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對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鬥魚高管解讀財報:快手進軍遊戲直播對鬥魚影響有限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06:51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8月13日晚間消息,鬥魚(Nasdaq:DOYU)今日發佈上市後的首份財報。財報顯示,在截至6月30日的2019年第二季度,鬥魚總淨營收爲人民幣18.727億元(約合2.728億美元),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8.029億元相比增長133.2%。淨利潤人民幣2320萬元(約合340萬美元),而上年同期淨虧損人民幣2.287億元。淨利潤率爲1.2%,而上年同期淨虧損率爲28.5%。不按美國通用會計準則(non-GAAP),淨利潤爲人民幣5260萬元(約合770萬美元),而上年同期淨虧損人民幣2.219億元。淨利潤率爲2.8%,而上年同期淨虧損率爲27.6%。

  財報發佈後,鬥魚CEO陳少傑、首席策略官(CSO)蘇明明以及副總裁兼CFO曹昊等公司高管出席隨後舉行的財報電話會議,解讀財報要點並回答分析師提問。

  以下爲問答環節主要內容:

  美銀美林銀行分析師:第一個問題主要關於遊戲直播行業。公司如何看待來自像快手這樣的短視頻的競爭?對公司和全行業未來競爭格局會有什麼樣的影響?第二個問題,管理層如何看待遊戲直播行業的天花板?未來遊戲直播業務的增速是不是會放緩?管理層對今年整體用戶和移動端用戶增長會有怎樣的預期?

  陳少傑:對於快手的看法,我們認爲遊戲直播行業的賽道目前足夠大,可以允許多家公司將這一市場一起做大,快手會吸引來新的用戶。快手的進入會對整個行業格局帶來一定的影響,但對鬥魚的影響還是有限的。鬥魚的用戶是在硬核心遊戲用戶以及重度遊戲玩家上面,主要是重度遊戲玩家。這些都是質量非常好的用戶。另外,鬥魚和快手在用戶屬性上面也有不同。我們的硬核遊戲用戶佔到了40%以上的比重,我們在一二線城市的用戶大概佔到了50%。我們認爲快手目前對鬥魚用戶的衝擊是很有限的。

  至於遊戲直播行業的天花板,我們認爲遊戲直播本身就是一個對遊戲用戶的轉化過程,我們認爲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會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比如爆款遊戲的推出。我們認爲將來會呈現一個長期且穩定的增長態勢,可能會受到一些特殊事件的影響。至於對未來用戶的增長預期,我們目前看到鬥魚用戶仍處於一個增長的趨勢,至於具體的數字,我們剛才也提到爆款遊戲對用戶的增減影響非常大,所以我們很難做出準確的估計。

  摩根大通分析師:我的問題是關於直播平臺上的競猜類業務的。根據我的理解,這種模式在許多直播平臺上也比較常見,它也是一個提高用戶參與度的不錯方式。管理層是否認爲這種業務會面臨政策風險呢?另外我們也看到有些直播平臺開始對競猜類產品做一些整改,請問鬥魚會不會有相應的舉措?如果這類業務暫停,那麼會對公司收入帶來多大影響呢?

  蘇明明:首先,正如您所說,競猜這種功能在直播平臺上是一個十分普遍的玩法。根據我們的瞭解,競猜功能最早就在2013年就在直播行業中出現了,到今年爲止已成爲直播行業一套普遍採用的玩法,過去可能有一些直播平臺和競猜類產品因爲超出了法律法規的限制等原因下線整改,但目前仍然是直播行業中普遍採用的一套玩法。針對競猜類玩法和其他產品的監管,鬥魚都十分重視產品和功能在上線前必須符合法律法規的相應要求,所以,鬥魚在許多產品和功能上線前都要求合規部門進行反覆審查,使它符合法律法規的一些要求。與此同時,我們十分重視與監管部門的溝通,並會持續保持與監管部門的密切溝通,使得我們的產品或功能符合可能發生調整的一些政策動態。

  曹昊:另外,我們對競猜功能的定位是增強互動的功能而非變現,我們會通過互動來促進主播和用戶之間關係的活躍度,所以我們很難判斷出停掉競猜類業務對收入的影響。

  花旗銀行分析師赫爾曼·陳(Herman Chan):第一個問題,在秀場和泛娛樂領域,公司有沒有具體的舉措推動觀看人羣、付費人數以及ARPU值?另外,是否在開發一些新的玩法?第二個問題關於內容運營策略,管理層可否透露一下鬥魚不同於競爭對手的策略嗎?

  陳少傑:在秀場和泛娛樂領域,我們主要是在流量分發方面提供更多的流量來進行變現,因爲秀場和泛娛樂的相關變現在直播領域是一套相當成熟的模式。我們最早採用的模式不同於現在,我們現在更多地與公會進行合作。我們發現公會在秀場和泛娛樂領域的變現效率非常高,我們會持續加強與公會的合作以提升變現效率。至於第二個問題,鬥魚與虎牙等競爭對手的內容運營策略其實差異很小。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亞歷克斯·普恩(Alex Poon):第一個問題,第三季度業績預期預示着收入增速下降了,管理層現在如何看待第四季度和全年收入預期?第二個問題,頭部遊戲在遊戲直播中的收入非常高,從長遠來看,公司如何在產品和運營上將這些長尾遊戲的變現和流量都做起來?

  曹昊:關於第一個問題,第三季度收入預期之所以較第二季度有所下降,是因爲在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公司實際增速高於預期,因此從環比來看增速是所下降,但如果與去年同期做對比的話,實際上還是達到了90%至95%的增速水平,這說明公司第三季度的業務依舊保持高速的發展態勢。

  新的用戶需要時間來沉澱消費習慣,第一季度我們的付費用戶人數成功從420萬提升至600萬,第二季度我們又將ARPU值從第一季度的226元提高到256元,這些數據說明我們在用戶變現方面的策略是初見成效的,但付費率和ARPU值的提升並不是一個直線式的提升,而是一個間歇式的,需要一段時間的用戶消費習慣的沉澱,特別是小額打賞粉絲體系的不斷優化,未來有望釋放出更多的收入增長潛力。

  美國投行Jefferies分析師:我的第一個問題關於鬥魚PC端的用戶情況,此類用戶的變現能力與移動端有沒有區別?他們對公司的收入貢獻和付費用戶的轉化的幫助有多大?第二個問題關於海外擴張,請問今年下半年管理層在海外用戶獲取和預算方面有沒有一個大體的目標?

  曹昊:說到手機端和PC端的用戶行爲差異,我們用戶的消費主要發生在手機上面,手機上的變現率更高,付費率也更高。至於海外擴張,我們也在做一些嘗試,但在這方面的努力還主要是試探性的,持保守的態度,未來一段時間對整個公司財務的貢獻可能不是特別大。(凡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