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趣店羅敏的新身份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01:33   北京新浪網

  來源:微信公衆號趙繼成頻道

  作者:趙繼成

  羅敏把廈門當家了,他希望這個家越來越好,朋友們都來。

  “萬里歸來年愈少,此心安處是吾鄉。”

  詩人蘇軾在《定風波》中的這句話,用在此刻的羅敏身上再貼切不過。

  2018年將上市公司總部從北京搬到廈門的趣店創始人羅敏,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把廈門當成了自己的家鄉。

  2019年4月29日,“新廈門人”羅敏獲得了一個新身份——他被廈門市委、市政府聘請爲投資顧問,這是一個需要爲廈門做貢獻,幫助政府招商引資,吸引海內外高端項目和人才的身份。

羅敏的朋友圈羅敏的朋友圈

  剛剛落戶廈門、日常工作繁雜的羅敏本可以把投資顧問作爲一項榮譽,不必太過在意。但,這不是羅敏,他已經把廈門當做自己的家,要盡心履職,快速推進,言之必行,行之必果。

  5月11號,一個週六,羅敏的第一撥企業家朋友——唱吧創始人陳華、松鼠拼拼創始人楊俊來到廈門,羅敏引薦,見到了廈門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

  5月16號,羅敏的第二撥朋友梅花創投創始合夥人吳世春、小牛電動車創始人李一男、福佑卡車創始人單丹丹、蜜芽創始人劉楠、赤子城創始人劉春河、赤子城聯合創始人王新明來到廈門,受到廈門市有關領導的熱情接待。

  第三批,還將有四五位羅敏的企業家朋友來到廈門。

  這些企業家在廈門的時間裏,羅敏像一個“老廈門人”一樣接待了他們,邀請他們參觀趣店總部,熱情地向他們介紹廈門一流的環境、舒適的生活,以及親商的政策環境、有諾必應的招商服務,並熱忱地邀請他們來廈門投資營商。

  “羅敏當時給我打了個電話,很興奮,說他有一個新身份,是廈門市的投資顧問。” 梅花創投創始合夥人吳世春說,羅敏在電話裏講了很多廈門支持新經濟發展的政策,邀請他和被投的獨角獸公司組個局,一起來廈門考察落戶。“羅敏是個很靠譜的人,我聽了也覺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所以馬上就來了。”

  “能看出來老羅是真的喜歡廈門,真心實意想爲廈門做些事情。”被羅敏請來廈門的一位企業家朋友說,羅敏把廈門當家了,他希望這個家越來越好,朋友們都來。

  從羅敏對待投資顧問這個“新身份”的態度可以看出,“紮根鷺島,建設廈門”,這句羅敏經常在趣店內部講的話,絕不是留於口號,而是落在實實在在的行動上。

  01

  王安石有句詩,“人生樂在相知心。”

  在廈門見到惺惺相惜的創業家朋友們,羅敏格外開心。

  這些創業的老朋友們都非常忙,但羅敏親自邀請,很多人推掉其他活動連夜趕了過來。有的凌晨落地廈門,深夜兩點纔到酒店。

  吳世春說,以前覺得,相比北上廣深來說,廈門的營商環境還存在一定差距。但羅敏專門出面邀請,而且他在廈門的狀態非常好,說明廈門給予了趣店非常好的土壤和發展環境。“羅敏很靠譜,他充滿信心推一個地方,那我們肯定要去看一下,推掉別的事情也要來。”

  劉楠在飛往廈門前的當天晚上還接待了西部某省常務副省長的考察團,在公司介紹完業務就晚上7點了,然後直接去機場,坐8點多鐘的航班,凌晨落地廈門。

  按照接待流程,羅敏會先邀請這些老朋友們到趣店的辦公室裏坐一坐。在廈門中航紫金廣場趣店總部29樓咖啡廳,羅敏親自接待大家。咖啡廳的落地窗外,就是一覽無遺的東海,碧海藍天,海面上帆船點點。

羅敏在趣店總部29樓的咖啡廳接待企業家朋友們羅敏在趣店總部29樓的咖啡廳接待企業家朋友們

  “羅敏的狀態非常好。”單丹丹說,在羅敏還沒有搬到廈門之前,她曾在北京奧森公園旁邊的趣店辦公室裏與羅敏聊過一次,那時感覺羅敏的狀態很疲憊,“人很緊”。而這次在廈門見到羅敏,狀態完全不一樣了。

  單丹丹說,羅敏顯得“很放鬆,很舒展,很自信,跟在北京時候狀態完全不一樣”,這讓她感到震驚,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羅敏就像換了個人,能感覺到他對未來充滿信心,整個人的狀態非常好。”

