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李小加:下階段目標是把百度阿里這樣的公司帶回國內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3日 04:5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對話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把“流浪在外”的公司帶回家

  撰文 | 邱慧

  編輯 | 劉洋

  來源 |8號樓工作室  

  2018年在港上市的企業209家,港交所成爲全球IPO集資額第一名。在與新浪財經的對話中,香港交易所集團行政總裁李小加對於港交所的定位明確,要做全球生意。

  “港交所不僅要做中國公司的生意,還要做全球公司的生意。”李小加說。

  他介紹,港交所下一階段的發展目標之一是把流浪在國外市場的中國本土上市企業帶回國內,比如像阿里巴巴、百度這樣“漂泊在外”但“根”在中國的公司。

  李小加再次提到,2014年,因香港製度尚未準備好,阿里巴巴只能“灑淚香港,遠走他鄉”,赴美上市,“我們(香港)當時也很無奈。”。

  2007年,阿里巴巴旗下B2B業務首次登陸香港市場,在2012年宣佈私有化從香港退市。2014年,阿里巴巴集團重啓上市計劃,當時上市地考慮的首站爲香港。

  李小加透露,當時的討論已經很深入,但香港市場卻對於同股不同權的股權架構還沒有準備好,彼時的阿里巴巴只能赴美上市。

  2018年,在一批新經濟公司涌現的背景下,港交所宣佈對上市制度進行改革,允許“同股不同權”公司赴港上市,改革方案歷經4年才最終落地。

  李小加評價這次的改革爲,“香港市場近25年來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機制改革,也是最具爭議的一次改革。”

  在此次港交所改革的推動下,2018年下半年小米、美團等公司集中赴港上市,同年港交所成爲全球IPO集資額第一名。李小加稱,今年則“更強勁”。他透露,今年港交所上半年融資金額達到700多億,比2018年上半年增長35%,一半以上是新經濟公司。

  對於不久前曝出的港交所前員工貪腐醜聞,李小加表示,港交所沒有捲入貪腐案,是交易所的一名前員工涉嫌貪腐被廉政公署調查。他告訴新浪財經,香港的上市制度有着充分的權利制衡,對於審批監管人員的權限和自由裁決量都有巨大限制,不是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對香港上市制度的自我清洗能力充滿信心,這個制度一旦發現“蛀蟲”就能夠及時清除”。

  把流浪在外的中國企業帶回來

  新浪財經:在當前美國對中資企業強監管的背景下,港交所如何爭取中資企業回到香港做第一或者第二上市融資?

  李小加:我們不會專門去吸引中資企業回港上市。我們把生意想簡單一點,香港資本市場就是解決四個客人的問題,中國缺錢的人和中國有錢的人,世界缺錢的人和世界有錢的人。

  過去二三十年,中國的公司到香港去上市,港交所的業務就是讓世界的錢和中國的“貨”能在香港市場見面。未來我們希望達到四類結合,也就是說國際的資本能夠買到中國的“貨”,中國的資本在香港市場能買到世界的“貨”,也就是“互聯互通”。

  第一批已經到世界上去的中國“貨”,比如阿里巴巴、百度,他們的業務在國內,但是他們在國外上市,成了世界的“貨”,但它根在中國。港交所下一步要先把流浪在世界上中國的“貨”帶回中國,更進一步就可以帶有世界血統和中國沒關係的“貨”,但中國人願意投的,比如說蘋果、迪士尼,把這些“貨”帶進中國的資本市場。

  新浪財經:頭條、滴滴這些企業目前沒有上市,但在內地是獨角獸企業,港交所會怎麼樣吸引他們赴港上市?是否擔心會像當年錯過阿里一樣錯過他們?

  李小加:港交所沒有專爲吸引某一家企業來上市的文化,也不會因爲這個企業好就爲它專門開綠色通道。所有的上市審批必須依照《上市規則》來進行。

  新浪財經:你怎麼評價當年阿里巴巴的“遠走他鄉”?

