

  此外,美團方面稱,新模式側重在用技術投入推動用戶體驗,不會涉及大額補貼。此舉節約成本,但用戶拓展效果可能會受限,因此被認爲是美團在打車業務上的一種妥協。美團的選擇是不同場景用戶的轉化——在美團App中餐飲商家頁面添加打車按鈕,酒店旅遊、休閒娛樂等其他品類商家也將陸續接入此功能。

  滴滴官方尚未對美團打車進入北京作出回應。此前有接近的滴滴人士評論稱,“這個市場不會很大,整體市場也會只有網約車百分之十幾的份額,並不會對滴滴造成較大的威脅。”他同時還認爲,美團打車的直接對手也會從滴滴變更爲高德打車。

  不過即使與高德打車相比,美團打車在整體流量、司機口碑等方面也存在較大差距。要想在全國網約車市場佔據一席之地,美團打車仍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