  而見到老朋友的羅敏,儼然以一個廈門人的心態來招待大家了。

  羅敏向每一個朋友展示自己手機裏廈門身份證的照片,“你看,這是我的廈門身份證,我現在是地道的廈門人了。”羅敏笑着說。

羅敏的廈門身份證羅敏的廈門身份證

  羅敏跟吳世春、陳華、王新明他們講自己現在每天工作以外的生活:跑步,踢球,在海邊散步;還告訴他們廈門有哪些對企業的扶持政策,營商環境如何友好,企業搬過來能享受到哪些紅利等等。

  羅敏希望這些朋友們,或者把公司搬遷到廈門來,或者找到業務發展與廈門政策、資源的結合點,趣店享受到的好處朋友們也都能享受到。更重要的是,大家結伴而行,形成新經濟聚集地和人才高地。越來越多的好企業和人才來廈門落戶,趣店也會發展得更好。

  經濟學上有一個詞叫“熱帶雨林效應”,獨木難成林,只有形成熱帶雨林生態,才能形成穩定持續的生長環境。趣店顯然明白這一點。

  趣店公共事務部總監韓超說,羅敏作爲廈門市投資顧問,向廈門政府提出重點發展新經濟的建議,把廈門打造成“新經濟之都”。羅敏建議廈門搞“一城一園一基金一峯會”,也就是獨角獸城、創業園、創投基金和新經濟峯會,把已經具有一定規模的新經濟企業以及一些有高成長性但還沒有真正成長起來的企業一併吸引到廈門。

  02

  真正的重頭戲,是企業家們與廈門市領導的會談。

  許多企業家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招商引資的地方官員了。過去四十年,中國從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催生了招商引資潮,已經成爲中國經濟增長的關鍵動力。經濟學家張五常將其總結爲“縣域競爭論”,也有經濟學家稱其爲“錦標賽理論”。

  但羅敏請到廈門的這些企業家在見到廈門官員後,普遍的評價是“有大格局,專業,用心,務實,親民,沒有架子,實實在在,不搞虛的。”

  王新明說,以往參加領導座談,基本上是領導一坐,大家都很安靜地看着,輪番說一說,基本上就是做一個自我介紹,沒有時間深入地探討。而廈門的這次座談完全不同,是他參加過所有政府座談中“最愉快,最有存在感、參與感、獲得感的一次”。

  會見企業家的市委書記、市長、副市長以及各相關部門負責人,顯然都在會談前做足了功課,對企業的情況非常瞭解。跟企業家一聊,就能談到目前企業所在的行業面臨哪些問題,如何與廈門本地資源相結合實現更好的發展,政府可以爲企業提供什麼支持等等,很專業,很實在。

  比如,劉楠談到“蜜芽”項目是爲了解決媽媽們的焦慮,省委常委、廈門市委書記胡昌升聽到後說,這是個非常大的社會課題,值得考慮如何往下發展。

  單丹丹講到中國模式出海的話題,胡昌升書記說非常棒,廈門特殊的地理位置有獨特的優勢,可以作爲成熟的中國經濟模式出海的橋頭堡。

  對廈門市委市政府領導最深的印象是,平易近人,不打官腔,沒有高高在上的感覺,很容易溝通。

  “要見到一個城市的市長,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陳華說,在廈門,他第一次去就見到了市長,而且市長完全不像想象中官員的樣子,更像學者,討論的都是企業發展實實在在的問題。

  楊俊也是同樣的感受。在他看來,市委市政府領導週末出來招商,很拼,也很親民,完全沒有官架子,對企業的訴求非常重視,讓他感覺廈門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

  吳世春的總體感受是“兩個高”——高顏值、高素質,高顏值指的是廈門的環境,高素質指的是當地官員。

  他連用了四個特別:“特別佩服,特別敬業,特別熱情,特別專業,他跟你在一個頻道上對話,很多東西你不需要去解釋。我也跟其他地方官員溝通過,但他們可能根本不懂互聯網的事情。”

  事實上,2018年廈門市政府工作報告中曾明確提出“兩個高”,要“全力建設高素質創新創業之城,全力打造高顏值生態花園之城,堅定不移實施項目帶動戰略,全力擴大有效投資”。

  而廈門也是中國最早一批“觸網”的城市,曾經誕生了美圖、美柚、吉比特、4399 等知名互聯網企業,是“流量經濟”的重鎮。

  “來廈門整體的感受就是不虛此行。”吳世春說,首先行程安排得很好,然後與廈門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聊得非常好。原定的會見爲一個小時,最後延長到兩個半小時,而且談完以後吳世春還受邀去辦公室談廈門的規劃,這讓他感受到了廈門對企業的熱情、盼望。