  李小加:五年前,阿里巴巴最開始的時候是打算在香港上市的,但是由於當時香港的上市規則不允許同股不同權,它最後只能遠走他鄉。那個時候香港不能輕易爲某一個公司而做制度上的改變,要經過一個比較完整的程序,那時候我們也沒有辦法。   

  阿里巴巴走了以後,港交所也經過了好幾年的努力,終於取得了市場的共識,把原有制度中的股權障礙去掉了,引入了同股不同權的制度安排。在這樣的情況下,大量的公司決定到香港上市,2018年上了兩個大的(同股不同權)公司,今年可能也會陸陸續續有(類似的大公司赴港上市)。

  但並不意味着港交所爲了讓這些公司在港上市提供了綠色通道,他們進入到香港市場跟其他在港上市的公司都是一視同仁的。

  新浪財經:2018年港交所新的上市條例推出後,當時有一批企業集體赴港上市,多是新經濟公司,你怎麼樣評價這次的上市潮?

  李小加:這是新的經濟大潮中間的一個突出形勢,這些以技術驅動的新經濟公司不少採用非傳統的股權架構。這些公司要上市,首先會考慮哪個資本市場允許這種股權架構的存在。以前香港市場也是不允許的,在這種情況下這些公司儘管可能願意在香港上市,最後也只能去美國上市。

  新經濟浪潮出現在經濟環境中間,不是莫名其妙來了一股什麼潮到香港交易所來了,也不是一次性偶發的潮流。對於一個新經濟公司來說,除非它不缺錢,不用上市,但這樣的公司幾乎不存在。即便是能夠在私募市場上拿到足夠的錢,企業也希望在公共市場上有更加好的流動性、更好的估值,能夠給員工做更好的激勵機制,上市幾乎是新經濟本身發展中間的一個必由之路。

  新浪財經:開設生物科技板塊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

  李小加:2018年的時候,港交所推出了一個生物科技板塊。以前大家都認爲公司要有收入了或者有利潤了才能上市,後來我們也意識到這個生物科技板塊的獨特性,藥品沒有得到藥品監管當局批准之前是沒有收入的,也不可能上市,所以很多企業因此就只能到美國去上市。

  去年我們把這個門檻也改了,只要醫藥企業在藥品監管當局監督之下完成了一期臨牀實驗,港交所就允許企業來上市,相當於以另外一種標尺來衡量這個公司的成熟度,以前則主要是用財務指標來衡量。2018年大概就來了近十個這樣的生物科技公司,將來這也是一個革命性的變化。

  2019年將是香港市場非常強勁的一年

  新浪財經: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的企業是209家,2019年已過半,這個數字有哪些變化?

  李小加:今年上半年到現在是84家上市企業。今年上半年比2018年上半年更強勁,融資金額達到700多億,比2018年上半年增長35%,一半以上是新經濟公司。2018年下半年做了很多大項目,比如小米、美團。很可能今年下半年還有很多大項目,整體來看,2019年應該是非常強勁的一年。

  新浪財經:去年209家在港上市企業募資額在全球IPO募資市場是第一名,今年這個成績會有突破嗎?

  李小加:我們從來不去想這些事,過去的成績發生了就是發生了,這個不像有些指標是可以去靠自身的努力完成的,這是屬於準上市公司的選擇。

  想來香港上市的公司不需要排隊,符合規定、提出申請,港交所就必須得迴應,合格的我們就要按點批准,所以我們沒辦法主動決定今年上市企業的數量。

  儘管整個全球經濟、中國和美國貿易各方面的不確定性很大,但是上市潮流、整個IPO市場往往是取決於公司本身的發展節奏和戰略,不太受外邊市場的影響。

  新浪財經:從港交所的商業利益來說,是不是來上市的企業越多越好?會不會因爲商業利益驅動而放鬆審批標準讓一些小公司來上市?

