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ofo在成都:高峯30萬輛如今不足三分之一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9日 22:0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ofo在成都:高峯30萬輛如今不足1/3,有公司稱欠着幾百萬不給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靳水平    每經編輯 陳俊傑    

  短短3年時間,ofo在成都的境遇可謂是“火冰兩重天”:從風頭無兩到敗走蓉城,街頭小黃車寥寥無幾。

  如今的小黃車,在成都面臨着拖欠供應商欠款、單車投放量巨減、殭屍車和擺放無序的車輛被清運到停車場報廢等窘境。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走訪,並採訪用戶、行業監管部門和供應商等,試圖還原ofo在成都運營的最新情況。

成都街頭小黃車數量稀少 每經記者 靳水平攝成都街頭小黃車數量稀少 每經記者 靳水平攝

  街頭小黃車稀少

  兩年前,青桔和哈囉單車還沒有投放成都,在成都的大街小巷,上演的是小黃車與摩拜單車“雙雄爭霸”。

  時至今日,已是另一番光景。記者在成都市第二人民醫院旁、春熙路、太古裏等人員密集地方鮮有看到小黃車的身影。偶爾有一兩輛,也在“紅、藍、青”色中顯得格外孤單,且這些小黃車有的少了鏈條,有的車把、座椅損壞,有的零件短缺,根本無法使用。

  “我已經很久沒騎小黃車了,之前還交了押金,但是一直沒有退到,也就沒怎麼管了。”一位單車騎行者說。

  “自從小黃車要收押金,我就選擇了其他品牌不收押金的單車,而小黃車的押金一直沒有退到。”在記者隨機採訪的5個人當中,這是聽到最多的一句話。

  臨近下班高峯,單車來來往往,卻難見小黃車身影。7月3日,記者來到小黃車去年12月時在成都的辦公地四川航空廣場,但其原辦公樓層目前已沒有“小黃車”的身影。

  “我們也不太清楚情況,好像沒有這家企業。”該大樓物管表示。記者隨後撥通了去年聯繫過的ofo成都公關人員電話,其稱“半年前已經離職”。

  隨後,記者又來到到成都大面鎮地鐵站旁邊一塊曾大量停放小黃車之處。去年底,該空地場橫七豎八堆放了上萬輛小黃車,如今已不見蹤跡。

  成都市城管委:小黃車目前不足10萬輛

  一組數據對比,可以反映小黃車在成都的市場境地。

  2017年,ofo聯合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城市智行信息技術研究院發佈了《2017年第三季度中國主要城市騎行報告》,成都城市騎行指數繼第二季度後再排第一。同年,來自ofo成都的數據顯示,當年成都市民騎行ofo小黃車的總距離達到6億公里。

  但昔日盛況,已然難再。近日,成都市城管委市容管理處相關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根據成都市共享單車監管平臺數據,小黃車在“5+1”區域已不到10萬輛。“現在的運維人員之前給我們報過,(人員)大概在50個人左右”。

  該人士表示,小黃車進入成都3年,日曬雨淋,大部分車輛接近報廢,街面出現了很多壞損、遺棄的小黃車,還明顯影響了市容和行人通行。“我們爲此開展了集中清理行動,當然不僅僅是小黃車,其他品牌也有壞損的,6月份我們清理了大概有5萬多輛壞損單車,但小黃車壞損比例要更多一些”。據其透露,針對小黃車亂停亂放和運營方面的問題,市城管委也多次約談相關負責人,要求其嚴格履行企業主體責任,完善日常巡查管理。

  至於報廢的車輛,單車企業都與報廢回收企業建立了回收合同,從目前清理整理情況看,報廢小黃車在停放秩序上沒多大的問題。“因爲數量少了,問題相對來說就少了。”上述人士說,“我們一直還是在與小黃車企業保持着溝通,他們也有專人負責對接。溝通渠道是暢通的,但是他們現在(辦公地)搬到哪裏去了,我確實也不知道”。

  成都物流商:“ofo拖欠我們四五百萬欠款”

被遺棄的破損小黃車 每經記者 靳水平 攝被遺棄的破損小黃車 每經記者 靳水平 攝

  “ofo還欠我們四五百萬元,至今仍未歸還。”成都一位物流公司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ofo目前的情況,我們其實都比較清楚”。該負責人原本同意跟記者見面,陳述一下事件的始末。但後來其又表示,由於公司有一樁司法官司,且和小黃車有一定關係,“時機敏感,暫不接受媒體採訪”。

  目前,小黃車因拖欠貨款等面臨衆多訴訟。記者注意到,作爲ofo小黃車的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曾因爲拖欠合作方欠款,被告上法庭。原告方上海白馬投資有限公司稱,東峽大通公司拖欠白馬公司的廣告發布費以及違約金,共計500多萬元。目前,法院已判決,責令東峽大通支付欠款以及違約金。

  記者注意到,自2018年以來,至少有九家公司起訴東峽大通公司,多是因爲東峽大通司未能按照約定支付款項而產生糾紛。

  對於公司情況,ofo成都相關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ofo在成都一直只有分公司,沒有辦事處”。而針對記者提出的其他有關問題,對方未予迴應。記者也未能獲得ofo公司方面的迴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