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ofo濟南未了局:管理團隊無人留守 交警部門着手清理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5日 02:42   北京新浪網

濟南街頭的小黃車,相當一部分已經損壞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彭斐 攝濟南街頭的小黃車,相當一部分已經損壞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彭斐 攝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自去年10月ofo沒落之後,濟南共享單車市場三分天下的格局驟然變成了兩強爭霸。2019年7月上旬,《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日調查發現,雖然濟南各區交警部門在着手處理不能騎行的車輛,但從濟南街頭佈滿灰塵、支離破碎的小黃車情況來看,ofo在濟南的最終命運似乎已經註定。

  每經記者 彭斐  每經編輯 魏官紅    

  兩年前“閃秀”濟南的ofo,直接催生了山東省會城市共享單車市場三足鼎立的局面。但在去年10月ofo沒落之後,三分天下驟然成了兩強爭霸。

  “沒有維修、調運、管理的(人員),他們在濟南沒有負責的了。”提到ofo在濟南的現狀,作爲主管部門的濟南交警方面也頗爲無奈。相關監管部門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濟南交警曾給ofo總部發函,要求其派員到濟南管理單車,但至今沒有下文。

  而在兩年前(2017年8月7日),ofo高調入駐濟南中海廣場Officezip,雙方一度暢想“共享出行+共享辦公”將碰撞出怎樣的化學反應。

  只不過,隨着濟南管理團隊在2018年11月突然退租,ofo在濟南街頭只留下超萬輛無人管理的單車。

  2019年7月上旬,記者多日調查發現,雖然濟南各區交警部門在着手處理不能騎行的車輛,但從濟南街頭佈滿灰塵、支離破碎的小黃車情況來看,ofo在濟南的最終命運似乎已經註定。

  ofo濟南退租後走向解散

  濟南的單車江湖,應該以2017年爲起點。這一年的1月12日,小黃車首次進入濟南泉城路商圈,雖然僅半天后便被城管和交警部門收走,但也宣告了ofo的“江湖地位”。

  此後,隨着摩拜、哈囉陸續加入,濟南共享單車市場形成三足鼎立之勢。不過,行業的拐點在2018年下半年出現,原因是ofo自身出了問題。

  “2018年6月份,當時三家成三足鼎立之勢,大家也一片祥和,沒成想過了幾個月,從8月份開始,小黃車就不行了。”一位接近濟南交警部門的人士表示。另外,有曾經在ofo濟南工作的運維人員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雖然運維人員工資照發,但用戶在退押金上出了問題,並演變到現在可能有千萬人排隊提取押金的局面。”

  而在接下來的2018年11月,情況愈加“不妙”。雖然租賃合同簽到了2019年2月,但ofo提前撤離了其在濟南中海廣場三層的Officezip的辦公地。

  2018年11月26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中海廣場,Officezip招運中心一位王姓負責人透露,ofo提前解約退出了,公司員工在11月上旬就已經撤離,“他們租了5個工位,每個工位1個月租金900元,整間屋每月租金4500元”。

  在ofo2017年搬進Officezip時的一張合影中,公司員工數量爲21人。去年11月27日,ofo濟南方面一位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運營團隊大概10人。”

  彼時,其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強調:“我們濟南這邊是正常運營的,正在找新的辦公室。”對於員工數量的減少是否涉及到裁員,該人士給出的解釋是:“確實有過,但我們不叫裁員,我們是爲了優化效率,優化了一部分。”

  不過,這種優化的程度卻超出想象。7月2日,上述曾接受採訪的負責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坦承,其(接受採訪後不久)就已辦理離職手續,目前已經徹底離開了共享單車行業。

  “市區確實還能見到小黃車,但相當一部分已經損壞,而且這些車大都散落在犄角旮旯。”一位共享單車企業的運營人士表示,ofo在濟南已經沒有了管理人員。

濟南二環北路的這些單車,不知將要被清運到何處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彭斐 攝濟南二環北路的這些單車,不知將要被清運到何處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彭斐 攝

  對此,一位不願具名的ofo方面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ofo在濟南尚有3名運維人員,其中市區只有兩人,另外一人在長清大學城,他們目前已劃到石家莊代管。

  交警部門曾向ofo總部發函

  這讓相關主管部門也有些“抓狂”。“一開始他們資金出現問題的時候,我們就要求他們總部派人管理,正常開會都找不到人了。”濟南交警方面人士稱。

  7月3日,哈囉單車負責濟南華山區域的一位運維人員表示:“我凌晨5點就出門,一直幹到晚上8、9點,這半年一直就沒見到過小黃車的同行。”而據濟南火車站某單車企業運維人員透露,“每天一大早他(小黃車運維人員)還會來整理下車輛”。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濟南火車站東側停放了約500輛共享單車的指定區域,小黃車的數量不足10輛。

濟南火車站附近的共享單車停放處,小黃車數量較少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彭斐 攝濟南火車站附近的共享單車停放處,小黃車數量較少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彭斐 攝

  目前,在濟南擁有“合法身份”的共享單車只有摩拜、ofo和哈囉三家。對於投放量,各家都未曾公開。截至目前,也無具體官方數據公佈。

  去年11月,尚未離職的上述ofo濟南相關人士表示,ofo在濟南投放了總共不到兩萬輛單車,大概一萬多點,“所以你就能明白爲什麼見不到我們的車”。

  然而,散亂在濟南街頭巷尾的小黃車,如今大都處於無人管理的狀態。“我們是人手不夠,整個(濟南)市區才兩個人,長清也有一個。”7月3日,一位ofo濟南運維人員表示,車輛現在很分散,相當一部分停在小區裏。

  提到ofo在濟南的現狀,濟南交警方面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馬路上能正常騎行的(小黃車)還有,但沒有維修、調運、管理的,他們在濟南沒有負責的了,我們還給他們總部發過函。”

  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濟南交警部門的發函,可能遭到了ofo總部方面的無視,回收小黃車儼然成爲了交警部門的一項工作。“我們給他們總部發函要求他們過來管理,但始終找不到人。”該交警方面人士稱,“各個區正組織人手,慢慢給他們(小黃車)收了”。

  相比於街頭難覓的小黃車,濟南的ofo用戶,仍面臨着一個全國性問題——退押金難。“去年8月份就想退,到現在快一年了,還在排隊。”讓ofo用戶崔女士頭疼的是,她現在退押金的排隊位置在723萬位。

  用戶忙着退押金,而ofo濟南僅有的3名運維人員忙着擔心自己的工資。ofo濟南運維人員告訴記者,“本來每月10號發工資,3800多塊錢工資,但6月10日就發了1000塊錢,剩下的到現在還沒發。”

  對於ofo濟南運營的最新情況,《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嘗試聯繫ofo總部,但截至7月5日下午5時截稿,對方仍未回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