  李小加:其實並不是這樣。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的200多家公司,大部分是小公司。小公司對我們收入的貢獻微乎其微,但是常常也是最容易引起麻煩的,給我們帶來的監管成本很高。如果單純從港交所的商業利益出發,那肯定是大企業上的越多越好,中小企業最好別上。

  但香港市場的共識就是支持中小企業,只要符合上市條件都可以上,公衆利益要求港交所必須要一視同仁,支持中小企業。不能因爲小企業給港交所賺錢少,港交所就不要,公衆利益是要求你只要符合條件就得讓人家上,再小也得上。

  科創板推行註冊制 A股估值也會迴歸正常

  新浪財經:爲什麼有些企業在港上市首日會遇到破發現象?

  李小加:首日破發是市場中間最正常的事件。從港交所來說,我們都不希望上市的公司破發,但是公司有選擇會不會破發,這都是市場行爲,我們不是很關心。企業把IPO首發價定低了,上市就爆了,定價過高上市後很可能就會跌;還有的時候跟市況有關,比如遇到市場大跌,這些都是完全由市場決定的。

  新浪財經:這些市場行爲的外在表現,會不會影響到公司想要赴港上市的慾望?

  李小加:他們公司自己會想清楚這個事兒的,如果覺得市場的估值不符合預期,他們就可以找別的地方上市。

  從二級市場的估值情況來看,美國的市場跟香港的市場沒有實質性的區別。A股市場相對來說估值一直是比較高的,我們跟它(A股市場)還是有區別的。

  如果科創板能引入註冊制,把A股上市排隊的問題解決了,那A股市場估值可能也會慢慢迴歸正常。

  新浪財經:6月13日科創板正式啓動之後,外界猜測這會對港股市場造成分流,你怎麼看?

  李小加:當分流這個詞出現的時候,外界就在假設那個“流”是港交所的,分到別人那去了,我們從來沒有這樣的概念,大部分來上市的都是增量都是新的,對我們來說他們都是客戶,都是天上掉下來的,都是我們要靠努力把服務做好,別人才願意來的。好比開餐館,街上各家的生意都在做,沒有哪個客流哪家能夠去壟斷的。

  新浪財經:香港市場怎麼樣跟上海進行差異化的競爭?

  李小加:香港市場上市標準比較清晰、想上市隨時可以上、接觸的都是國際投資者、再融資非常靈活等等,這些都是差異化。兩個市場所處的發展階段不同、投資者結構不同,投資者對於監管的預期也不同,所以自然就有很多不同的特點。上市公司會根據自己發展的需要來選擇不同的上市地點。

  再好的制度也不能保證完全沒有蛀蟲

  新浪財經:6月27號,港交所一位前交易所員工涉嫌貪腐被廉政公署調查,港交所也被捲入了這起貪腐案。這對於港交所來說,會對上市公司的審批環節進行反思嗎?

  李小加:港交所沒有被捲入貪腐案,是交易所的一名前員工涉嫌貪腐。港交所各項業務一直秉持最高標準的專業操守,我們有完善的內部流程和制度來監督各項業務。而且,香港上市制度給予審批監管人員的權限和裁決量都是有巨大限制的,不是想怎麼做就能怎麼做,對他們的權力有全面的制衡,很難有一兩個人單獨就能對企業上市起到大的作用。因此,我們對於這個制度充滿了信心,當然,我們也要不斷加強和完善內部監管,這些工作一定會永遠在路上。

  新浪財經:經歷了這次事件後,港交所發現有在港上市公司牽扯進案子嗎?

  李小加:我們內部一直有自我審視機制,我們回頭看已經上市的項目,目前還沒有發現哪個是不該上因爲某個人而上了的。

  再好的制度也保證不了完全不會有蛀蟲。但我相信香港的制度自我清洗能力是很強的,發現了“蛀蟲”就能及時清除。

  (新浪香港羅琦對本文亦有貢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