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OYO“加盟2.0”:飲鴆式自救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6月26日 10:03   北京新浪網

  來源:北京商報

  大規模裁員風波未過,風口浪尖上的酒店連鎖品牌OYO又接連出招謀求“自救”。6月26日,有OYO加盟商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OYO正在向加盟商推行一種新的合作模式。與此同時,業界還有傳言稱,OYO決定嘗試一項新業務,正與全球多家知名資產管理公司談判,準備創建一個酒店房產基金,收購房產再出租。目前,OYO已向記者確認,表示已實施2.0加盟模式,對加盟商承諾收益,若營收未達標,則由OYO補齊。不過,這種在中國市場上幾近於飲鴆止渴的擴張模式,讓業界充滿了“看不懂”的聲音,而酒店房產基金業務能否爲有大量資本需求的OYO有效“輸血”則仍是未知數。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對於中國傳統的酒店業經營者來說,OYO是一個讓人完全看不清未來的存在。”一位連鎖酒店負責人直言,而且,在一個月前剛剛用6億元天價“過路費”換到攜程、美團放行之後,OYO身上的這團迷霧似乎越來越大了。

  根據OYO相關負責人介紹,他們所推行的2.0加盟模式,會向加盟業主承諾保障收益,如果營收未達標,將由OYO來補齊,而且OYO將注資進行基礎設施翻新、提供軟件系統等全方位的運營支持。就此,OYO信心滿滿地表示,升級之後,OYO酒店將成爲中國唯一一家全面給業主收入保障的酒店管理集團。然而上述加盟商卻表示,目前自己仍在觀察,不確定收益能否像OYO保證得那麼可觀,暫未確定續約加盟。

  不可否認,向加盟商實施業績承諾對各行業來說,都是一個十分“昂貴”的擴張模式。爲此,OYO一方面積極尋找新的融資金主,一方面也動起了新的心思。有消息稱,目前OYO正在尋求募集一筆10億美元的融資,投資方可能會納入一批新晉的投資公司;與此同時,OYO還可能會觸及酒店房產基金這項新業務,走收購房產,然後確定收益率再出租的路子。

  值得關注的是,就在積極謀自救的信號發出後,OYO又被疑存在數據造假的行爲。業內有消息稱,目前已經有很多加盟商與OYO進行線下解約,但受制於較高的KPI壓力,區域團隊並未將系統中的解約房源下線,而是用高出其他平臺很多的標價來避免預訂。還有傳言稱,雖然OYO宣稱自己已擁有上萬家門店,但真正能收上佣金的只有不到40%。截至記者發稿,除保底加盟外,OYO尚未就其他消息回應記者的採訪。

  被集火的“保底加盟”

  在這一輪有關OYO的討論中,“保底加盟穩業主”的爭議頗爲集中。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資深酒店業人士直言,OYO這個模式根本沒有可行性,幾乎等同於飲鴆止渴,即使在之前中國經濟型酒店競爭非常激烈的那幾年,爲爭搶加盟各方“短兵相接”的時期,也很少有人會用上這一手段,“這種方式將風險全部轉嫁到酒店集團身上,而且有些擊穿行業底線的意味”。該業內人士表示,即使OYO有資本去支撐這種“任性”的舉動,但一個剛剛才進入中國市場的酒店企業,如何去判斷一家酒店的收益應該按照什麼標準“保底”呢?

  “更何況,OYO爲快速擴張,並不在意很多門店繼續使用自己的PMS(物業管理系統),會派專門的員工將酒店經營數據轉移到OYO的系統中。在這一過程中,數據收集會產生一定的損耗,OYO就更沒有可能建立起有效的收益模型去執行2.0模式。”上述業內人士直言,這意味着,這種新加盟方式可能缺乏靠譜且科學的判斷依據,未來執行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即便如此,上述連鎖酒店負責人卻認爲OYO的路子仍有觀察的價值。“此前,維也納等少量中國連鎖酒店企業,也實施過承諾出租率等方式發展加盟商,雖然是一個短期行爲,但也確實對業主形成了一定的吸引力。”該負責人也坦言,酒店經營產品的週期性和回報時間,讓中國的任何企業都不太敢輕易做出業績保障,OYO是在大資本擴張、追求量級衝動下做出的這一決定,但現階段,這能否打動已經經過了一輪快捷酒店教育和洗禮的加盟商還很難說。這位負責人分析稱,如果OYO的保底合同只是短期的1-2年的話,加盟商能獲得的利益有限,而且加盟了之後還得和現有的渠道商、市場關係形成隔離,再回頭代價很大。就此,業界也有消息稱,雖然2.0模式已經悄然實行了一段時間,但目前願意嘗試的只有百家左右。

  迷霧中的未來

  “會員系統無法一蹴而就,對於現在的OYO來說,穩住加盟規模是首當其衝的任務。”華美顧問集團首席知識官趙煥焱直言,而這也是業界普遍判斷OYO敢於用保底手段留住加盟商的主要目的。

  在上述酒店集團負責人看來,OYO在中國的規模化路徑,完全是酒店集團普遍不會嘗試的互聯網重平臺輕產品的打法,想用幾年時間完成別人10-20年才能完成的擴張,如果這背後沒有雄厚的資金和運營能力去支撐,沒有一個可靠的“模型”來參照,難度可想而知,“現在OYO最大的優勢就在於有着龐大的資本實力,如果能確保資金鍊不斷裂,維持開店速度快過關店速度,也許OYO還能殺出一條血路”。該負責人表示,目前中國酒店整體連鎖率偏低,排名30位以後的酒店企業大多隻擁有百家的量級規模,而且,除了OYO,短期內我國也很難再出現一個門店破萬家甚至幾萬家的跨全業態酒店集團,OYO可能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選擇了這樣一條“與衆不同”的道路。

  有觀點認爲,OYO在中國如此執着地追求“看上去很美”的數據,核心目的只有融資。據統計,在OYO進入中國的兩年內,已經拿到了多筆融資,其中包括去年9月,軟銀的8億美元,去年12月,新加坡打車服務巨頭Grab的1億美元融資,以及今年2月,滴滴出行出資的1億美元和3月愛彼迎入股OYO拿出的7500萬美元。

  中國旅遊協會副會長、祕書長張潤鋼認爲,行業的“繁榮”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隨着資本的入場,部分酒店管理公司忽視了以提升單體酒店整體服務質量爲根本的創業初衷,簡單採用互聯網的燒錢玩法,這不利於行業的健康發展。整合單體酒店市場不是隻靠簡單的‘貼牌’,關鍵是要提升單體酒店的品質。”

  北京商報記者 蔣夢惟/文 宋媛媛/製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