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搜狗王小川:爲了“幹掉”百度 我把青春餵了“狗”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4日 23:31   北京新浪網

  當初爲了老闆張朝陽一句“幹掉百度”,王小川摸爬滾打了十幾年。如今41歲的他,不惑之年反而更困惑了。

  作者:咖喱

  來源:環球人物 

  想澆李彥宏涼水的人只有一個,但想“幹掉”李彥宏的人有很多,王小川是其中之一。

  他和李彥宏有太多的相似之處:兩人都是技術型人才,一個百度在手,一個搜狗開路,從搜索引擎、瀏覽器、輸入法一直到人工智能,一路追打;

  技術男都長情。李彥宏是北大的“金主”,作爲校友,他去年一口氣捐了6.6個億。王小川則是清華的“守門員”,從到清華上學開始,他的生活工作半徑就沒有遠離過清華;

  互聯網大佬也需要頭銜,李彥宏落選中國工程院院士,大家拍手稱快的時候,王小川不聲不響地就把“中國青年科技獎”抱回了家。

  網上曾經流傳一句話:“既生李彥宏,何生王小川”?說的就是兩人之間的糾葛。

  幹掉百度的宿命

  王小川生於1978年,比李彥宏整整小10歲。當李彥宏在美國硅谷的技術園區裏春風得意的時候,王小川纔剛考上了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兩人按說沒什麼交集。直到2003年,王小川開始做搜索引擎,兩人正面“硬剛”的局面正式開啓。

  那一年,剛從清華碩士班畢業的王小川,在搜狐從兼職轉成全職,接到張朝陽的第一個軍令狀就是——“給你6個人頭把百度滅掉”。

  王小川知道6個人根本不夠,於是另闢蹊徑,降低一半薪水,換成12個兼職生的名額,去挖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國家集訓隊的隊員。十幾個人不分晝夜,一晚就睡4小時,僅僅用了11個月,就完成了別人兩三年的工作量。

  2004年,搜狗搜索正式上線。

  開場並不樂觀。起步於2003年的搜狗比百度晚了3年,二者根本不在同一起跑線。那時的王小川可能還沒意識到,爲了這3年之差,他要搭進去整個青春。

  2005年百度在納斯達克上市時,搜狗市場佔有率僅爲2%,追趕一度陷入僵局。“我比李彥宏技術好,只是沒有他命好”,王小川的不甘心也是搜狗的不甘心。

  既然硬追追不上,王小川決定曲線救國,於是就有了搜狗輸入法和搜狗瀏覽器。

  搜狗輸入法的誕生,也是全球第一款基於搜索引擎技術的新一代輸入法,一經投放就大放異彩。不到3年,搜狗輸入法市場佔有率一路攀升至70%,贏得了海量用戶,一度撐起了搜狗整個門面。

  2010年,機會終於來了。那一年,谷歌退出中國,搜索引擎江湖重新洗牌,國內出現了多家搜索公司。360殺入搜索市場,新華社推出了盤古搜索,人民網推出人民搜索,後來改名爲即刻搜索。

  王小川瞅準機會,再次發力搜索市場,新版搜狗瀏覽器市場份額達到10%,間接推動了搜索快速增長。

  “並不是因爲谷歌退出我們成功了,而因爲我們找到了對的方法。”當時,王小川建立起的“輸入法+瀏覽器+搜索引擎”三級火箭,有效推動了搜索引擎業務的發展。

  接着,王小川乘勝追擊,找來了馬雲。有了阿里和雲峯資金注資,搜狗正式從搜狐獲得獨立。

  此後,BAT以及網易、360都曾向其拋出過橄欖枝,一概被王小川拒之門外。自己辛苦打下的山頭,他不想拱手讓人。

  不過,外援還是要的。2013年,王小川的一通電話改變了馬化騰的想法,最終騰訊入股,成爲搜狗的單一大股東,搜搜併入搜狗,搜狗由此進入爆發式增長階段。

王小川和馬化騰(左)、張朝陽(右)王小川和馬化騰(左)、張朝陽(右)

  戰事升級的僵局

  2016年,百度江湖“失意”的時候,搜狗頻頻出招:

  5月,魏則西事件後,搜狗推出“搜狗明醫”垂直搜索,王小川承諾優先展示非商業、真實權威的醫療信息,捍衛“有良知的技術”;

  6月,搜狗翻譯APP上線,使用了基於神經網絡機器的翻譯技術,並打造出升級產品“搜狗旅行翻譯寶”,首發銷量即破千萬;

  此外,借勢騰訊,搜狗還拋出了微信搜索、知乎搜索、海外搜索等一系列重磅炸彈,和百度展開差異化競爭。

  這一波操作下來,收效顯著。2017年第二季度,搜狗搜索營收14.5億元,同比增長26%。同時,搜狗移動端搜索流量增長50%,佔比總體的76%。

  2017年11月,王小川終於迎來了他人生的高光時刻——搜狗在美上市。

王小川和張朝陽(右)王小川和張朝陽(右)