  不僅如此,在廈門座談結束完之後,幾位企業家很快在北京又見到了專門趕來推進後續進展的廈門政府領導。“凡事有迴響,事事有着落,是真的推動,而不是簡單聊一下,然後就沒有動靜了。”吳世春說。

  03

  羅敏與廈門結緣其實是一次意外。

  生於江西宜黃的羅敏,是導演賈樟柯口中的“小鎮青年”。在中國,幾乎每一個小鎮青年的心中,北上廣深纔是他們夢想的應許之地,每個人都期待着人生來一次餘華式的“出門遠行”,有一天能實現草根逆襲。

  羅敏也不例外。2005年,22歲的羅敏在北大南門,租了一間每月600元的地下室,準備一門心思考北大光華管理學院的研究生。

  但最終因爲受到一次次講座的激勵,羅敏決定去創業。趣店並不是他的第一個項目,在此之前曾經歷多次失敗。但羅敏的優點是抗挫性強,學習力強,行動力強,決策超快,“斷舍離”,又“反脆弱”。

  羅敏最終在趣店這件事情上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在34歲的時候去美國敲鐘,坐擁一家市值一度過百億美金的公司。

  北京無疑是羅敏的福地。北京強大的資源聚集、人才聚集和輿論光環效應,成就了張朝陽、李彥宏、劉強東、張一鳴、王興、羅敏等一批來自全國各地的互聯網創業英雄。

  不過,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的“大”,對企業來說,既是優點,也意味着某種限制。例如,人員流動過頻,員工顯得“燥”;作爲大企業扎堆的地方,創業企業能得到的重視和個性化服務都相對分散等等。

  好在,互聯網正在打破傳統的空間聚集模式。美國科技思想家凱文·凱利說,互聯網最大特點是在線化、網絡化和去中心化,人們可以藉助互聯網進一步擺脫時間和空間等物理屬性的限制。

  回顧人類史上的歷次科技變革,新技術的興起總是伴隨着地理空間約束的減弱。工業革命前,人類依賴江河運輸、水利灌溉,農業和手工業主要分佈在江河流域;工業時代,蒸汽機讓工廠擺脫水源限制,跟着能源走;鐵路、航空進一步解放了空間限制,人類進入全球化時代;信息化時代更是如此。

  眼下的中國,已經出現了新經濟產業“去中心化”分佈的趨勢,廈門無疑想抓住這個趨勢。廈門地處東南沿海,與我國臺灣隔海相望,是臺胞返鄉的第一站。廈門風景優美,空氣清潔,但面積有限,不可能過度依靠房地產和製造業,吸引新經濟和高科技企業落戶符合廈門的稟賦優勢。

  2017年年初,羅敏與廈門市領導在廈門相遇,政府立刻向趣店伸出了橄欖枝。當年夏天,廈門市市長親自帶隊再赴北京與趣店團隊會面,邀請趣店來廈門。兩次會面,讓羅敏徹底動了心。

  廈門溼潤的氣候、清爽的空氣、四季常青的環境、順暢的交通,都給羅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重要的是,廈門市政府領導身上所展現出的國際化視野、親商的熱忱、務實的工作態度、恪守承諾的工作作風,都讓羅敏十分欣賞。

  廈門還是國家級經濟特區、國家計劃單列市,政府決策非常快,週期短。在政策扶持、稅收優惠、人才補助等各個方面,廈門政府都可以做到有諾必應,最大程度讓企業得到應得的政策優惠。再加上趣店可以在廈門海岸線旁邊建設自己的總部基地,更是圓了羅敏多年夙願。

  這種種因素,讓羅敏做出將總部全部搬到廈門的決定。2018年7月趣店總部分兩批正式南遷廈門,羅敏與幾百位員工以及背後的家人一起成爲了“新廈門人”。

趣店集團現廈門總部外部照片趣店集團現廈門總部外部照片

  04

  南遷後,不管是羅敏還是趣店員工,提起廈門來都讚不絕口。

  廈門最直觀的好是環境。趣店辦公室樓下就是海岸線,工作累了就下去跑一圈,每週再踢幾場球,工作的勞累很快就煙消雲散,幸福感大大提升。

  除了看得見的硬件,廈門軟環境的好,也讓趣店人印象深刻。在員工落戶、子女入學、就醫、人才補助等各個方面,廈門地方政府也在幫助解決實實在在的問題。“只要政策上有的優惠,政府都會不折不扣地執行,甚至還會主動提醒。”

  趣店南下後,廈門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黃強帶領各個部門的領導來趣店辦公室座談,詢問安家等相關問題,並根據廈門相關政策一一有針對性地給予解答。政府如此親民、務實,讓趣店人耳目一新。