  爲“幹掉百度”而生的搜狗,曾經因爲3年的時間差,苦苦追趕13年之久。因此,也有了坊間流傳的王小川那句話——“我奮鬥了13年,才能跟李彥宏一起坐在紐約講故事。”

  更有趣的一個傳言是,王小川曾發誓“搜狗一天不上市,自己一天不結婚”。雖然他自己公開否認說過這話,但自打搜狗成功上市,這個黃金單身漢就一直被催婚。

  王小川知道,上市遠遠不是勝利的號角,更多的戰場還在開闢。

  比如人工智能,這一次,王小川終於和李彥宏來到同一個風口之下。

  2017年年初,百度人工智能機器人小度率先在《最強大腦》節目中亮相,隨後搜狗汪仔在《一站到底》中大顯身手。針對百度小度與搜狗汪仔的區別,王小川曾表示,小度主要是聲音與圖像的識別,而汪仔則在自然語言的理解處理、邏輯推理能力上更勝一籌。兩家走的路線並不一致,如果有機會,願與之較量一二。

  此外,他想幹的事情其實很多,除了人工智能,還有信息流、現金貸……王小川盯上了所有熱門業務。

  可四散開花並不是出路。

  人工智能方面疲軟無力,本金重砸,收益緩慢;

  現金貸也難續命。作爲搜狗金融版圖的探路產品,“一點借錢”的沉寂徹底涼了搜狗的心。上市不到半年,搜狗的現金貸業務就按下了暫停鍵;

  對於飛在風口的信息流,王小川也躍躍欲試。去年9月13日,搜狗宣佈入局內容生態領域,正式推出內容開放平臺——搜狗號,而此時,信息流的世界早已是“百頭騰”三分天下了。

  發力方向過散,讓搜狗看似遍地開花的業務一直有在同行挾裹下被倒推着往前走的跡象。並且,這種想“曲徑通幽”尋找新業務的路徑,與相關競品所擇道路的同質化越來越明顯。

  進入2019年,形勢不容樂觀。從財報上看,第一季度搜狗利潤爲-385萬美元,同比增長-125%,比百度-104.88%的增長率略還要慘。

  四十不惑的迷茫

  搜狗上市前,王小川曾經表示,在移動搜索業務上,搜狗可以在3年內追平百度。不過從現實來看,搜狗除了與百度的體量有較大差距外,其自身在流量獲取、廣告變現以及推進AI落地商業化方面都存在不小的挑戰。

  當初老闆張朝陽一句“幹掉百度”就讓王小川摸爬滾打了十幾年,如今41歲的他,在不惑之年反而更困惑了。

  王小川從小就喜歡打怪,他很喜歡齊天大聖孫悟空這個角色,與天鬥,與地鬥,與神鬥。

  他的優秀也早就成了一種習慣,在校讀書期間一直是學霸,從小是“別人家的孩子”,初中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到著名的成都七中,高中是保送,大學特招進清華,研究生也是保送。

  他的口頭禪是——“沒有什麼不行,不行可以學嘛”。

  可現實是,很多事情,他學不來。

  王小川曾坦承,他性格中有一面是“面對世事變化懶得應對,近乎遲鈍”。

  曾經他也試圖變得尖銳,可夜懟李彥宏不光“惹火上身”,被網友吐槽low,還引爆了自家產品的負面口碑。然而現在看來,他的那句話柔軟得根本稱不上是懟。

王小川貼出百度公司內部溝通羣截圖,嘲笑李彥宏手下辦事不利。王小川貼出百度公司內部溝通羣截圖,嘲笑李彥宏手下辦事不利。

  被和巴菲特吃了頓飯就大紅大紫的孫宇晨拉上熱搜,他也有點莫名其妙。孫宇晨說,永遠忘不了“2014年11月24日我和王小川錄製節目,他那打量騙子的眼神”。王小川可能根本想不起自己當時的表情,甚至不記得和他做過節目,只是雞湯地回覆了一句:“什麼叫成功?什麼叫騙子?每個人有自己的定義……放到歷史長河裏,雲淡風輕……”

王小川和孫宇晨(右)王小川和孫宇晨(右)

  去年,王小川在臺北見到美學大師蔣勳,請教如何跟自己不齒的人和事共處。蔣勳答:一年就有春夏秋冬,這個世界本來如此。一句話讓他醍醐灌頂,“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不隨波逐流也不仇恨抵抗,接納負數完善自己,專注做自己的技術和產品。”

  追趕百度半生,當發現世界格局已變,王小川真的要重新找準定位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