  這一切都讓羅敏和其他趣店員工迅速融入廈門,對廈門有了家的歸屬感,並對廈門心存感恩。

  2019年4月,廈門大學98週年校慶,趣店一舉捐款2000萬元,合作成立“人工智能”與“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專門用於培養金融科技相關人才。

趣店捐贈廈門大學 2000 萬元建設“人工智能”與“金融科技”研究中心趣店捐贈廈門大學 2000 萬元建設“人工智能”與“金融科技”研究中心

  4月29日,廈門市召開招商大會,羅敏與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北京字節跳動科技創始人張一鳴等企業家被聘請爲廈門投資顧問,福建省委常委、廈門市委書記胡昌升親手頒發聘書,廈門市長莊稼漢宣讀受聘名單。

  投資顧問這個新身份,羅敏無比珍視。在他看來,這不僅是一份榮譽,更是一份爲廈門做貢獻的責任。

  “羅敏覺得廈門這麼好,應該讓朋友們都知道,讓他們都過來。而且廈門政府對趣店這麼好,趣店也應該爲廈門實實在在做些事情,盡一份‘廈門責任’。”對接趣店南遷事宜的公共事務部總監洪劍東說,老羅是一個行動力極強的人,不說大話,說幹就幹。

  於是,就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招商大會之後,羅敏立刻在趣店內部成立了一個招商小組,他親自出任組長,另外三位高管擔任副組長,還有四位組員。同時,羅敏親自聯繫在各地創業的新經濟領域的企業家朋友,邀請他們來廈門實地看一看。

  “有一天,我突然被羅敏拉進了十幾個微信羣裏,他一個一個拉的,手機突然啪啪響。”洪劍東說,羅敏邀請他的企業家老朋友們來廈門,專門一一拉微信羣,讓他對接。

  很快地,在羅敏接受投資顧問新身份不足兩週時,他邀請的第一批企業家朋友降落廈門,羅敏與當地政府領導一同接待了他們;5天后,第二批企業家朋友降落廈門;很快,他的第三批朋友也將來廈門考察會談,已在日程表上。

  05

  有了投資顧問羅敏的推動,有了地方官員的熱忱,不少企業家開始認真思考南遷廈門這件事。

  不過知易行難,每家企業所處的行業不同,所處的階段不同,訴求也不盡相同,要像趣店那樣整體搬遷,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企業家說,趣店南遷的時候已經上市,團隊和業務模式相對成熟而且業務線上化,南遷不會受到影響。而自己的企業正處於爬坡期,目前無法做到像趣店那樣整體南遷,他們會考慮從別處切入,尋找和廈門相關的其他結合點。

  也有企業家考慮先將部分業務線放到廈門,先合作起來,結合廈門的區位優勢和資源優勢先試試水,滾動起來,將來看情況再做更深度的合作。

  “這就跟談戀愛一樣,看緣分和時機。”王新明說。

  不過,在羅敏這個“媒婆”的撮合下,廈門與這幾位企業家彼此的眷顧已經開始了,就像法國作家安託萬·德·聖·埃克蘇佩裏在著名的童話故事《小王子》裏說的,“因爲眷顧過,對小王子來說,那朵玫瑰花再也不是普通的玫瑰花了。”

  吳世春作爲投資人,旗下投出了不少獨角獸公司,他的梅花創投已經確定將和廈門市聯合承辦一場高峯論壇,同時考慮在廈門創辦一個獨角獸產業園,推動梅花被投企業落戶廈門。廈門當地政府和相關機構也是梅花創投的天使LP,雙方未來還將有更深入的合作。

  吳世春很感謝羅敏作爲廈門投資顧問,也作爲梅花投資的兄弟公司創始人,給獨角獸企業組的這個局,讓大家看到了廈門這個環境優美、潛力巨大的城市的新機會。在他眼裏,廈門很像中國的西雅圖,特別美,又不是很大,未來會聚攏一批波音、微軟、星巴克這樣的世界頂級公司。廈門對於梅花投資的企業來說是一個福地,也是一個寶地,也有望成爲企業走上新臺階的一條新跑道,飛向更遠的地方。

  羅敏和趣店已經成爲廈門招商的一張名片。趣店公共事務部副總裁林友說,因爲趣店到廈門,羅敏很多朋友開始關注廈門,趣店全國各地的合作伙伴開始關注廈門,以前他們可能只知道鼓浪嶼、廈門大學,現在知道廈門還有趣店。

  對羅敏和趣店人來說,也爲自己的廈門新身份感到自豪。“以前來廈門出差,會說‘去廈門’,現在再來廈門,會說‘回廈門’。從語言的變化,就能看出來,我們與廈門的關係不一樣了,廈門現在就是我們的家。” 林友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